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真不是我/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星星又接着打了几次电话,都被我直接摁掉。

我以为他就此算了,没想到过了一阵他竟然发来短信,而他发的短信内容更是让我吃惊:秋荻,你饶了我吧!

我以为我自己看错了,于是又看了一遍,没错,他发的就是要让饶了他。

这就让我搞不懂了,我怎么饶了他?我在他面前本来就处于弱势,他却让我饶了他,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

我没回他的信息,心想这个富二代一向无聊,说不定我他这又是想出什么主意来耍我呢。

回到家后上网,我仔细读了网上关于万华电力的美女总经理方唯的报道,报道的版本很多,大多数都是捕风捉影毫无事实依据,人一但出了事,那就说什么的都有了,有报道说她生活作风糜烂,有的说她上位就完全靠的是美色,有的说她是同性恋,有的甚至说她是两性人,乌七八糟各种诋毁。

网络就是这样一个地方,牛鬼蛇神都可以网上兴风作浪,反正抨击和诋毁别人又不花成本。

最终读下来,我只记得几点比较靠谱的东西,那就是她确实是一个美女,而且上位很快,而这次落马也很突然,好像主要是来自京城方面的压力,说是京城方面收到了指证方唯的铁证,所以责成万华检方办好这个案子。

很显然,确实是有人在暗中用劲,才硬生生把万华市曾经的商界第一美人拉下了马。

我之所以要关心这些,当然是因为万华的案子关系到凌隽,这些牵涉到凌隽案子的人相继倒霉,我心里越来越激动,因为我有种感觉,这一切都和凌隽有关。

这一切都还是只是一种感觉,没有任何依据,但我坚信我自己的感觉。

接任齐氏的总经理之后,我每天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忙公司的事,齐氏下属十几个子公司,各子公司又有下属的生产厂,这些地方我都要走到,我要对齐氏完成一次整体性的调研,然后进行相关调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只有真实了解企业各个环节的问题,才能对症下药,不然就是纸上谈兵闭门造车。

这天我从总部开会出来,在公司门口被吴星星拦住。

这几天他一直在给我打电话,我一直都没有接,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找到公司来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你不要纠缠我,不然我叫保安,这里是齐氏企业的总部大楼,不是你家的昊天集团,你最好不要放肆。”我冷冷地说。

以前我要忍着脾气和他周旋,那是因为当时凌隽还在看守所,我必须要阻止他去作证,现在凌隽已经失踪了,我当然不再忌惮于他。

“姑奶奶,应该是我问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对吧?”吴星星苦着脸说。

“什么意思?”我问。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你自己的人都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你别跟我装糊涂了。”吴星星说。

我还真没装糊涂,我是真糊涂,我都不知道吴星星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的人干什么了?我们两家公司是有些业务存在竞争,但我们没有针对昊天集团做过什么呀,到底怎么了,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我问。

这时公司里走出来几个同事,他们看到我和吴星星站在公司楼下说话,表情都很奇怪,吴星星这个败家仔也算是万华市富二代中的名人,很多人都认识他,那些同事应该是认为我和吴星星有什么扯不清的关系,所以才一副避讳的样子。

“上车吧,在这里说话不方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你怎么了呢。影响不好。”我说。

我和吴星星来到附近的咖啡厅,他一直愁眉不展,完全不像他平时的风格。

“到底怎么了?你在玩什么把戏?我强忍怒意,尽量平和地说。

“我还想问你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呢?你天天让人跟着我,天天把我泡妞玩乐的照片发到网上,你到底想干什么?像我这种女朋友很多的人,你这样做我会很麻烦的,我爸现在每天都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天天骂我,这样下去,他要是将我的卡收回去,我拿什么泡妞?”吴星星开始血泪控诉。

我听了哭笑不得,原来他遭遇的是这事,他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那么无聊去做那样的事?

“不是我做的,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我怎么还可能去做那种无聊的事,你和谁交往关我什么事?你的私生活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我说。

“不是你?那是谁啊?我的那些女朋友都对我唯唯诺诺的,没人敢对付我,只有你敢这样做。”吴星星说。

“你这个逻辑可笑之极,吴星星,我和你并不熟,我对你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你想多了。”我冷冷地说。

“秋荻,虽然说我们有一夜之欢,但我当时也没有承诺说要娶你啊,你也没说要嫁给我啊,你现在怎么反悔呢,你不要这样做好不好?”吴星星说。

那天在酒店的事,吴星星并不知道后来和他亲热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个阿红,所以他认为我是想要逼他娶我,真是可笑之极,这简直对我就是一种污辱。

我真想当面告诉他其实我和他之间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和他发生关系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我从花街找来的女子,但现在我说他肯定不会相信,而且这样的事传出去也不好听,我最终还是忍住了。

“以前的事,你不要再提了,我都忘了,我对你没什么想法,一点想法也没有,所有针对你的事都不是我做的,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冷冷地说。

“真不是你?”吴星星说。

“不是。”我答。

“那就奇怪了,那会是谁总派人跟着我呢?而且还把我的照片放到网上,现在我爸担心死了,他说整天都有人跟着拍我,要是哪天我让人给暗杀了,他就要绝后了。”吴星星说。

“所以你爸准备把你关在家里,不放你出来玩了?”我问吴星星。

“是啊,你说这是多么灾难性的后果?这到底是谁要整我啊,怎么就能想出这种招来?”吴星星说。

“我也不知道,但真的不是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我说。

富二代果然无聊,他竟然会认为这样的事是我做的,看来我以后要远离这样无聊的富二代才行。

不过我想让离他远一些,他却并没有要离我远一些的意思。第二天,他又找到了我。

这一次我没有骂他,因为实在是不忍心骂。

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眉角还贴着创口贴,这一看就知道是让人打了,而且还打得很惨。

“秋荻,你到底要怎样?”他苦着脸说。

“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了嘛,那些事不是我做的。”我说。

“你还说!昨天打我的人都说了,就是齐秋荻让他们打的!你既然都找人打我了,为什么还不承认?你到底要怎样你直接说好了,你别这样了行不行啊?”吴星星吼道。

我这下彻底懵了,我真没有找人打他,难道是邹兴他们干的?

但想想也不可能,邹兴他们绝对没胆子背着我打人还说是我指使的,而且打的还是吴星星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像他这样有钱有势的人,一般人是不敢动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说,那些打你的人打了你之后还告诉你是我让他们打的?”我说。

“是啊,我昨天刚从酒吧玩出来,还没上车呢,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我要不是躲得快,我都破相了我。”吴星星说。

“吴星星,这是有人陷害我,我真的没有找人打你,我没必要那样做。”我说。

“你就直接开条件吧,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才不找我的麻烦?”吴星星说。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到底要怎样才相信我的话?”

“你说是人家陷害你,那你说,人家为什么要陷害你?为什么不说是别人指使的,非要说是你指使的?”吴星星说。

“这我哪知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我没好气地说。

见吴星星不说话,我又接着说:“你可以报警,让警察来抓那些人,到时一问就知道是谁指使他们的了。”

“他们说了,我要是敢报警,就杀我全家。”吴星星说。

“他们恐吓你的吧,他们随便说说你也信?”我说。

“我现在是惊弓之鸟,宁可信其有啊,如果他们再去骚扰我的家人,那我爸就更紧张了,就更加不放我出来了。”吴星星说。

我彻底无语,这事我确实帮不上忙,我也想不透这其中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有人会要打他,而且还说是我让打的。

“那你自己小心点吧,我也没办法,但真不是我做的,如果是我做的,我就承认了,你冷静地想一想,我不缺钱,所以没必要讹你,我对你这个人也不感兴趣,所以我实在是没有理由那样做。”我说。

“真不是你?”吴星星还是一脸的怀疑。

“真不是。”我坚定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