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装哑/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新坐上轮椅,重新比划手语,我仿佛又回到那段最黑暗的日子。

不过想到我其实能说话,而且还能走路,我心里又充满喜悦。

如果我没有经历过那段黑暗的日子,我也许不会觉得能说话能走路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但是因为我曾经哑巴过,因为曾经残废过,所以我才陪感珍惜,果然是失去过才懂得珍惜。

因为我曾经哑过,现在无论是凌隽还是阿芳,都成了手语高手,我和他们比划沟通几乎没什么障碍,他们能准确地知道我到底想要表达什么,这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我得时常紧闭嘴巴提醒自己:我是一个哑巴,我不能说话。如果不提醒,我就会说出话来。

再次回到凌府,感觉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一切如旧,我和凌隽又回到最初百般纠缠的的地方,因为已是冬天,花园的里花草大多凋敝,多少有些许落寞之感,但一想到凌隽和我一起回来了,我心里就欣喜非常。

也许我和他之间还会有更多的波折,但这一刻我们能在一起,我便是幸福的,太多的经历让我明白了世事的无常,也明白了只争朝夕的道理。

邹兴已经知道冯永铭的就是凌隽,他之前对冯永铭多有不敬,当我和凌隽回到凌府后,他显得有些惶恐。

“对不起隽哥,我之前真的不知道是你,所以……”

“那不能怪你,我当时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凌隽,你不知道我,那也是正常的,我不在的那段时间全靠你照顾秋荻和这个家,谢谢你了邹兴。”凌隽说。

“隽哥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你是我老板,是我大哥,我为你做事那是应该的,你不必感谢我,你还活着那就是最好的了,以后我们又可以跟着你一起打天下了。”邹兴说。

看着邹兴一脸的真诚,我都觉得凌隽竟然还防着他,实在是有些过份了。

“只可惜太太的身体……不过也没关系,暂时治不好没事,现在医学那么发达,说不准哪天出了什么新药,就把太太给治好了呢,太太是好人,肯定会好的。”邹兴又说。

凌隽笑了笑,“太太会好的,也许哪天一觉醒来就好了呢,阿兴,这段时间朝会怎么样?”凌隽问。

“还好啊,但是生意不如以前,我不太会懂得经营,加上我不是老板,所以高管们也不太听我的话,比起以前隽哥掌舵的时候,那是差得太远了,我其实也很想做好,但确实能力有限,让隽哥失望了。”邹兴说。

“没事呢,能保持现状就不错了,万华娱乐行业的竞争有多剧烈我是知道的,你能保持不垮就已经不错,真是辛苦你了,你接着管朝会吧,好好干,我相信你能做好。”凌隽说。

“不了隽哥,这个总经理我不做了,我本来就只是给你开车的司机,你非要让我暂时接管朝会,所有的人都不服我,我能力本身也不够,还幸亏有你找来的几个兄弟帮衬着,不然我真的早就扛不住了。”邹兴说。

凌隽笑了笑,“那好吧,既然你那么为难,那你暂时就不用管了,让我自己来吧,不过你对外还是要称我为冯总,不能叫我隽哥,我现在的身份还是冯永铭,是老板齐秋荻的表哥。”凌隽说。

“这个我明白,你放心吧隽哥……”

“嗯?”凌隽眼睛一瞪。

“不对,是冯总,冯总,那我去通知高管,明天开会吧?”邹兴赶紧改口。

“好,明天开个会,我也想了解一下目前朝会的情况。”凌隽说。

“那行,我去安排。”邹兴说着出去了。

凌隽推着我来到他的书房,将门关上。

“我知道你有话想说,你说吧,再不说你恐怕真得憋出病来了。”凌隽笑着说。

“是啊,我真是憋得难受,我觉得邹兴还是很忠心的,你为什么总是要怀疑他呢,我认为他没什么二心啊。”我说。

“我没有怀疑他,我只是没有完全地信任他而已,你那么激动干嘛,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怀疑他的话,我只是认为我们应该谨慎一些而已,邹兴跟我多年,我内心当然还是相信他的,不然我也不会将朝会托付给他,现在是非常时期,小心一些没什么不好。”凌隽说。

“那你刚才说让他继续接管朝会是有意试他的吧?”我说。

凌隽点了点头,“是的,邹兴以前是没什么野心的人,我想看看他坐到高位后又让他下来,这样的落差他接不接受得了,如果他接受得了,那说明他确实还是一片忠心,如果他有问题,那他肯定会表现出不满,只要他表现出一点点的不满,我也能看得出来。”凌隽说。

“那倒也是,你精得狐狸似的,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我说。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朝会和那些高管开会吧。”凌隽说。

“我?我现在坐着轮椅,还是个哑巴,我去干嘛?去了我也不能说话。”我说。

“你现在回到万华市来了,早晚得露面,你一但露面,那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到时你二叔就知道你回来了,他一知道回来了,而且如他想要的那样又哑又残,他肯定高兴坏了。”凌隽说。

“然后呢?”我问。

“你不是很聪明嘛,你想想,如果你是你二叔,他会怎么做?”凌隽说。

“我好歹也是齐氏的少主,如果二叔知道我已经不能对他形成了威胁的话,他肯定非常的高兴,然后他会假仁假义地将我接回齐氏,一方面他表现得对我非常关心,另一方面也向外界证明,他当董事长并不是他要夺权,而是我真的没有能力担任董事长一职了。”我说。

“很好,齐家这个大小姐果然不笨,确实有资格做我老婆。”凌隽赞许地说。

“切,你这是夸我呢还是给自己脸上渡金呢?”我笑着说。

“你说话声音小一些,不要让外面的人听到你说话,要是让外面的人听到哑巴说话,那也太令人惊奇了一些。”凌隽说。

“可是我要装到什么时候?我总不能一直装下去吧,我要是这样一直装下去,我都担心我真的会变成哑巴了。”我苦着脸说。

“没事啊,你要是变成了哑巴,那我们就再去找金三元,让他给你喝那种又臭又腥的汤药。”凌隽说。

“你有没有一点人性啊?你知不知道那药到底有多难喝啊?”我说。

“当然不知道了,我又没喝过。”凌隽笑笑说。

*******************

凌隽推着我走进朝会的会议室的时候,我心里其实还是有感动的。

凌隽那么骄傲的人一个,他现在不但把自己弄得很丑,而且还推着一个哑巴‘残疾人’去参加高管会议,这样的事就算是普通人也会觉得很没面子的,更何况他这种心高气傲的人,他现在能放下身段这样做,至少说明他是一个懂得隐忍的男人。

懂得冲冠一怒的男人有血性,但懂得隐忍的男人有智慧。冲冠一怒大多数情况下只是匹夫之勇,而懂得隐忍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智者,才是真正能让女人依靠的男人。

那些高管看我坐着轮椅来参会,都显得有些惊讶,他们当然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些什么,虽然惊讶,但当凌隽推着我进会议室的时候,他们还都是站了起来,毕竟我现在是这里的老板。

“前一段时间出了一些问题,所以我和齐董事长离开了一些时间,这段时间里全靠各位同仁同心同德打理朝会,保持着朝会的兴隆,在此我代表齐董事长谢谢大家的的努力工作,齐董事长遭坏人所害,导致暂时失声,腿脚也出了问题,所以以后齐董的指示都由我来传达,我们一起支持齐董事长,希望她早日康复。”凌隽说。

会场里没有人出声,面对一个哑了的残疾老板,高管们除了同情之外,恐怕更多的是在考虑朝会的未来到底会怎样。

凌隽伸手过来将我扶上会议桌中间的位置,他则坐在旁边。

我开始比划:“本人现在遇上了一些困难,但这只是我个人的事情,并不会影响到整个朝会的经营,以后朝会的事务都由冯总来负责,我会淡出,希望大家像支持我一样的支持冯总,我也相信冯总会带领大家将朝会再现万华第一娱乐品牌的辉煌。”

我比划得认真,高管们则是一头雾水,直到凌隽将我比划的内容翻译出来之后,他们才发出一阵掌声。那掌声到底有多少是发自内心的,这就不好说了,老板讲话,员工怎么也得意思意思。

休息了一下,我接着比划:“前一阵因为冯总有事,所以让邹兴代理了一段时间的总经理,他做得也非常出色,不过他接触这个行业的时间太短,做起来还是稍显吃力,他本人也向我申请辞去总经理一职,以后他会继续协助冯总参与朝会的管理事务,在此我们还是要感谢他为朝会的辛勤努力。”

凌隽翻译完之后,大家再次鼓掌,邹兴面露感激之色,这样让他体面地从总经理位置上下来,也不至于让他难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