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南柯一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之后,我拿到了鉴定结果,火灾现场的骸骨经过DNA比对,就是我母亲。

天地瞬间崩塌,痛断肝肠。

哭晕又醒,醒了再哭晕,眼睛肿成了一条缝,眼泪慢慢哭干,最后只剩下干嚎。

爸爸没了,凌隽没了,现在妈妈又没了,我所有的至亲一一失去,这世上只剩下我孤单一人。

上天一次一次地夺走我仅有的亲人,就像割去我身上的一块块肉,世界末日来临般的绝望笼罩着我,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将自己锁在卧室里,哭到天黑,再哭到天明。

如果同在地狱般的煎熬,我想到了死。

我知道死是懦弱的行为,但真的扛不住了……

我暗自决定,给妈妈办完一个体面的葬礼,我就下去陪她们,陪爸爸,陪妈妈,陪凌隽。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生无所恋,生不如死。

我在巨大的痛苦中煎熬,我累了,想逃脱,最好的逃脱方式就是去死。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想死。

*******************

青山陵园。

齐氏企业的高管都陆续到齐,他们都是来向母亲告别的。

天空下着绵绵阴雨,我站在雨中,拒绝阿芳撑过来的雨伞。不一会,我全身已经淋透。

“妈,你一路走好。”

我已哭不出眼泪,只是身体剧烈的抽咽。

“秋荻,你要坚强,节哀。”三叔走过来说。

我没有答话,我心如死灰,谁我也不想理。

“秋荻,你妈妈生下有没有留下什么遗嘱?齐氏企业的资产未来如何分配?”二叔走过来说。

我的心再次像被刀剜了一样的疼,妈妈尸骨未寒,这个时候,二叔想的竟然是齐氏的资产。

他的心难道不是肉长的么?难道金钱真的能让人六亲不认么?

“我现在没有心情讨论这个话题,这事以后再说。”我冷冷地说。

虽然我出嫁了,但在法律上,我还是齐家资产的合法继承人,二叔应该是担心我会回齐氏去和他们争抢利益吧?

二叔有些尴尬,三叔在旁边也说:“二哥,今天是大嫂的葬礼,你说这些不合适吧?”

“我也只是……”

“别说了!二叔,我妈还没走远,你这样不担心会遭报应么?”我哭着说。

“我……”

二叔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因为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另外一件事上。

一个男子打着雨伞走了过来,将手里的花放在妈妈的墓前,然后弯腰鞠躬,他的伞压得很低,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的身形如此熟悉,我禁不住叫了一声:“凌隽!”

他并没有回应,我走了过去,很不礼貌地扯开他的雨伞。

我看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表情僵硬,左脸有一块黑色的大面积的胎记,让他整张脸看起来诡异而丑陋。

“您认错人了。”他声音嘶哑。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妈妈的葬礼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我问。

其实这样的问话是非常不礼貌的,在妈妈的葬礼上,来的都是客,不管他相貌如何,我都不应该这样问的,只是他身形实在太像凌隽,所以我才会问得如此突兀。

“我叫冯永铭,是齐家的表亲。”他哑声道。

我妈妈叫冯佳怡,如果他姓冯,那确实有可能是我妈妈娘家那边的人了。

“你叫我妈妈叫什么?”我问。

“当然叫姑姑,你是秋荻表妹吧?请节哀顺便。”

他虽然相貌丑陋,但说话却非常有礼貌,只是声音太沙哑,听起来让人浑身不舒服。

“那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我还是不相信。

“我相貌丑陋,平时也不敢出现,听闻姑姑去世,特来悼念。”他说。

“秋荻,你不要这样盘问人家,人家好心来凭悼……”三叔在旁边说。

“你叫冯永铭?”我并不管三叔的话,自顾问道。

“是的,冯永铭。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请表妹节哀。”

他说完撑伞走开,我从他的背影看去,就是活脱脱的凌隽!

这人就是凌隽!我心里大叫。

只是他的相貌和声音都和凌隽相差甚远,这又是为何?如果他是凌隽,为什么不和我相认,而且凌隽英俊不凡,他的相貌丑陋之极,这也解释不通。

也许是我思念凌隽过度,所以才有如此幻想吧,我又对自己说。

陵园门口,邹兴已经在车上等候多时,阿芳将失魂落魄的我扶上车,我靠在椅背上,心里荒芜得像无边的沙漠,没有一丁点的生气。

阿芳紧紧握住我冰凉的手,邹兴脱了下他的外套让阿芳给我披上。他们想用他们所能想到的一切形式来温暖我已经快要死去的心。

“太太,就算是所有的人都走了,你还有我们,你别忘了,你还有轩儿。”

阿芳也许是从我的眼神里读出了死亡的味道,她知道了我的求死之心,所以她有意提起了轩儿。轩儿就是齐志轩,是我那苦命的儿子,现在正在外地的孤儿院里避难。

提起轩儿,我心里总算有了一点悸动,不吃不喝已经两天,我身体虚弱得厉害,嘴唇也干燥得裂开,“阿芳,我要喝水。”

阿芳赶紧递过来一瓶矿泉水,我喝了两口,可能是胃里长时间没有进食的原因,才喝下去就想呕吐,我强忍住没有吐出来,阿芳看到我虚弱的样子,哭出了声。

我搂住阿芳的肩膀,是安慰她,也是安慰我自己,心如死灰生无所恋的滋味很难受,眼睛里看到世界的一切都是灰色的,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心里死寂得像冬天的荒野。

我再次晕了过去。

醒来后我住在郎林的诊所里,我病了,病得很严重。

我全身无力,身上剧烈疼痛,郎林也没有说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我自己心里清楚,心死了,多日不进食,身体自然要出问题,心病难治,我要好起来,只有心先活过来。

本来等妈妈的后事完了之后就让自己死去,但阿芳提起轩儿,又让我犹豫不决,轩儿在还没有明白爸妈是个什么概念的时候就失去爸妈,这对他来说实在太过残忍,我现在失去双亲都这么痛不欲生,我如果死了,谁来保护轩儿?

我是齐家财产的合法继续人,又是凌隽的妻子,我有义务将凌隽未完的事业继续下去,我担心如果我死了,那么凌隽的仇人会找到轩儿斩草除根,我可以死,但凌隽留下的血脉不能没了。

恍恍惚惚中,凌隽来到了我的床前。

他面容模糊,但我认得是他,我伸手抚摸他的脸,泣不成声。

“秋荻,你不能放弃,你不能死,你要将轩儿抚养成人,你要替我报仇。”凌隽说。

“可是隽,我受够了,我好辛苦,我撑不住了,你们一个个都离我而去,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我真的想随你们而去。”我哭道。

“你是坚强的女子,也是我们两家唯一活下来的大人,你怎么能死,你要是死了是不负责任,你怎么能让轩儿成为孤儿?”凌隽说。

“可是我真的承受不了了!我真的太累了,我想死了。”我说。

凌隽伸手过来搂住我的头,“有希望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再坚持一下,就能见到曙光。”凌隽说。

“真的么?那我这一辈子还能见到你么?”我问。

“当然能,心有希望,一切都会美好起来,坚持住,我的爱人。”凌隽说。

说完他飘然而去,我大叫出声,又是南柯一梦。

一切都那么真实,我手心还是湿润的,也不知是我自己的眼泪还梦里凌隽的眼泪。

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跳下床追了出去,夜已深了,走廊里有惨淡的灯光,却并没有人影。

值班护士见我冲出病房,赶紧过来拦住:“齐小姐,你身体弱,好好躺着,不要到处乱跑,一会郎医生知道了又得骂我们了。”

“刚才,你看到凌隽了吗?”我拉住她问。

“凌隽?没有啊?报纸上不是说他出车祸死了吗?齐小姐,你身体虚,肯定是产生幻觉了。”护士说。

我摇摇头,“不可能,我分明看到他了,我摸到他的脸了。他就是凌隽,我能感受他的气息。”

“齐小姐你快别这么说了,我们护士见过的生死太多,不相信鬼神的说法,要是其他病人听见了,会造成恐慌的,你肯定是身体虚弱产生幻觉了。”护士说。

“好吧,那就当我是产生幻觉了。”我说。

回到病房躺下,我回忆着梦里的情景,觉得非常的真实,凌隽分明就在我身边,但为什么我冲出去他就不在了呢,而且护士也说没见过有人经过,难道我真的产生幻觉了?

还是我日夜思念凌隽过度,所以会觉得凌隽就在我身边?

我分明清楚地记得凌隽在梦里让我要好好活着,还让我要把轩儿抚养大,还说让我要替他报仇,难道真是他托梦给我?

可是,如果他是要托梦给我,那为什么不直接说清楚到底是谁害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