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抗议/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半个月的筹备,朝会终于重新盛大开业。

我一下子被推到台前,因为现在朝会名誉上的老板变成了我。

各媒体都是关于我的报道:

‘万华娱乐行业史上最年轻老板齐秋荻’,‘传统企业齐氏进军娱乐行业,齐秋荻大手笔收购朝会’,‘年轻美女老板齐秋荻能否让朝会重生?’

这一类的新闻标题充斥万华各类媒体,我无意间竟然也成了娱乐和财经两个版块都感兴趣的新闻人物了,虽然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但我又不得不去面对。

冯永铭却是低调得惊人,但凡有可能记者出现的场合,他都一律不露面,不管我怎么激他气他,他是打死也不出面的,难怪凌隽以前会被人认为是个老头,原来就是这样低调的结果。

朝会开张当天,前五十名客人三千元以下的消费一律免单,客人如潮水一般涌向朝会,万华市第一娱乐品牌又活了过来。

******************

齐氏企业方面,在冯永铭的幕后指导下,我主动关停了几家长期不能盈利的分公司,叫停了几个占用资源又看不到希望的项目,就像切阑尾一样地切除了一部份拖累集团总体盈利能力的业务,此举非常有效,才一个月时间,集团整体盈利上升了三个百分点。

但此举也带来了负面影响,关停分公司,自然就意味着一部份人要失业,我让人事部门对那些面临失业的人员重新进行二次面试,把有能力的留下继续培训后分到其他事业部,没有能力的则直接淘汰掉,毕竟做企业不是做慈善,不可能养着一群不能为企业创造任何价值的人。

这样产生了新的问题,那些被淘汰掉的员工,他们并不认为他们没有能力,他们认为这是我有意针对他们,于是他们组织起来,包围了齐氏总部大楼。抗议我解雇他们。

我站在位于十六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通过落地窗观看下面抗议的人群,因为距离太远,他们口里叫着什么我听不清楚,但大概也能猜得出无非就是‘还我工作我要生存’之类的话。

其实他们的诉求我是能理解的,每个人都要生存,每个人都需要工作,我也一样,他们要生存,但齐氏也要生存,如果只是因为考虑他们的工作问题,一直留下那些长期不能盈利又没有任何进展的分公司,那齐氏最后也会死掉,最后淘汰的就不是一小部份人,而是大家共同失业。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们是因为不努力而被淘汰的那一部份,我虽然也不想让他们失业,但我为了齐氏能生存,也不得不淘汰他们。

楼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源源不断地有人赶来。

我叫过秘书陈玉,“陈姐,这一次我们解雇掉的一共有多少人?”

“两个分公司加起来一共是近两百人,但有八十多人被重新录用,所以失业的也就一百多号人的样子。”陈玉说。

陈玉是以前妈妈的秘书,是公司的元老,所以我叫她陈姐,事实上我年纪实在太小,在公司上班的不管是不是元老,年纪差不多都比我大,从年龄上我都得叫声哥或姐。

“一百多号人?可是你看现在下面明显已经超过两百人了,而且还有人不断地赶来,那就说明,这些人不全部都是失业来抗议的,对不对?”我说。

“是啊,小姐这么一说,我也才反应过来,他们又没有失业,那他们抗议什么?这不是瞎起哄么?”陈玉说。陈玉一直叫我小姐,从不叫我齐总,也许在她心目中,我大小姐的身份比总经理的身份更重要。

在我和陈玉说话的这会,下面抗议的人拉出了一个横幅,我视力很好,虽然隔着这么远,我还是能看得清上面写的字:齐秋荻滚下台。

“小姐,你不要介意,这些人就是瞎闹。”陈玉怕我生气,赶紧劝我。

我笑了笑,“我为什么要生气?齐氏是我爸创建的,我是齐氏最大的股东,他们凭什么要让我滚下台?这样的说法,简直无知可笑。”

“就是,这些人真的无聊。”陈玉说。

“不,他们不是无聊,他们这样有目的有组织地出来抗议,显然不是在瞎闹,这是有人在背后给他们撑腰呢,不然哪来这么多抗议的人?”我说。

“是哦,本来就没那么多人失业,现在却忽然冒出这么多人来,而且还是有组织的,这肯定是有人从中捣乱,然后给你施加压力。”陈玉说。

“你说得没错,这就是有人想给我施加压力,不过这样一闹,也确实给了我不少压力,我如果再接着砍掉公司的其他业务,那势必就会有更多人失业,如果我不砍掉那些长期拖累公司的项目,那齐氏要想重现辉煌很难,这一着棋很毒,这是摆明给我和齐氏找麻烦。”我说。

“小姐,你不用管他们,随他们闹去,你不要受影响。”陈玉说。

“我怎么可能不受影响,我是总经理,现在公司员工在总部抗议,一会就会招来记者了,传出去以后对集团的声誉影响很大,所以我必须得面对这一问题。”我说。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陈玉说。

“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想想。”我说。

陈玉出去以后,我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冯永铭。

其实公司的很多决策都是他给我出的主意,包括砍掉那些烂尾项目,现在出了这种状况,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得请教他。

电话接通,传来他沙哑的声音:“你说。”

“现在很多被解雇的员工在楼下抗议,有几百人了,而且他们还打出横幅让我下台,该怎么办?”我说。

“你是齐氏大小姐,是齐氏的最大的股东,你还怕这个?”他说。

“我不是怕,我只是担心会招来记者,有损集团的声誉。”我说。

“你就是在怕,你声音都在抖了,秋荻,你要变得强大,这都是你必须经历的阶段,肯定是你公司内部的人在使坏,而且有高层参与,他们就是要你扛不住压力,你不要上当。”冯永铭说。

“我当然不会上当,不过我现在该怎么办?我一直躲起来不和他们会面吗?如果他们冲进来怎么办?”我说。

“恰恰相反,你现在要主动站出来和他们对话,你又不是恶意裁员,只是企业做结构上的调整,所以你不理亏,你完全不用心虚。”冯永铭说。

“我直接和他们对话?他们要是冲动起来怎么办?”我问。

“不会的,我相信你能震得住他们,你是齐氏的最大的股东,是大老板,你还怕几个员工?他们背后的人也只是想给你施加压力,不会让事情闹得太大,你不要胆怯,你怯了,人家就强了,你强了,人家自然就怯。”冯永铭说。

“好,那我去了。”我说。

“加油,这虽然看起来是危机,但其实是提升你威望的好机会,你不是一直说自己资历浅吗,摆平这些危机,你就立威了。”冯永铭说。

“好。”

在他的鼓励之下,我果然信心增加了不少。

“陈姐,随我下楼去和那些人对话。”我对陈玉说。

“这个……还是先让他们等冷静一下再说吧,你现在下去,我担心他们会对你无礼。”陈玉有些为难。

“没事,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随我下楼。”我坚定地说。

当我突然出现在那些抗议的人面前时,他们反而是吃了一惊,场面忽然就安静下来,他们中大多数人没见过我,也许听说过总经理是个小姑娘,但可能我年轻得还是超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我就是齐秋荻,就是你们让滚蛋的齐氏少主。”我有意突出了少主的身份,我要让他们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这个地方我作主。

“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失业了嘛,没有稳定收入了,谁都会不高兴,大家都要吃饭,都要生存,你们一样,我也一样,整个公司的人都一样。”我说。

“你既然理解,那为什么还要开除我们?”有人大声说。

“我不是要开除你们,我关停的几家分公司长期不盈利,而且一点进步都没有,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关停是早晚的事,对于没有了工作的员工,我也安排了重新面试和培训,但是有些员工自己不努力,能力不能胜任新的岗位,这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如果不管能力好坏都要勉强留下,对那些努力的员工也是一种不公平,对吗?”我说。

台下更安静了,显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是能听懂道理的。

“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都一样要面对竞争,如果齐氏不调整,让那些不盈利又没有前途的项目长期拖累集团的发展,那早晚齐氏就会垮掉,到时我们所有人都会失业!所以我们都要遵守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不想失业的,就应该从自身找原因,自己更加努力地学习,提高自身能力,因为没有哪个公司会去聘用一个不能为公司创造价值的员工,大家说对吗?”

这一次没有人反对我的话。

“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大家散了吧,如果你们认为你们其实是有能力的,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岗位给你们,那你们可以向人事部门申报参加培训,培训完后我亲自面试,到时如果真的是有用的人才,我一定会留下。记住,不要再试图闹事,闹事只会让你进警局,不会给你带来工作机会。”

我说完转身回了办公大楼,话已说完,不需要再多啰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