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不择手段/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近一分钟说不出话来。

“你倒是说话啊?你这个烂女人!”凌隽继续开骂。

“你怎么知道?”我感觉自己像个白痴一样。

“我怎么不知道?人家传话给我了,我他妈能不知道吗?”凌隽骂道。

“传话?传什么话?”我问。

“你装什么蒜?传什么话你还不知道吗?”凌隽吼道。

我明白了,八成是周宣通过他的关系传话给凌隽,让凌隽放弃我,周宣就可以利用他的关系想办法把凌隽捞出来。

周宣太不了解凌隽了,他这是坏了大事了,如果凌隽不知道内情,那还有可能把他捞出来,现在他知道了这事,恐怕他是死活也不会出来了。

果然,凌隽接着对我吼:“你他妈要想嫁谁我管不着,但我绝对不容忍你为了我去嫁别人!那还不如让老子去死呢!我今天就招供,警察说什么我认什么,我放弃辩护,我他妈就死在这里面了!”

我眼泪流了下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凌隽,你不要这样,我也很辛苦的……”

“谁让你辛苦了?我都说了让你不要管这件事,你他妈非要管!我凌隽再不济,也还没有到让自己的女人卖身救我的程度!你死了这条心吧,以后你别来了,来了我也不见你!”凌隽骂道。

我无语应对,只有哭。

“你他妈别哭了!这事就这样了,以后你也别来看我了,让黄建宇也别来了!就让我死在这里算了,我不会为了自己活命而让你去做你不愿意的事!这是对我凌隽的羞辱,比让我去死还难受!”

我分明看见了他眼里的泪花,我绝对相信我没有看错,他眼里确实有泪花,他的心肯定很疼,他是骄傲的男子,是万华市金融界的王者,现在却要自己的女人牺牲来救他,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隽,你别这样,我是你的妻子,当然不会做任何让你丢人的事,永远也不会,我和你一样,你宁愿去死也不让我受欺负,我也宁愿去死也不会丢你的脸,请你相信我!我一直都是活得堂堂正正和清白的,虽然我愿意为了你去做一切事情,但我不会做出让你抬不起头的事,我们都好好的,只要我们不放弃,我们就一定会有好的未来,对吗?你要重新找回你的骄傲,你要成为令我骄傲的丈夫,而不是一心求死的懦夫。”我说。

凌隽抬头看天花板,我知道他在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的话分明触动了他最柔软的地方,他是铁打的男儿,但他此时身陷囹圄,根本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看到我为他奔波甚至要嫁给别人,他肯定心如刀割。

我能理解他的感受,如果他为了要救我而不得不娶别的女人,我也会心如刀割。

“你回去吧,别再来了。好好把孩子养大,他是姓凌的,不许让他跟别人姓!”凌隽终于不再吼了。

他脸上的黯然让人心痛,但他说的话让我欣慰,他终于相信孩子是他亲生的了,也许他一直都相信的,只是他因为其他原因而有意让我远离他。

“孩子叫齐志轩,他跟我姓,等你平安出来了,以后我再把他的姓还给你,不过你得尽到当父亲的责任,不然我就让他一辈子姓齐。”我说。

“秋荻……”

凌隽想说什么,但有些哽咽,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看到他如此动情,原来这个混蛋也会动情的,只是平时装而已。

“其实,我也觉得挺对不起你,有些事总是阴差阳错,等我们想改正自己的错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终于将话说完。

“来得及的,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你会没事的,你好好配合黄律师,我相信他能让你平安出来。我等你。”我说。

他摇摇头,“有些事你不了解,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记住,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不许你为了我而去做一些自己不愿意的事,不然我死了都会恨你。”

“不会的,你放心吧,我还要等你出来呢。”我说。

“时间到了,探视结束。”守卫吼道。

我只好离开,凌隽回头看我时,眼里写满了不舍。

离开看守所,我主动联系了周宣,约他见面。

他很愉快地答应了,我们约在了他单位附近的冷饮店里见面。

在去见周宣的路上,我想了许多,周宣应该是真的喜欢我,不然他也不会以凌隽的事来要胁我嫁给他,我已经是一个有了孩子的人,他前程大好,其实我是配不上他的,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我如果嫁给了他,那真是我高攀了。

所以我相信如果我真的嫁给了他,他迟早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就永远是好的,也许他也并没有那么喜欢我,只因为我是他人生的一大缺憾,所以他才觉得一定要得到,不然他就心有不甘,他那样出身优渥的人,从小要得到的东西恐怕很少有得不到的,而我恰恰是例外,所以他才不择手段地要得到我。

我一直都认为人性中都潜伏着一个魔鬼,在特定的时间和环境那个魔鬼就会跳出来,周宣一向温文尔雅,但这一次他却变得不择手段,虽然他是以爱的名义做这一切,但其实也是一种恶,这种恶是不是可以原谅我不知道,也许这就是人性,谁也不能清除人性中的恶。

我到的时候,周宣已经等在了约定的地方。

他看起来心情大好,正在随着冷饮店里的音乐用手在桌上轻轻地打拍。

“你来了?要喝点什么?”他问我。

“随便。”我说。

“给你要一杯鲜榨的芒果汁吧,这里的果汁都是现榨的,绝对非色素勾兑,你放心好了。”周宣说。

我点了点头,现在的心情,喝什么我也没心情。

“见到凌隽了?”周宣的话里充满得意。

“嗯。”我淡淡地说。

周宣沉默,他应该是在等我表达我的意见,但我却偏不说。

“凌隽跟你说什么了?”他沉不住气,又问。

“什么也没说。”我说。

“怎么可能?”他说。

“你认为他应该对我说些什么呢?”我问。

他语塞,只是不相信地看着我,他做过的事他当然清楚,所以他才那么得意,但我偏要装糊涂,让他摸不透,让他怀疑给他传话的人没有把话传到,这样他就会不信任那个给他传话的人,然后他才不会再通过那个人传些不实的话误导凌隽。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说什么。”他说。

“周宣,你先把凌隽捞出来,然后我就嫁给你。”我说。

“你当我是傻子啊?等把他捞出来,你还能嫁给我?到时就算你同意,他也不会同意,要我捞他可以,你先嫁给我再说。”周宣说。

“可是,我也不是傻子,如果我和你结了婚,然后你就不管凌隽的事了,我也一样拿你没辙。”我说。

“我们应该彼此信任。”周宣说。

“我是女的,处于弱势,你就应该让着我一些,所以你还是先把凌隽捞出来吧,你条件那么好,我能嫁给你是我的荣幸,你不用担心我会反悔,再说了,你们家关系那么厉害,如果我反悔,你还可以再把凌隽送进去啊。”我说。

“你开玩笑,我家关系再厉害,也不可能想送谁进去就送谁进去的。”周宣说。

“总之如果你不同意先把凌隽捞出来,我就不会和你结婚。”我说。

“其实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只有我能帮你。”周宣说。

“那倒未必。”我冷笑。

周宣也笑了,“秋荻,你总是装得那么强势,其实你无能为力。”

“周宣,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谢谢你喜欢我,虽然你趁人之危,但我也不恨你,其实你有你的手段,我也有我的手段,既然你可以不择手段,我也可以,对吗?”我说。

“什么意思?”周宣不解。

“天机不可泄露。”我笑了笑。

“秋荻,你又在胡弄玄虚了,你装得很强大,其实你内心虚弱。”周宣说。

“你错了,我只是一只被逼得咬人的兔子,其实我一点也不强大,不过我有我自己方法和手段,我是凌隽的妻子,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我笑着说。

周宣显然对我的这话很反感,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好了,谢谢你的果汁,既然你不答应捞出凌隽,那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我站起来说。

“你能想到办法?”周宣表示怀疑。

“怎么说我也得试试,走了,再见。”我转身就走。

“秋荻,你再考虑一下,只有我能帮你!”周宣在背后说。

“谢谢你了,周宣。”我挥了挥手。

真得谢谢他,正是因为他这样逼我,才让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周进尺说凌隽会死在里面,凌隽也认为自己会死在里面,可见凌隽的麻烦确实很大,所以我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保证凌隽不死。

只有不死,才有希望。先保住不让他的仇家害他的命,再想办法将他弄出来,就算是不能将他弄出来,只要他活下来,我也可以等他坐牢出来。

我一定要保住他的命。我也要不择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