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物归原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永铭听完我和周进尺的谈话录音,满意地点了点头。

“挺好。”他说。

“当然,这可是我冒了很大风险才弄到的。”我说。

“等收购完成之后,我们再将录音发到网上,然后复制一份给警方,让万华市所有人都知道周进尺卖毒,让他去死。”冯永铭说。

我又看到了他眼中闪过的只属于凌隽的那种寒芒。

“是不是把周进尺拿掉,证明你的清白之后,你就可以恢复你凌隽的身份了?”我说。

“我不是凌隽。”

唉,这个混蛋到底到搞什么?他明明就是凌隽,为什么要隐藏身份,为什么连我他都不说?

“行,你继续装,你有种就装一辈子。”我没好气地说。

“这份录音有你的声音,得处理一下,不然到时你也会被牵连其中,你现在是齐氏的总经理,如果你牵涉商业贿赂,会影响齐氏的声誉。”冯永铭说。

他还是那么细致,都没等我提醒,他都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能处理掉?只留下他的声音,消除我的声音?”我问。

“当然,这是很简单的技术了,现在声音都能合成,当然也能消除,这事我会处理,你不用管,我不会让你受这件事的牵连。”冯永铭说。

“那如果那些股东答应把股权转让给我,是不是由你出面去签署相关的转让合同?”我问。

“不用,你自己去办就好,直接过户到你的名下,以后你就是朝会的主人了。你不用担心,钱不让你出,我已经筹集到了五千万,这是卡,密码是……”

“其实我有钱,以前你不是留给我两亿五千万么,那些钱我没怎么动,如果朝会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我不妨先动用那笔钱来完成收购。”我说。

“那是你老公留给你和孩子的钱,不能用作其他用途,那些钱不能随便动,要留给你和孩子,就算是生意上出了意外,那笔钱也能保你和孩子一生衣食无忧。”冯永铭有些激动。

“露馅了吧?你还说你不是凌隽?如果你不是凌隽,你怎么知道凌隽给我和孩子留了一笔钱?你怎么知道我们家的事?”我盯着他说。

“不是你自己说的的吗?你自己都说出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凌隽既然留给你钱,那当然是为了孩子了,我又不是白痴,我能理解不到一个男人的心思?”他还是狡辩。

“行,你继续装。”我恼火地叫道。

“总之不能动凌隽给你的钱,钱由我来出,但我真的不方便出面去收购,我有我的难处,请你相信我,公司过户到你的名下后,你就好好经营。不要让朝会这个万华市的第一娱乐品牌没了。”冯永铭说。

“可是我没有经营娱乐行业的经验,我怕我做不好。”我说。

“你那么聪明,你能做得好的,到时你请我做总经理,平时的经营我来负责就行了。”冯永铭说。

我眼睛一亮,“也对,这样你就可以重新执掌朝会了,这主意真妙,你不但回了朝会,而且又不是以凌隽的身份,也不会受到以前案子的影响。”

“我再说一遍,我本来就不是凌隽。”他说。

“你不是凌隽,那为什么几次冒险救我?甚至还为我受枪伤,如果你不是凌隽,那我和金永浩一起看电影,你为什么会吃醋?”我说。

“我几时吃醋了?你太自作多情了。”他不屑地说。

“你没吃醋?好!那我就和金永浩好,我要嫁给他,他长得白白嫩嫩的,涵养又好,又有钱,正好!”我赌气地说。

“你嫁个外国人算什么事?你孩子那么小,为什么要急着嫁人?你单身几年会死吗?”他又开始激动起来。

“你不是说你不是凌隽吗?那我嫁不嫁人关你什么事?我的事不要你管!”

本来是谈公事的,不知不觉间竟然又变成了私人话题的争吵,真是无奈。

“我看到那个韩国小白脸我就来气!总之你不能和他好。”冯永铭说。

“那你就承认你是凌隽啊,然后我就不和他好,我只和你好。”我有些不害臊地说。

“你能不能矜持一些?”他说。

“我和你两年的夫妻了,我在你面前还要矜持?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喜欢装?”我毫不客气地反击。

“可我真不是凌隽。”他说。

我再不说话,打开车门离去,关上车门后,还不解气,又重重地踢了他那破车的车门一脚,踢得太重,反作用力震得我脚生疼。

他摇下车窗:“齐秋荻,我警告你以后别总是踢我的车门!”

“我不踢你就算对你客气了,你去死吧!”我怒骂。

嘴上虽然这么咒他,其实心里哪舍得,失而复得让我内心充满喜悦,如果他又不见了,我得多伤心。

虽然他现在面容变得不好看了,但只要他是凌隽,我都喜欢。美好的容颜确实能让人赏心悦目,但灵魂的真正相融,才是爱情产生的基础,容颜终会老去,只有精神才能永恒。

当然,虽然话是这样说,如果他真的承认了他是凌隽,而且告诉我他的容貌不能变好看了,我是否真的能接受他现在丑陋的容貌,或者说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完全接受,这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人性是复杂的,有时自己对自己也未必会有充分的认知,我们能想到的东西,未必就能做得到。虽然我们认为我们可以,但其实真正事临头,却未必做得到。

**************

周进尺打电话告诉我,说朝会的三个股东代表要和我见面。

创业艰难,靠原始积累很难做大,如果规模太小,就缺乏竞争力,会很快被市场淘汰,成活的机率很低,所以很多优秀的企业都有不少的股东,就是因为创业前期需要到处筹资做大,齐氏一样,朝会也一样。

朝会的股东还算少的,听说只有七八个,大多都是凌隽以前的朋友,我今天去和他们见面,也算是会故人,以前凌隽没出事的时候,我陪同凌隽一起出席过他们公司的年会,所以和他们有一面之缘。

会面地点是在朝会的会议室。朝会已被关停,大多数工作人员都已遣散,只剩下几个保安还在值班,以前万华市的第一娱乐场所此时显得冷清寂寥,这样的场景诠释着繁华如梦,世事无常。

会议室临时才打扫过,会议桌上还有擦拭过后未干的水渍。

我向三个股东点头致意后,在凌隽以前坐的椅子上坐下,我要对他们形成一个心理暗示:我一直都是这里的主人,因为我代表凌隽,这个事实从未改变。

“齐小姐……”

“你应该叫我一声嫂子,我们是见过的,以前凌隽在的时候,你们就叫我嫂子来着,如果你们觉得别扭,那可以像其他兄弟一样叫我小嫂子,规距可不能乱。”

我略显凌厉的打断了一个股东的话,这些小人在凌隽出事的时候为了利益力挺周进尺,我心里恨透了他们,所以没必要对他们客气。

“小嫂子,你还是那么厉害。”那个股东尴尬地笑笑。

“我的意思,周总已经和你们说清楚了吧,现在朝会不行了,但我不忍心朝会落在别人手里,所以我愿意出资买下你们所有人的股份。”我说。

“这件事周总说过了,他说你只出资两千万?我们所有股东的肌份打包卖给你,两千万的价格确实太低了。”一个叫万和的股东说。

这个周进尺还真是狠,他只报价两千万,那他是想从我这里拿走三千万了,真是够贪。

“朝会本来也不是你们的,是凌隽创立的,你们这些年从朝会年年分红,你们最初投入的原始资金早就翻了上百倍地赚回去了吧?现在你们再拿到的,那都是额外的了,现在朝会已经垮了,两千万已经很高了,再过一段时间,恐怕两千万都值不了,朝会涉毒,声誉都毁了,谁会敢接手这样一个烂摊子?”我说。

“可是两千万也太少了,怎么着你也要给五千万。”

说话的又是那个万和,看来今天他是股东们派来讨价还价的代表。

“就两千万,我一分都不加,现在我虽然买朝会,但你们别忘了,凌隽才是这里最大的股东,我现在付给你们的钱只是买属于你们的那一份股份,而不是买整个朝会,现在给你们两千万,已经是把朝会高估值了,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说。

他们都是商人,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朝会本来就是凌家的,现在给的钱,只是买属于他们的那一部份。买了他们的股权,朝会就完全属于凌家了。

“我们明白,小嫂子,你适当加些吧?”万和说。

“一分都不加,就两千万。”我说。

“哈哈,大家都是自己人,我看这样吧,大家各自让一部份,小嫂子再加五百万,两千五百万成交,你们看如何?”

周进尺开始当和事佬了,我就知道,他报的两千万,其实是给了那些股东们议价的空间。

“啥也别说了,再加五百万,三千万成交!小嫂子是齐氏的大老板,也不缺这点小钱,是不是?”万和说。

三千万,也是冯永铭当初报给我的收购价格,是我们心里能承受的价格,他果然高明,早就预测到最后会以这个价成交。

“好吧,看在你们曾经是凌隽兄弟的面上,我就多出这一千万,三千万成交吧,虽然你们不仁,但我不能不义,我也真是不缺这一千万,让律师来写合同吧。”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