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总统套房/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听郎林可以配那种药,马上换了一副讨好的嘴脸。

“郎医生,我就知道你这医学博士肯定能帮我的,我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可一定要帮我。”我说。

“齐小姐,你到底要怎样啊?为什么你每次对我提出的要求都是那么不靠谱啊?”郎林说。

“这不挺靠谱的么,配点致幻的药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你就帮帮忙吧。”我说。

“绝对不行!我是有职业操守的,怎么能帮你做那种有违职业道德的事!”郎林说。

我半响不吭声,酝酿了一会后,然后开始哭。

这一招果然有效,郎林马上慌了,“你倒是别哭呀姑奶奶,我又没怎么你,你哭个什么劲呀,还哭得这么难听!你不会又故技重施冤枉我非礼你吧?我和你无怨无仇的,你怎么老是黑我?”

“呜呜……世风日下天道不公,可怜我孤儿寡母处处受人欺负……呜呜……”我继续将哭声放大。

“我求求你别哭了行吗?你这是哭丧呢?你这样一哭,会吓坏我的病人的!”郎林恼了。

“那你答应我帮我配药!”我说。

“你先别哭,我们再商量成吗?”郎林无奈地说。

我马上止住了哭声,最近演技越发的好了,眼泪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本来心里也有太多的心酸,想哭的时候只要想想我经历的那些事马上就能哭出来。

人在困境之中,很难保持优雅和从容,因为面对的是复杂的尘世,我不得不低头,换作以前,我又怎么可能如此的矜持,用这样的手段来换取同情。

如果我还是以一副阔太太的高姿态来处理现在的困境,得到的结果只会是众人的嘲笑和奚落。

人有时总得低头。

“你可是答应了我的,你大男人不许反悔,不然我就坐你诊所门口天天大哭,说我的孩子是你的,你现在不负责任!”我说。

“齐秋荻你个臭……”

郎林终究是没骂出来,我知道他是想骂我‘臭娘们’,这厮心里肯定是非常的愤怒了。

“郎医生你别生气啊,就算是生气你也不能骂我,你也知道我不是坏人,让你帮我配药是为了救凌隽,不然我又何必耍泼赖你。”我说。

“为了救凌隽?你是要配迷*药去害人吗?配迷*药就能救凌先生?你还是不要折腾了吧,小心把你自己也折腾进去了。”郎林说。

“现在他进去了,我和孩子成了孤儿寡母了,我当然要想办法将他弄出来,不然我孩子以后认谁当爹啊,孩子那么小就没爹,多可怜。”我作势又准备哭,郎林赶紧挥手示意我停止。

“你说吧,你要配那种能致幻的药干嘛?”郎林问。

“我自有用处,天机不可泄露,总之我肯定是不会害人的,你看我这样也不像会是害人的吧。”我说。

“那可说不准,怒我直言,齐小姐你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类。”郎林说。

“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书,如果我拿着你的药作出什么害人的事,一切后果由我自己来承担。”我说。

“你保证有什么用啊,到时人家警察不一样要抓我。”郎林说。

“你刚才不是答应好的嘛,现在又想反悔?那行,我跑到你诊所门口哭去!”我作势要走。

“别呀!那你还是给我写个保证书吧,你就说这药是你自己服用,不给别人服用。”郎林说。

“好,没问题。”我爽快答应了。

*****************************

我再次开车来到那条被男人们称为红*灯区的小巷,对了,这条巷子本来名字叫玉树街,但邹兴告诉我,他们叫这条街为花街,这名字可真够暧昧的。

“去,找个姑娘来,要身材和我差不多的,最好漂亮一些的,那个啥,最好没病的。”我对坐在副驾驶的邹兴说。

“太太,漂亮的我看得出来,可是有没有病我哪里知道啊?这事你应该找郎林吧?再说了,你到底要干嘛呀?你说男人找小姐那情有可原,可你是个女的呀,怎么会想着来这种地方?”邹兴一脸的惶恐。

“你不用废话,让你去做你去做就是。”我说。

“太太,这……”

“这什么这?快去,我是在办正事。”我说。

“好吧,那我去,太太,你是不是脑子受刺激了,行为不正常了?”邹兴忧心地看着我。

“我没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快去吧。”我说。

邹兴苦着脸下车,一走到美容院门口,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孩立刻扭着屁股向邹兴迎了上来,姿势很专业。

不一会,邹兴果然搂着一个妖艳的女子从美容美发店里走了出来,邹兴眼光不错,这女的果然长得丰胸肥臀颇有姿色,只是气质实在太差,也罢,在这样地方混的人,还能要求气质有多好?

那女的拉开车门一看上面坐着我,瞬间愣住了。男人去这种地方,应该十有八九是背着女人去的,自然没有让女人陪着去的道理,这女的一看车上有个女人,马上就慌了。

“你们是警察吗?”她慌张地说。

看来做哪一行的都有忌惮的人,她们这一行,当然最怕的就是警察扫*黄了。

“你就别多问了,找你有事,只要你好好配合就行了。”我说。

******************

君悦酒店顶楼的豪华总统套间。

这个房间在万华市应该算是最贵的了,三万美元一晚,有一个管家两个服务员专门伺候,服务员负责洗脚搓背等客人想让她做的活,管家则是满足客人的所有涉外需求,比如说客人凌晨三点忽然想吃城北那家的虾子水晶饺,只要那家店没打烊,他也会在最短时间内给客人买来。

豪华装修自不必说,酒吧书房厨房影视厅一应俱全,据说某阿拉伯国家的国王都曾入住这酒店,不过今天这酒店里没有住国王,只住了一个败家仔富二代,这个人就是吴星星。

他当然也不是那种脑子进水没事就烧钱的人,之所以今天在这里开了这么一个豪华包间,是因为他要在这里和我‘共度良宵’。

他说他很喜欢我,所以虽然只是一夜之欢,但他也想办得隆重些,于是就订了这么一个极不靠谱的总统套间,让我在这里陪他一夜,然后他就和我站在一边,不出庭去作证。

其实他大可不必搞得这般隆重,我若真的陪他睡了,那就是出轨,出轨就是出轨,不管是在三十一晚的简陋招待所还是在这样皇宫般的总统套间都是出轨,都一样是给狱中的凌隽戴上一个大大的绿帽。

吴星星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我,像一只狼看着一只受伤的免子,他的眼光顺着我的脸往下面渐渐移动,经过胸,再到腿,再到脚。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我真的很不喜欢他用这种眼光看我。

“你还愣着干什么?去洗澡啊。”他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你说你很喜欢我,所以要隆重地安排我和你那什么,可是你连花都没给我买一束,你这也叫有诚意?早知道你这样随意,我就不来了,我现在就走!”我作势拎起包就要走。

“你等等!你之前也没跟我说你要花呀,这会怎么忽然就要花了?”吴星星急道。

“男人送花给女人,难道还要女人去提醒吗?男人如果有心,应该是主动去买花才对吧?难道还要我开口向你要?那我不如自己去买一束好了,难道我买一束花的钱都付不起吗?”我假装生气地说。

“我靠!女人真麻烦!这么贵的房间老子都舍得花钱,难道一束花我还舍不得?我马上让酒店的管家去买!”吴星星说。

“那怎么行?如果是管家去买,那还不如我自己去买呢!你如果有诚意,现在就亲自去买!反正过去两条街就有一家花店,要不就我自己去买,但我回不回来那就不一定了。”我说。

“齐秋荻你可真麻烦!你这是故意给我找茬呢?”吴星星说。

“我可没逼你,愿意就去,不愿意就拉倒!”我说。

“好好好!老子这就去给你买花,你是我见过最拽的女人!我喜欢!比那些贱贱的直往我怀里扑的女人有味道多了,我这就去,你等着啊。”

吴星星说完真的出门买花去了。

吴星星一走,我赶紧拿出电话打给了我从花街找来的‘小姐’阿红,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假名,不过将就了,反正她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感兴趣。

阿红和邹兴一直在酒店外面候着待命,两分钟后,阿红就到了。

其实她好好收拾一番后真的很漂亮,我拿出香水往她身上微微洒了一下,保证她身上的味道和我是一样的。

“阿红,你就藏在那个房间里,那是影视厅,黑黑的没人看得见你,一会就按我说的做,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一万块。”我对阿红说。

“谢谢,我知道了,哇,这房间真阔气,每晚得一千块吧?”阿红一脸的羡慕。

“这房间一会你也可以享受,你还可以享受那张阿拉伯某国王睡过的床,这事绝对的美差,不过在里面要藏好,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如果让人发现了,你就一分钱也得不到。”我说。

“放心吧,这样有钱赚的好事,我不会搞砸的。

也是,这样能够轻松赚钱的活,她当然会乐意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