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争风/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城的路上,我和凌隽乘一辆车,我坐在他身边,他却一直不理我。

他怎么说也算是救了我,而且口口声声在别人面前说我是他老婆,我一厢情愿地认为,他其实对我没有忘情。

如果他愿意,我就和他和好,我心里对自己说。

“今晚,谢谢你了。”我怯怯地说。

他没说话,这个混蛋竟然还是不理我!你不理我你救我干嘛?我心里骂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被他们绑到那个村里的?”我厚着脸又主动和他说话。

“我收到了阿芳手机发的短信,然后我打了过来,电话被人捡到,接了电话,说电话是从车窗里扔出去的,那个人是有心人,竟然记住了车牌号的后面三位,知道是一辆警车,又知道车牌号的后三位,要找这辆车就不难了,后来在加油站找到了警车,听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说了发生的事,加油站的监控也拍下了那辆面包车的车牌号,再通过高速收费站的朋友调看了监控,知道车在哪个路口下的高速,再找就不难了。”

凌隽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还真是不容易,他这么一说,差不多就把整件事大概说清楚了,虽然很多细节我不明白,但我不敢多问,因为我怕他烦我。

“那为什么不报警呢?”我问。

“警察麻烦,我的事,我喜欢自己解决。”凌隽说。

然后车里又是一阵沉默,凌隽根本不主动和我交谈,我问三句他才答一句,这样的交谈也着实无趣得很,我慢慢也没了和他说话的兴致。

不过我总算是渡过了劫难,而且经过这么一闹,我和凌隽之间的冰好像融了一些,至少能说上话了,这已是不易。

本来是要将我送到另外一处公寓的,现在出了这么一档事,凌隽直接将我接到了凌家,我也没有说什么,和凌隽住在一起,确实是最安全的,这是事实。

从车上下来,走进凌府的那一刻,其实我心里是充满喜悦的,虽然这里发生过一些让我不愉快的事,但其实我内心是依恋这里的,因为这里住着凌隽。

当我走进客厅的时候,我心里的喜悦却一下子就没有了,因为我看到一个美女坐在沙发上,这个美女正是凌隽第一次带我出席酒会时见过的混血儿露妮。

算起来有两年多没见了,她还是那么妩媚动人,两年前我太小太青涩,在外形上比不过她,两年多后再见,我有孕在身,身体发胖,更加比不过她。

哎,我也娘的为什么总是比不过她?

她抬头看见凌隽,脸上立刻露出迷人的笑容,“隽,你回来了?”

然后他又看到了凌隽身后的我,脸上虽然还是带着笑容,但明显没有之前那么迷人了,她当然是不喜欢我的,一直都是。

我心里有些来气,心想怎么将这个女人带到家里来了?难道如叶晴所说,我怀孕了,凌隽就开始找女人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事好像我真是管不着,我和凌隽闹成那样,要不是我执意要将孩子生下来,我和他早就完蛋了,他还肯带人救我,已经算是不易了。

我挺了挺肚子,有意夸大自己腹部的凸起,我天真地想,露妮看到我怀孕了,应该对凌隽就会死心了,至少没那么多幻想了。

“哟,这不那什么泥巴小姐吗?欢迎光临啊。”我说。把露妮说成泥巴,也算是有创意了吧。

说欢迎光临,当然是为了表明我的女主人身份。

“你也是客人吧?我听佣人说,你都和隽已经分手了,怎么又回来了?”露妮说。

“这话说的,我是他的合法妻子,这里是我家,我不回这里到哪里去?难道我到你家去么?你这就是所谓的喧宾夺主吧?”我马上反击。

凌隽听着我和露妮的你来我往,面无表情,好像没听见一样,转身去了书房。

“齐秋荻,两年多没见,人没变漂亮,脾气还是那么嚣张啊?”露妮说。

“你倒是变漂亮了,越变越妖了,两年前你就打凌隽的主意一直不能得逞,两年后还厚着脸贴上来,你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还真是让人敬佩,你继续加油,也许再过几十年你就有机会了。”我笑着说。

露妮的脸色很难看,不过她也不好太发作,这里可是凌家。容不得她乱来。

光和露妮斗嘴去了,我这才想起一直没有看到阿芳,于是问旁边的佣人:“阿芳呢?”

“太太,阿芳受了伤在郎医生的诊所治疗。”佣人回答。

“把车钥匙给我,我要去看阿芳,阿芳是因为我而受伤,我现在就要去看她。”我说。

“这个……”佣人面露难色。

“给我,我要去医院陪阿芳。”我说。

“那我先问问凌先生,现在太晚了,凌先生肯定不同意你去的。”佣人说。

“不用问他,这事我作主。”我蛮横地说。

“大晚上的你闹什么?你滚去洗澡!然后睡觉!阿芳只是受了轻伤,明天就可以回来了,你急什么?”凌隽不知什么时候从书房出来了。

凌隽一骂,我就不太敢说话了,现在露妮就在旁边看着,我可不能让她看我和凌隽吵架,就算不能在她面前秀恩爱,至少不要吵架,不然就让她看笑话了。

“好吧,我这就去洗澡。”我乖巧地说。没办法,先装装孙子吧。

第二天我才从佣人嘴里得知,露妮也是我回来的当天才住进来的,至于她为什么要住进来,佣人也不清楚,我猜想应该是凌隽想让我知道,他一点也不缺女人,这别墅里住了一个其他的女人,那我的女主人身份就会被淡化,这也可以从侧面说明他只是收留我,而不是要与我和好。

他是骄傲的不服输的人,所以他要用一些事情来证明他还是赢家。

好吧,既然他那么喜欢赢,那就让他赢吧,我在心里想。

第二天在阿进的陪同下我来到郎林私人诊所看望阿芳,阿芳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看到我就哭了,“太太,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没能保护好你。”

我心里也发酸,“你快别这么说,你为我都被打成这样子了,我现在没事了,你放心吧。”

“太太,那些混蛋抓到了吗?”阿芳问。

“凌隽找到他们了,但没有让警察抓他们,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他有他自己的道理吧。”我说。

“那些人是什么人呢?”阿芳问。

“我也不知道,他们好像是想要钱,但他们又显得很不专业,不像是专门干坏事的那种人,也许凌隽心里有数吧。”我说。

“哦,凌先生做事自然有他的分寸,既然他不说,那肯定有他的道理。”阿芳说。

这件事其实很多细节我也想不清楚,只是凌隽对我爱理不理的,所以我也不好多问,我的观点其实和阿芳一样,认为凌隽草率处理,应该有他自己的考虑。

“说来也奇怪,在外界知道凌隽真模样的人极少,知道我是他妻子的人更少,那些绑架我的人怎么就能知道我的行踪然后绑了我呢,如果说那些人不够专业,那为什么又能搞到假警车和假警服呢?我猜想那些人其实只是小角色,背后应该有大人物在支持他们做这件事。”我说出自己的想法。

“嗯,太太说得没错,你可以和凌先生一起分析一下,凭你们的聪明头脑,肯定能把这事的真相给找出来。”阿芳说。

“算了,他都不太理我,这事就过去了,我现在只想平安地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再说吧。”我说。

“太太,其实我觉得凌先生是爱你的,你几次和他闹翻,他都还是对你好,要是换作其他女人,他恐怕早就不理了。”阿芳说。

“现在咱们家又住进了一个女人了,还是一个混血大美女,凌隽让她住进来,恐怕是要和她好了。”我说。

“你说的是露妮吧?她追凌先生好久了,以前也来过凌家,不过凌先生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阿芳说。

“可是这次他直接让她住进来了,恐怕不像以前了。”我其实心里还是缺乏自信,露妮比我漂亮,身材也比我好,就我现在这肥腻的样子,和她比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了。

正和阿芳聊着,这时阿进从外面进来,“太太,隽哥让你马上回去。”

回到凌家,我一看到凌隽那张阴沉着的脸,我就知道大事不妙。

“你为什么死性不改?”他问。

“我怎么了?”我一脸的不解。

“你为什么要策划绑架自己的事,难道你认为这样就可以回到凌家重新当女主人吗?”凌隽说。

“这是从何说起?你是听谁说的?”我大惊。

“我一直在想,绑架你的人,怎么会那么不专业,如果是我的对手要威胁我,至少开价一个亿,可是他们却只要五百万!我就认定背后肯定还有人,可我没想到这个人是你!这样的办法你也想得出来!”凌隽骂道。

“我怎么可能会自己让人绑架自己呢?我之前一直住在岛上,和外界根本没有联系,我又怎么可能会找到那些人来绑架我自己?”我急道。

“对不起,我本来答应不告诉隽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将你告诉我的话对他说了。秋荻,你实在不应该这样做,要是影响到你的孩子,那多不好。”露妮走过来说。

“我什么时候对你说了是我自己策划的了?你胡说什么?”我骂道。

“唉,你亲口对我说的啊,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我本来是想替你保守秘密的,但我还是不忍心隐瞒隽,对不起了。”露妮装出内疚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