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药汤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准备了两天之后,金三元又开始捣鼓草药,而这一次他做的工程很大,他弄了一大筐各种各样的草药,看起来像喂猪的饲料一样的多,我一看就傻眼了,心想这么多的草药,我要吃到猴年马月才吃得完了。

金三元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他坏坏地冲我笑:“你放心,这些药不是给你吃的,是给你沐浴用的。”

我听了更加不解,心想你一个医生,怎么操心我沐浴的事了?这唱的是哪一出?

不过答案很快揭晓,他将那些药熬好之后,并没有让我喝下去,而是将那些药放在一个很大的木桶里,放在一个房间里,让阿芳扶我到房间里脱光衣服进木桶里泡澡。

他说那药里有多种解毒的药,让我泡足一个星期,如果有效果就让我接着泡,如果没效果那就再想其他办法。

我除了照他说的做之外别无选择,当然只有脱得一丝不挂在桶里坐着泡。

凌隽则是搬了张凳子二十四小时守在我房间的门口,防着其他人进入我的房间,当然防的是男人来偷窥,女人就不必防了。

因为是二十四小时一直泡着不能休息,所以我睡觉都得在木桶里睡,泡在药里睡觉当然不可能睡得好,治疗简直成了一种煎熬。

好在第三天之后,我的嗓子可以发出一些声音了,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已经可以勉强说出话来。

我高兴得大哭起来。

凌隽听到我哭,走进了房间,我赶紧伸手捂在胸前,我现在可是一丝不挂。

“你好像能哭出声音了?”他问我。

“嗯。”我不敢太过用嗓,只是应声应了一声。

“太好了!太好了呀!”他直接扑过来搂住我,吻了上来。

这时门又开了,我吓得赶紧缩到药汤里,要是进来的是个男人那可怎么办?还好,进来的是干妈,她看到我们俩在亲热,赶紧转过身去:“凌隽,现在秋荻在治疗呢,你就不能先克制一下?”

她这是以为我们两个控制不住在亲热呢,我羞得脸一下子红了。

“不是这样的干妈,是秋荻能说话了,这个金三元还真是厉害。”凌隽说。

“是么?那太好了,现在嗓子刚好,不能说太多话,你先出来吧,让秋荻继续泡药,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你最好别在她身边溜达。”干妈说。

凌隽也被说得不好意思,只好出去了。

一周过后,我的第一疗程终于完成,我的腿也真的有了知觉!

虽然还是不能走路,但已经能伸缩了,不像原来一样和整个身体分离的感觉了,短时间就能这样,真是奇迹,没想到那个猥琐的金医生真是神医!

因为泡了一周,我的皮肤泡得惨白,有些地方甚至有轻微溃烂,光恢复皮肤又得花好一段时间了。

而凌隽的嗓子就完全的好了,他的声音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的嗓子虽然也恢复了大部份,但还没有恢复到受伤以前的清亮。

至少我已经不用再比划着说话,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福音。

“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秋荻如果要想彻底恢复,那需要她自己加强锻炼,毒性已经消得差不多了,以后每天泡两个时就行,不用长期泡在药里,但她需要做大量的恢复性锻炼,重新肌肉恢复活力。”金三元说。

“谢谢金医生了,大恩本来是不言谢的,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说谢谢,这样吧,就按你之前说的那样,我给你五十万作为答谢,以后你如果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得上忙的,那尽管找我,我能做的一定尽力。”凌隽说。

“你还真是有钱人哦,说五十万想说五百块一样,不过我说过只要八千块的,所以我一分也不会多要,你把八千块给我就行了。”金三元说。

“你把我治好,对我们有大恩,五十万也真是不多,并不是为了炫我们有钱,只是真的想表示我们的心意。”我在旁边跟着说。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钱是好东西,我也很喜欢,不过我说过只要八千块那就只收八千块,现在我也不急需用钱,以后我如果需要用钱,再向你们要吧,别废话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说话算数还是做得到的,你们再说给我五十万那就是看不起我了。”金三元说。

“行,那五十万就暂时放在我们这,其实就算你现在要,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现金,也只能给你转账,五十万你如果暂时不收,就当放在我这里投资吧,也许五年以后我能将它变成五百万也说不定呢。”凌隽笑着说。

这话别人听起来也许觉得凌隽在吹牛,但我绝对相信他做得到。

金三元不再理我们,而是看向干妈:“朱阿姨,那我先回去了啊,有时间我就过来看你。”

“好啊,现在看来,那些所谓的神医都只是欺世盗名之辈,只有你才是真正的神医。”干妈说。

“谢谢朱阿姨的的夸奖,您的一句夸奖,抵得过别人一百句的夸奖,我会继续努力提高我的医术的。”金三元高兴地说。

我和凌隽相视一笑,心想这个金三元对干妈的好感还真是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金三元走后,凌隽一直在沉思。

“你想什么呢?”我问他。

“我知道该怎么感谢金三元,以后我要为他投资一所医院,让他的医术能帮助更多的人摆脱痛苦。”凌隽说。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他这个人实在太怪了,这年月有谁不爱钱的,他竟然不要五十万只要八千块,真是太神奇了,这就是所谓的高风亮节么?”我说。

“我倒认为他说的暂时不需要很多钱是真的,也许他认为五十万给了他也只会去挥霍掉,所以他要让我们欠他一个大人情,这样以后他也许能从我们这里拿到更多。”凌隽说。

“你是商人,可人家金三元是医生,你不要总是用你商人的眼光去判断人家金三元的决定,你这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说。

“好好好,所有人都是好人,就我是坏人,行了吧?”凌隽笑着说。

“你对别人坏可以,只要对我好就行了。”我说。

“可我想的恰恰相反,我想对全世界的人都好,就只想对你坏。”凌隽说。

“你敢!你要是敢欺负我,我以后就联合干妈和阿芳,还有轩儿一起对付你,她们可都是我坚强的后盾,你小心一点吧你。”我笑着说。

“我好害怕,那我以后不欺负你还不行吗?”凌隽笑着说。

“你们小两口在说什么呢?这么亲热?”干妈走过来说。

“干妈,我们说着玩呢,干妈,你以前是唱戏的?”我问。

干妈好像不太喜欢说这个话题,“会一点,以前的事,很多都不记得了,不提也罢。”

人家不愿意提,我当然也不方便再说。

“对了秋荻,我让村里的王木匠给你做了一对拐杖,帮助你慢慢恢复,你试一下。”干妈说。

“干妈,到城里买一副就好呀,干嘛还要自己做。”凌隽说。

“城里卖的哪有自己做的好呀,木头做的拐杖才好呢,那些铁做的有什么好的。”干妈说。

“我也觉得干妈说的对,手工做的东西就是比批量生产的好,你看欧洲那些有名的奢侈品牌,不都是手工做的吗?就连劳斯莱斯汽车都是纯手工打造的呢,你看卖得多贵。”我说。

“好吧,你们认为好那就好吧,我说不过你们。”凌隽笑道。

“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开始恢复性训练了,我要尽快恢复,然后回到万华市去报仇,那些混蛋要将我毒哑弄残,我绝不会轻饶他们。”我恨恨地说。

“唉,江湖争斗,恩怨总是没完没了。一切都为利。”干妈在旁边叹道。

“干妈也是有故事的人吧?您这么漂亮,却隐居在这么偏僻的山村,过去肯定有一段传奇的故事。”我又忍不住问道。

“过去的事,真的不记得了。”干妈还是不愿意提过去,每次说到过去,她总是有意避开,这就更加坚定了我的猜测,她过去肯定有一段精彩的故事,她长得那么漂亮,气质又优雅,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好了秋荻,干妈不想旧事重提,我们就不要惹她不开心了,我们说说你的恢复计划吧。”凌隽说。

“金医生不是说过了吗,我每天先试着扶着墙站立,等完全站稳之后就可以用拐杖辅助着走路,然后再慢慢地摆脱拐杖。”我说。

“还有啊,金医生要我们每天帮着你活动腿部,还要按摩。”阿芳在旁边补充说。

“行,那就从明天开始吧,今天晚上干妈多做几个菜,我们喝一杯庆祝一下。”凌隽说。

“你的嗓子才好,怎么能喝酒呢?”我在旁边说。

“金医生说了,可以喝一点,不要喝太烈的酒就行了。”凌隽说。

“可是也没有酒啊。”我说。

“有啊,我从城里来的时候,就顺便带了一箱好的红酒,我就知道乡村的生活枯燥,不准备点酒哪行啊。”凌隽笑道。

“亏你想得出来,那么紧张的情况下你竟然还想着带酒!你还真是会享受。”我骂道。

“天塌下来生活也还得继续,苦难都只是暂时的,慌也没用,只有从容应付,才能走出困境,难道你不明白吗?”凌隽说。

他说的没错,要不是他从容应对,知道到这里来找医生,恐怕我现在还活在绝望之中,也或者我早就自杀死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