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相胁/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网上查了许久,终于查到了周宣母亲的单位,打电话到她的单位找她,接电话的说她太忙,根本不接电话。

也是,领导怎么可能谁的电话都接。

我只好采取最笨的方法,那就是在她单位楼下苦等,结果等到晚上也没等到周宣的母亲黄晓容。

第二天我大早就起来,又在她的单位外面等,还好,这一次让我等到了。

黄阿姨看到是我,一脸的厌恶。我他妈又不是瘟神,怎么就能让她厌恶到如此地步?

“黄阿姨,我找你有点事。”我怯怯地说。

“我要上班呢,没时间。”黄晓容冷冷地说。

“黄阿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对你说,昨天我打电话找过你,结果没找到,我又在这里等了一下午也没等到,今天一大早我又来了,希望你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说。

“我说了没时间,你再纠缠我我叫保安了。”黄晓容说。

“黄阿姨,我要说的事是关于周宣,你要是不听,你肯定得后悔。”我说。

黄晓容果然停住了脚步,对她来说,周宣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你为什么还要纠缠我们家宣宣,还有完没完了?”黄晓容大声说。

“黄阿姨,我们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你是有身份的人,站在这里大声吵闹会影响你的形象,我倒是无所谓,可您的形象要紧。”我说。

“上我的车说。”黄晓容说。

她的车是一辆普通的国产车,应该是单位配的公车。她们这一类人,就算是经济条件允许,她们为了避嫌也不会开豪车。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总是没完没了地缠着我家宣宣?”黄晓容说。

“您误会了,这一次不是我要缠着他,是他要缠着我,我也很无奈。”我说。

“胡说!我家宣宣怎么会缠着你?他条件那么好,完全可以找一个比你好几百倍的女孩!”黄晓容说。

“这一点我不否认,周宣学长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别说比我好百倍的,就是比我好千倍的他也能找到,但是这只是我们的想法,他并不这样想。”我说。

“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他慢慢就会明白的,只要你远离他就行了。”黄晓容说。

“黄阿姨,其实对我这个人你不是很了解,我早在两年前就结婚了,我还育有一子。”我淡淡地说。

黄晓容吃惊地看着我,就我这年龄,谁听说我有一个孩子都会有些吃惊的,黄晓容更是没想到他儿子喜欢的是一个有夫之妇,我想这其实挺伤她自尊的。

“我说的都是实情,不信你可以问周宣。”我补充道。

“那你更应该自尊自爱啊!你都结了婚的人,怎么还能和周宣在一起鬼混?你知不知道守妇道?”黄晓容骂道。

“我当然知道啊,所以我才一直都和周宣学长保持距离,但最近我家出了点事,我老公被抓了。”我说。

黄晓容开始有些警觉起来,官场混的人大多都精明,她已经意识到我今天找她说的事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你到底想怎样?你是不是想要钱才肯远离周宣?你要多少钱,你说。”黄晓容说。

我冷笑。“黄阿姨,说句不中听的话,虽然你位高权重,但要说到钱,你一辈子恐怕都赚不到我有的钱,就你一个月那点工资,都不够我买化妆品的!你用钱打发我,那简直就是笑话!”

我说的还真是事实,像她这样的干部,如果除去灰色收入,一年确实拿不了几个小钱。

“那你想要什么?你今天找我到底想说什么?你直接说主题就行了。”黄晓容说。

“是这样,我丈夫被抓了,现在暂时关在看守所候审,他有一些仇家想要他的命,我不想他死,所以我要想办法保证他在看守所是安全的,然后我希望你能把他给捞出来。”我直截了当地说道。

黄晓容笑了起来,“你这是在说梦话么?你丈夫违法了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和你很熟吗?”

我也笑了笑,“黄阿姨别着急呀,您先听我把话说完,这件事是不关你的事,可是关周宣的事啊,他说如果我答应嫁给他,他就帮我把我丈夫捞出来。”

“这小子是疯了么?他刚刚才考上公务员,脚踢都没站稳,怎么能卷入这样的事情当中?这绝不可能!”黄晓容急道。

“不过他就是这样说的,而且我也同意了,也许过一阵我就会成为你们家的媳妇了,我还带着个孩子嫁过去,到时你们家可就真的长脸了。哈哈。”我得意地笑了起来。

“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休想嫁到我家!”黄晓容暴怒。

“啧啧,黄阿姨,怒我直言,儿大不由娘啊,周宣现在也是大人了,他未必什么话都会听你的呀,他是真很喜欢我,只要我答应,他没准真的会娶我呢。”我笑着说。

“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黄晓容是真急了。

“我知道周宣刚入仕途,还没有站稳脚跟,所以他用的关系也是你和周市长的关系,所以他能办得到的事你也办得到,我要的很明确,只要你能动用你的关系将我丈夫捞出来,我就答应你永远也不和周宣见面。”我平静地说。

“这绝对不可能!我和老周都不会介入你们的那些破事,你老公违法了被抓完全不关我们的事,我凭什么要帮你!”黄晓容情绪很激动。

“好啊,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只有同意周宣的条件了,到时你们不同意我和他结婚,我就和他私奔,离开万华市走得远远的,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我们,哈哈。”我笑道。

黄晓容伸手给了我一耳光,“你真是不要脸,有夫之妇还出来勾搭男人!”

“您是长辈,还有可能是我未来的婆婆,所以这一耳光我认了,不过你得好好地考虑一下我的话,如果你不帮我,我明天就打电话给各路记者,告诉他们我要和周市长的儿子结婚的消息,一个有夫之妇要和周市长的儿子结婚,这样的新闻太劲爆了,肯定各大媒体都会竞相报道的,就算是我日后和周宣结不成婚,那该影响的也影响到了,您说是不是?”我笑着说。

黄晓容的脸色已经气得铁青,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她们这样的家庭,面子是重要的了,她们身边潜伏着各种对手和政敌,随时都等着她们出纰漏,然后狠狠地打击她们,她的儿子要和一个关在监狱里的囚犯的妻子结婚,这样的消息对她们的负面影响是不可估量的,我赌死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用这样的手段我也是没办法,我只想救出我丈夫,如果黄阿姨肯帮我,我会记您一辈子的情,我也会离周宣远远的,绝对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我保证道。

“你竟然敢威胁我!”黄晓容狠狠地说。

“这不是威胁,这是哀求,求求你了,黄阿姨。”我说。

“你老公叫什么名字?我得先问问案件到底有多严重,如果是小案子,那就简单,如果是大案子,我也只能保证他不会被人害死在监狱里,要想捞出来还得从长计议。”黄晓容说。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她这样说,那就算是答应了。

“谢谢您了黄阿姨,只要你打过招呼,就能让他暂时活下来了,能活下来就好,出来的事,再想办法。”我说。

“你不用谢我,我也不接受你的谢意!你离我家宣宣远一点,这件事不要再让他沾边!不要影响他的前途!”黄晓容说。

“我答应你。”我说。

我说完就自己识趣地打开车门下了车,我他妈可不想再挨黄晓容的耳括子。

走了几步,好像又觉得有些事还没办妥,于是转身回去拉开车门。看到黄晓容竟然在哭,唉,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应该是在哭周宣太不争气吧。

“黄阿姨,我和你的谈话内容我是录下了的,我现在能证明你和这件事有关了,你可不能反悔哦,还有,我知道您和周叔叔在万华市的势力很大,你可不能让人来灭我的口哦,我会立下遗嘱,如果我死了,那就是您做的,到时您也得陪我一起玩完。”我说。

“滚!”黄晓容对我骂道。

我赶紧关上车门,现在人家心情正不好,让我滚我就滚呗。

虽然还没有结果,但我知道这件事基本上成了,只要黄晓容开口打过招呼,那些要害凌隽的人肯定就会有所忌惮,至少凌隽暂时应该是安全了。

手段也许是卑劣了一些,但为了救凌隽,也没有办法了。别人都可以不择手段来害凌隽和威胁我,我凭什么就不能不择手段来自保?

只是如果周宣知道我来威胁他妈,还是利用他对我的感情来威胁,恐怕他就真的恨死我了,如果他恨我,那也算是给他自己解脱,他本来就不该对我有任何念想,从两年多以前我嫁了凌隽,我和她早就成了不能相交的平行线了,他一直拉扯着那本来已经尽了的缘份不放,最后果然给他招来了麻烦。

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谁也逃不掉这些孽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