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上帝/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进尺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他当然不会被冯永铭一句话所吓倒,他提着枪走近冯永铭,用枪顶着他冯永铭的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我也没强迫你相信我,你要有种,直接向我脑袋来一枪好了。”冯永铭说。

要不是他声音沙哑,就那语气和语速,真的像极了凌隽。

“你为我不敢?”周进尺说。

“枪一响,外面的警察马上知道我们的具体位置,他们会把这里围起来,直接将你打死在这里面,你不妨一试。”冯永铭说。

周进尺还是犹豫了一下。

只是这一下的犹豫,冯永铭忽然发难。

他侧身凌空踢出一脚,同时周进尺手里的枪也响了,但那一脚还是踢在了周进尺的头上,周进尺一只手有伤,身体平衡本来就不好,这一脚踢在他的头上,他立刻摔倒,在周进尺还没有开第二枪之前,冯永铭的膝盖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口上,周进尺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但刚才那一枪已打中了冯永铭的左肩,血很快涌了出来,幸亏他穿着黑色的体恤,所以不是很看不出来。

周进尺的手下要冲上去,冯永铭已经将周进尺的手枪握在手里。

“别说我手里有枪,就是我手里没枪,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周进尺欺负你们老大凌隽的女人,他是个小人,不值得你们为他拼命,你们走吧,我不为难你们。”冯永铭沙哑着声音说。

周进尺的手下面面相觑,一时拿不定主意。

“周进尺今天对我这样,你们是亲眼看见了的,难道你们还要为这样一个小人卖命吗?你们还不走?难道要等警察把你们抓起来?”我在旁边跟着说。

“我们如果走了,周总醒了以后说我们不救他,他也饶不了我们。”其中一个说。

“是啊,他心狠手辣,肯定会让人追杀我们。”另外一个也跟着附和。

“好,那你们不用走,我们走就行了,我今天饶了你们,你们欠我一个人情。”冯永铭说。

周进尺的手下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冯永铭的说法。

冯永铭并没有去管他的枪伤,而是看向我,“我们走。”

“好。”我说。

我在前面走,冯永铭在后面,我们一前一后出了厂房。

我当然知道冯永铭让我先走的原因,因为他担心周进尺的手下会追出来。

和我想的一样,外面其实并没有警察,道理很简单,如果真有警察,那警察早就和冯永铭一起冲进去了,周进尺会上冯永铭的当,其实也只是被冯永铭强大的气场所震慑,冯永铭的冷静让周进尺认为冯永铭真的报了警,周进尺做贼心虚,所以会上当。

心虚的人最容易上当,在很多时候,胜负比的不仅是实力,比的还是谁的内心更加强大。

“你会不会骑摩托车?”冯永铭问我。

我摇了摇了头:“我连自行车都不会骑,以前我学过一次,结果摔折了腿,后来我就放弃……”

“行了,不会就是不会,哪来那么多废话。”冯永铭说。

我无语,他虽然态度生硬,但毕竟又一次救了我,我也不好还嘴,只好傻子似的跟着他走。

原来他是骑车来的,一辆很大的摩托车,其实就算我会骑摩托车,这样的一辆大家伙我也搞不定。

他跨上车,戴上了头盔。我愣愣地看着他,他一戴上头盔,把他的丑脸一遮住,就完全成了凌隽的形象。

“上车,难道你还要等周进尺醒过来后追来吗?”他不耐烦地说。

“你受伤了,还能骑车?”我喃喃道。

“你又不能骑,当然只有我骑了,难道我们步行回市区不成?”他说。

“实在不行,我打电话让我的司机来接我们好了……”

“别废话了,一会周进尺的醒了追上来,又会麻烦。”他催促道。

“好吧。”我只好跨上了摩托车。

他身上有好闻的古龙水的味道,没想到他形象这么差的一个人,竟然还用古龙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就是凌隽的味道。

但他分明就是冯永铭,我不禁为我的胡思乱想感到脸红。

“抱住我。”他说。

“啊?”

“啊什么啊,我会骑得很快,你不抱住我不安全,快点。”他说。

我无奈,只好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他的肌肉结实,和凌隽几乎一模一样。

摩托车应该是很贵的赛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很大,他娴熟地驾驶着摩托向着城里疾驰而去,我头上没有头盔,风吹得我耳朵生疼。

我闭上眼睛,用心地感受他的气息,没错,他就是凌隽的味道,那种熟悉的感觉我不可能弄错,绝对不可能。

“你的伤没事吧?”我说。

“你说什么?”他大声问。

因为车骑得太快,风噪很大,我的话说出后我自己都不太听得清,他戴着头盔,当然更听不清楚。

“我说你的伤没事吧?”我又提高了声音。

但他还是没清楚,他把车速放慢,这样风噪会小一些,“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说你的伤没事吧?我认识一个很不错的医生,我们去他的诊所吧,枪伤太引人注目,如果去大医院,我担心医生会报警。”我尽可能用最大分贝的声音说。

这一次他听清楚了,“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

“我认识的那个医生真的很不错,他以前是我丈夫的私人健康顾问,他是医学博士,而且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我们去他们诊所会很安全。”我说。

“真的不用,我自己能处理好,一会到了市区你就先下车回家,我自己搞定。”他说。

“你是不是担心去诊所不安全?你放心,那个医生信得过。”我说。

“你别啰嗦了,我自己会处理。”他说。

“你是为我而受的伤,我怎么能不管你呢?要不你去我家,我打电话让那个医生来我家给你处理伤口,这样更安全。”我说。

“我都说了不用了!你听不懂我的话吗?”他终于不耐烦了。

“可是……”

话说到半截,我硬生生地咽了回去,也罢,他既然不想让我干预,他应该有自己的打算,那我就不惹他烦了。

很快就到了市区,他把车停下让我下车。

经过这么一折腾,已是晚上九点。

“我就不送你了,你打电话让人来接你吧,我等你安全离开后再走。”冯永铭说。

“你可以考虑下我的建议……”

“不用了,谢谢你,你自己多保重,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万华市不安全。”他说。

听了他说‘谢谢你’,我心里竟有些失落,凌隽是不会对我说谢谢的,但他会,这又让我把他和凌隽区分开来。

唉,他本来就不是凌隽,是我自己想多了,我心想。

很快邹兴开车赶到,“太太你没事吧?你和他去哪儿了?”

“我又遇上些麻烦,幸亏表哥救了我,他受了点伤,我让他去郎林的诊所治疗,他不肯。”我说。

“你又遇上麻烦了?又是他救了你?怎么会这么巧?喂,我说,不是你自导自演的戏吧?”邹兴说。

“你演一个给我看看?自导一出戏,然后自己挨枪子儿?你倒是演这样的一出戏让我看看?”冯永铭说。

“邹兴你别乱说,表哥受了伤,得尽快去治疗。”我说。

“受伤了?那不会是苦肉计吧?太太你别随便乱相信人。”邹兴说。

我以为冯永铭听了这话要生气了,可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生气。

“这小子说得倒也没错,确实不要轻易信人,我先走了。”说完他动车,摩托车呼啸而去。

上了车,邹兴迫不及待地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大概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邹兴气得直拍方向盘:“又是周进尺这个王八蛋!真是一条忘恩负义的狗!冯永铭怎么不直接把他给打死算了。”

“你小心开车,拍方向盘干嘛?冯永铭当然不能杀他了,周进尺虽然是坏人,但这是个法制社会,杀了坏人也是要偿命的,用一命去换周进尺的贱命,那多不值。”我说。

“可是这个周进尺一直这样没完没了地找你的麻烦也不是办法呀,那个冯永铭也不是上帝,总不能每次在你需要帮忙的时候都能及时出现吧。”邹兴说。

“是啊,所以我以后要倍加小心,最好得找一个镇压得住周进尺的人给他打一下招呼,让他不要乱动我才行,不然提心吊胆防也防不住。”我说。

“唉,可惜隽哥不在了,要是隽哥在,周进尺也不敢如此嚣张。”邹兴说。

“邹兴,我总是认为冯永铭像极了凌隽,特别是他的气质和……”

我本来想说‘他的气质和味道’,但当着邹兴的面,‘味道’一词我实在说不出口,只好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其实我也觉得挺像的,特别是他戴上那个头盔把脸遮住后,那简直就是活脱脱的隽哥哇,可惜他的面相和隽哥实在相差太大了,隽哥那么英俊,他却丑得不行,而且他的声音是公鸭嗓,隽哥的声音不像他的声音那么难听。”邹兴说。

“现在我也不确定,等DNA的对比结果出来再说吧。”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