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答案/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然不能轻易放弃,周宣是现在唯一能帮到我的人,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让他帮我才行。

“求求你了,我得想办法见他一面,至少我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说。

我都不敢说凌隽是冤枉的,因为我担心那样会激起周宣的愤怒,至于凌隽到底是不是冤枉的,我也不敢确定。

“不行,这事我不会帮你的,这样是妨碍司法公正。”周宣说。

我心里冷笑,在这个世界上,妨碍司法公正的事还少吗?我探视一下自己的前夫怎么就妨碍司法公正了?但我不敢反驳他,只是小心地说:“我只是想探视一下而已,不会让你太为难。”

见他不为所动,我开始哭:“求求你了,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帮到我的人,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只有去跪着求那些警察了。”

周宣皱眉:“你别哭啊,旁边有人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那你答应我帮帮我好不好?你们家关系那么厉害,这件事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莫大的恩情,以后我会报答你的。”我说。

周宣叹了口气,“唉,你明去找一个姓叫吴良的警官吧,他是一个什么副队长来着,他和我们家关系不错,我一会给他打电话,他会给你安排的。”

我马上止住哭声:“谢谢你了,谢谢学长。”

********************

周宣介绍的警官吴良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个子很高,皮肤很黑,有警察特有的那种气质,他上下打量了我约有半分钟,一脸的不信任表情。

“你是凌隽的妻子?”他问。

“严格来说是前妻。”我说。

“可你看起来像个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是他妻子。”吴良说。

我心想你这是奥特了,要知道现在的小姑娘为了钱嫁五十岁的老头子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更别说我和凌隽的年龄还差不了十岁,这样的年龄差距实在是平常的很。

“我嫁的早,他娶得晚。”我说。这话听起来有些可笑,但我也不可能向一个陌生人解释我为什么会嫁给凌隽的事。

“身份证给我确认一下。”吴良说。

我赶紧拿出身份证递给警官,他看了看还给了我。

“凌隽的案子很特殊,要不是看在周宣兄弟的面子,我是不会让你探视的,你只给你十分钟,有话赶紧说,说完就走,不要给我惹麻烦。”吴良说。

“好,谢谢警官大哥。”为了体现人情关系,我有意在警官后面加了句‘大哥’。

“去吧。”吴良挥了挥手。

让我意外的是,传话的警察说,凌隽不愿意见我。

我的个去,我费了这么多的周折才求得关系来见他,他竟然不见我?

“警官,我是他前妻,他没理由不见我啊?”我说。

“难道你怀疑我骗你?他就是不想见你,你走吧。”警察不耐烦地说。

“警官,麻烦你帮我跟他说,我是说孩子的事。”我说。

那警察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进去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帮不帮我传话。我只好傻傻地候着,不一会,凌隽走了出来。

我一看到他手上锃亮的手铐,眼泪就下来了。

他还是那么冷峻,只是明显消瘦,胡子应该是许久没有剃过了,青青的围着嘴长了一圈,让他看上去更加憔悴,脸上有两块淤青,明显是被打的痕迹,只有眼神依旧犀利,只有他眼神,才有以前凌隽的影子。

“我不是来看你哭的,有话就说,说完就滚。”凌隽冷冷地说。

“我会和黄建宇律师商量你的案子,你放心,我会把你救出来的。”我知道时间不多,说话也是直指重点。

“不必了,我和你没什么关系,我的事不要你插手,我们都已经离婚了,我以后也不想再看到你。”凌隽说。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了,你是有意推开我,不想让你的事连累我,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不想我的孩子没有爸。”我哭着说。

“你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我和你离婚那是我嫌弃你了,我凌隽身边的美女多的是,我随便找一个都比你好看,离婚就是烦你了,不存在为你好的事,你滚吧,看了你都烦。”凌隽说。

“你不要放弃,我也不会放弃,我相信你不是坏人,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坚定地说。

“你他妈就一傻子!你一个女人掺和男人的事干嘛?滚!”凌隽一听我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救他,一下子暴怒起来。

瞬间他又有了以前的样子,强势,冷酷。

“你休想让我放弃,你救了齐氏,现在你身陷囹圄,我又怎么可能会不管你,你是孩子的爸爸,是我的亲人。”我说。

“傻女人,你滚吧,我不需要你同情我,我对你没有恩情,你不要自我感觉太好了。”凌隽继续骂。

“我不会放弃的,你休想让我放弃!”我依然坚持。

“好,你认为我对你有恩是吧?哈哈,说你愚蠢你还真是蠢得不可救药,森林公园,银色面具,你还记得吧?如果我告诉你那就是我,你还会认为我是你的恩人吗?”凌隽冷笑道。

我瞬间惊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件事本来在我记忆中已经渐渐淡去,却没想到在此时此境又被他重新提起,而且他给了我一个惊天的答案,他竟然是那个面具人,这怎么可能?

“你胡说,你不是!上次在白鱼山,你亲自将那个坏人打走,我至今记得。”我颤抖着说。

“傻缺!你以为这世上真有那么多的英雄救美?我那么巧合地出现,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没想过我可能随便找个人来演出戏以洗掉我的嫌疑?啧啧,你这样笨的女人,果然是笨到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难道你看不出白鱼山上的那个面具人就是邹兴?”凌隽冷笑。

是了,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当天确实邹兴也在,而且那个人的身形确实和邹兴差不多,至于衣服,换一件扔了就行了,邹兴装完面具人后下山在车里等着我们下山,然后一出戏就演完了。

我他妈真笨,我在心里骂自己。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我不甘心地问。

“因为我就是一个坏人呗,这么简单的事你还想不明白,当初我提出要你嫁给我,你一口拒绝,于是我就先把你办了,我就不信你失身了还不嫁,你果然就嫁了,你真是愚蠢,愚不可救!”凌隽嘲讽道。

我还想说什么,但警察走过来说,时间到了,他们将凌隽带了进去。

我呆在原地,失魂落魄地半天没反应过来。

走出看守所,白花花的阳光洒在街上,我却感觉身上发寒。

这样说来,他真是一个坏人了。他只求目的不择手段,对我施暴后逼迫我嫁给他,这是不可原谅的事。他今天在这里等候受审,他真是活该。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生活自律,身边美女如云,如果他想要女人,用得着费那么大的周章跑去森林公园强暴我?就因为我和那个叫纤的女孩长得像?如果他强暴我只是为了让我破罐破摔嫁给他,那后来他达到目的了,为什么还要折磨我?

太多的疑惑解不开,但我知道,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

凌隽现在忽然对我说出这个秘密,当然还是想让我不要插手他的事,由此看来,他还是对我有情意的,如果他对我无情,这个秘密他完全可以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也不会有人知道。

我要把这件事弄清楚,不管真相是怎样的,我都要弄清楚。

我来到凌家,凌府大门紧闭,我敲了许久门都没人开。

“太太,是你吗?”我转身,看到了邹兴。

他本来就瘦,现在更瘦得厉害,也是一脸的憔悴,我以前对他没什么好感,觉得他一副市井之气,现在我知道他是白鱼山上装面具人的人,对他更加的反感,但很多事我得问他。

“为什么没人开门?”我问。

“里面根本就没人,警方暂时封了这房子,佣人都已经被解散了。”邹兴黯然说。

“阿进呢?”我问。

“他也被抓进去了,他和隽哥走得近,当然会被抓进去,现在这房子没人了,我担心会有小偷光顾,于是就在这附近转悠,隽哥虽然进去了,但我要保护好他的东西。”邹兴说。

我心里忽然一酸,都说树倒猢狲散,现在凌隽进去了,当然也没人开工钱给邹兴了,但他却在这里为凌隽守家,可见这人其实也没那么坏。

“你一直都在这守着?”我问。

“是啊,警方不许进去,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嘛,我只好在外面转悠了。”邹兴说。

这样的高温天气,邹兴一直在外面转悠,真是难为他了,我心里对他的反感忽然没那么强烈了。

“这宅子上没有贴封条啊,如果封了的话,应该是有封条的,而且应该会有人把守才对,他们是唬你的了,我们进去吧。你有钥匙吗?”我问。

“没有。”邹兴摇了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