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归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漫长的旅程,我们到达云宁市时,我和阿芳都已经疲惫不堪了。

凌隽看起来反而不显疲惫,路上他一直开车,几千公里的路程他一个人开过来,应该很困很乏才对,但他并不显困倦之色,真是精力旺盛。

我们没有直接回万华而是先到云宁,当然还是想先知道轩儿是否平安,轩儿是我和凌隽现在最大的牵挂,为了轩儿,我们什么都可以做。

已是初冬,云宁市的冬天多雨,那种毛毛雨会一直下个不停,潮湿的空中加上低温,给人寒冷的感觉更加强烈。

这一次凌隽没有见很多的人,只是约见了尚云鹏

尚云鹏的脸还是那么黑,看起来还是那么沉稳和不动声色,这一点他和凌隽倒是有几分相似,也许就是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所以他们才会彼此视为可以以命相托的兄弟。

“嫂子康复了,真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尚云鹏说。

我笑了笑:“上次见你的时候,我又残又哑,都没能和你说上话,真是抱歉,谢谢你一直保护轩儿,等轩儿长大了,我一定会告诉他是云鹏叔叔一直在保护他的安全。”

“嫂子客气了,轩儿是你和隽哥的孩子,我当然要保护好他,目前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轩儿不会出任何的问题,对了,他已经学会走路了。”尚云鹏说。

“是么?那我能看看他吗?”我激动地说。

“不能。”没等尚云鹏说话,旁边的凌隽先抢着说。

“为什么呀,上次都没有见着,这一次为什么又不能见?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轩儿啊?”我问。

“现在我们那么多对头,先是我被送进看守所,差点出不来,你又被人毒哑弄残,我们都是大人,尚且没有保护好自己,轩儿是个小孩子,要是让人知道他是我们的孩子,那是什么样的后果你不知道吗?”凌隽冷冷地说。

“可那是我的孩子,我总不能一辈子不见他吧?我是他妈妈,我想他,你明白吗?”我也对着凌隽大吼。

“我怎么能不知道?可是我不是说了吗,现在不能见他,现在如果见他,那只会害了他,当初你都知道把轩儿藏起来,现在你怎么犯糊涂了?”凌隽说。

“我不是犯糊涂,而是我真的好想他,我想见见我儿子!”我说。

“别说了,我说不行那就是不行!我们自己现在都还没有摆脱危险,当然不能让轩儿和我们一起受险,我带你来云宁,就是要让你知道轩儿很平安,让你放心就行,可不是让你来连累轩儿的。”凌隽冷冷地说。

“我……”

“嫂子,隽哥说得有理,兄弟们最近发现有人在云宁活动,好像在打探轩儿的消息,现在轩儿的名字我们都改了,起了一个很俗气的名字叫李二宝,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不怀疑,虽然说孤儿院的人大多数都是我的人,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你暂时还是不要见轩儿吧。”尚云鹏说。

云鹏这样一说,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轩儿的安全一直都是他们在负责,人家尽心尽力,我要是折腾出什么麻烦来,那就真是白费了他们那么多的辛劳了。

“好吧,既然云鹏也这样说,那不见就不见吧,其实我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只是我真的很想念轩儿,所以才……”

“你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哪个母亲不想念自己的孩子呢,但是现在如果你去见了轩儿,确实会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所以请嫂子暂时忍耐一下吧,等孩子大一些,等你和隽哥的处境好一些,没有那么凶险了,到时你再去看轩儿,这样会更保险。”尚云鹏说。

尚云鹏虽然语气客气,但话说得其实很坚决,他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现在我是不能去见轩儿了,他长期守护轩儿,他当然是最有发言权的。

“好吧,那你们议事吧,我有些累,我去休息了。”我说。

“秋荻,一会我们请云鹏吃个饭吧,云鹏那么辛苦,我们当然得表示一下谢意。”凌隽显然是看出了我不高兴,觉得我这样离开有些不礼貌,于是叫住了我。

我一想也是,我心情再不好,但在云鹏面前确实不应该表现出来。

“好吧,可是这是云鹏的地盘,哪里有好吃的我们也不清楚啊,还是云鹏挑地儿吧,我买单就成。”我笑着说。

“嫂子如果旅途劳累,那就去休息吧,我们可以等嫂子休息好以后再去吃饭的。”尚云鹏礼貌地说。

这人说话做事真是得体,要不是凌隽说过他的过去,真想像不出他是一个混黑道的人,他的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像黑道人士。

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没那么累了,路上一直都是凌隽在开车,我也一直蒙头大睡,刚才是有些困,但说说话也还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

第二天凌晨,凌隽叫醒还在睡梦中的我,说是要回万华了。

他又把脸弄成了有一大块黑色胎记的丑陋样子,这个方法是干妈教给他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弄的,但是看起来真的很逼真。

“你又要变成冯永铭?”我问。

“是啊,我现在还没有资格当凌隽,我要强大到可以变成凌隽的时候,我才重新做回凌隽,对了,你从现在开始,你不能说话,因为你是哑巴,你还得做轮椅,因为你的脚废了。”凌隽说。

“为什么呀?我这不是好了吗?我干嘛还得装哑巴呀,能说话却要装哑巴,那得多难受啊?你是要憋死我呀?”我叫道。

“你别激动呀,那我问你,你知道是谁害的你吗?”凌隽说。

“应该就是二叔吧?”我说。

“那你说他为什么要害你?”凌隽又问。

“因为他觑觎齐氏的资产,他想把我弄成废人后无力和他争权,齐氏就是他的天下了。”我说。

“那就对了,那如果你现在出现,你又好手好脚的,自然又成了他的对手了,他要想保住现在的位置,他会怎么做?”凌隽说。

“你是说他会接着害我?”我说。

“那肯定的呀,他会睁睁睁地看着到手的东西又让你抢走?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齐氏肯定就是他一手掌控,他本来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了,你现在又忽然出现,他能不对付你吗?难道你想让他又把你弄残一次?”凌隽说。

“可是我装哑巴又有什么好处?难道我装哑巴就……”

说到这里我好像明白凌隽的意思了,当初二叔要将我害残,就是为了消除我对他的威胁,我如果变哑变残了,那当然就达到他的目的了,我既然不能对他构成威胁,他应该也就不会再害我了。

“想明白了吗?”凌隽问我。

“想明白了。”我老实地点点头。

“好,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能说话了,虽然我们还没有到万华,但你要从现在就开始适应做一个哑巴,除了阿芳和我,你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你会说话的秘密,谁也不能。”凌隽说。

“那邹兴呢?邹兴对我们忠心耿耿,他应该是可以说的吧?”我说。

“暂时也不能,我们离开这么久了,这么长的时间里,谁也不知道万华发生过些什么,所以我们要考察他一段时间,才能相信他,我不能让阿进那样的事再次发生,被对手打垮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如果被身边的人打垮,那就是自己的失误了,那是一种愚蠢的不可原谅的行为。”凌隽说。

“我们连邹兴也要防着啊,那我们还能信任谁呀?”我说。

“我们离开太久,所以现在对万华市的情况不了解,邹兴我其实还是信得过的,只是小心一点为好,考察他一星期如果没有什么异动,那就可以了。”凌隽说。

“这样对他来说真是有些残忍了,他对我们那么忠心,我们却要怀疑他,你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我说。

“我以前对阿进也是百分百的信任,因为他还曾经救过我的命,直到他和别人联和起来绑架了你,我都还是给他机会,结果就是因为我的妇人之仁,才导致后来不可收拾的局面,草木皆兵并不是什么坏事,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凌隽说。

“那好吧,我都听你的,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云鹏的势力这么大,那当初你进看守所的时候,为什么不让他去救你呢?”我说。

“你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实在是不应该啊,云鹏是混的,而我是被警察抓的,如果让云鹏出面去救我,那我不是坐实了黑*社会的罪名?云鹏的势力虽然大,但总不能让他带人去劫狱吧?江湖上的事他能解决,但涉及到法律和官场,他是无能为力的。每个人都有他的短板,他黑道的身份就是他的短板。”凌隽说。

我点了点头,这话说得有理,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好吧,这些事我不太懂,不过我本来就是一个女子,当然不可能懂得那么多,以后我听你的就是。”我乖巧地说。

“真的?”凌隽表示怀疑。

“假的。”我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