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夜斗/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好,那个假警察最终也没有对我怎样,天快黑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给我送来了晚饭,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城里人,我估计是当地的村妇。

“大姐,我要方便。”我真是憋不住了。

“好,我这就陪你去,但你不能跑,他们人多,你跑不掉的。”中年妇女不是坏人,

“大姐,你一看就知道是好人,我现在怀孕了,这大晚上的就算是让我跑,我也跑不掉的,你把我解开吧,我保证不跑,这样绑着,血脉不畅,我担心会影响到孩子,求求你了。”我尽量地装得可怜一些。

大姐也还真不是坏人,点了点头,帮我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方便回来,我这才如释重负,再憋下去,我真是有可能要失禁了。

隔壁传来男人打牌争吵的声音,应该是那些绑我来的人在隔壁打牌,我被他们绑在椅子上,又是个孕妇,他们当然知道我是跑不掉的,所以放心地一边玩去了。

我本来试着和村妇聊天想了解一下这到底是哪里,但她什么也不肯说,应该是有人向她交待过了,送饭就行,其他的什么也不许说。

刚把晚饭吃完,外面传来了吵闹声。我心里一喜,心想难道是警察来了?

房子门前的小院里,一下子站满了人,院子本来也不大,二十多人就完全站满了。

为首的人穿着黑衬衫身形挺拔一脸冰冷,气场强大得吓人,正是凌隽。

我心里狂喜,没想到警察没来,他却来了。

那二十来个人手里都提着黑色的武器,那种武器我见过,上次在会馆的停车场打人的就是那种武器,不是钢管肯定就是铁棒。

隔壁绑我的那些人已经听到动静出来了,看到小院里站满了人,又赶紧冲回屋里去拿家伙。

“谁是领头的?”凌隽的声音如同来自冰川,冷到极点,

灯光下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被其他的人推了出来,看样子他就是领头的了,我想不通的是,当老大的都是威武地自己站出来,他怎么会是被人推出来?

“我是老大。”小胡子说。

这个小胡子穿着一件白色体恤,颜色发黄松松垮垮的肯定不是名牌,客观地说,他在凌隽面前就是个瘪三,根本没有任何的老大气质。

而他这句‘我是老大’的言论,更是显得一点也不专业,甚至有点像演小品一样搞笑。

凌隽上下打量了一下小胡子,摸出了一只烟,旁边的随从赶紧给他点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的烟气被夜风很快吹散。

“我老婆在哪里?”凌隽说。

“钱你汇到帐上没有?”自称老大的小胡子说。

“没有。”凌隽回答得很简单。

“那你就见不到你的老婆。”小胡子说。

“你是第一次干这活吧?”凌隽说。

“那又怎样?如果你不给钱,我们就灭口!”小胡子说。

这货果然不专业,就连我这样的女子,也知道此时应该说‘撕票’,而不是‘灭口。’凌隽还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出这伙人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我既然自己都能找到这里,那就意味着我其实完全可以直接带警察来抓你们,但你们也看到了,我没带警察过来,那说明什么?说明我不想和你们计较,把我老婆放了,这事就完了,我不问你们什么来路,我甚至不问你们叫什么名字,因为你们是小角色,不配我凌隽去问这些问题,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赶紧把我老婆交出来。”

凌隽一脸的轻蔑,话说得霸气十足,好像他面对的不是绑匪而是几个小毛孩子一样。

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不报警?这种事,不是应该由警察出面吗?

“凌隽,你不要太嚣张了!你老婆还在我们手里呢,信不信我们杀了她?”小胡子叫嚣道。

我一听,心想可不能让凌隽受制于他们,于是大叫:“凌隽,我在这里!”

我一边叫一边准备往外面跑,中年妇女赶紧拉住我,我身上的绳索是她解开的,我一但逃脱,她当然是没法向那些人交待了。

凌隽自己没有动,但他手下五六个人已经冲了进来,其中一人飞起一脚踢翻村妇。

“不要打她,她只是收了别人的钱而已。”我说。

确实这个中年妇女待我不错,而且她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没有必要打她。

我被带到凌隽的身边,我以为凌隽会关心地问一下我有没有事,但事实上是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一样。

这个混蛋,之前还口口声声说交出他老婆,现在他老婆就在他面前了,他却正眼都不瞧一下。

“本来如果你们自己主动交出来人,那这事就了了,但现在是我老婆自己逃出来的,所以你们态度不够好,过来,给我老婆跪下认错,她如果原谅你们了,这事也可以了了。”凌隽说。

这话我听了爽,这些混蛋今天不让我上洗手间,害我憋得肚子疼,着实可恨。是得教训一下他们。

“凌隽,阿芳在他们手里,让他们把阿芳交出来。”我叫道。

凌隽并没有理我,旁边一个随从轻声说:“太太,阿芳已经没事了。”

我这悬着的心才落下来,阿芳没事就好,今天她虽然没能救我,但她的忠心确实让我感动。

“哦,这事我差点忘了,你们谁打了我家的佣人?这帐得算。”凌隽又说。

打阿芳的是那个装假警察的人,他显然已经被凌隽的气势给吓住了,直往后面藏。

“你还不过来跪下认错?”凌隽又看着小胡子说。

小胡子见我已经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中,表情也有些慌了,“凌隽,你不要仗着人多就以为斗得过我们!信不信我杀了你!”

说完他扬了扬手里的刀,是一把看起来挺难看的刀,果然不专业,连武器都非常落后。

“我不仗人多,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带警察来,就是因为我想给你们一个机会,不然你们只要一进去,那就又是几年大牢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给我老婆认错,这事就完了,你不要不珍惜这样的机会,我一会要是反悔了,你就惨了。”凌隽说。

“我才不怕你,兄弟们,给我们冲!”

小胡子说完向凌隽他们冲了过来,但只是他一个人冲了过来,他后面那几个兄弟却没有动,这些怂货,今天在加油站时对付我很厉害,现在看到凌隽他们人多,一下子就怂了,就他娘的欺负女人的本事。

凌隽接过随从手里递给过来的铁棒,挥手甩了出去,铁棒速度很快,小胡子想躲已经来不及,那铁棒正打在他的头上,凌隽又从旁边手下人手里接过一根铁棒,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小胡子扑了过去,一棒狠狠地抽在小胡子拿刀的手腕上,刀应声落地。紧接着小胡子又是一声惨叫,因为凌隽的第二棒打在了他的鼻梁上。

我不得不承认,凌隽打架绝对称得上专业。就这几下,真不是一般混混施展得出来的,以前我和他互抽耳光,看来是他让着我了,如果真打,我恐怕让他在一分钟内就打死了。

“我不仗人多,也能搞定你。”凌隽冷冷地说。

小胡子被打得够呛,已经不敢还嘴,可凌隽没有把正事给忘了,“过去,跪下给我老婆认错,说你是畜生,有眼无珠。”

我也以为凌隽打了他就算了,没想到还是要求他给我认错。男人的世界似乎就是这样,一切靠实力说话,成王败寇,输的就是孙子,赢的就是爷爷,孙子就得听爷爷的。

小胡子看起来很痛苦,那一铁棒抽得他鼻子都有些变形了,血不断地从鼻孔里流出来。

“算了,差不多行了。不跪了吧,我这么年轻,他给我跪下我也别扭。”我在旁边说。

“闭嘴!”凌隽冷冷地说。

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叫我闭嘴,一点也不给面子,这个混蛋真是可恶!

“快过去跪下认错,认个错而已,没那么难,总比送你去蹲大牢强多了,你只是跪下认个错,记住这个教训就行了,没本事,就不要学人搞绑架,坏人不是谁都有资格当的,江湖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混得开的,如果今晚你不跪下认错,我就绑了你交给警察,让你蹲几年大牢,你自己选择。”凌隽说。

小胡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我爬了过来,跪在我面前:“对不起,我错了,我有眼无珠。”

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给我下跪过,其实这感觉一点也不爽,相反还让人挺尴尬的。

“算了算了,你别跪了,我这么年轻,受不起。”我赶紧说。

“打我家佣人的,是不是你。”凌隽又发话了。

“是他。”小胡子指着白天那个假警察说。

小胡子挨揍没人帮他,这厮也是寒了心了,一下子就把假警察给指出来了,其实就算他不指,我也会指,我恨死那个混蛋了。

凌隽一挥手,几个手下扑向假警察,摁在地上,打得丫的杀猪一样的嚎叫。

“不要打死,打得一个月生活不能自理就行。”凌隽说完,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回过头看我还愣在原地,“你是准备留下么?”

我一愣,心想王八蛋才要留下呢,赶紧的跟在他后面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