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是得强装镇定。

“吴警官,这个世界这么小,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们都在一个城市,多遇上几次很正常哇,你也不能说我多遇上了你几次那就是在跟踪你了,你是警察,我再傻也不会傻到去跟踪警察吧?我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么?”我说。

“你还敢嘴硬?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跟着我?”吴良说。

“那我可以说因为我仰慕你吗?你长得高大英俊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打住!你少给我灌迷魂汤,你以为说两句好听的我就不追究了?你当我是小孩儿呢?”吴良强硬地打断了我的的夸赞。

“人家说的是真的嘛,你为什么不信呢?”我尽量装得妩媚地笑笑。

他一个大男人,又是警察,我在他面前耍耍赖还是可以的,人家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不过这一次我的判断好像错了,这货一点也不买账我的撒娇装媚,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都看到了什么了?你跟着我有什么目的?谁让你这么做的?”

他还真是职业习惯,一连串问了我三个那么难回答的问题,而且他的眼神充满警觉,这让我更加坚信他背后有许多的秘密。

既然他这么认真,那我索性也认真一些,反正我赤脚的不怕穿鞋的,这是我认为潜在的机会,我要赌一把!

“吴警官,你不用这么紧张,其实该看到的我都看到了,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谁派我来的,我暂时就不告诉你了,不过我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因为我们是朋友嘛,朋友当然要相互帮助的。”我含糊不清地说。

他当然清楚我和他不是朋友,一直都不是。

我现在却说和他是朋友,他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也就是说,接下来我希望和他结成同一联盟,相互包庇。

“我的秘密?什么秘密?你知道什么了?”他更加紧张了。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吴警官又何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什么秘密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为什么非要逼我说出来?”我笑着说。

“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你就休想永远再见到凌隽了,他也休想再见到你。”吴良冷冷地说。

这话说得挺有意思,他说我休想见到凌隽,又说凌隽也休想见到我,其实只要我见不到凌隽,那凌隽自然也就见不到我了,他又何必要强调凌隽也休想见到我?

不过他这话还真不是废话,他的话里其实透出一股杀机。

他说的我休想见再到凌隽,那就是说凌隽会死,说凌隽也休想再见到我,那说的是我也会死。也就是说,如果我胆敢将他的秘密透露出去,那我和凌隽都得死。

我听了心里其实并不害怕,反而有些高兴起来,因为他越是说狠话,越是紧张,那说明今天的事对他来说越重要,说明他非常的担心我把今天的事给说出去。

“吴警官太紧张了,你这样威胁的话对我来说没用,我倒不是不怕死,只是如果我死了,你也会倒霉,所以我知道吴警官不会让我死,因为你不想让你自己倒霉。”我笑着说。

“嘿嘿,这个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你要是因为意外死了,那我也未必会倒霉哦。”吴良冷笑道。

“可是我要是把今天拍的照片传给了我的朋友,并且对他说如果我出了意外就将这些照片传给某些重要人物,那你说你会不会倒霉?我只是一个弱女子,进攻别人我不行,但保护好自己的意识我还是有一点的,我爸从小就唠叨着教我如何在险恶的环境里自保,那时认为他都是在说废话,没想到现在却用上了。”我笑道。

吴良陷入暂时的沉默,我知道他是在权衡利弊,或者说是在衡量当前的形式,然后作出判断,找到一个合适的应付我的态度。

我不能让他有太多的思考时间,我必须继续给他施加压力。

“我知道警官不相信我说的话,不过我劝你还是宁可信其有,不要信其无,我听说吴警官是未来局长的热门人选,可谓是前程似锦,可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出了差错,影响到你的大好前途。”我说。

爸爸以前就说过,人都是有弱点的,再强大的人,只要抓住他的弱点,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乖乖地臣服,商人的弱点就是他们的钱,政客的弱点就是他们的权,他们都有自己最在意的东西,一但有可以威胁到他们最在意的东西,他们就会紧张,就会失控。

“你到底想怎样?”吴良的口气软了下来。

这种态度的变化,意味着他内心开始有微妙的变化,我应该是赌赢了。

“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怎样,我只是想和吴警官做朋友,当然了,和您做朋友那是我高攀了,人家不是说了嘛,大树底下好乘凉,我弱女子找棵大树也是正常的嘛。”我笑着说。

“好,只要你不给我添麻烦,你随时可以去探视凌隽,以后不会有人阻拦你。”吴良说。

“谢谢吴警官了,你放心吧,我今天在家呆了一天,哪里也没去,当然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我说。

“你懂事最好,在万华市这块土地上,你最好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不要玩火。”吴良说。

“我胆子最小了,哪里敢玩火呀,看了火我都很害怕的。”我说。

吴良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吴警官,不要那么心情不好嘛,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我伸出手说。

他并不和我握手,再次冷哼一声,拉开车门下了车,回到他自己的车上,驾车而去。

我这才松了口气,没想到我本来只是想尝试一下,却真的让我赌赢了。

吴良只是一个副队长,从看守所带人走是需要办很多手续的,但他却能从看守所随意就把那个女孩带出来,然后又随意地送回去,这显示了他的影响力绝不仅仅是体现在他的职位上,有些人职位很低,但因为有显赫的家世和深厚的背景,也一样能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吴良应该就是这样的实权人物。

这样的人,是极为有用的。也是非常危险的。

回到家里,我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了一会,找到了几个私人侦探的电话,一一打了过去,和他们聊了一会,最后选择了一家叫蓝衣的侦探社,决定第二天去拜访。

侦探公司设在一家商住楼里,墙上挂的营业执照写的是‘蓝衣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接待我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在电话里他说他叫陆敬江,他戴着一个太阳帽,个子挺高,约180CM的样子,休格非常健壮,相貌普通,但身板挺直,我猜想应该是个退伍军人。

“你们的侦探社靠谱吗?”我直截了当地问。

陆敬江笑了笑,“我说靠谱没用,你和我们合作过后就知道了。”

“你们什么人都可以查?什么事都能查到?”我又问。

“那倒不是,我们还没有那么神通广大,私家侦探在国内处于一个灰色地段,所以我们一般都是暗地里干活,查婚外情什么的小案子对我们来说是小儿科,如果你要查太深层次的东西,风险太大的我不接。”陆敬江说。

“嗯,那你们怎么收费呢?”我问。

“根据案子的难易程度来决定,简单的就收费低,需要动用的资源多的,那收费会高,比如说要出省什么的,那肯定就要相对高一些。”陆敬江说。

“你们能保密吗?”我问。

“那当然,在这一行混为客户保密是基本操守,如果连保密都做不到,那我们也没法混了,这个你放心,我们的成员都是退伍军人,大多在部队都做过侦讯方面的工作,不管是纪律还是效率,都绝对是一流的,所以我们的收费也比其他同行收费稍高一些,因为我们更专业。”陆敬江说。

“好,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的底细,越细越好,但这个人不是普通人物,他是一个警察,有问题吗?”我问。

“没问题!这样的案子要是其他同行是不敢接的,但我们可以,只是费用会有点高。”陆敬江说。

“钱不是问题,对了,除了查他的背景之外,还有一件事,他和看守所的一个女犯人关系很奇怪,如果能把那个女犯人的背景也查出来,那就更好。”我说。

“行,我们会尽量细地为你提供资料,但你需要付一部份定金。”他说。

“我说过钱不是问题,你放心去做,钱不会少了你。”我说。

“那个警察叫什么名字?”陆敬江问。

“吴良。”我答。

***********************

为了试试吴良说的话算不算数,第二天我又到看守所探视,没想到看守竟然真的爽快地答应了我探视的要求。

看来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就因为吴良打过招呼,我的探视一下子就变得通畅了。

凌隽这一次是彻底的拒绝和我见面,我等了这混蛋半小时,让看守替我传了几次话,最终我也没有见到他。

他这是要让我彻底死心,要让我彻底地对他不管不问,我偏不如了他的意。

现在有黄晓容那边的关系罩着,凌隽肯定不会被人害死在看守所,加上吴良的关照,我又随时可以出入看守所探视凌隽,所以我反而不急了,你丫的今天不见我,明天我还来,你明天不见我,我后天再来!不见就每天烦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