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偶遇/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叔的脸色瞬间变得好看了许多,他肯定没想到我回公司仅仅只是想做他的助理而已。

我这样的低姿态,也让很多股东满意,从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

如果我趾高气扬地要做董事长,那他们肯定会不放心的,把一个大公司掌舵人的位置给一个才二十一岁的小姑娘去做,任谁也不能放心。

如果我站在他们的位置,我也会不放心的。毕竟他们都是公司的股东,公司发展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利益,我完全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当然,我之所以主动提出要做总经理的助理,不仅仅是为了照顾他们的感受,我也有自己的打算。

我虽然说对齐氏还是比较了解,但我毕竟从没有正式接触过齐氏的相关业务,知道和做到之间的差别又何止十万八千里,知道的事未必能做到,所以客观上来说我还需要学习,这种学习不仅仅是理论上的,更多是实践上的,我需要一些时间让自己真正融入齐氏,不管是人际关系还是各方面,我都经历一个融入的过程。

另一方面,总经理一职负责公司平时所有经营的执行,无疑是最重要的位置之一,我要想以后接手公司,当然要熟知公司所有事业部的业务,而从总经理那里去熟悉,站的高度也够,不至于盲人摸象以点代面。

而最最重要的的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二叔有问题,我要想调查他,当然就得接近他,只有接近他,才有可能查清真相。

“我知道我现在的资历做总经理助理都还是不够资格的,但总经理是二叔,我不懂的可以问他,二叔也会教我的,对吧?”我看向二叔。

这也算是给足了二叔面子了,他马上点头:“那当然,你是我亲侄女,二叔懂的肯定都会教给你的,你就放心吧。”

“那就谢谢二叔了,也谢谢各位股东叔伯对齐氏的支持,我在‘一品佳’酒楼备下薄席,答谢各位叔伯和高管对齐氏的付出,请大家务必赏光。”我说。

这是我拉拢人心的第一步,虽然我是齐氏创始人的女儿,大家都会看在我爸的面子上认可我的身份,但是要真正的服众,威信还得我自己建立,我年纪太小,和这些老古董股东要想打成一片,实在是有些难度,所以我只有先请他们吃饭拉近关系了。

虽然说这些人都不是缺吃穿的人,更不在乎一顿饭,但有人请客吃饭总是令人愉快的,因为那代表着受到尊重。

“秋荻太客气了,第一天到公司来就请我们这些老家伙吃喝,有老董事长当年的风范。”一个股东说。他口里的老董事长,当然指的是我爸。

“明天周末,所以我希望明天才宴请各位,叔伯们都有子女吧?各位叔伯和我爸当年一起打天下,你们这一辈人那当然是亲密无间,可是到我们这一辈就显得生疏了,友谊是需要传承下去的嘛,所以我希望明天各位叔伯都带上你们的子女赴宴,这样大家相互认识一下,把你们上一辈的友谊由我们传承下来,这样是不是更好?”我说。

“好啊,明天正好是周末,我就把我女儿带来,让她和大家见见,秋荻说得没错,上一辈的友谊,下一辈要想办法传承下去才对,让年轻人相互见见,说不定能促成几对姻缘也说不定呢。”有股东说。

“是啊,秋荻的这个主意很好,我也非常的赞成。”有人附和。

其实我让他们把子女带来,只因为我和他们年纪相差太大,在沟通上确实存在代沟,我是想利用和他们子女相仿的优势和他们的女子拉近关系,从而和他们拉近关系,没想到他们这么欢迎我的这一提议,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既然叔伯们都同意,那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明天是周末,不管是上学的还是上班的都会有时间,请叔伯们转告你们的女子,就说我想认识一下他们,希望他们都能给个面子。”我说。

**************

第二天晚上六点,我准时和邹兴到了‘一品佳’酒楼。

‘一品佳’是万华市最好的火锅酒楼,没有之一。其独特之处就是经营各种火锅,天南地北的火锅这里都能吃到,因为只做火锅,所以非常专业。

之所以请他们来吃火锅,主要还是觉得吃火锅气氛会热闹一些,让大家觉得不像是商务上的应酬,多些家宴的感觉,这样会让大家觉得我请吃饭没有那么功利的性质。

当然,这里的火锅都是每人一小锅,不会像大排档那样很多人伸筷子到一锅里去捞。

气氛很热烈,有些年轻人都是是被家长强制押过来的,但到了这里之后发现有更多的年轻人竟然也在这里,大家心情也都好起来,开始从父辈们那里脱离出来组成一桌,开始讨论年轻人的话题,有些还开始私约准备饭后一起到夜场嗨皮。

股东们的子女年龄大多和我相仿,我和他们交流当然也就没有了障碍,他们中很多人都听说过我为了救齐氏而嫁人的事,对于他们这些富二代来说,这样的故事也算得上是传奇,他们对我都非常的尊敬,宴会的气氛比我想像的还要好,完全达到了我的目标。

宴会结束后,年轻人们相约去嗨皮去了,我刚进公司,很多资料需要我去看,就没和他们一起去,等所有人都走了,我这才准备离开酒楼。

但这时我看到一男一女走进了酒楼,他们一路有说有笑,很亲密的样子。

我一看到那女的,我心里的火就上来了,因为那个女的就是混血美女露妮,以前一直缠着凌隽的那个死女人。

而他身边的男子就更让我吃惊,他竟然是我那天上忽然掉下来的表哥冯永铭!

冯永铭今天脸上戴了一个银白色的面具,虽然是个面具,但面积很小,只是刚好遮住了他的那块骇人的黑色胎记,其脸部的位置并没有完全遮住,就只是把那黑色胎记遮住,他就变得好看了许多,虽然表情还是僵硬,但他已经不丑了。

他的面具,也是银白色的,这让我想起了森林公园的事。

露妮和冯永铭,他们两个怎么会走到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露妮是个坏女人,这一点不用怀疑,冯永铭多次救我,还是我表哥,我当然认为他是好人,可是现在他和露妮走到了一起,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我突然想,难道冯永铭接近我,也是有目的的?

我在想要不要走过去打声招呼,提示一下冯永铭那个露妮是坏人?还是不管不问,任他们去?

露妮今天穿了件低胸的晚礼物,,丰满的胸被晚礼物挤得随时要滚出来一般,非常的香艳,这个女人,以前凌隽在的时候她就变着方法地来勾搭凌隽,现在凌隽不在了,他又来勾搭冯永铭,真是岂有此理!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恼火,也许,我潜意识里其实把冯永铭当成了凌隽了,我其实是在吃醋。

冯永铭那骇人的相貌我当然是不会喜欢的,如果他要说他喜欢我,我恐怕还得吓跑,但我还是会吃醋,原因当然还是因为他的身形和气质实在是太像凌隽了。

这时他们已经坐下开始点菜,露妮伸出手去摸冯永铭的面具,举止十分的暧昧,冯永铭也没有反对,只是微笑。

哎,露妮这么漂亮的女子,相信是男人都不会拒绝的,冯永铭肯定也做了露妮的裙下之臣了。我愤怒地想。

我还是冲动了起来,向冯永铭他们走去。

“表哥,你怎么会和这个坏女人在一起?”我非常不礼貌地说。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这么不礼貌地说话,直接开口就骂露妮是坏女人,不过她绝对对得起这个称呼。

“齐秋荻?怎么又是你?”露妮一看是我,马上怒目相对。

“什么叫又是我?我还想说怎么又是你呢?你以前勾搭我老公,现在又跑来勾搭我表哥,你还要脸不要了?”我说。

“表哥?冯总是你表哥?你不是自己犯花痴了吧?”露妮鄙夷地说。

露妮叫冯永铭冯总,我这丑表哥什么时候又变成‘总’了?

我懒得理露妮,转头看冯永铭:“表哥,你不要和这女人在一起,她是个坏女人,以前我老公还在的时候,她就经常勾搭我老公,还公然住到我们家里,当着我的面和我老公勾勾搭搭的,可无耻了,这天下的好女人那么多,表哥你随便找谁也比她强。”

闯永铭的表情略微尴尬,不过此种情景,恐怕换作谁都会有些尴尬的。

“秋荻,你别闹了,不要打扰我们吃饭。”冯永铭说。

这话把我气晕了,我好心为他好,他却让我不要打扰他吃饭,这叫什么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