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会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高速进了市区后,我发现又有两辆车跟在我们的后面,我一下子有些紧张起来。

我对凌隽比划:“后面有车跟着我们。”

凌隽没明白,我又比划了一次,他终于明白。

“那是云鹏的人,是保护我们的,你不用担心。”凌隽说。

我继续比划:“尚云鹏靠得住吗?会不会像阿进一样背叛你?”

这一次他竟然一下子就明白我要表达什么了。“云鹏是我最信得过的兄弟,他以前混黑道的时候,被仇家在朝会砍杀,我拼死才保住他的,我后脑勺还为他挨了一闷棍,差点给我打成白痴,后来我让人把他送到医院,他身中三刀,医生说只要晚送两分钟,他这个人就没了,所以他一直感谢我的救命之恩,他是孤儿,从来没人真正对他好过,我真心对他好,他自然报以忠诚,他是我手里的王牌,不到关键时刻我不打出来的。”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其实我以前也不是完全信任他,他在云宁市的势力非常的大,云宁市黑白两道都叫他黑哥,我后来提出让他到凌家潜下来,负责修剪花草,让他消磨自己身上的戾气,没想到他竟然放弃大哥身份,真的在凌家修了两前的花草,我这才完全信任了他。”

我竖起大姆指,算是给尚云鹏点赞。

凌隽接着说:“后来我出事了,我怀疑是阿进,但也怀疑是邹兴,所以拿不定主意,于是就让邹兴组织兄弟保护你,然后让云鹏暗中监视他,其实邹兴将孩子送到云宁的第一天云鹏就知道了,云宁市可是他的地盘,有什么事能瞒得了他。”

我比划:“幸亏云鹏是自己人,不然轩儿就危险了。”

“是啊,所以凡事一定得留后手,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不能太过信任一个人,这个世上你可以有一百个朋友,但真正能信任的不会超过五个,能以命相托的最多两个,不会超过三个。”凌隽说。

我点头赞成。

“云鹏做事真是周密,我让他全力保护轩儿,让他安排人进孤儿院工作,结果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孤儿园大部份的人都被他收买了,不仅如此,孤儿园周围的店铺都是他的人开的,他一定花了不少钱,等危机过了,再慢慢补偿他吧。”凌隽说。

“他那么有钱吗?”我继续比划。

凌隽笑了笑,“不要小看混江湖的人,云鹏的人控制着云宁市百分之六十的夜场,你说他有没有钱?而且那些夜场都不是他投资开的,但他每年能从那些夜场分红,如果不给分红,那些夜场根本开不下去。”

我比划:“这就是保护费么?”

凌隽又笑:“不是保护费,是势力投资,开夜场的人需要保护,而云鹏又能为他们提供保护,所以他们也乐意合作。”

我吸了一口凉气,心想真是长见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社会吧?但云鹏看起来挺可爱的,一点也不像电视上演的黑*社会那样凶神恶煞。

终于到了尚云鹏说的红林酒店。

红林酒店其实很小,看起来更像一个招待所,但环境很好。

让我惊喜的是,我在酒店里竟然看到了阿芳。

凌隽见我一脸的惊讶,笑着解释:“阿芳伺候你习惯了,我担心我笨手笨脚的,侍候不好你。就让阿芳坐动车过来了,有她在身边,会方便一些。”

我比划:“那为什么不让她和我们一起来呢?”

“分开走好一些,人多目标大,分开走更安全。”凌隽说。

“太太,你还好吧?”阿芳一看到我就眼泪汪汪的。

我勉强笑了笑,吃力地比划:“我很好。辛苦你了。”

比了两遍阿芳还是没明白,最后还是凌隽给翻译的,凌隽是真聪明,竟然记住了那么多的手语,他还说手语其实也是有规律的,只要掌握规律,学起来就很快,可我真没发现有什么规律可言。

我承认智商方面我确实是差他差了一截。还好现在不用和他斗了,不然大多数时间我都落于下风。

“隽,如果我们不是来看孩子,那我们到云宁市来干什么?”我比划着问。

“一方面是来看看轩儿的安全是不是保障得好,这样我才放心,因为我们会消失一段时间,另外我想来见见这边的兄弟,轩儿全靠他们保护,我一直不露面也不行,总得说声谢谢。”凌隽说。

这倒也是,虽然说那些人是他的兄弟,但这么长时间让那么多人保护轩儿一个小孩子,确实是难为他们了,亲自来跟他们说一声谢谢,那也是应该的。

这就是凌隽的领袖气质,礼贤下士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恩威并重,让下面的人对他忠心耿耿。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不尽如人意,虽然他做得够好,但管家阿进还是背叛了他。这件事应该对他的打击很大,虽然他很少表露出对阿进的恨意,但是被一个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肯定是非常不爽的,更何况凌隽是那么骄傲的人。

红林酒店的旁边是一家湘菜酒楼,阿芳伺候我洗澡换衣服之后,我坐上轮椅,凌隽推着我来到了湘菜酒楼。

酒楼的门口树着一块牌子,平时应该写的是某某婚庆宴之类的字,但今天却写着的‘本酒楼停业一天,请贵客改日再光临’的字样。

不用说,这家酒楼也被包下了,凌隽要在这里会客。

来到酒楼二楼,菜已经上好了,但谁也没动,尚云鹏和七八个男子围着桌子正在聊天,看到我们进去,全部站了起来:“隽哥,嫂子好,旅途辛苦。”

凌隽点头向大家致意,“谢谢兄弟们了,凌隽落难,本来想在万华重新崛起,但我的女人又让人害得又哑又残,现在凌隽处于危难之中,全靠兄弟们了。”

“隽哥别这么说,我们兄弟都是经过风雨的人,隽哥只是暂时遇上些困难,我们都相信隽哥会再度崛起。”尚云鹏说。

“我自己倒无所谓,只是现在秋荻被人害成这样,我需要把她先藏起来治疗,不能让她一直暴露在危险之中,凌隽拜托兄弟们几件事,一是务必保护好我家轩儿,这是重中之重,另外就是我现在已经将万华市的朝会收回来了,现在交给邹兴暂时打理,但我担心他的能力不够独挡一面,所以请兄弟们去两个人到万华去帮他。”凌隽说。

“这没问题啊,我们虽然能力不行,但我们至少可以保证朝会在隽哥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不会出事。”尚云鹏说。

“是啊,我们混夜场多年,多少还是有些经验的,我们绝对保证朝会不会出事。”另外一个兄弟说。

“那就谢谢大家了,等凌隽走出困境,必当厚报。来,倒酒,我敬大家一杯。”凌隽说。

席间他们问我的病情,我比划他们也看不懂,只好由凌隽来作答。

从他们对态度来看,他们确实对凌隽很尊重,这些人都是叱咤江湖不怕死的人物,凌隽能让他们如此忠心,确实是有些手段。

席散之后,其他人纷纷告辞而去,凌隽只留下了尚云鹏。

“云鹏,有句话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说。”凌隽说。

“隽哥有话尽管吩咐就是,云鹏听着呢。”尚云鹏说。

尚云鹏皮肤黑,五官端正,看起来有点像香港的某男影星,他的表情总是一副严肃的样子,虽然是混的,但却没有邹兴那种市井之气。

“是这样,自从阿进的事之后,我一直有些担心下面的兄弟会出事,当然,我还是相信你的,这一点不用多解释,只是那些负责保护轩儿的兄弟,假如有人出巨资收买,会不会透露轩儿就在济世孤儿院的消息?人在利益面前是很难保持忠诚的,特别是巨大的利益面前。”凌隽说。

其实凌隽说的这话我一直想说,只是那些人是他的兄弟,我一个女子不敢多嘴,怕被他骂我妇人之见。而且我现在说不出话来,要想比划这些也很困难。

“隽哥和嫂子大可以放心,那些人不敢背叛我。”尚云鹏说。

“你怎么保证呢他们不会背叛你呢?”凌隽问。

“因为我和他们是多年的兄弟,他们都知道我的脾气,我已经说过了,如果隽哥的孩子出了事,我就让他们的孩子也出事,如果没有孩子的,我就让他老婆出事,他们都知道我一向言出必行,所以他们都会相互监督,谁也不敢乱来,因为他们都担心自己的老婆孩子出事。”尚云鹏认真地说。

“这样做,会不会他们寒心?”凌隽说。

“不会,兄弟就应该共进退,隽哥是我的大哥,自然也是他们的大哥,如果他们背叛隽哥,那就是背叛云鹏,我决不饶他们,而且保护轩儿的人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都是信得过的,隽哥和嫂子就放心吧。”尚云鹏说。

我心里其实有些害怕,我总算是见识了黑*社会办事的风格,这样的方式我其实不是很接受得了,但这的确是防止背叛的最好方法。

人心都是善变的,要想让人心不变很难,最好的方式,就是他不敢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