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视频/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对韩国美男没什么兴趣,但美男却似乎对我很有兴趣。

成人班上学的大多数都是些上班族,有些甚至已经是企业的高管,还有部份是私企业主,有些是真的为了来学东西,有些则是为了来弄个学历给自己镀金,同学中也不乏白领丽人,但全班四十几个学员中,帅哥就只有金浩然一个,其他的要么就是五官不够端正,要么就是年纪太大,我这美男同桌,就显得卓尔不凡了。

下课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男同学就忙着相互交换名片,女同学则是接受男同学们的搭讪,但美男金浩然只围着我一个人转,不时的问这问那,一副好奇害死猫的样子。

其实是他一直粘我,我并没有主动接近他,但其他的女同学就不这样看了,本来就这么一个像样的男同学,理应大家共享才对,现在美男只围着我一个人转,当然我就免不了遭来女同学的嫉恨。

“你还是离我远一些吧,我其实是结了婚的人,咱们几乎没什么发展空间。”我直言不讳。

本以为这样的话在金浩然听来肯定是晴天霹雳,但他并没有因为我这句话就把他吓退,他还是笑嘻嘻的,“哇哦,你结婚了?这么早就结婚了呀?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你见过哪个没结婚的姑娘非说自己结婚了的?”我说。

“也倒是,一般来说都是结了婚的姑娘谎称自己没结婚,还没听说过没结婚的姑娘说自己结了婚的。”他若有所思。

“那不就得了,所以说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发展,你还是离我远些吧,给别的学姐一个机会,不然他们会恨死我的。”我说。

“可是,我也没说要和你有什么发展啊?”他想了想说。

我一时语塞,他说的也没错,人家也确实没说要和我有发展,这样说来,倒是我自作多情了,真是惭愧。

“那就好,那你离我远些吧,那些学姐的眼光像刀子一样的看着我,真怕她们用硫酸泼我。”我说。

“嘿嘿,肯定不会的,因为我跟她们说了,你是我女朋友,我们是一起来念书的,我和我女朋友亲近一些,她们当然不会有意见了。”金浩然说。

“什么?你胡说什么呀你?谁是你女朋友了?”我叫了起来。

“嘿嘿,我骗你的。我是准备这样说来着,但我还没说。”金浩然又笑了。

我算是被他打败了,索性自己扭一边看书,懒得理他。

虽然对校园生活感到新鲜,但每节课五十分钟不能随意走动还是挺辛苦的,这恐怕也是当学生很累的原因了,终于熬到放学,走出教室,我向学校的停车场走去,邹兴在那里等我。

“齐秋荻,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又是金浩然,他正倚着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傲娇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欠揍。

“不用,我自己有车。”我冷冷地答。

“真遗憾,你要是没车,我就可以送你回家了。”金浩然说。

“炫富?一辆车而已,你爸给你买的吧?”我笑着说。

他笑了笑,并不生气,“你猜对了,真是我爸给我买的。不过,他是借钱给我买,不是送给我。”

我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心想你爹借你的钱,那当然是能还就还,不能还就不用还了,还说得你多有骨气似的。

邹兴看到我出来,已经将车开了过来,他今天开的是小排量的国产轿车,现在我出门很少开豪车,都是用邹兴他们的平时用的低端车辆。这车和金浩然的兰博基尼相比,那就是屌丝和高富帅的区别了。

“这小子谁啊?他是不是纠缠你了?欠揍吧?”邹兴打开车门跳下车就准备动手。

“他是我同学,他没有恶意。”我赶紧阻止。

“哇,你这么野蛮?我和秋荻是同桌,你怎么能对我动粗呢?”

他可能是被邹兴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了一跳,紧张之下,国语发音就更不标准了。

“我管你是不是同学呢?你最好离我家太太远一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邹兴说。

“我只是要送他回家而已。”金浩然耸耸肩说。

“我们家太太自己有车,还有专职司机,轮得到你来送吗?以后你不要骚扰我家太太,不然我对你不客气。”邹兴再次威胁。

“你开的那车,也叫车么……”

金浩然鄙夷地嘟囔了一声,上了他的豪华跑车。

“你开个跑车了不起啊?装什么装?”邹兴骂道。

金浩然没理他,发动车驶出了停车场,他可能是有意想炫一下他的车好,有意玩了几个高难度的技术动作,发动机发出呼啸声。

我笑了笑,觉得挺好玩的。

“太太,明天你也开跑车来上学吧,不要让那小子小瞧了你,什么玩意儿!”邹兴说。

“我不需要摆阔,我是来上学的,又不是来炫富的,有什么好炫的,人家觉得我穷那不更好么,那个韩国人也没什么恶意,你不用这么激动的。”我说。

“我就是看不习惯小白脸那得得瑟的样子。不就开辆好一点的车么,牛啥呀?”邹兴说。

“我都说了,他没什么恶意,你干嘛要那么激动?他这样的富二代我见多了,不必大惊小怪。”我淡淡地说。

“太太,刚才我在车上等你的时候,看到了一段视频。”邹兴说。

我没有说话,示意他接着说。

“是朝会的视频,我给你看。”邹兴说着递过来手机。

我点开视频,先是一阵嘈音,然后看到画面上是一群男女醉生梦死的样子。这样的场景我在电视上见过,我知道这是聚众吸*毒的画面。

从拍摄的视角来看,应该是属于偷拍的,但从画面上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到那些人在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拍的是朝会”我问。

“视频的上传者添加的文字说明里说的,而且看这包房的装修风格也确实是朝会,有一次我过生日,隽哥带兄弟们去玩过,这样豪华的包间我是第一次去,所以印象非常的深刻,这就是朝会的云系列包间之一。

朝会的包间分为云、淡、风、轻四个系列,其中云系列包间的价格最为昂贵,我以前听凌隽说起过。

“这么说真是朝会?”我说。

“肯定错不了,很多看到视频的网友也说这确实是朝会的云系列包间,朝会每个系列的包间装修风格和结构都一样,所以大家都能认出来。”邹兴说。

“也就是说,之前周进尺那个混蛋站出来指证凌隽犯罪,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凌隽,现在凌隽不在了,朝会更是变得乌七八糟,这说明真正犯罪的其实是周进尺。”我说。

“是啊,要是隽哥的话,他是绝对不允许下面的人动毒*品这种东西的,隽哥绝不会赚这种黑心钱。”邹兴说。

“其实就算是没有这一段视频,我也一直坚信凌隽是被冤枉的,只是警察不这样认为。只是谁会把这么一段视频传到网上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说。

“是记者吧?”邹兴说。

“不可能,记者如果去暗访,那肯定是为了完成采访任务,你也知道,一般人是根本进不了朝会的,如果记者要想进入朝会,那得花很高的成本,拍到这样的镜头之后不发到他们的媒体上,却上传到网上让大家看着玩?这绝对不可能,肯定不是记者干的,而且记者的设备和技术都相当专业,但这视频拍的并不专业。”我说。

邹兴点头,“太太说得有理,那您认为会是谁干的呢?”

“我也不清楚,但是这段视频流传到网上肯定对周进尺是不利的,如果影响大了,肯定会惊动警方,如果证明现在周进尺才是真正的罪犯,那从另一个侧面也可以证明他之前的那些证词是假的,他就是贼喊捉贼。这对证明凌隽的清白是有好处的。”我说。

“是啊,可惜隽哥不在了。不然这是他反击的好机会。”邹兴说。

“就算是凌隽不在了,如果能证明他的清白,那也是好的呀,邹兴,你说,会不会是凌隽的其他兄弟做的这件事?传这段视频就是为了引起公众的注意?再次把以前那桩案子翻出来?”我说。

“不能吧,隽哥的亲信就我们那几十号人了,应该没有其他的人,不过也难说,隽哥一向聪明绝顶,也许他留有后手也说不定。”邹兴说。

“如果是凌隽本人做的,那就说得过去了。”我说。

“太太,你是不是又想隽哥了,隽哥不在了,又怎么可能去做这件事情。”邹兴说。

“邹兴,其实我有一阵一直感觉凌隽就在我身边,特别是我心灰意冷患厌食症的那一段时间,我经常能感觉到凌隽的存在,但后来我出院回家了,就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也许凌隽真的没死呢。”我说。

“我们当然也希望隽哥没死了,可是如果他没死,他肯定回来找我们了,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隽哥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肯定是真的没了。”邹兴说。

我叹了口气:“是啊,看来我是想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