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条件/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宣显然对我骂他同事是人渣的行为接受不了,喝了酒后的他本来脸色就微红,被我这么一气,就更加红了。

“齐秋荻请注意你的措词!”他叫道。

“我他妈偏不注意!我就这样了怎么的?你今天叫我来干什么的?叫我来陪酒的吗?我他妈又不是陪酒女!就算我要陪,我也不会陪那群人渣!”我继续骂道。

愤怒的时候我对凌隽都能张口乱骂,更别说周宣了,心里实在是委屈,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我今天找你来是有重要的事儿要跟你说的,你怎么能说我是找你来陪酒的呢?”周宣叫道。

我忽然意识到我今晚似乎是太冲动了,也许周宣真是找我有事也说不定。

“你有事可以单独约我啊,为什么找来那以一群乱七八糟的人?”我的口气缓和下来。

“那些人都是万华市主要领导的子女,如果要想以后帮到你,那就得利用他们的关系,这难道你不明白吗?”周宣说。

看来我是真的误会他了,他竟然是为凌隽的事才让我来的。

“可是现在都这样了,那该怎么补救?”我说。

“走吧,补救啥呀,下次再请他们喝酒,请说你今天心情不好就算了。”周宣又拉起我的手走出了夜总会,我还是想挣开他的手,但最终还是没有挣开。

来到停车场,上了周宣的车。

“对不起啊,我今晚是有些冲动了,可是那个姓郭的真的很欺负人,他对我动手了,我才踢他的。”我说。

“算了,都这样了,改天我向他们赔罪吧。”周宣靠在座椅上说。

“你说找他们来是为了帮我,你指的是凌隽的事吗?”我问。

“是啊,你总是去探视也没用啊,最好的办法还是想办法将他弄出来,今天来的那些人关系都很厉害,如果有他们帮忙,也许可以想办法将凌隽弄出来也不一定,但现在被你给破坏了。”周宣说。

我也不知道周宣说的是真是假,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骗我吧。

“那我现在就回去向他们道歉,大不了我跪下向他们认错就行了。”我赶紧说。

“跪下认错?你那么倔的脾气,会跪下向人认错?”周宣表示怀疑。

“没什么不可能的,为了凌隽,我什么也可以做。”我坚定地说。

周宣沉默了一会,忽然转过头看着我:“你真的为了他什么都可以做?”

“是的。”我非常笃定。

“他一个混混,值得你去这样做么?”周宣口气酸酸的。

“他是我丈夫,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都是我丈夫,他不是坏人,别人也许不了解他,但我是了解他的。”我说。

“你凭什么说他是好人?你对好人是怎么定义的?难道有钱的人就是好人吗?”周宣很不同意我的说法。

“我不是这个意思,有钱的人不一定是好人,但官大的也不一定是好人啊,凌隽是好人还是坏人对我也不重要,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所以我可以为他做一切事情。”我说。

周宣半响没有吭声,忽然扭过头,一把搂住我,嘴带着酒气凑了上来。

我没想到他会忽然这样,赶紧伸手挡住他,但他并不放弃,一只手紧扼着我,嘴在我颈间热烈地啃了起来。

“你不要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我试图推开他,但他的劲很大,我实在是没法推开。

“你再这样我喊了啊,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大声说。

周宣这才停住了他的动作,坐回他座位上大口地呼气,看得出他非常的亢奋。

“你帮我我很感激,但我是有丈夫的人,请你对我尊重一些。”我说。

“你不是说你为了凌隽什么事都可以做吗?那我就成全你,我可以帮你把他捞出来,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你要离开他,然后嫁给我!”周宣说。

我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我是一个结过婚的人,还有个孩子,他竟然要娶我?

“你胡说什么呀,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我不但结过婚,而且我现在还有个孩子,你怎么可能娶我。”我说。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不在乎你结过婚,更不在乎你有个孩子,你只要答应我,我就动用我的一切关系,把凌隽从里面捞出来。”周宣说。

“周宣你是不是喝多了?别开这样的玩笑了好吗,我非常的谢谢你对我们的帮助,但我们两个真的不可能,你爸妈也不会同意你娶一个已婚妇女,更何况还有一个拖油瓶。”我说。

周宣拍了拍车的方向盘,显得很烦躁的样子。

“我要娶谁是我自己的事,不关我爸妈的事!他们不同意也阻止不了我!”

“这怎么可能!你爸是市长,你妈也是干部,要是你娶了一个已婚妇女,那会成为一个笑话,你爸妈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我说。

“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就带着你远走高飞!”周宣冲动地说。

我心里冷笑,心想你在万华市是官二代,有显赫的家世和深厚的背景,出了万华市,你便什么也不是了,我要真是答应了你,你以后过得不好,恐怕肠子都得悔青。

“别闹了周宣,这绝对不可能,再说了,我也不会同意嫁给你,我对你充满感激,但我不能嫁给你,我心里只有凌隽。”我说。

周宣痛苦地摇摇头,“他是一个罪犯,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非要这样迷恋他?”

“他不是罪犯!在监狱里的不一定是坏人,在外面光鲜地招摇过市的也未必不是坏人。”我争辩道。

“你自己考虑吧,如果你不同意,那以后凌隽事我就完全不管了,你不要怪我狠心,当初就是他夺走了你,我凭什么要帮他?让他去死吧!”周宣大声说。

酒后果然吐真言,要不是他今天喝了酒,恐怕他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原来他心里一直都是愤怒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我不用考虑,这是一个荒唐的条件,你也只是一时冲动才这样说的,我相信你酒醒后就不会这样说了。”我说。

“我说的是认真的,如果娶不到你,将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所以我一定要娶到你。”周宣又伸手过来搂我。

“你不要这样,有事我们明天再说吧,我先回去了。”

我知道这样纠缠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我打开车门下车跑了。

*********************

第二天我再去探视的时候,被看守的人拒绝了。

我打了电话给吴良警官,他说我探视太频繁,已经违反了相关规定,我不能再探视了。

我知道是周宣在起作用了,本来我以为他昨天晚上是喝多了撒酒疯,没想到他是认真的。

我想了许久,还是厚着脸给打通了他的电话。

“你考虑清楚了?”周宣一开口就直接问我。

“周宣,那件事你只是一时冲动,我们两个根本不适合。”我说。

“昨天晚上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冲动不冲动我很清楚,你今天无法探视了吧?如果你不答应,那你以后也别想见到凌隽了。”周宣说。

“周宣,你这样做,会不会有些趁人之危了?”我还是没忍住心里的怒气。

“就算是吧,随便你怎么看都行,我听说要对付凌隽的人很多,如果不把他捞出来,他估计得死在里面了,这还真不是吓你,我是听知道内幕的人说的。”周宣说。

我知道周宣不是在吓我,上次我见周进尺的时候他就说过,如果我从了他,他可以保住凌隽的命。

“周宣,求求你了,你帮帮我吧,除了嫁给你,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我说。

“可是除了娶你之外,我什么也不缺,也什么都不感兴趣,凌隽被抓,就是老天给我的机会,他不适合你,我才能给你安稳的生活。”周宣说。

我心里矛盾之极,沉默了约一分钟,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状况。

“你考虑好以后再给我打电话吧。”周宣见我许久不说话,不耐烦地说。

“那你让我再见一次凌隽,怎么着我得和他有个了断吧。”我说。

“好,你下午再来吧,下午你就可以见他了,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周宣说。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本来是想问一下他为什么要下午才可以探视的,但他根本没有给我问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我没有回家,就在看守所附近一直等到下午。

我再去的时候,看守果然同意我探视了,难怪权力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原来真是好东西。

我等了一会,凌隽被带了出来,他的脸阴郁得吓人。

“凌隽,你见过黄律师了吗?”我问。

黄建宇是大律师,见当事人是不需要走关系的,就算是需要走关系,他在万华市当律师多年,司法系统自然会有很多关系,他要见凌隽当然不是难事。

让我意外的是,凌隽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冲我大吼:“我他妈绝不同意!你他妈的不许再去见他!老子宁愿死,也不会靠卖老婆来苟活!”

我去,这厮怎么知道我见过周宣的事?难道他有顺风耳?在高墙内也能知道我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