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入局/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最终还是答应了冯永铭。

之所以会答应他,主要还是因为他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算是说服了我。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认为他就是凌隽,我相信他不会害我,我对他绝对百分之百的信任。

一但对一个人信任,他就算把你卖了,你也会帮着他数钱的。

正如冯永铭所说,如果要想以后不用总是提心吊胆地防周进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投入监狱,让他万劫不复,永无翻身之日。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给他毁灭性的打击,才不会总是受他的欺负。

我将准备好的录音笔放入包里,来到了兰香会所。

因为担心周进尺会对我动手动脚,我让邹兴在会所外面布置了十几号人,录音笔录下的语音会适时传送给他们,一方面邹兴他们可以随时知道里面的情况,方便冲进去救我,另一方面他们可以保存好录音,就算是周进尺发现了我的录音笔,邹兴他们也可以留下证据。

这样先进的设备市场上当然买不到,这是私人侦探陆敬江借给我的,也不对,应该说是租给我的,因为我为此付了他一大笔钱,人家说了,这不是普通的录音笔,只是德国货,国内暂时都买不到。

还是那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基本上就不是什么大问题,花点钱无所谓,大事要紧。

我等了一会,周进尺如约而来。

他应该对我也是有所防备的,肯定让人先打探确认只有我一个人进了会所之后,他才相信我约他不是给他设鸿门宴。

他还是那种谄媚的笑,看了让人想吐。

“没想到齐小姐竟然会主动约我,这让我非常惊讶。”他笑咪咪地说,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在笑的,笑成了他最厉害的武器。

“周总肯赏光,荣幸之至。”我也笑。

不就是笑里藏刀么,你一个大男人都会,我一个小女子还笑不过你?

“齐小姐客气了,以前我们之间多有误会,齐小姐能释怀最好。”周进尺说。

提起以前的事,我心里就来气,在废弃厂差点被他强暴,这叫误会?如果这样的事我也能释怀,那我就不是人了。

不过我还是得继续装笑:“以前确实是有些误会,不提也罢,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嘛。”

“那是那是,齐小姐今天叫我来,有何吩咐?”周进尺问。

“请周总来,一方面是想叙旧,另外也确实有事想和你商量。”我说。

“什么事,齐小姐直说无妨。”周进尺说。

“朝会现在已经被关停,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开业?”我问。

周进尺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僵硬。

“齐小姐这是要来讽刺我的么?朝会只是被人陷害,暂时关停而已,过一阵警方查明真相,就能重新开张了。”周进尺说。

“我怎么会讽刺你呢,朝会是我丈夫凌隽一手所创,虽然他不在了,但我还是希望朝会能够持续兴旺,不过我听说朝会不仅仅是暂时关停,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开张了,因为涉毒,涉毒的事,可不是小事。”我说。

“那都是陷害,会查清的。”周进尺的脸色更难看了。

“周总,明人面前就不说暗话了,是不是陷害我们大家都很清楚,那毒*品的事,都是你亲自指使做的吧?不过我有办法帮朝会渡过危机,至于是什么办法,我不方便告知,我只想和周总做笔交易。”我笑着说。

“哈哈,是又怎样?毒*品生意利润那么高,做一年毒*品,比卖五年的酒水利润还要高,以前我就劝过凌隽让他引入一些软毒*品,可他死脑子不听,后来朝会整体利润下滑得厉害,凌隽又不在了,我当然要做了。不说这个,你说要和我做交易,什么交易?周进尺问。

很好,这个混蛋终于自己亲口承认毒*品的事是他做的了。

“如果你能说服那些股东将他们手里的股份打包转让给我,我就会成为朝会的新老板,也算是替我亡夫追回他曾经一手创办的公司。”我说。

“齐小姐很聪明啊,知道现在朝会的股东们都惶惶不安,可以低价买到朝会。只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这才是我最关心的。”周进尺说。

“我打算五千万买进朝会所有股权,如果周总能说服那些股东以两千万卖给我,那我就给周总私人三千万的好处,如果我需要付出三千万,那我就给周总两千万的好处,总之我的总支出控制在五千万,周总替我谈成的价格越低,你能拿到的好处就越多。”我笑着说。

“听起来很不错的主意,这事我还真是能办得到,朝会一直是我在经营,我说朝会好,股东们就说好,我说一文不值了,他们就会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过,几千万还是太少了一点,我现在也是有钱人,钱太少我没兴趣。”周进尺说。

我心里暗骂,你不过就是年薪几十万收入,在朝会占的股份那么少,你能有多少钱?还想在我面前装有钱人,真是无耻。

我当然不会说出这些话,我现在还求于他。

“我知道周总视钱财如粪土,如果周总帮我完成这笔收购,我可以答应周总其他的要求。”我装着有些害羞地说。

“其他的要求?那如果我要你答应嫁给我呢?”周进尺果然贼心不死。

“那叶晴怎么办?”我说。

“她什么也不是,我就只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就让她滚,我早玩腻了,她就是看上我的钱,想要我的钱,没那么容易,她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周进尺说。

果然是个混蛋,叶晴都为他怀了孩子,他竟然说出这种猪狗不如的话。我真是替叶晴不值,虽然她也是一个坏女人。

“好,这事我可以考虑,但肯定不是现在,等我完成收购之后再说,另外我还可以答应你,如果我成了朝会的新主人,我会很快让朝会重新开业,你也还是原来的总经理,到时我们一起将朝会重新做成万华第一夜场。”我说。

“好哇,你那么聪明,如果能和你一起经营朝会,肯定能做得比以前还要好。”周进尺兴奋地说。

你想得美!你怎么不去死,我心里骂道。

“好,那我晚上就约那些股东们吃饭,和他们谈出售股份的事,只是,我如何相信你?万一到时我帮你把事办成,你却翻脸不认人怎么办?”周进尺说。

“周总多虑了,我一个小女子,又怎么敢骗你,你把帐号给我,我先让人往你的帐户汇两百万的订金,事成之后再补余款,如何?”我说。

“好,齐小姐果然爽快,我一定会说服那些蠢货股东的,他们就是一群白痴,我想怎么弄他们就怎么弄他们,现在凌隽不在了,股东们都被我玩转于股掌之间了。”周进尺笑着说。

“看来你对我丈夫还是很忌惮的嘛,至少你没有把握把将他玩转于股掌之间。”我笑着说。

“这倒也是事实,凌隽确实是我见过最厉害的老板,要不是多方面的因素,我确实搞不翻凌隽,我承认我确实差他是差那么一点,不过成王败寇,商场都以胜败论英雄,他现在没了,我就是赢了他了,这也是事实。”周进尺说。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心想过一阵你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成王败寇了。

“好了,既然谈妥了,那我就等周总的好消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我站起来说。

“来都来了,就喝杯酒再走吧?我在这里存了几瓶好酒,我们共饮一杯吧。”周进尺说。

“不了,我真的还有事,等收购的事成了,我们再把酒庆功。”我说。

“行,那祝我们合作愉快。”周进尺伸出了手。

我没有跟他握手,只是笑了笑,然后走出包间。

出了会所,我这才松了口气,我以为我面对周进尺时会因为内心的憎恶而表现不佳,但事实上我还是做到了,看来演技又有进一步的提升。

以前爸爸常说,忍也是一种大智慧,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方能有大成就,这话确实有理。爸爸以前说的很多话,现在我都慢慢领悟了其中真正的含义。

爸爸是有智慧的人,只是我想不通的是,他那么智慧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出轨,将凌隽的那个任纤纤给弄怀孕了?这事,到底是不是搞错了?

如果真是那样,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将那个任纤纤当成年轻时的妈妈了,我和妈妈长得很像,而我又和任纤纤长得像,那任纤纤想必也就是很像妈妈了,如果爸爸将任纤纤当成妈妈了,那酒后犯错倒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这种可能还是很小,因为爸爸是一个谦谦君子,定不会对女人用强,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现在很难说了,当事人都已逝去,留下一个解不开的谜。

不过也或许哪天机缘巧合,又能让真相浮出水面,一切皆有可能。

上车后,我把和周进尺的谈话录音又听了一遍,确实很清楚,这录音不但记录了他受了我的商业贿赂,最重要的是他亲口承认了他经营毒*品。

只是这录音里也有我的声音,如果这样交给警方,那我也会被牵连进去,那可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