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江湖/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将我抱起,走出了医院。

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儿,我也不在乎他要带我去哪儿,只要在他的怀里,我就是安心的,我已经疲惫不堪,我只想找个地方歇息,而凌隽的怀抱,是最好的地方。

我终于可以不用叫他冯永铭了,我可以直接叫他凌隽,可是造化弄人,能发声的时候不能叫,现在他自己承认了,我却叫不出来了。

这尘世果然深得没底苦得没边,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总是在不断的劫难中前行,体验失去的痛苦,享受重获的喜悦,在取与舍爱与痛的纠缠中沉沦。

能与相认,我本来应该是幸福的,但上天却又跟我开玩笑,让我变得又哑又瘫。

这种喜与悲的交织,反而让我变得平静起来,我选择暂时相信命运,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他将我轻轻放在他的吉普车副驾驶位置上,小心地给我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车,驶立医院的停车场。

仪表盘上显示时间已是凌晨四点半,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带我去哪儿,我现在说不出话来,也不想比划问他,不管他带我去哪儿,我都愿意。

车往城外开去,有凌隽在身边,我有一种说不出来安全感,倦意慢慢开始袭来,我靠在椅背上睡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车正行驶在高速路上。

“你醒了?我现在带你去云宁市,你饿了吗,前面有服务区,我在那给你买些吃的。”凌隽说。

我点了点头。

云宁市是相邻万华市的另一个省会城市,相距万华市七百公里,我的儿子齐志轩就藏在云宁市的济世孤儿院。

到了服务区,凌隽到便利店买了牛奶和面包,我随便吃了一些,又继续睡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想睡,也许是长期都处于一种不安全的状态之中,现在知道在我身边的就是凌隽,所以我睡得非常的安心。

洗车在高速路上行驶非常平稳,凌隽将空调调节到最舒适的温度,我睡得很沉,甚至还做起了梦,梦里又看到一片花海,我又和凌隽在梦里起舞,又有一对蝴蝶飞了过来,但这一次和上次的梦不一样,这一次的蝴蝶没有变成怪兽吞噬凌隽,而是围着我们翩翩起舞,凌隽搂我入怀,低下头亲吻我。

我惊醒过来,原来不是梦,是凌隽真的侧过身子在亲吻我,他已经将车停下。我搂住他的头,热烈地回应他,我们都很激动,我感觉到了凌隽那压抑许久的情欲。

吻得难分难解的时候,凌隽的手伸向我的胸部,但很快移开,他直起身,作深呼吸,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的确不是缠绵的时候。

“我们到哪里了?”我比划着问。

凌隽没有懂我的意思,一方面是我的手语不熟悉,另一方面因凌隽不懂手语,自然沟通困难,我只好拿过他的手机,在屏幕上写下我要说的话。

“我们快到云宁市了,我们先在这休息,等晚上我们再进城,晚上进城会更安全。”凌隽说。

我点了点头,拿过手机写上:“我们的孩子在云宁寺济世孤儿院,你是不是带我来看孩子?”

“我知道我们的孩子在这里,但现在我们不能去看,轩儿不能有任何闪失,我们还有很多对手没有搞定,我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所以我才一直隐瞒身份。”凌隽说。

“我很想你。”我在手机上写道。

“我也是。”凌隽说。

“如果我一辈子都是哑巴还站不起来,你会嫌弃我吗?”我又在手机上写道。

“不会的,万一,我是说万一你真的一辈子不会说话了,那我也不会嫌弃你,你要是不放心,等我把我们事情都办完,把仇都报了,我就服硫酸铜,让自己也变哑巴,然后我们两个都用手语,这样一辈子都不会吵架了。”凌隽笑着说。

我眼泪哗地流了下来,不管是这话是真是假,我此时都感动得心疼。

“好了,我先看会书,我必须要尽快把功课补上。”

说着他从贮物箱里拿出一本书,书名是《手语速成法》。

他竟然在学手语,知道我总是用手机写字和他沟通会很累,所以他要学会手语,这样我比划他就能看得懂了。

我眼泪又下来了。

他拿出纸巾帮我拭去泪水,“秋荻不哭,唐僧他们去西天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取得真经,我们这才几难,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是上天在考验我们的爱情,我们只要挺过去,就能得到幸福。”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但泪水还是忍不住哗哗地流,他用了一张又一张纸巾,还是擦不干我的泪。

“不许再哭!哭得我心都乱了,我这要补功课了,你别吵我!”

这个混蛋又开始暴露他凶残的本性了,不过这一招很管用,我竟然真的就忍住了眼泪。

他开始专心致志地研究起手语来,还随便给我也扔了一本手语方面的书,让我也一起学习。

他是绝顶聪明的人,学得非常的快!他不时看书不时跟着比划,有实在学不会的地方,他就放DVD碟片在车上看,然后跟着比划,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比我还学得快。

我们两人一直在研究手语,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天就黑了。

季节在变化,白天已经开始越来越短,黑夜却越来越长了。

晚上六点左右,一辆黑色保时捷驶进了服务区,停在了我们的破吉普旁边。

车上下来的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打开车门上了我们的车。

这个人我认识,是以前凌家负责修剪花园的佣人,平时寡言少语,因为皮肤很黑,所以大家都叫他大黑,具体叫什么名我也不清楚,现在他一身衣服,竟显得英气逼人。

凌隽出事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没想到他竟然是凌隽的一张暗牌。这就难怪凌隽会知道我们把轩儿藏在云宁市了,八成就是这个大黑在暗中帮他打探着一切。

我心想幸亏我没有在他出事后背叛他,不然就麻烦了。

“隽哥,嫂子。一路辛苦。”大黑说。

凌家的人都叫我‘太太’,只有这个大黑叫我嫂子,这说明他和凌隽的关系非同一般,根本不是普通的主仆关系,我猜想他恐怕是凌隽最信得过的人了,不然凌隽也不会一直安排他在凌家装下人干粗活。

“云鹏,没有人跟踪你吧?”凌隽说。

“没有呢隽哥,我在城里绕了很多圈才出城的,确定后面没有人跟来,隽哥和嫂子放心。”大黑说。

“那就好,秋荻,这是尚云鹏,绰号大黑,还记得吧?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最值得信任的人。”凌隽说。

“隽哥过奖,云鹏的命都是隽哥给的,对隽哥忠心是应该的,孩子都安全呢,隽哥和嫂子请放心。”尚云鹏说。

他这话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我自以为聪明,认为让邹兴将孩子送到云宁市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没想到他们都一清二楚,听他们的意思,他们还有一大群人在云宁市保护着轩儿的安全,看来江湖还真不是我这二十一岁的女子玩得转的,我以为天衣无缝,在他们看来,我的那些都只是小把戏,真是惭愧,要是他们是坏人,那轩儿恐怕早就出事了。

我比划:“你们原来早就知道了轩儿的事了?”

尚云鹏没看懂,但这一次凌隽竟然看懂了:“我一直怀疑阿进和邹兴有一个人是叛徒,所以我让云鹏暗中一直跟着他们,邹兴虽然做得很周密,但又怎么会瞒得过云鹏,云鹏十几岁就出来混江湖,二十岁当上万华市小七帮帮主,砍人做牢都干过,邹兴是从工地上出来的,当然不可能和他比。”

我看了看尚云鹏,他一张黑脸还是面无表情,可见凌隽说的都是真的,看他年纪和凌隽差不多,没想到他竟然阅历这么丰富,这才是真正的江湖中人。

“隽哥,你和嫂子上我的车吧,我来开你们的车,我已经将红林酒店包下来了,还派兄弟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入住,所以那里是安全的,你们尽管住进去休息,晚些时候我会让人将宝宝送到酒店来给你们看一眼。”尚云鹏说。

“不必了,现在是非常时期,用手机拍两张照片过来给秋荻看看就行了。”凌隽说。

可是我想看,我都好长时间没看到轩儿了,我是真想看看。

“我知道你想看,但为了安全作想,先忍忍吧,孩子容易吵闹,如果哭起来就麻烦了,看照片也一样的嘛,该狠的时候就要狠一些,不能节外生枝。”凌隽对我说。

没有办法,我也只好点了点头。

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说不想那是假的,更何况我们现在都到了云宁市,和孩子相隔这么近都不能看上一眼,真是残忍。

凌隽抱着我上了尚云鹏开来的保时捷,这时尚云鹏已经开着我们开来的破吉普出了服务区,凌隽则开着保时捷远远地跟在后面。

我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我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尚云鹏开着我们的车,如果云宁寺有人对我们不利,肯定会在进城时对我们实施袭击,那袭击到的就是尚云鹏了,而我们看到他遇袭后,我们就会有足够的时间逃跑。

尚云鹏这是在帮我们试险,用他的安全来保证我们的安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