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晴回去后的第二天,阿进和郎医生来了。

是凌隽让他们来的,说是要把我带回去了,因为担心我精神出了问题,会伤害到阿芳。

这倒是我没预料到的结果,我本来只是想震慑一下叶晴,可没想到却让凌隽下了决心要将我带回去。

“我不回去,我在这里挺好。”我态度坚决。

“太太,我是奉隽哥的命令来接您回去静养的,请您不要为难我。”阿进说。

“我在这里就是最好的静养,这里环境很好,空气也新鲜,没有比这里更好的环境了,我就呆在这里,哪里我也不去。”我说。

“可是叶小姐说你的精神出了严重的问题,现在你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所以我们必须要带你回去,在这岛上只有你和阿芳两个人,如果要是你无意间将她怎么了,那可就麻烦了。”阿进说。

“我的精神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一点阿芳可以作证。”我看向阿芳说。

“就是!太太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有那个叶晴才有问题呢,那天她在海边有意地推倒了太太,害得太太都受伤了,幸亏没伤到太太肚子里的孩子。”阿芳说。

“阿芳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阿进说。

“是我让她说的,你让她闭嘴,难道就是暗示我闭嘴吗?我本来就没有任何的问题,我不要回市里,我就呆在这里,直到将孩子生下来。”我说。

“太太,请我不要为难我,你这样会让我非常的为难。”阿进说。

“郎医生,你不是中医高手吗?你可以替我把脉啊,然后证明我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这样我就不用回去了。”我看着郎林说。

郎林上次被我威逼了一次之后,一直对我心有忌惮,总是站得离我远远的,好像我随时会吃了他一样。

“脉我是可以替你摸的,但很多病看脉像是无法确诊的,所以还是得借助一些现代仪器才行。”郎林说。

郎林这货是在报复我了,上次我威逼他的时候,说的就是很多病看脉无法确诊,逼他带我到医院去检查,这货现在把这话给搬出来,当然就是在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了,看来他一直没有忘记当日被我威逼之仇。

“好吧,你这个庸医,我精神有没有问题你都看不出来,那你还当什么医生?你还来这里干什么?”我骂道。

这货落井下石,关键时刻不帮我说话,我着实有些气恼。

“凌太太,我也相信你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你长时间住在这岛上也确实对胎儿不好,这里虽然安静,空气也比较好,但毕竟还是离医院太远了,如果突然发生什么状况,等派船到这里后恐怕就来不及了,你不为了你自己,也为了孩子作想吧?”郎林说。

这话倒也说得中肯,如果要是身体真是突然发生什么异常,那派船过来到接我过去,需要花很长时间,确实是会有治疗不及的隐忧。

“好吧,我随你们走,但是我不住凌家!这是前提条件。而且回去以后我也要阿芳继续陪着我,我只信任她。”我说。

“这没问题,隽哥在市里也不止一处房产,给你安排个好的住处肯定是没问题的。太太请放心。”阿进一听我愿意和他们一起回起,脸色这才轻松了许多。

我其实也能理解阿进,在凌隽那么强势的人手下做事,肯定也是不容易的,凌隽虽然对人很好,但在做事方面太过强势,他从来都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和原因的,如果阿进不能将我带回去,那他不会听阿进的解释,肯定只会骂阿进办事不力。

我作为凌隽的妻子都时时能感觉他给我的强大压力,更何况阿进一个下人。

阿芳收拾完东西之后,阿进留下一个佣人在这里看房子,我和阿芳就上了船,船还没开,我就开始呕吐起来,郎林给我按摩了几下头部,我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郎林的中医按摩手法还真是不错,我在想有时间也得向他学学,这样头疼的时候自己也能按几下什么的,不过这货一直对我记仇,恐怕是不会教我的了。

终于又回到了万华市区。

在岛上呆了一段时间,习惯了那里的宁静,忽然进入钢筋水泥筑成的都市,竟然觉得有些厌烦,巨大的躁声无处不在,穿梭的车流,忙碌而冷漠的人群,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让人麻木和疲惫,我真心不喜欢都市。

不过我还是得面对都市的烦躁,那种在岛上的过的隐士一样的生活看起来简单,其实极为奢侈,这个世上大多数忙碌的人都是为了生计,像我每天那样听潮看日出的生活当然是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听起来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生活,但是我置身其中却也并不感到幸福,人生就是这样奇妙,人与人之间相互羡慕着对方所拥有的生活方式,谁也不知道到底怎样的生活方式才算是幸福。

我先是被送到郎林的诊所作了一番系统检查,结果没什么问题,我正常,胎儿也正常,阿进打电话向凌隽报告了检查结果,在医院住了一天之后,阿进又来接我了,说是将我接到凌隽在万华市区的另一处公寓去。

阿进开来的是凌隽专用的那辆加长型的凯迪拉克,这车空间极大,表面看起来是一辆普通型的加长豪车,但内饰极为奢华,几乎所有能想到的顶尖配置车里都有,但我还是不是很喜欢,总觉得这样的车是中年人以上的年纪才开的,年轻人坐这样的车,显得老气横秋。

“你们这是要送我去哪?送我回岛上吗?”我问阿进。

“隽哥在市区有一幢公寓,他让我将你送到那里去暂住。”阿进说。

“阿芳会陪着我吗?”我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会的。”阿进说。

我没有说话,只要阿芳在就行了,住哪里我倒无所谓。

这时前面车辆出现了拥堵,在闹市堵车倒也是常事,万华市堵车一向堵的时间都会比较长,我知道一时半会是疏通不了,心里又烦闷起来。

这时一个穿着交警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他示意开车的司机邹兴摇下车窗,开车的最怵的就是交警了,邹兴赶紧的将车窗摇下来。

“什么事啊警官?”邹兴问。

“下车。”交警说。

“怎么了?”坐在副驾驶的阿进问道。

交警并没有说话,继续示意邹兴下车。

邹兴当然不敢违抗,打开车门下了车,“警官,我没有违章啊,我的证件也是齐全的,不信你可以看。”

邹兴说着伸手去掏证件。

“不用了,你们都下车吧。”交警说。

我们都纳闷了,心想这司机下车就也罢了,我们这些乘客为什么也要下车啊?搞什么东东?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我们都还是下了车,人家是警察,当然得听他的。

就在交警拦车的这一会,前面本来拥堵的车已经通了。

“我们怀疑你们的车藏有违禁物品,我们要进行检查。”交警说。

“不会吧?这是我们老板的车,怎么可能会有违禁物品?”阿进说。

“老板的车了不起啊?老板最爱藏违禁物品了!少啰嗦!难道你们想妨碍司法公正吗?”交警喝道。

警察一发火,阿进也不说话了。

这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那警察又发话了:“你们两个女的上那辆车去局里配合调查。”

两个女的当然指的就是我和阿芳了,我们俩只好上了车,警车随即发动。

我回过头从车后面的玻璃看去,看到阿进和和邹兴还在那里站着等着警察吩咐。

真是奇怪,如果那车真有违禁物品,为什么不把男的带走,而把女的带走?难道女的危险性比男的还要高?我心里想。

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安起来。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警官,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怎么往郊区开呢?”我问。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当然是带你们去问话了。”开车的警察说。

听这警察说话口气不善,我开始认真地观察起来。然后忽然发现耳朵竟然好像有好几耳洞,而且脖子上有一个像蝎子一样的纹身。

虽然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我知道男警察是不能打耳洞的,更不允许警察纹身,这个开车的警察,是假的!

我心里紧张极了,他把车开得很快,我开始在脑子里飞快地盘算要如何应对。既然他是假的警察,那说明我们上当了,至于他到底要带我们到哪里去,带去干什么,我一时间不好判断,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们都太大意了,出现警察也不确实一下他们是不是有警官证,这么轻易就上了人家的当。

此时大喊大叫肯定是不行了,跳车就更不行,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如果跳车的话那就太危险了,我不能冒这样的险。

“警官,你是哪个局的呀,你长得好帅。”我夸那个假警察说。

“是吗,哈哈。”看来坏人也是喜欢被夸的,他挺高兴的。

“我说的是真的,警官叫什么名字啊?”我继续和他闲扯,一边扯我一边将手伸进了阿芳的包里,拿出了她的手机。

我在手机上打出几个字:“我们被假警察带走……”

本来我还要打几个字的,但假警察从观后镜里似乎看到我的动作,大声喝道:“不许摆弄手机!”

我口里答应着,但还是输入了凌隽的号码,将短信发了出去。

“把手机扔了!扔出窗外!”假警察接着喝道。

“为什么呀?人家手机可是花钱买的!”我娇嗔道。

“赶紧的扔了!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假警察说。

“好吧。”我知道现在不能得罪他,只好找开窗户将手机扔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