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消除威胁/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叶晴吓成那样,我觉得非常的解气。

“叶晴,谁要杀你?”我说。

叶晴这才确定是我,但她依然惊恐,也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吧。

“秋荻你要不要乱来!你不要杀我!”叶晴说。

“我没有要杀你啊,我只是有事要跟你说。”我冷冷地说。

“有事你白天说啊,你大半夜的提个菜刀进我屋里干嘛?”叶晴的情绪似乎稍微平复了一些。

“叶晴,我感觉这岛上有坏人,她要害我的孩子,我要杀了她!”我说。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没人要害你的孩子。”叶晴又紧张起来。她现在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在说她,还是我脑子出了问题。

“有的!这岛上就是有坏人!她一直想害我和我的孩子!我一定要把这个坏人给杀掉!不能再让她害我的孩子!”我说。

“秋荻,你想多了,赶快回去睡觉吧!”叶晴颤抖着说。

“不,我知道有人要害我,所以我一定要杀了这个要害我的人,谁要害我,我就一定会杀了她!”我装着情绪暴躁的样子,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还不时的挥挥手里的大菜刀。

叶晴真是吓坏了,她绻缩着不断地往墙角里躲。就在她吓得魂飞魄散的时候,房门又被打开了,进来的是阿芳,阿芳是被叶晴的尖叫声给吵醒了。

阿芳一看到我的这副造型,也吓得大叫起来,“太太,你这是干什么?”

“阿芳,这个岛上有坏人,这个坏人要害我和我的孩子!我得杀了她,我不能让坏人留在岛上,我杀杀杀!”我一边说一边挥舞了几下菜刀。

阿芳当然也不笨,之前我就跟她说过,坏人也是害怕疯子的,她应该是明白了我的用意,“太太,你不要激动,坏人总会有恶报的,咱们回去好好睡觉好不好?”

“不,我要把坏人杀了再去睡觉,我杀!”我又挥了几下菜刀。

阿芳走过来,将我手里的菜刀拿了下来,扶着我的手说:“太太,咱们先不杀了好不好,咱们先回去睡觉,睡觉睡好了你的宝宝才能健康,如果坏人再敢为恶,我们再杀她。”

我觉得也差不多了,这戏要是再演下去也没劲了,于是跟着阿芳走出了叶晴的房间。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阿芳笑着说:“太太,你这一身扮相可真吓人,大晚上的穿个白衣服,披头散发手里还拿把大菜刀,真是吓死人了。”

“看了很害怕吧?”我笑着说。

“怕呀,确实很怕,大晚上的谁见了这么一个人会不害怕,那个坏女人肯定被你吓得半死,对付这样的人就是要这样,她今晚肯定是睡不着了。”阿芳说。

“我要让她知道,如果谁要是敢害我的孩子,我是一定不会饶了她的。”我说。

“那是,我虽然没有结过婚,也没有怀孕过,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绝对的支持你。”阿芳说。

“谢谢阿芳了,你也回去睡吧。”我说。

“那好,我回去睡觉了,太太你别折腾了啊,差不多就行了。”阿芳笑着说。

“呵呵,我也只是想吓吓她,目的达到了就行了,当然不会再折腾了。”我笑着说。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叶晴早就起来了,看她的那一圈黑眼圈我就知道她一夜都没睡好,她看到我的时候,脸上还是惊慌的表情。

“早啊,叶晴。”我若无其事地说。

“早。”叶晴都不敢看我。

“你怎么看起来怪怪的?没睡好吗?”我装着很茫然地问叶晴。

“是啊,没睡好。”叶晴说。

“太太,你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忘了吧?昨天晚上你提把大菜刀进了叶小姐的屋子里,可吓人了。”阿芳走过来说。

“哦?还有这样的事?不可能吧,我昨晚一直都在自己的屋里睡觉啊,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叶晴的屋子里?”我说。

“呀,你不会真的全忘了吧?你昨晚确实是出现在叶小姐的房间里呢,穿白裙子,披头散发的还提把大菜刀,那造型吓死人了。”阿芳说。

“叶晴,阿芳说的是真的吗?”我向叶晴走去,她脸上又惊慌起来,可见她现在心里对我的畏惧,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我心里暗笑。

“是真的啊,秋荻,昨天我和你在海边摔倒,那只是意外,我不是故意的,你受伤了我也很内疚,你别往心里去啊,我并没有要害你的意思。”叶晴怯怯地说。

“哎呀,我昨晚确实那样做了吗?可我不记得呀,这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梦游?那也不可能啊,我梦游又怎么可能会拿着大菜刀到你屋里去呢?你们肯定联合起来骗我。”我大声说。

“确实是真的,我昨天晚上一醒来,睁开眼就看到了你,可真是太吓人了,你披着头发提着菜刀坐在我床前,当时差点被你给吓死了。”叶睛说。

“唉哟,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的身体出问题了?我没有伤害到你吧?”我装着关心地问叶晴。

“你一刀砍向我了,幸亏我躲得快呀,不然我就被你砍死了!我要跟凌先生说我不到这岛上来了,这样下去,我哪天肯定要被你给弄死!”叶晴说。

叶晴这是胡说了,我当时虽然是吓了她,但我只是挥舞了几下菜刀,并没有将菜刀向她砍去,她还真是以为我不记得当时的情形了,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呢。

“哎呀!真的吗?我怎么会这样?这下太吓人了吧?我还是不太相信我真的会做出这种事来,这怎么可能呢,我自己听了都觉得恐怖。”我说。

“反正你昨天晚上出现在叶小姐的房间里那是千真万确的事,不过我进去的时候看到你离叶小姐还是挺远的,应该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如果你要伤害她,那恐怕她不死也是重伤了。”阿芳说。

阿芳这是在替我说话了,叶晴说我提刀砍向她,阿芳当然也知道是她在说假话。

“阿芳,今晚我睡觉之前你把我绑起来吧,不然要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事情来,那就不好了。”我说。

“不用吧太太,你是好人,虽然你造型很吓人,但你心里没有害人的心,自然是不会真的伤人的,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真的出手害人。”阿芳说。

阿芳这话当然是在影射叶晴,叶晴应该也能听得出来。

“秋荻,昨晚的事你真的不记得了?”叶晴问。

“不记得啊,你是我好朋友,我怎么可能会要砍你呢,恐怕是我身体出了问题了,看来我得咨询一下郎医生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我说。

“太太,我虽然没文化,但听说如果一个人有心事,行为也会变得怪异起来,是不是你遭遇到了什么威胁,你才会变得这么奇怪?”阿芳说。

这话是显然是针对叶晴说的,我当然不能回应,我如果回应,那就显得针对性太过明显了,叶晴当然心里也应该知道我是装的,但大家都不必说透,因为我也没有证据证明她是来害我的,这样真真假假的状态最好,如果她在凌隽面前告我的状,我也可以说我当时确实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在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和她彻底的撕破脸。

“阿芳,早餐还没好吗?我都饿了,你现在办事的效率好像越来越低了,赶紧的做早餐吧。昨晚的事就不要再说了,一会我再努力想想,看我能不能想起点什么来。”我说。

“好吧,那我这就做早餐去。”阿芳识趣地走开了。

“叶晴,对不起哦,吓着你了,不过我不是故意的。”我对叶晴说。

“没事呢,不过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很危险啊,要不让郎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吧?你这样下去可不行,要是哪天真是提刀将谁给杀了,那麻烦就大了,莫名其妙就让你给杀了,那得多冤呐。”叶晴说。

“应该不能吧,我又不是变态狂魔,应该不至于会杀人的,最多也就是梦游而已,可能是怀了孩子心里紧张,才有如此反常的举动吧。”我说。

“反正我是被你吓着了,现在我心里还害怕着呢。”叶晴说。

“真是对不起,不过我真不是有意的,请你原谅。”我说。

叶晴也不笨,根据我和阿芳的话一分析,她应该心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已经彻底地震慑住她了,所以她只是笑了笑:“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

我笑了笑:“你不介意就好,我先看看阿芳的早餐好了没有。”

进了厨房,阿芳正在煎鸡蛋,冲我竖起了一个大姆指,我也没有说话,只是向她作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这样做虽然手段有些阴暗,但这是我能想出来对付叶晴这样的人的最好办法,因为我并不能证明她确实是想害我,既然大家都没有证据,那索性糊涂对糊涂,以后她会不会畏惧我不知道,但至少目前我是让她害怕了,只要我让她害怕,短时间内她对我的威胁就消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