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医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黄晓容的安排下,我见到了朱虹。

近距离地看她,越发觉得她漂亮,白瓷般的肌肤,精致的五官,虽然略显憔悴,但也掩盖不了她的美丽,站在女人的角度我都觉得她漂亮,更何况是男人们了。

她并不认识我,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不信任。

“我叫齐秋荻,我爸是朱市长的朋友。”

我没有骗她,我以前隐约听爸爸说过朱市长很关照齐氏企业,一个城市不会有几个朱市长,所以我猜想我爸口里的朱市长就是朱虹的父亲朱原磊。

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眨了眨眼睛。

“我是来探望你的,你可以信任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被冤枉的?”我问。

她忽然笑了起来,“你说呢?”

她忽然这样笑,反而让我有些无措,她的笑充满嘲弄,好像我说的话非常愚蠢一样。

“我肯定不会是来害你的,所以你还是信任我吧,你只有信任我,我们才有可能真诚地沟通,只有真诚地沟通,我才有可能帮到你。”我说。

“你能帮我?你算老几?”她冷笑。

“我不算老几,但我可以找人帮忙,你这么漂亮,总不会想一直呆在看守所里,然后经常被吴良带出去蹂躏吧?他那样的混蛋,怎么配占有你?”

她既然不信任我,我也只有抖出猛药,说出我的判断,就算我判断错了,也不会怎样,但是如果我判断对了,对她就会形成极大的震撼。

果然,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你都知道了?”她问我。

我心里狂喜,我又一次赌对了。我运气确实不错,总是在关键时刻赌对。

“八九不离十,但细节我不清楚。”我说。

“我就是被冤枉的,他们杀了我妈,冤枉给我爸,然后将我爸判了死刑,他们还想斩草除根,就说我投毒,我没投毒!我要真能投毒,就先毒死那些王八蛋!”

朱虹眼里闪出的怨恨让我也心里为之一震,她心里得怨恨到什么程度,才会有如此狠毒的眼神。

她漂亮的外表下面,藏着如海一样深的仇恨,这种仇恨肯定时时在像虫子一样在啃咬着她的灵魂,让她生不如死。

“那你知道是谁做的吗?幕后的人是谁?”我问。

“我不知道,但我能猜到一些,但我不能说,你说的那个人,当然有份!”朱虹说。

我说的那个人,她指的当然就是吴良。

也就是说,吴良参与了害她家人的事,后来因为迷恋她的美貌,所以就把她控制起来,将她关在看守所,然后占有她的身体。

只是他这么低的职位,怎么能做得到如此的一手遮天?

“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让你摆脱吴良的控制。”我说。

朱虹的眼睛一亮,但那亮光迅速又暗淡下去。

“不可能,你不可能做得到,吴良表面只是一个警察,但其实他有深厚的背景,你斗不过他的。”朱虹说。

“我知道,但人总是会有弱点的,他当然也会有,总会有办法的,你需要耐心等待。”我说。

“你为什么要帮我?”她问。

“因为我们都有一样的仇人,他们也联合害了我丈夫,我丈夫也关在看守所的男监室,我先把他弄出去,再想办法弄你出去,现在我要把你和吴良的事作为一个把柄来要胁吴良,让他配合其他的人把我丈夫弄出去。”我实言相告。

“原来如此,我理解你的意思。反正我都这样了,就算是你骗我,我也无所谓,他每周三都会带我出看守所到酒店开房,你准备好拍照就行了,我会有意和他作出亲妮的动作方便你拍照,然后你就可以用那些照片来要胁他了,但你只能让他为你做一些事,你扳不倒他的。”朱虹说。

这个女子,也是冰雪聪明的人。

“你都说了我扳不倒他,那我要胁他会有用吗?”我问。

“有用,他非常的喜欢我,甚至可以说是痴迷,所以他不会让这件事暴露,因为一但暴露,他就无法这样长期占有我了,所以他会大事化小。”朱虹说。

“谢谢你,以后我会将你救出去的。”我说。

“无所谓,反正帮你也只是举手之劳,你能避过吴良的控制见到我,那说明你有自己的关系,你能想到这些,那说明你也是聪明人,我喜欢聪明的女子,这个世上的女子大多愚蠢,被男人玩得团团转,像你这样的不多,所以我愿意帮你。”朱虹说。

“谢谢,我一定会兑现自己的承诺,将你救出去。”我说。

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兑现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我并没有骗她的意思,我是真的想将她捞出去,没来由的我就相信她真是冤枉的。

像她这么聪明的女子,肯定不会愚蠢到去干投毒那种事。

**********************

又一个周三,吴良照例从看守所将朱虹带了出来,和我想比,侦探陆敬江就专业了许多,他跟了吴良他们一天也没有让吴良发现,拍下了许多精彩的照片,我也为此付给了陆敬江不少的费用。

我打电话约吴良见面,他不愿意和我在公共场合见面,让我去郊外见面,而且是在车上见。

我将那些精彩的照片递给吴良,照片上是朱虹挽着吴良的胳膊亲密的样子。

吴良忽然拨出枪来,顶住了我的头。

我冷笑,“吴警官,你这是要打死我么?”

“你以为我不敢?”吴良恨声道。

“你当然敢了,但你不会打死我的,我一个小女子死不足惜,可你的大好前程为因此而葬送,到那时漂亮的朱虹小姐恐怕就是别人的了,你舍得吗?”我笑着说。

“齐秋荻,你这是在玩火。”吴良说。

“我知道,如果你不答应将我丈夫弄出来,我就让这把火将我们都一起焚尽,大家一起下地狱,哈哈。”我大笑。

“臭娘们,你找死。”他的枪顶得我头生疼。

“我就是找死了!你有种就打死我!我来见你,那自然是作了准备的,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能量,女人有时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尤其是一个被逼急了的女人。”我说。

他收起了枪,“我已经说过了,凌隽的案子太特殊,以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把他捞出来。”

“还有其他的人帮我,你只要配合就行,各个关节都已打通,你这是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现在只需你申请将凌隽保外就医就行。”我说。

“其他人帮你?其他人是什么人?”吴良问。

“你这不用管,反正是大人物。”

我肯定不会告诉他帮我的人是黄晓容,黄晓容其实也不是帮我,她只是在和我作交易,她的条件就是让我远离他的儿子周宣。

“好,如果你真的将其他关节都打通了,那我同意协助你。”

这个混蛋终于妥协。

*****************

虽然各方准备都已经差不多了,但我仍需要耐心的等待。

保外就医并不意味着案子的撤销,只是能将凌隽暂时带离看守所而已。

而要完成保外就医,当然首先得让凌隽发病,而且是发的很严重的病,严重到看守所的医务室无法处理的程度。

这件事当然还得靠郎林来做,他的药总是很有效,凌隽在看守所里口吐白沫,甚至一度休克,于是凌隽被接出看守所,送往警方指定的302医院。这所医院离市区很远,在万华市下属的一个县,其间甚至要经过一段山路才能到达,他们舍近求远,很明显有让凌隽病情加重的嫌疑。

花钱买通关系,我在302医院里换上护士服,等待凌隽住进来。

凌隽在经过一系列的抢救之后,被安排在特殊监控病房,门口留下两个警察看守。

我端着药盘走进病房,看到凌隽面色苍白,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

我戴着口罩,但凌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我,他马上就要从病床上爬起来。

我走过去摁住他,“你不能乱动,你是个病人。”

他一把拉住我,猛地将我塞进被子,我正要反抗,他带着药味的嘴唇已经覆盖了我的嘴,舌头迅速侵入,在我嘴里肆虐。

这一个吻,算来我已经等了近一年。

病房外还有警察守着,凌隽实在不应该这么放肆的。

我试图推开他,但他的吻野蛮而强势,我怎么也推不开,只好任由他去,我被吻得有些意乱起来,但又不敢回应,现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能是强忍。

人最难的就是控制自己的欲望,但又必须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欲望,不然就会出乱子。

这厮终于消停,满意地将我的头放出了被子。

“混蛋!”我轻声骂了一句,重新戴好口罩。

“辛苦你了,你不会是以嫁给别人为代价换来我保外就医的吧?”凌隽问。

“如果是呢?”我说。

“那我马上去死。”凌隽说。

他说得认真,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是,我是用了其他的方法,是多方面努力后的结果,我打的是组合拳。”我傲娇地说。

“看来我以前是低估你的能量了,你这么强大,以后我是不是没有地位了?”凌隽问。

“是的,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我笑着说。

“你做梦!绝不可能。”凌隽说。

“说正事,你的案子并没有撤销,但一部份证人我已经搞定,他们不会再指证你,现在只是暂时自由,要想让你一直平安,后续还有很多事要做,你到底得罪了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往死里整?”我问。

“一言难尽……”凌隽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