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妥协/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心里是忐忑的,我虽然认为我的想法是很好的,我笃信那样的方法会对黄建宇有用,但我心里依然还是忐忑,因为如果这方法没用,那我还得想其他的方法。

虽然心里忐忑,但也只有安静地等结果。

第三天早晨,我正在在别墅的花园里散步,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黄建宇打来的,我心里一喜,看来是有效果了。

“你好,黄律师。”我尽量平静地说。

“齐秋荻,你到底有完没完?”黄建宇在电话里大叫。

“哟哟哟,这是怎么的了?黄律师怎么这么激动?谁惹到你了?”我说。

“把你的人撤走!再这样整天的跟着我,我就报警了!”黄建宇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哦,你能说得清楚一些吗?”我问。

“你少跟我装蒜,我马上报警!”黄建宇说。

“那你报吧。”我啪地挂了电话。

我只是让邹兴他们跟着黄建宇,又没有对他作出任何的有威胁的行为,他报警也没用,所以我不怕他报警。

终于,在下午的时候,黄建宇又把电话打过来了。

“又怎么了?”我接起电话,装着不耐烦地说。

“齐秋荻,我们谈谈?”黄建宇说。

“好。”我只答了一个字。

“星岛咖啡,晚上七点半。”黄建宇说。

“行。”我又答了一个字。

挂了电话,我看着镜子对自己作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来鼓励自己。姿势确实很二。

心情终于有些好了起来,因为看到了一丝希望,希望这个东西,有时其实并不靠谱,有了希望并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但是如果没有希望,整个人便会失去活下去的理由和做事的动力。

在衣橱里挑了许久,最后选定一条黑色裙子,再把以前凌隽给我买的最名贵的一条项链戴上,我要让自己看上去成熟而大气,不能让黄建宇小瞧了我。

凌隽现在身陷高墙,我是作为他妻子的身份去会客,当然不能给他丢脸。

这一次我没有低调,亲自驾着红色跑车来到和黄建宇约定的地方,走进咖啡厅的时候,一群男人火热的目光向我扫来,看来我今天形象不错,多少还是有些吸引力的。

自从生完孩子后我体型一直不好,后来遭遇离婚,又遭遇各种打击,我在重压之下身上的肉急速地减少,现在已经基本恢复到怀孕前的水平,他妈的,苦难不但能让人坚强,还能让人减肥。

黄建宇穿着白衬衫,依然打着领带,也许律师和金融行业的从业人员对正装都有一种变态的执着,好像不穿着正装就显示不出他们的权威一样,虽然大热天的,但黄建宇还是正儿八经地打着领带,看上去真替他热得慌。

我第一次仔细地打量黄建宇,他比凌隽大了应该有三四岁的样子,因为是大律师,收入和社会地位都不错,身上有中产阶层特有的傲娇气质,他这个年龄对于男人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时期,既有稳定不错的经济基础,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又没有老到让女人嫌弃的地步。

我在黄建宇的对面坐下,并没有先开口说话,只是冲他微笑。

“你行啊,派人跟踪我,还他妈二十小时轮流跟着,这严重地威胁到我的安全,这是违法行为!”黄建宇一脸的激动。

我没有说话,只是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咖啡。

“黄律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这么不礼貌?有一个女士坐在你对面,你不帮着要杯咖啡也就算了,竟然还对人骂脏话?这要是传出去,可就影响你这大律师的形象了。”我轻轻地搅着咖啡,微笑着对黄建宇说。

黄建宇也冷静下来,毕竟他是大律师,要是连控制自己的情绪他都做不到,恐怕他也做不到大律师。

“齐小姐,你停止吧,这样做对你不好,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到时我们要是法庭相见那就不好了。”黄建宇说。

“我当然知道你是做什么的,首先,你并没有证据证明那些人是我派去的,第二,就算他们是我派去的,他们并没有作任何威胁你的行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凭什么你走的路别人就不能走,你呆的地方别人就不能呆?”我笑着说。

“我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不就是想逼我就范接凌隽的案子嘛,我已经说过了,这案子我是不会接的。”黄建宇说。

“黄律师,你能成为大律师,也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你知道一个人如果要爬上顶峰很难,但如果要从顶峰上摔下来就很容易了,就像凌隽一样,以前他是万华市的传奇人物,那时你没少奉承他吧?你和他就算不是朋友,那也是合作多年的伙伴,你在他处于危难时这样麻木不仁,抛开职业道德不说,人品也显得太差了些,这样真的不好。”我说。

“我做事有自己的分寸和原则,轮不到齐小姐来教训我。”黄建宇说。

“我可不敢教训你,你是大律师,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我之所以还会坐在这,就只是想求你救我丈夫,该付的钱一分也不会少,而且我还会在应付的费用上加百分二十作为感谢,希望黄律师再考虑一下吧。”我说。

“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还会让那些流氓继续跟着我?”黄建宇说。

“你看,你又乱下定论了,他们什么也没做,你凭什么说他们是流氓?不过他们也许还真不介意你说他们是流氓,甚至有可能他们会用他们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他们不愧一个流氓的称号。”我微笑着说。

“他们想干什么?”黄建宇又激动起来。

“我又不是他们,我哪里知道他们会干什么?不过那些人中很多都是做过牢的,杀人犯强*奸犯都有好几个,一但他们跟得暴躁不安起来,会不会有不妥的行为真的很难说。”我淡淡地说。

“齐秋荻你这是恐吓!”黄建宇说。

“你他妈别对我大喊大叫!”我也怒了,“黄建宇你给我听着,以前凌隽在的时候没少照顾你的事务所吧?他公司所有的法务都交给你打理,还给你介绍生意,你他妈没少赚钱吧?现在你就翻脸不认人了,你他妈还自诩为坚持公平正义的人,你神马玩意儿!你死活不接这案子是吧?行!不接拉倒,就让凌隽自生自灭去,他娘的大家一起玩完算了!”

黄建宇有些发愣,他没想到我会突然发火,还会骂脏话。

“齐小姐你冷静一点,这个案子我不是不想接,只是各方面给我压力真的太大了。”黄建宇的口气软了下来。

“你是大律师,大律师最重要的就是要能顶住压力吧?黄律师,我今天就把话说白了吧,这案子你可以不接,但你如果不接,我保证你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我他妈现在也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我也进去陪着凌隽就是了,咱们走着瞧吧。”我站起来拎着包就要走。

“你等等……”黄建宇赶紧站起来拦住我。

“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气呼呼地说。

其实我装着要走的时候心里也挺紧张的,我就担心这货不站起来拦着我那就麻烦了,威胁归威胁,但若他真的不接案子,我也总不能让邹兴他们杀了他,现在本来就已是多事之秋,我当然不会再让邹兴他们作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还好,黄建宇还是怕了。他今天拥有的东西太多,所以他需要安稳,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好不容易拼打出来的优越生活就没得享受了。

“咱们再商量商量,这事也没到要翻脸的程度,我和凌隽其实也算是哥们儿,他也一直很照顾我,以前我的一个案子得罪了当事人,人家要报复我,还是他帮着出面解决的呢,我也不是绝情,只是很多人都要求我不要接手,所以我才……”

“就是现在情况危急,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还请黄律师一定要帮忙,除了支付我承诺过的费用之外,我们也会记黄律师一个大人情,以后必有厚报。”我也软了口气。

本来就只是要逼他就范,既然他软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再咄咄逼人闹得太僵。

“好吧,那我明天就开始着手这一案子,不过我们有一个规距,我们在案子开始之前要交一部份订金。”黄建宇说。

我终于松了口气,只要他开口要钱,那这事就好办多了,能用钱解决的事,基本上就不是大事了。

“这个没问题,我会安排给你打到帐上,谢谢黄律师了。”我说。

“齐小姐,你很强悍啊,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如此彪悍,我算是长见识了。”黄建宇说。

“唉,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兔子本来是吃草的,可是逼得急了,也只有咬人了。”我笑笑说。

“我在困难的时候要是我前妻也能像你这样的不顾一切地维护我,那我和她也不至于离婚。”黄建宇说。

“黄律师不是有个女儿么?挺漂亮的。你太太没和你在一起了?”我问。

“我和我前妻离婚好几年了,在孩子才几个月的时候就离了,当时我事业陷入低谷,她觉得跟着我没希望,就和别人跑了,把孩子扔给了我,唉,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黄建宇叹道。

“黄律师又当爹又当妈真不容易,还能把事业做得这么好,你前妻离开你简直就是她短视,她后来肯定后悔死了,以黄律师现在这条件,找个妙龄美女也是轻松的事了。”我讨好地对黄建宇说。

“我要是能娶像齐小姐这么漂亮又能干的女子,那就真是三生有幸了。”黄建宇说。

我略显尴尬,不知如何回答,只是笑了笑。

“那就不打扰黄律师太多时间了,再联系吧。”我站起来说。

“那好吧,有事我会联系你。”黄建宇也站起来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