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争吵/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恢复性的训练说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非常的困难。

我的脚虽然有了知觉,但没有力量,长时间的没有用上力,肌肉也萎缩得厉害,要想让肌肉重新焕发活力,那不是一件能一蹴而就的事,需要的是长时间艰苦的锻炼。

我每天扶着墙要站立一个小时,因为脚没有力气,全靠我的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每天晚上手臂都酸疼得厉害,根本无法入睡,阿芳每天还拉着我的脚给我做伸展运动,所以整天都在折腾,体力严重消耗,我又瘦了一圈。

“我发现我们家秋荻的脚慢慢由圆柿子脸变成了瓜子脸了,更好看了。”凌隽一边扶着我迈步,一边调侃我。

“你还真是没人性,我那是瘦的,你看不出来吗?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我没好气地说。

“你小时候没背过古文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现在就是老天在考验你啊,就是为了以后你担大任作准备啊,这是好事呢。”凌隽没心没肺地说。

“我才不要担什么大任,我就一小女子,我只要天天逗逗我儿子,然后逛街购物,然后渡假,然后溜狗和溜老公就行了。”我说。

“什么?你竟然把老公和狗放在一样的位置?齐秋荻你这是找死啊?信不信我打你屁股?”凌隽喝道。

“我才不怕你!再说了,你现在又不是我老公,你管得着嘛你?”我说。

凌隽愣了一下,“我不是你老公,那谁是?哪个王八蛋敢娶你?那个周宣,还是那个韩国小白脸?还是那个富二代吴星星?想起来你的后备还真是不少啊,等我回了万华,我一定把这些混蛋全部打垮!”

凌隽越说越生气,脸上迅速镀上一层寒冰。

我心里暗笑,你丫也会生气?也会吃醋?当初你和叶晴还有露妮勾扯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也有今天?

“凌先生,你这吃的是哪一门子的醋?我们早就离婚了,在法律上前夫这个概念是没有任何的责任和义务的,所以我的事你基本上管不着。”我傲娇地说。

“你看我管不管得着!我凌隽的女人谁也别想碰!谁碰我就让谁去死!”

这混蛋还真是发狠了,脸上又露出那种冷酷和凶狠。

“那你当初装成冯永铭的时候,不是也一样和露妮一直在勾搭?我当时还傻子似的把你当表哥,让你不要和那个坏女人往来,你是看上人家惹火身材吧?占到便宜没有?露妮那种贱人,肯定很容易弄上床的是不是?”

提起旧事,我心里也火了起来。

“你说什么呢?我当初接近她,就是为了搞清楚是谁在背后害我!不是为了要弄她上*床,我也没和她……”

“谁信呢!你凌隽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露妮又是什么人我又不清楚?你们以前就有勾扯,后来又扯在一起,不上*床才怪了!别欲盖弥彰了!让人恶心!”我本来是想控制住自己的火,但我一回想起当初他和露妮那亲密的样子,我就来气。

“看来你还是变回哑巴好了,你一能说话就要和翻那些陈年旧帐,真烦人!”凌隽怒道。

“好啊,那你就把我毒哑呗,让我重新变成哑巴,谁也不许救我,就让我做一辈子哑巴好了,好遂了你的愿,你去外面怎么鬼混都没人说你!”我说。

“你注意你的措词!要不是看在你还残着的份上,我……!”凌隽吼道。

本来是开玩笑来着,可是说着说着,竟然真的争吵起来了,看来大家对那些旧事在心里都很在意,都憋着一股火,现在扔进一粒火星,马上熊熊燃了起来。

“你们怎么吵起来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嘛。”干妈走过来说。

“凌隽欺负人!我不要他管我了!”我说着用力推凌隽一把,没想到没推到他,我自己却一歪,摔倒在地。

我索性大哭起来,“我就知道你嫌弃我残疾,幸亏我这还奔着好去呢,我要真是一辈子残疾了,那你还不得把我整死呢。”

人就是这样,火一上来就不冷静,一缺乏冷静就胡说起来了,其实在当初我又残又哑的时候,我差点放弃了自己,是凌隽没有放弃我,带我来到千里之外的偏僻山村,治好了我的嗓子。

这话真是冤枉了他了,我心里也知道他没嫌弃我,但我偏偏就这样说了,情绪一上来,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你说话就不能事实求是一点吗?我几时嫌弃过你了?要不是我把你带到这儿来,你恐怕早就死掉了!你这死女人怎么总是这样呢?才可爱没多久,又犯浑了!”凌隽骂道。

“我就浑了,我就是不可爱了!露妮和叶晴可爱,你倒是找他们去,我不要你管!”我大声叫道。

“太太,你快别说了,你就是一刀子嘴豆腐心,火一上来就说些乱七八糟违心的话,你心里根本就不是这样想的!先生,你别听太太的,她这是故意气你呢。”

连阿芳都觉得我的有些过了,赶紧给我圆场。

“女人生起气来就是这样,心口不一,哪句难听说哪句,说了自己还后悔,凌隽,你别跟她吵了,她生着病呢,心情本来就不好,你就让着她一点呗。”干妈也劝道。

凌隽也没说话,闷哼一声,摔门而去。

见把凌隽气走了,我心里其实也后悔了。

我这人就是这样没出息,在一些大是大非面前我反而能保持冷静,能从容地处理一些危机,但在凌隽面前,我就只想做一个小女人,我就只想要他让着我,他一但和我对着干,我就生气,我一生气就会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来气他,哪句难听我说哪句,直到气得他不行,我自己又开始慢慢后悔。

凌隽一出去,我就不哭了。闹得累了,我开始后悔自己的言行了。

不一会我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凌隽竟然开车走了!

这一下我真的后悔得要死,心想凌隽不会一气之下开车回了万华不理我了吧?

“太太,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还是改不了那脾气呢?大家明明好好的,你非要闹,这倒好,把凌先生给气走了,这下你高兴了?”阿芳说。

“明明就是他不对,谁让他那么多女人来着。”我嘴上还是不服输。

“凌先生如何对你,你心里不清楚吗,凌先生那样的人,能这么迁就你,那简直就是奇迹了,要是换作别的女人,你说不出话又不能走路,他直接将你扔了算了,还带着你来到这千里之外的偏僻之地给你找医生?他背着你爬山路,膀子都脱皮了,凌先生几时干过这种粗活?太太你真是太过份了!”阿芳也是越说越气。

“其实我也没想着要气他的,只是那一瞬间气上来了没忍住,谁知道他那么小气,说走就走了,看来他也是绝情的人。”我嘀咕道。

“你们年轻人就是这样,本来是一对郎才女貌的佳偶,却非要整天的折腾,哪天真要是折腾得散了,又得后悔,为什么就不懂得珍惜呢?”干妈在旁边叹气。

我其实心里也后悔得不行了,“阿芳,把手机给我,我要给他打电话。”

阿芳赶紧将手机给我拿来,村里手机信号不是很好,阿芳将我扶出屋外,我才打通了凌隽的电话。

电话通了,凌隽却没有接,被他直接就摁掉了。

“我说这个混蛋很小气吧?他竟然不接我电话!”我骂道。

“你把凌先生气成那样,人家能不生气么?换作是你,你能接电话么?”阿芳在旁边嘀咕。

“阿芳,你怎么老是替他说话呢?现在你还把他当主人,把我当外人是不是?”我说。

“太太你又来了,你又开始说些气人的话了!”阿芳叫道。

我想想也是,我都把凌隽气走了,要是再把阿芳气走,那我不成了孤家寡人在这村里陪着干妈了?

“好吧,你也知道我说的都是气话,你还和我计较什么。”我说。

“你怎么气我倒也无所谓,你赶紧的给先生发条信息吧,向他认个错。”阿芳说。

“我向他认错?有没有搞错?他也有凶我,你没听到吗?他还骂我死女人呢。”我叫道。

“哎哟太太,认个错就那么难吗?今天的事明明就是你的错,你说话那么过份,我们都听不起去了,你还是赶紧认个错吧。一会先生走远了就麻烦了。”阿芳说。

“要发你发,我不发。”我将手机扔给了阿芳。

我的意思当然就是让阿芳发条认错的信息给凌隽了,到时凌隽回来了,我就说是阿芳发的,不关我的事,目的达到了,我又能保住面子。

“好,那我就替你发。”阿芳说。

“你最好不要发得太低三下四,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你越是对他低三下四,他就越来劲的。”我说。

“你就别管了,我自己会处理。”阿芳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