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变故/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阿进和那个律师,我抱着宝宝大哭起来。

阿芳知道我心里难受,也没劝慰我,只是从我手里将宝宝抱走到一边去了,她知道我此时伤心之极,再安慰也无济于事,不如索性让我哭个痛快。

虽然我决定离开凌隽,但我内心其实对他还是有幻想的,直到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我才意识到我和凌隽真是完了。

一段被迫开始的婚姻,又被迫结束,我在这段婚姻中始终都是被动的,开始和结束都不由我作主,我只是一个傀儡,顶多也就是一个配角。

不管如何悲伤,生活还得继续,看着宝宝的笑就是一种安慰,我就觉得这段婚姻我虽然没有收获爱情,但收获了一个孩子也是不错。

“太太,你快过来看!”我正在卧室逗宝宝,阿芳忽然在客厅里大叫起来。

这个阿芳也真是的,总是一惊一乍的,一点也不稳重,我心里暗骂。

“都说了几百次了,让你不要叫我太太了,你叫我秋荻就行了!还有啊,拜托你不要总是一惊一乍的好不好?这样会吓到孩子的!”我没好气地说。

“不是啊太太,是凌先生上电视了!你快来看呀。”阿芳继续叫道。

我一听是凌隽,心里还是一动,凌隽虽然在万华市是大人物,但他极为低调,从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他上电视,也还真是稀奇事。

“我和那个人没什么关系了,你以后也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人,他的任何事都与我无关。”我没好气地说。

“不是啊,凌先生被警察抓了!”阿芳说。

我一听心里一惊,赶紧跑到客厅去看电视。

可是电视已经在播另外的新闻了。

“你确定是凌隽?”我问。

“那当然确定了,就算是我听错了,我也不会看错啊,警方抓的的就是凌先生。”阿芳说。

“那为什么要抓他呀?他干什么了?”我问。

“我没听明白了,好像是说他涉嫌什么团伙犯罪。”阿芳说。

我没再问,以阿芳的水平,肯定是说不清楚的,我打开了电脑,在网上输入‘凌隽’两个字。

万华市本地的各大网站都已经在醒目位置登出凌隽被捕的消息:

‘据警方证实,号称万华市金融界第一奇才的无量基金合伙人、凌氏集团董事长凌隽昨天在其家中被警方带走,据悉,凌隽嫌疑股票内幕交易和团伙犯罪,有涉黑嫌疑,目前此案在进一步审理中,相关消息本站将会持续关注。’

‘今日下午,万华高端俱乐部朝会总经理周进尺召开了记者会,宣称凌隽的犯罪行为与朝会无关,朝会的经营不受影响。’

‘低调富翁原来是俊男,昨日涉黑被捕。’

这样的消息很多,凌隽被捕的消息已经成为万华市第一要闻,不管是财经还是娱乐版块都将凌隽被捕的消息作为主要报道内容,凌隽本来就是一个传奇人物,外界盛传的金融界小老头原来是个三十不到的俊男,这样的消息当然充满娱乐性。

我呆呆地坐在电脑前,脑子里一片空白。

凌隽突然被捕实在太过意外,但细细想来,好像又早有预兆,在我生孩子的那段时间,凌隽已经略显憔悴,他当时对我说让我要加油,然后就绝决而去,也许当时他就已经意料到事情不妙,所以他要和我划清界线,让我离他远远的,以避免后来有可能发生的危机波及到我身上。

再然后他索性和我离婚,给了我两亿五千万,不管他发生什么事,我和宝宝有了那两亿五千万,自然一辈子都会衣食无忧,而我和他因为已经离婚,不管他什么案子,都不会牵涉到我。

这样看来,他和我离婚其实是为了我好,只是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忽然被抓?

据警方给出的初步罪名是涉嫌内幕交易和团伙犯罪,华夏的股票市场是全世界最不公正的市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谓的内幕交易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凌隽在金融界投资一向稳准狠,收益也很高,他到底有没有内幕交易这个很难说,但他都混了这么多年了,怎么会忽然现在翻船?

至于给出的团伙犯罪,那就真不好说了,凌隽打架很专业,而且他手下的人也很专业,这我是见识过的,而且他是朝会的幕后老板,朝会那样的销金窟,如果没有一定的势力保驾,那是经营不下去的,但要说凌隽团伙犯罪,他犯什么罪?他已经那么有钱,他难道还能组织一帮人打家劫舍不成?

这一切都成了谜。

“阿芳,我要见凌隽!我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

“可是你和凌先生已经离婚了,从法律上来说,你和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他现在被抓,人家都唯恐避之不及,你自己送上门去……”

“谁说我和他没有关系了?他是孩子的爸爸!这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这就是关系,而且他离婚就是为了避免连累我,现在他出事了,我怎么能不管。”我说。

“可是你要怎么管呢?你是一弱女子,你想管也管不了啊。”阿芳说。

“我要先见到他才行,我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阿芳,宝宝就拜托你照看了,我现在就去警局一趟。”我站起来说。

离婚的时候那辆红色跑车凌隽也是给了我的,我本来是要开车去的,但想想现在这关口要是开车去显得太张扬,只好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

来到市北分局,我说明来意后,他们说凌隽已经移交看守所监押,而且说了,因为凌隽的案情特殊,任何人不许探视。

我和警察闹了半天,最终他们也没同意我去探视凌隽,我只好走出警局。

然后我就想到了一个人,他应该能帮忙,这个人当然就是周宣。

周宣的爸爸周新重是市长,在万华市政界自然有他的人脉,如果周宣肯帮忙,我应该就可以见到凌隽了。

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周宣的号码,平时果然得烧香,不然临时抱佛脚会很痛苦。

我只好乘车来到市府大院,向门卫求了半天的情后,他还是没有让我进去,我只好在大院门口站着等,等周宣回来时亲自见到他,再求他帮忙。

这一等一直等到华灯初上,才看到周宣的那辆奥迪车回来。

我顾不得许多,跑上去拦住了周宣的车。

周宣摇下车窗,尴尬地看着我,却没有下车,看到副驾驶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子,我这才明白原来是坏了人家的好事了。

后车门打开,车上下来的人正是周宣的父亲周新重,还有他母亲黄阿姨。

看情形,我猜想应该是周宣和某个父辈身份地位极高的女孩相亲,然后那个女孩来他们家做客,被我这个不速之客给拦下来了,所以周宣的父亲看到我就像看到瘟神。

“小姑娘,你有事吗?”周新重问我。

哎,我这都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在他们眼里我还是个小姑娘。

“叔叔,我找周宣有点事儿,我只找他说两句话,说完我就走。”我尴尬地说。

“那你说呗!又没人把你嘴缝上!说完你走就是了。”黄阿姨说话就不像周市长那么客气了。

“我要单独和他说。”

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不妥,人家周宣旁边还坐着女朋友呢,我竟然要单独和人家说话,实在是不解风情。

但我又不得不这样说,因为这话我确实只能单独和周宣说,我知道如果我当着周宣的父母说出来,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周宣帮我。

“宣宣今天没时间,明天再说吧。”黄阿姨说。

“不行,这事今天我就一定要和他说。”我坚持说。

我知道在他们心中已经非常讨厌我了,但为了探视凌隽,我必须得这样做。

周宣见我和他父母相持不下,只好下车,“爸,你们先和于妍进去吧,我马上回来。”

原来那个坐在副驾驶的漂亮女孩叫于妍。

“宣宣,不是说好不和这个女孩纠缠的吗?你这样做,会让人家于小姐生气的。”同宣的母亲的说。

她竟然称呼那个于妍为于小姐,我猜想那姑娘背后必有显赫家世,才能让她如此尊敬。

我走到车边,向副驾驶的漂亮女孩点头致意:“对不起,我只是周宣以前的同学,我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找他是请他在工作上帮我一些忙。我借用他几分钟时间,这事真的很急,请你谅解。”

漂亮女孩看了看我,像看怪物,最后生硬地说了一句:“关我什么事!你不用跟我说!”

单听这语气,就知道人家已经生气了。

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走过去对周宣说:“我真的只耽误你几分钟时间,我说完就走。”

周宣点了点头,“好,我们去前面那家冷饮店里坐吧,你不要急,有事慢慢说。”

冷饮店里,周宣听完我的话,情绪有些激动:“我早就知道那个凌隽不是好人,现在果然被抓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活该!”

其实我心里很反感他这样讲话,在没有定罪之前,警察也只能说凌隽是嫌疑人,而不是罪犯,他凭什么就下定论凌隽不是好人?

不过我现在有求于他,当然不能对他翻脸,“希望你能用你的关系帮我打声招呼,我想探视一下凌隽,求求你了,只有你能帮我,求求你。”

周宣倒是回答得很爽快:“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