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业余/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本来想回看守所将这个消息告诉凌隽的,看守拒绝了我的探视,看来黄晓容的作用还没有开始发挥,她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像周宣那样冒失地就出手,她就算是为了周宣肯帮我,她肯定也会多方打探,试清楚水深水浅之后才会出手,而且她绝对不会亲自出面,肯定会让她的其他亲信来办这件事。

既然不让探视,我也只好作罢。

我回到车上正准备开车离开,看到一辆警车开了过来,那辆车我认识,是吴良警官的车。

我本来想下车去求他再让我探视一次凌隽,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总是这样缠着他只会让他对我越来越烦,而且在看守所门口有守卫看着,求他也不太好,干脆等他办完事再说。

我今天开的是邹兴给我找的一辆小排量国产轿车,现在处于危难之中,那辆红色跑车就暂时不能开了,求人办事如果开着那辆豪华车去,必然会让人反感,所以还是低调些好,现在不是摆阔的时候,也不是享受的时候,整天低声下气地求人,活得如此卑微,开再好的车也不可能找回自信。

因为车不好,停在看守所外面并没有引起注意,车里闷热得厉害,我又不敢开窗,只好发动车打开空调猛吹。

等了约有半小时,吴良终于从看守所里出来,身边竟然带着一个漂亮女孩,那个女孩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或者比我大一点,她一声不响地跟在吴良后面,面色苍白,面色很凝重的样子。

这个女孩非常的漂亮!可以说是我见过的女生中漂亮得能排在前三的人,她那一张苍白的脸长得有点像某著名当红影星。

我那该死的好奇心又起来了,这看守所里有男监室和女监室,看这个女孩的面色,倒像是长期关在里面的人,如果吴良是带她去询问,那应该铐着才对,如果不是带她去询问,那他一个堂堂的副队长为什么要亲自来接这个女孩出来?

我决定暂时不下车和吴良打招呼,等吴良带着那个女孩上了车后,我就开车远远地跟在他后面。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因为好奇,也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总之鬼使神差的我就跟上他了。

女人有一种一直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很准,因为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所以这种直觉往往让男人们嗤之以鼻,认为女人是在故弄玄虚,但事实上女人的直觉有时真的很准,女人总能凭直觉正确判断出一些毫无依据的事。

这一次我选择相信我的知觉,我认为吴良和那个女孩肯定有事。

我的驾驶技术只是一般,加上车的性能不好,跟了一阵之后,我竟然把吴良的车跟丢了。

没有办法,虽然心里懊恼之极,也只好作罢。

已经是下午一点,我这才想起早上起来之后还没有吃过东西,一直想着凌隽的事,竟然也不觉得饿,这会感觉脚有些软,才想起吃饭的事,我得找个地方补充一下能量才行。

万华市的车位很紧张,每次要找一个停车的地方都需要找许久,如果胆敢乱停,警察会在几分钟之内就将罚单贴上,效率之高让人惊叹。所以我还得找家像样一些的酒楼吃饭,不是为了摆谱,因为只有好一点的酒楼才有停车位。

终于在一家不错的川菜酒楼找到了停车位,这家酒楼不但有酒席,还有几十块的自助餐,这倒挺适合我一个人来吃饭,在保安的指挥下将车泊好之后,我正准备上楼,却看到了停在我车旁边的一辆车也是警车,真是无巧不成书,这车就是我之前跟丢了的吴良的车。

我忽然就不想上去了,因为我不想让吴良看到我也在这里吃饭。

但如果我不在这里消费,保安马上会让我把车开走,他们这里是不对外停车的。

如果我将车开走,那我一会又跟不上吴良了,一时间我左右为难起来。

“小姐,你如果不上去消费,车是不能停我们这儿的。”

保安应该是看出了我的犹豫,提醒我说。

“那我交停车费行不行啊?”我问。

“不行,我们这里车位紧张,如果不在这里消费,我们是不允许停车在这里的。”保安说。

“保安大哥,我肚子确实很饿,但我又不想上楼,因为我发现我男朋友带着一个女的在上面吃饭,我想搞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打包一份自助餐?我在这里等着,你随便弄个饭盒弄一点下来让我充饥就成。”

我说着摸出三百块递给保安,自助餐只需六十块,三百块够买五份了,保安见这生意有得赚,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

“那我随便给你弄些下来,你稍等一会。”保安说。

“谢谢保安大哥了。”我赶紧说。

保安办事的效率倒也挺高,不一会他就给我弄来了饭菜。

我把车窗摇上,打开空调,在车里狼吞虎咽起来。

以前我是拒绝吃这类用一次性餐盒打包的饭菜的,现在不但吃了,还觉得格外的香。

吃完后在车里等了约二十分钟,吴良和那个漂亮女孩吃完饭回来了。

因为我的车就停在吴良的车的旁边,车窗贴着黑色的太阳膜,我躲在车里能看到他们,他们却看不到我,这一次距离很近,我把那个女孩看得更清楚了,她确实长得很漂亮!可能是因为收押在看守所的原因,她并没有化妆,素颜的她都漂亮得让我惊叹,我是自叹不如。

等吴良他们的车开走后,我又跟在了后面。

这一次没有跟丢,吴良把他的车开到了天悦酒店,然后和那个女孩下了车。

大白天的去酒店开房做什么,不言而喻。

我忽然有些兴奋起来,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女孩和吴良的关系非同一般!

我走向酒店的服务台,服务小姐非常礼貌地向我问好。

“你好,刚才我两个朋友进去住的是几号房来着?308还是309?他和我正在通话,忽然我手机没电了,没听清楚。”我说。

前台的服务员小姐倒是挺有职业道德的,“小姐,我们不能随便透露客人的信息,对不起。”

“唉,我没要你透露他的信息,我只是手机没电了没听清楚他说住在几号房了,就是刚才开房的那位吴先生啊,他住的几号房?”我说。

服务员一听我将吴良的姓说出来了,似乎是有些相信我了,看我一弱女子,她估计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就随口回答了我:“他们开的房不是308,是402号房。”

“唉,我说让他们选一个吉祥一点的房间号的嘛,怎么选一个402,那我要挨着他们住下,只有住403了?将就吧。”我拿出身份证,开始登记。

住进房间以后,我就一直守在门边听旁边房间的动静,生怕他们又开门走了,不过这一次他们倒是没急着走,我守了约一个小时没动静,就在床上躺了一会,这几天一直没睡好,实在太困了,竟然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我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齐秋荻,你是个猪啊?这个时候怎么能睡过去呢?!”

懊恼也没用,只有回去了,打开房门正要往外面走,却听到隔壁的门好像打开了,还有说话声:“我们吃完晚饭再回去吧,那里面东西难吃。”这是吴良的声音。

“你知道里面东西难吃,那你怎么不把我给放出来。”是女孩的声音。

还好,他们竟然还没走。

我赶紧将房门又关上,估计他们下楼了,我这才出了房间,我放弃了乘电梯,顺着楼梯来到一楼,站在一楼的出口,看着吴良正在办退房手续。

等他办完了,我也赶紧过去将房退了。

看到吴良的车开走了,我这才来到停车场。

等我将车开出停车场,吴良的车早就不知所踪了。

不过这一次我倒是不着急,因为我已经可以确定吴良还要送那个女孩回看守所去,他们现在只是去吃晚饭了而已,我只要守在看守所门口,我就可以证明我的判断。

我又向看守所开去,然后将车停在离看守所比较远的地方,坐在车里守着。

又等了约一个小时,吴良的车终于开过来了,车停下后,吴良真的将那个女孩送进了看守所。

这件事真是有趣极了!吴良利用职权之便,竟然从看守所里提一个在押人员出来,然后带着她去吃饭开房,晚上又把她送回来,这其中包含了怎样的故事?

不管是什么故事,有一点可以肯定,吴良和这个女孩之间保持着一种非常正常的男女关系!不然他们大白天的开房做什么?吴良的年纪,应该是早就结婚生子的人,现在他却和这个女犯人搞在一起,这当然是有问题的!

我心里确实有些兴奋,如果我掌握了吴良的这个秘密,那以后我就不用那么畏惧吴良了,至少我要探视凌隽时就不用求他了。

吴良又从看守所里走了出来,我赶紧又开车跟了上去。

看守所离市区有一定的距离,我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心里在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跟着跟着,吴良的车又不见了,我又把他给跟丢了。

不过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也没必要再跟着他了,折腾了一天,我也得该回家了,回家以后再慢慢想到底该怎么做。

不过我很快发现后视镜里出现了一辆警车,那辆车闪着灯,似乎是在示意我靠边停车,我一看车牌,心里就慌了起来,因为那辆车正是吴良的。

没办法,我只好靠边停车了。

我的车刚停好,吴良的动作很快,将车停在我后面,还没等我下车,打开车门上了我的车。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吴良冷冷地问。

“我没有啊吴警官。”我强装镇定。

“没有?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你这辆车我今天见到五次了,第一二次是巧合,第三次以后我就会怀疑了,你以为你骗得了我?就你一个业余的,想跟踪我专业的还不被我发现?”吴良说。

哎,我真是忘了专业和业余之间的差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