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我有我的办法/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的,我就是没完没了!你明明就是凌隽却不承认,到底是为了什么?就因为你变丑了吗?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

“齐小姐,请你不要再说我丑了好不好?当着别人的面直接说人丑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你这样一直说我丑,你觉得合适吗?”冯永铭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你闯进我的住处,一边强迫我承认我是你老公凌隽,一方面又骂我丑,你到底想干什么?”冯永铭说。

“对不起,我……”

“好了,别再说了,你走吧,我要工作了。”冯永铭说。

“凌隽我跟你没完!你始终不承认你是凌隽是吧?好!我会让你承认的,你有你的方式,我也有我的办法,你把我当傻瓜?我可从不认为自己是傻瓜!”我说。

“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冯永铭说。

“你管我!你又不是凌隽,我干什么你都管不着!”我扬了扬眉。

“可我是你表哥!我有义务替姑姑照顾好你,我当然不能随你胡来。”冯永铭说。

“我自己能管好我自己,我不需要你管我,凌隽,你等着看好戏吧。”我说完下楼。

“齐秋荻你不要乱来……”

后面是冯永铭的叫声。

我没有回应他,心里却暗暗一乐,凌隽没死,这当然是天下最好最好的事情了!

邹兴看着我一脸的喜色,有些不解,“太太,你那个表哥对你那么不客气,你怎么还能笑嘻嘻的?”

“他对我没有不客气啊,他几次救我,对我挺好的呀。”我说。

“他是救过你几次,可是今天他对你也太无礼了,太太,你怎么就非认定他是隽哥呢?你的依据是什么”邹兴说。

“你想想啊,现在朝会有麻烦,万华电力的方唯有麻烦,这些人都是当初害凌隽的人,虽然他们背后也许还有人,但他们是很明显暴露了的,所以凌隽要先对付他们,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你说,是不是这样?”我说。

“是有些道理,可是这也不能说明冯永铭就是凌隽啊,而且你也做过DNA测试了,证明他们不是同一个人的。”邹兴说。

“那些测试又不是我亲手做的,有可能是机器故障呢?也有可能根本就是人为造假呢?只要人想去造假,那什么样的假造不出来?所以对一切都要持怀疑态度,再说了,他们身形那么相像,又都对金融有天赋,哪有这么巧的事?”我说。

“太太这么一说,也确实有道理,如果冯永铭就是隽哥,那他为什么不和我们相认呢?他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邹兴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有他自己的原因吧,但我有办法逼他和我相认。”我说。

“是么?你有什么办法?”邹兴说。

“天机不可泄露。”我笑着说。

**************************

晚上的课完之后,已经是快十点了。

小白脸金浩然紧跟着我走出教室,“秋荻,今天我可以送你回家了吧?”

“可以,不过你得先请我看场电影,午夜场最浪漫了。”我说。

“真的?”金浩然惊喜得大叫起来。

“怎么?不愿意?”我说。

“愿意!太愿意了!你知道吗,我给自己立下的这个月最伟大的目标,那就是能请你看场电影,现在你终于答应了,我的目标提前达成了耶。”金浩然说。

“你能不能说话不要带耶字,我受不了太娘的男生。”我说。

“好啊,以后我都不带就是了,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我都听你的。”金浩然说。

“那倒不必,你不必什么都听我的,只要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要太娘就行。”我说。

“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电影吧,要不要先吃宵夜?”金浩然说。

“看完电影再吃宵夜吧。”我说。

来到停车场,等在那里的邹兴看着我和金浩然一起,马上一脸的不高兴。只是他也不敢说什么,默默地打开车门准备让我上车。

“邹兴,我要和我浩然去看电影,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我说。

“啊?你怎么能……”

“邹兴,我的事你不要管太多哦,这样不好。”我说。

“只是……”

“你先回去吧,我看完电影让浩然送我回去就行了。”我说。

“那不行,我得保护你的安全。”邹兴说。

“你先回去吧,我没事的,现在周进尺自顾不暇,我不会有事的。”我说。

“我能保护秋荻,你回去吧。”金浩然说。

“你个死娘娘腔,老子和你说话了吗?就你那娘炮样子,还能保护人?风大些就能把你吹跑了!”

邹兴心里不爽,不敢惹我,就把气撒在了金浩然的头上。

“你才娘娘腔呢!你说话不能客气一点吗?我和你又没仇。”金浩然倒是好脾气,并不出恶语。

“我对你客气?我不揍你就算是对你客气了!”邹兴骂道。

“我懒得理你,在秋荻面前我要保持风度。”

金浩然说着打开车门,弯身请我上车。然后跟着上车,驾车驶出停车场。

不出我所料,邹兴并没有回家,而是开着车跟在我们后面,他放心不下,他要跟着保护我。

很快到了影城,把车停好后,我挽着金浩然的胳膊走进了电影院,这时来看电影的人已经不多了,也不用排队,直接买到了十点半开映的票。

等候开映期间,我和金浩然坐在休息区吃爆米花,金浩然显然很兴奋,不停地和我说话,说他们韩国的风俗,说他们和我们生活习惯的不同。

他说得起劲,我听得心不在焉。邹兴也跟着进了电影院,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气呼呼地抽烟,被工作人员叫他不许抽烟后,他显得更加烦躁。

邹兴真是好样的,对我和凌隽那真是忠心不二,我心里有些感动。

终于到了放映时间,我和金浩然检票入场。

电影很烂,剧情和视觉效果都烂到爆,白天工作太累,我看着看着,竟然睡了过去。

电影放映结束,放映厅里的灯打开,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发现我的手被金浩然握在手里,我赶紧抽开。

“你没对我做什么吧?”我问。

“我倒是想做什么,可这周围都是人,我能做什么呀?”金浩然说。

我想想也是,周围都是观众,他应该没什么轻薄我的机会。

走出电影院,邹兴还在那里等着呢,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向他走了过去。

“不是让你先回家吗?你怎么还守在这呢。”我说。

“我回家了,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如何对得起隽哥。”邹兴气鼓鼓地说。

“可是我还要和浩然吃宵夜呢,你也等着?”我说。

“太太,你不会真的喜欢那个娘娘腔吧?”邹兴说。

“还好。”我没有明确回答。

“我说过不许你叫我娘娘腔!我只是长得俊秀,但我并不娘!”走过来的金浩然说。

其实金浩然说的没错,他还真是不娘,只是长得漂亮了一些。

“你就是一娘炮!老子看了你就来气!”邹兴骂道

“邹兴,不许这样对我朋友!”我喝道。

邹兴不敢顶嘴,只是冷哼了一声。

“秋荻,那我们还要吃宵夜吗?”金浩然说。

“当然要了,我也正好饿了,我们找一家通宵营业的店吃东西吧,不过我拒绝洋快餐。”我说。

“我也拒绝那样的垃圾食品,我们可以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吃东西。”金浩然说。

我看了看邹兴气鼓鼓的样子,知道如果我继续和金浩然吃宵夜的话,他肯定还得跟着。我有些于心不忍,“邹兴,要不我们一起吧?”

“秋荻,他不喜欢我,你带着他,他会不断找我麻烦的。”金浩然说。

“邹兴也是我朋友,如果你拒绝带上他,那我也不去了。”我说。

“娘娘腔不乐意带上我,我却偏要去。”邹兴说。

“好吧,那就一起,只要你别找我的麻烦就行。”金浩然确实涵养不错,这样都不生气。

上了金浩然的车,刚刚驶出停车场,一辆摩托车突然飞驰而来,砰地一声撞上了兰博基尼的侧门。摩托车撞上跑车后,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弹出后摔倒在地。

我直接都不用下车就知道是冯永铭。

“哎呀,是哪个冒失鬼呀,我的爱车哟。”金浩然一边心疼得大叫,一边停车查看,他还真是涵养极佳,车被人撞了也只是说人家是冒失鬼,并没有开口大骂。

“你怎么回事啊?”金浩然说。

“什么怎么回事?意外呗,我的全责,我赔你就是了,你说,一百块还是两百块?”冯永铭说。

我差点笑出声来,兰博基尼这样的豪车,维修和保养费用高得吓人,光一年的保养和维护费用都可以买一辆普通的国产轿车了,冯永铭竟然说赔一百还是两百,真是笑死人。

他当然是知道行情的,他是故意装无知。

“一百两百?你开玩笑吧?我……”

“行行行,那就三百吧,算我倒霉,大晚上的还遇上这事。”冯永铭开始摸钱包。

“你……”金浩然气得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他不是那种很会吵架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