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陪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咖啡厅出来,我发动车正要离开,这时手机又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周宣打来的。

我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很吵的声音,感觉周宣在的地方很热闹。

“秋荻,在哪呢,快过来。”

我还没说话,电话里传来周宣的声音,他在的地方真的是很吵,所以他说话都是吼出来。

“我在家呢,有事吗?”我说。

“我在金碧俱乐部,你赶紧过来玩啊。”周宣说。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现在处境,当然是没有什么心情去玩的,不过周宣帮了我不少,他的邀请我当然不好拒绝。

还好阿芳照看宝宝照看得很好,我才能随时脱开身,要是没有阿芳,我走到哪都要带着宝宝,那就麻烦了。

金碧俱乐部是万华市一家不错的俱乐部,虽然比不过朝会那样的销金窟,但在万华市也算是有名的,排名应该也在前五,我开车赶到的时候,停车位都已经满了,没办法只好开着车在附近找停车位,找了许久才终于把车泊好,然后步行到金碧俱乐部。

周宣站在门口接我,他面色微红,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他在几个月以前已经考上了公务员,具体在哪个单位我不是很清楚,现在他已经是体制内的人了,所以穿衣服也是正儿八经的,白色衬衫扎在西裤里,发型也显得刻板,和刚回国时相比,他好像土气了许多。

环境总是会改变一个人的,改变习惯的同时还改变气质。

周宣见到我,走过来拉住我的手向俱乐部里走去,我很想挣开他的手,但又怕他太尴尬,只好任他牵着。

俱乐部自然是灯红酒绿的地方,帅哥美女都很多,演艺大厅正在走秀,化着冷妆的模特们穿着很少布料制作的衣服摆着各种姿势让观众拍照,场面很香艳,不时传来喝了酒的男人们不怀好意的尖叫声,从他们的声音就能听得出他们无法抑制的欲望。

周宣竟然会来这样的地方玩儿,这倒是挺奇怪的。

直接来到包房,包房里里坐着几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每个人身边都带着一个女孩,那些女孩都是浓妆艳抹,举止轻佻,不时和男人们调笑。

“哟,来美女了!”那几个男子见到我,都激动起来,基实我真算不上什么美女,不过和坐在他们身边的那几位相比,那肯定还是好了许多。

“周宣,这是你马子吗?没见过呀,你丫藏的挺深呐,这么漂亮的妹子也不早点叫过来。”一个板寸头的男子说。

“介绍一下,他们都是我同事,他叫郭见,他叫周松支,他叫……”

周宣一一介绍,说了一堆名字,我一个也没记住。

我只记住了他们的身份,这些都是体制内的拿俸禄的工作人员,看他们那副德性,应该是这种地方的常客,那些面目模糊的女子,说不定是这里的小姐。

我心里很不爽,周宣把我叫过来,这是让我陪酒么?凌隽以前应酬的时候也不会让我去陪酒,他周宣算老几?就因为他帮了我一些忙,就可以使唤我了?我他妈再不堪,和那些小姐还是有区别的。

“这是齐……”

“大家好啊,很高兴见到各位帅哥美女。”

我没等周宣把我的名字说出来,就打断了他的话,我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的名字,要是让他们知道我是凌隽的妻子,要是让人知道凌隽的妻子出来和周宣的同事一起喝酒,那恐怕会引起许多的遐想,日后凌隽要是知道了,就他那臭脾气,非杀了我不可。

“美女好美女好,唉呀,有美女,这喝酒的兴趣就上来了啊,美女,我们都喝了几圈了,你算是迟到了啊,你走一圈呗?”板寸头说。

“我不会喝酒,酒量小得惊人,一喝就醉的。”我笑着说。

“美女这是谦虚了啊,你这样的美女,怎么可能会酒量很小,来,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我先敬你一杯,我叫郭见,记住我的名字哦。”那板寸头一边说一边倒酒。

我心想我记住你名字干嘛?要不是看在周宣的面子,我他妈才没闲心陪你们在这里扯淡呢。

“我真的不能喝。”我陪着笑说。

“秋荻,今天大家高兴,你就陪我同事们喝一杯吧。上次在我家你不还喝白酒的吗?今天喝点红酒没事儿。”周宣说。

“你看,周宣都说你能喝白酒了,你却说你不会喝酒,美女这是不给面子啊?”郭见不高兴了。

“美女,不给我们面子,也给周宣个面子呗,你是他叫来的女伴,你要是不喝,他多没面子啊。”另外一个男子说。

我心里恼怒,心想这还真他妈的当我是陪酒小姐了?要是凌隽,是一定不会勉强我喝酒的。

以前觉得凌隽待我诸多不好,现在想起来,他却是好得很,他虽然经常欺负我,但却只允许他一个人欺负,别人只要胆敢对我有半点不客气,他都是要和人家拼命的,再拿周宣和他对比,那简直就没法比,还好我嫁的是凌隽,我心里想。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喝肯定是不行了,我只好端起了酒杯。

“既然大家这么高兴,那为了不扫大家的兴,我就喝一点吧,但我真的不能喝得太多,一会醉了失态就不好了。”我笑着说。

“没事没事,你醉了有周宣照顾你嘛,如果周宣不照顾你,我们也可以代劳的。”那个叫郭见的坏笑着说。

周宣也不说话,只是跟着笑笑。

我不禁又拿周宣和凌隽对比起来,要是凌隽在场,这厮胆敢这样对我说话,我估计凌隽肯定让酒瓶在他头上开花。

我也没说什么,直接端起酒杯,一仰头将酒喝了下去。

“你看,这不是能喝的嘛,来来来,再来一杯。”郭见又倒上了酒。

“怎么说也要让我先缓口气吧,这样接着喝,别说是我一个女子了,就算是你们大男子也受不了吧?”我说。

“先让她缓口气吧,她刚来你们就灌酒,这样不合适。”周宣终于说句公道话了。

“好吧,那你就先歇会我们再喝。”那姓郭的好像还给了我多大面子似的。

我也不再理他,自己坐在一旁边不说话。因为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很多事还得请周宣帮忙,我还得忍着一点。

这时周宣的电话响了,包房里太吵,周宣走出去接电话去了。

“美女,陪我唱首哥呗。”郭见看见周宣走出去了,又凑了过来,竟然伸手要搭在我肩上。

我笑着挡开了他的的手,“让你身边的美女陪着你唱吧,我不会唱歌。”

“给个面子啊,唱什么都行,点一首你会唱的我们俩合唱。”郭见靠得更近了。

“我真的不会唱歌,对不起。”我向旁边挪了挪了,他身上散出来的的酒味和烟味让我反胃。

“好吧,那不唱歌也行,你陪我喝酒吧。”这个杂碎又要开始准备灌我的酒了。

“酒我也不想喝了,今天胃不舒服,喝了难受。”我推辞说。

“胃怎么就不舒服,是哪里不舒服?这里吗?”郭见说着竟然伸手向我的胸部摸了过来!

我一直憋着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

“王八蛋,竟然敢占我的便宜,狗一样的东西,敢对我动手动脚!”我站起来,提起桌上的酒瓶就向他头上招呼过去,他伸手来挡,酒瓶没有砸到他头上,我心里一急,一脚踹在他的命根子上,他猝不及防,痛得惨叫一声。

我心里愤怒之极,感觉还不解恨,还是将酒瓶砸到了他的头上。不过没砸结实。

其他的人见事情闹大了,赶紧过来劝架,这时周宣也接电话回来了,一看到这阵势,赶紧的过来拉住了我。

“周宣,你从哪里找来的婊*子,玛勒个逼,像个母夜叉一样!老子今天非收拾他不可!”郭见骂着又要扑过来打我。

“谁让你对我动手动脚!你个人渣!”我马上回骂。

“不好意思,她今天可能有点情绪激动,对不起啊,大家接着喝,我一会过来买单。”周宣说着拉着我走出了包房。

“秋荻你怎么回事啊?那些人都是我单位的同事,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一出包房,周宣马上质问我。

“你怎么不问他对我做了什么呢?他是你同事又怎么了?是你同事就可以对我动手动脚吗?我打他算是便宜他了,我要是有刀,非阉了他不可!”我也大吼道。

“你别这么激动,他们也是爱开玩笑,没什么恶意。”周宣说。

“都对我动手动脚了还没什么恶意呢?我他妈不是陪酒小姐!”我大声道。

“唉,本来是想让你过来开心一下的,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你也不要太生气了,就当是我的不对了。”周宣说。

“什么叫当是你的不对,明显就是你同事是人渣!狗一样东西也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他妈竟然受这样的欺负!”我带着哭腔说。

“他们好歹也是我同事,你说他们是狗一样的东西,不妥当吧?我的朋友是狗一样的东西,你那罪犯老公是什么东西?”周宣今晚也喝了不少,说话也难听起来。

“他又没定罪,你凭什么说他是罪犯?就算他是罪犯,那也比你们这些衣冠禽兽强得多!一群人渣!”我越骂越怒。

反正都这样了,索性他娘的骂个痛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