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交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齐氏企业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对公司的情况了解得越深,我对齐氏企业的未来就越是忧心。

以前是爸爸以一身己之力顶着齐氏在往前跑,整个齐氏都刻上了爸爸个人风格的铬印,后来爸爸去世以后,妈妈继任了代理董事长,但妈妈也只是机械地贯彻以前爸爸的经营方针,很多方法方式却是得其形而不得其神,表面上看和爸爸时在差别不大,但很多细节却是东施效颦,甚至是南辕北辙。

导致这种原因的存在主要因为妈妈在企业的影响力不够,她之所以当上代理董事长,那全是因为她是爸爸的遗孀,她本身的能力并不能让她胜任董事长一职,所以在她任职期间基本上没什么作为,妈妈生性善良,在很多事情上她都是听二叔和三叔两个糊涂蛋的,企业当然不会有什么好的发展。

商场如战场,这两年齐氏虽然有所复苏,但只是因为凌隽持续注入的资金在起作用,企业只是接受输血生存,本身并无造血功能,大多数的项目虽然还在维持,但都举步维艰,公司上下享乐之风盛行,部份高管的年薪远远高于行业正常水平,拿着高薪却不作实事,这样下去,齐氏必垮无疑。

我很诧异我这样水准都能看得出来的危机,二叔和三叔两个老江湖为什么会看不出来?

不行,我必须要有所作为,不然企业就垮了,爸爸的心血就没了。

我如果要有所作为,我就必须能参与到公司的决策中去,甚至要能左右公司的决策,但现在我只是一个总经理助理,虽然也属于高管,但我手里的权利还是太少,我必须再进一步,进入决策的权力核心。

至少,我要先做上集团总经理的位置。

现在集团总经理是二叔,如果想要他让出总经理位置那是很困难的,说不准会引发人事地震,到时公司会造成不必要的内耗,现在是多事之秋,我又在齐氏还没有站稳,我必须得智取,不能强攻。

我决定找二叔谈一谈。

二叔对于我单独请她吃饭很是奇怪,以前如果我要设家宴,那都是将二叔和三叔一起请的,这一次我只是单独请了二叔,他当然会有些奇怪。二叔一直没有动筷子,只是看着我,他知道我有话要对他说。

“二叔,吃呀,这野生蘑火锅最好吃了,都是正宗野生的,不是大棚培育出来的。”我给二叔倒上一杯白酒,二叔吃火锅的时候总是喜欢喝一杯白酒。

“秋荻,你找我有事?”二叔说。

“瞧二叔说的,没事就不能请二叔吃饭啊,二叔可是我亲叔,您是爸爸的亲弟弟,是我的亲人,我请您吃饭那是应该的。”我笑着说。

二叔笑了笑,“秋荻从小就不是很喜欢二叔啊,你对你三叔好感远胜于对我。”

他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确实,我从小都不是很喜欢二叔,因为他这个人行为粗鲁,而且贪财好利,典型的市井小人,他要不是爸爸的亲弟弟,根本不可能坐得上现在的位置。

我也笑了笑,“以前那是我太年轻不懂事,现在我才知道亲情的宝贵,以前有对不住二叔的地方,还请二叔多多包涵。”我说。

“秋荻客气了,我是你的长辈,晚辈做错点什么我也可以原谅的,咱们是一家人嘛。”二叔说。

“是啊,所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二叔,今天我请您来,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我拉开正题。

“你说。”二叔略显紧张。

“我想请您召开一次股东会,把新任董事长给选出来,咱们公司虽然没上市,但咱们毕竟是大公司,董事长一职一直空着总不是办法。”我小心地说。

二叔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我知道他是怎么想,他肯定是认为我今天请他吃饭就是为了拉拢他,让他发动他的亲信支持我做董事长一职。事实上如果持股份多的人就任董事长,我确实也是最有资格的,但我资历太浅,当上董事长恐怕也只是个空架子,并不能服众。

“秋荻,董事长一直都是你妈妈在代理,后来你妈妈没了,董事长一职一直空着,公司不也照常运转么?而且,是你自己放弃董事长一职非要给我当助理的,现在你又要重新上位,这样不好吧?公司的股东们也会反感的,再说你也确实是年轻了一些,你就还只是一个小姑娘。”二叔说。

说到分权的事,二叔的本来面目果然就暴露出来了。

“二叔,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没有自己要当董事长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让您来当董事长。”我说。

“啊?”二叔很是惊讶。

“您和三叔都是爸爸的亲弟弟,现在爸爸和妈妈都没了,我又太小,当然不能胜任董事长一职,但董事长是一个公司的舵手,公司就是像一条大船,怎么可以没有舵手呢,所以我想请你出任董事长,带领公司前进。”我说。

“这个……我虽然资历够了,但我所持股份不多,就连我现在做总经理的位置都有股东说些闲言碎语,说我能力不够,要是我再做了董事长,那恐怕不服的人更多。”二叔说。

这一点二叔倒是有自知之明,其实如果他能保持这份冷静,那他肯定会拒绝我让他出任董事长的提议,但是权力这个东西,一但接近,就会让人有无限的渴望,面对公司掌门人的诱惑,二叔肯定是把持不住的。

“二叔放心吧,我继承了爸爸的股份之后我,我在公司所持的股份有绝对的优势,由我来提议二叔任董事长,我相信不会有太多人反对的,就算是有人反对,那也很正常嘛,我们做任何事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只要自己尽力就好了。”我说。

“你真的会在股东会上亲自提议我任董事长?”二叔还是有些不相信。

“那当然了,我骗谁也不能骗二叔啊,您这周就召开股东会吧,到时我亲自提议并说服大家同意我的提议。”我说。

“秋荻,那二叔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三叔那边……”二叔欲言又止。

三叔和二叔所持的股份差不多,他们也是一直貌合神离,二叔担心三叔会给他阻力。

“三叔也是识大体的人,他现在也是集团的高级副总,他还是您的亲弟弟,我相信他会支持你的,三叔一向好说话。”我说。

确实,三叔和二叔相比,平时表现得确实是善良多了。

“那这样吧,我任董事长之后,那就由你三叔来任总经理好了,这样大家也平衡一下。”二叔说。

“这件事我有不同的意见,三叔现有是副总,分管着几个事业部的具体业务,那几个事业部是现在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现在把三叔提上总经理,那我担心会分散他的精力,这样会影响那几个事业部的业绩,现在公司本来总体情况就不太好,我觉得这样风险太大,而且公司的人事变动动作不能太大,不然会打乱公司的日常经营。”我说。

“那总经理一职也不能空着啊,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二叔。

“我看,总经理一职就由我来担任吧,我给二叔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助理,对于您平理处理的事务也算是相当熟悉了,我相信我可以暂借一段时间,如果我不行,那再另择高明,二叔您看如何?”

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我明明知道二叔不行还要扶他上位,当然就是想让他腾出总经理一职给我。

二叔有些意外,但他很快明白了我这是和他做一笔交易,如果他不答应我做总经理,那他的董事长一职就没戏,我是公司最大股东,按照爸爸以前订下的规距,我是可以有一票否决权的,这一票否决权,可以起到震慑作用,这就是为什么爸爸一直要把公司的控制权掌握在手中的原因了。

“好吧,秋荻虽然年轻,但做事还是很能干的,你暂代总经理一职,我也是放心的,只是我们这样做,那会不会被股东们认为是在交易?”二叔说。

“这个无所谓,随他们怎么想都行,股东们平时不怎么干活,每年就知道从公司分红,不管谁任总经理,能把公司的业绩提升上去,他们才有钱分,我只代任一个季度的时间,如果我实在不行,不用大家轰我,我自己下来便是。”我说。

“行,那就这样吧,这件事,要不要和你三叔商量一下?”二叔说。

“不用了吧,三叔太忙,这样的小事,就不打扰他了。”我说。

这件事我本来就不想让三叔知道,三叔和二叔一向沆瀣一气,他们如果结成联盟,那势必会处处对我形成掣肘,我一直想找机会离间他们一下,这一次当然是最好的机会,我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

我就是要给三叔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我和二叔已经结成联盟,有意疏远了他,毕竟我是公司最大的股东,疏远三叔会让他多少有些紧张,从而逼得他向我靠拢,这样我才能借各方之势在公司慢慢壮大。

只有壮大了,我才能施展手脚,才能查清楚妈妈的死背后到底有没有黑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