第57章 疯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场大雨过后,岛上的空气变得格外清新。

我沿着岛边的小路慢慢散步,听海水拍岸的声音,带着腥味的海风吹来,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郎医生说让我每天都要有适当的锻炼,我这人没什么运动细胞,其他的锻炼实在是没兴趣,只好在海边散散步了。

“秋荻,原来你在这儿呀。”后面传来叶晴的声音。

虽然这岛上没男人,但叶晴还是穿得那么漂亮,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妆容精致,发型也一丝不苛,和我这个渐渐肥胖的孕妇相比,她简直就是公主,而我就是一个丑小鸭。

哎,怀孕原来就是一条生命的憔悴换另一条生命的生长,天下的母亲都不容易啊。

我看着叶晴精致的五官,心想这样的女子一但发媚,我要是个男子,我也拒绝不了。

“郎医生说让我加强锻炼,所以我就在这走走。”我说。

“我陪你走走吧,我明天要回市里去了,你又好几天见不到我了。”叶晴说。

这话说的,好像我几天见不着她我得有多失落似的。

“没事呢,你有工作在身,就不要记挂着我了,我会好好保重的。”我说。

“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一些介绍孕妇如何保养的书籍,让你生完小孩后还是大美女。”叶晴说。

“呵呵,反正也没人看我,我漂亮不漂亮也无所谓了,只要宝宝健康就行。”我笑着说。

“咦,那怎么行呢,你本来就是美女来着,要是因为生孩子就变丑了,那太不值得了。”叶晴说。

这话我其实严重的不赞成,叶晴不知道一个母亲的心,一个女人一但成为了一个母亲或者是即将成为一个母亲,那这个女人所有生活的重心都不会再围绕着她自己了,而是围绕她的孩子,对于母亲来说,孩子永远会放到第一位,而自己会屈居到第二位。

不过我也没有反驳她,只是笑了笑,她没有怀过孕,也没有当过母亲,当然不可能理解一个颗母亲的心。

“我变成什么样子暂时真不用考虑了,你看我身体都发胖了,我这样的早就退出美女的行列了,美女这种高尚的称呼,以后就不属于我了,我还是省省吧。”我笑道。

我和叶晴说说笑笑来到了海边,叶晴一直说些关心我的话,让我慢慢地改变了对她的看法,也许她真是把我当好姐妹,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我本来也不是一个心理很阴暗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现在这样怀疑心很重了。

我们站在一块特大礁石上面看海,海水拍到岸边溅起细雾,非常湿润,当初凌隽选择在这里建一座别墅,真是一个英明的选择,除了有些孤单之外,这座别墅确实是一个可以让人修心养生的好地方。

“秋荻,我们回去吧。”叶晴伸手过来扶我,然后她自己忽然一踉跄,迎面向我扑了过来,重重地倒向我,我想闪但已经闪不及,被她的惯性扑得滚下了岩石。

我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我的孩子有事,我尽量地将自己绻缩起来,以最大可能地保护好我的腹部不受伤害,礁石并不是很高,我其实并无大碍,只是头撞在一块石头上,血立刻冒了出来。

“秋荻,你没事吧,是我太大意了,对不起啊。”叶晴赶紧过来扶我。

我用手摁住自己头上的伤口,没有理她,自己爬了起来。

“秋荻你不要怪我,我不是故意的。”叶晴委屈地说。

我笑了笑,“没事,皮外伤而已,我们回去吧。”

回到别墅,阿芳一看我脸上很多血,一下子就吓哭了。

“太太你这是怎么了?凌先生要是知道你受伤,非杀了我不可啊,我马上打电话给阿进,让他派船过来接你去治伤。”阿芳哭着说。

我勉强笑了笑,“没事呢,就是不小心擦伤而已,你别大惊小怪,更不用打电话告诉阿进他们,我没事。”

“你都流血了还说没事,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凌先生肯定饶不了我。”阿芳哭道。

我苦笑:“你太抬举我了,我在他心中没那么重要,我要是有那么重要,那他也不会将我扔在这岛上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一点小伤而已,你给我找些消毒药水给我擦拭一下伤口,再弄点创口贴贴上就行了,皮外伤,明天就好了。”

“秋荻,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万一要是伤口感染了那就麻烦了。”叶晴说。

“没事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真没事。”我说。

阿芳处理伤口倒也挺娴熟的,她们下人平时做事,总会有些小伤小创什么的,她们一般都是自己处理就行了,所以很有经验,她先是将我头上伤口旁边的头发剪掉一些,然后用酒精小心地将伤口洗净,又上了一些她自备的伤药,最后用干净的纱布包上,伤口也确实不深,但还是很疼。

晚饭过后,阿芳悄悄问我:“太太,你白天受伤,是不是那个叶晴干的?”

“好像是意外,不过确实和她有点关系。”我淡淡地说。

“我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坏人!我们联手将她赶走吧,不能让她再害你。”阿芳说。

“不行,她是凌隽派来的人,我并不知道凌隽派她来的目的,也许她和凌隽是一伙的也不一定,凌隽现在对我印象已经差到了极点,我们如果赶走她,恐怕她会恶人先告状,到时凌隽一生气将我从这别墅里赶走,那我就没地儿住了,恐怕他也不会再让你照顾我了,这里环境又好,又有你照顾当然是最适合养胎的地方,所以我现在不能惹凌隽生气。”我说。

“那要是她接着害你那怎么办?”阿芳说。

“我会让她不敢再打我主意的。”我说。

“坏女人最难对付了,你准备怎么做啊?”阿芳说。

“我和叶晴是老同学,也是好姐妹,我和她并无仇怨,我实在想不出来她为什么要害我,如果非要找一个理由,那就是因为她嫉妒我,或者是她喜欢凌隽,上次凌隽利用她来气我,让她有了一丝幻想,所以她认为我的存在是她和凌隽之间的障碍,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因为就算是没有我,凌隽也不可能要她。”我说。

“嫉妒是最可怕的了,人一但嫉妒,那真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你得小心一点才行。”阿芳说。

“不行,我不能只是小心防她,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我得让她怕我,不敢随便打我的主意才行。”我说。

“可是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怕你呢?还是只有告诉凌先生啊。”阿芳说。

我摇了摇了头:“不能告诉凌隽,我现在说什么凌隽也不会相信我,阿芳,你知道比坏女人更可怕的人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阿芳问。

“疯子。”我说。

阿芳当然不解,我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笑着走开。

躺在床上看一本很有趣的书,不知不觉已是凌晨一点。

我从床上起来,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然后将发头披起来,还有意弄得很乱,再来到厨房,从刀架上拿起那把大菜刀。

菜刀是不锈钢的,在夜里依然闪着寒光,我掂了掂,感觉很满意。

我将拖鞋扔在走廊里,光着脚向叶晴住的房间走去,别墅里本来就铺有地毯,加上我光着脚,我走路的时候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穿着白色裙子,披头散发又光着脚的我,手里再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大菜刀,在凌晨的黑暗中有多吓人可以想像,我要是去照镜子,我估计都能把自己吓着。

因为岛上没有男人,所以叶晴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将房门反锁,我很容易就将她的房间门打开了。

她睡得很沉,甚至还发出轻微的酣声。这个女人还真是淡定,白天害得我受伤,晚上竟然还睡得心安理得。

我并没有叫醒她,而是在房间里搬了张椅子坐在她的床前。

我当然不能主动叫醒她,我要让她自然醒来,如果我主动叫她,那就达不到我想要的震撼效果了。

只是她睡得太沉,看起来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虽然是夏天,但晚上终究还是会有些凉,这样长期坐着我担心对孩子不利,于是我开始用手提在菜刀上轻弹,发出叮叮的响声。

弹到第十几声的时候,叶晴终于醒来。

她睁开眼,当然首先就看到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的我,然后就看到我手里寒光闪闪的大菜刀,任她是铁打的,相信她也会魂飞魄散。

果然,她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向床的另一边躲去,因为太过惊慌,直接就滚下了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救命!”她大声叫道。

我当然不会杀她,我就只是要吓她,如果杀了她,我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我才不会傻到会去杀人。我的命虽然不值钱,但和叶晴相比,显然要值钱多了,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我并没有说话,而是稳稳地坐着,然后夸张地挥了挥手里菜刀,这个在我自己眼里很帅很酷的动作,在叶晴眼里当然是极为恐怖的。

我他娘的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谁让她不安好心要害我的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