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关卡/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说现在警方已经将我列为嫌犯,要抓捕我了?”我说。

“是的,现在就是这么一回事,隽哥让我们先带你离开,避一阵再说。”尚云鹏说。

我听了心里很难过,事情还是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我还是成了警方要抓捕的嫌犯了。

“可是我要避到哪儿去呢?这样一逃,我不是永远也洗不清冤屈了吗?”我说。

“隽哥让你给他一些时间,他应该能查清真相,如果你进去了,恐怕会受很多苦,所以我们准备送你去西南,那边有出境的通道,只要花钱就能出境。”尚云鹏说。

“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我也觉得很愚蠢,现在这种情况,恐怕谁也不知道情势什么时候才能好转,当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尚云鹏沉默了一阵,“嫂子放心,我们都会尽力去帮隽哥查清这件事,只要能找到相关证据证明你二叔不是你害的,你就能回来了。”

“可是我有录音啊,录音可以证明二叔这前害过我,还有阿芳作为人证。”我说。

“隽哥和我讨论过录音的内容了,还咨询了律师,那录音只能证明你二叔害过你,却不能证明他不是你害的,那录音如果公布,也只能是说明你有足够的杀人动机而已,警方只会认定因为你二叔害过你,所以你要杀他。至于阿芳的证词,她是凌家的佣人,警方认为她的证词不能作为证据,因为她有包庇你的可能。”尚云鹏说。

“这都什么逻辑?因为阿芳是我家的佣人就不能作证了?法律也没有这样规定吧?”我激动地说。

“现在都是警方说了算,总之那些坑你的人就是想把你往死里整,现在我们气愤也没用,只有先把找到证据才说。”尚云鹏说。

“那个兰香会馆的人肯定也是他们的人,我从来没有在那个会馆寄存过酒,我虽然有那个会所的会员卡,但我很少在那里消费。”我说。

“我们都知道你是被冤枉的,都是那些混蛋害的,所以我们会从会所的人开始查起,如果他们不承认他们陷害了你,我就血洗兰香会所,让他们都陪你二叔去!这群王八蛋!”

尚云鹏的声音忽然变得冰冷阴沉,我当然明白他的‘血洗’一词代表着什么,不禁心里一颤。

“不要,云鹏,也许他们也是无辜的,他们是做生意的,目的只是为了赚钱,应该也不可能会想着去害人,他们也许是受到了某种强大的压力,所以不得已而为之,你们不要乱来。”我赶紧说。

“如果他们肯配合,那我们就对他们客气,如果他们不配合,哼……”

尚云鹏冷哼一声,没再说下去。

“那你们找过他们吗?他们说什么了?”我问。

“兰香会所是案发地点,现在警方有人在那边取证,我猜想应该是在保护他们,所以我们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但警方也不可能永远都保护着他们,要想洗清你的冤屈,兰香会所是一个突破口,只有抓住这个突破口,才能还你的清白,你放心吧嫂子,你先藏一阵,我们会搞定所有的事情。”尚云鹏说。

“我当然是相信你们的,只是……”

说到这里,我没有说下去,因为前面出现了新的状况。

此时车辆已经驶入近郊,我们绕过一段路后才能开上往西南方向的高速路,但是前面出现了三辆警车,正在拦车排查。

后面跟着很多车辆,现在要想掉头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直接冲过警方设置的关卡,然后和警方展开飞车追逐,一种是我自己投案就擒。

“嫂子,你会开车吧?”尚云鹏突然问。

“我会。”我不太明白尚云鹏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老实答道。

“你来开车,我去乘前面那一辆车,一会到查到我们的车的时候,我和兄弟们强行冲关,警方肯定会追我们,你就可以乘机驾车逃走。”尚云鹏说。

“不!不能这样做,关卡旁边有那么多荷枪实弹的特警,他们会开枪打死你们的。”我马上反对

“没事,我混了这么多年,和警察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自然懂得如何逃命。”尚云鹏轻描淡写地说。

“我还是不同意,这一次警方的阵势摆得很大,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罢休,你们逃不掉的。”我说。

“我们本来就不是好人,如果我们逃不掉,那就让我们替嫂子去做牢好了,我们总不能看着嫂子被擒,隽哥那里我们没办法交代不说,我们自己心里也接受不了,你本来就是被冤枉的,你是千金小姐,不能在监狱那样的地方受辱。”尚云鹏说。

我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这才是真正的义气,这才是真正的生死兄弟,这些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兄弟,不知道比和我同姓同宗的叔叔们好了多少辈。

“可是……”

“别可是了,嫂子,马上要查到我们这辆车了,没有时间再考虑了,一会我们会强行冲关,然后会造成大乱,然后你就自己驾车逃走吧,一直往西南方向开,我的人会找到你的,然后他们会帮你出境。”尚云鹏说。

“不要……”

“我的话还没说完,尚云鹏已经下车,钻到前面他的小弟开的那辆奥迪车里去了。

我从后座爬到驾驶位,心里在想着现在怎么办。

尚云鹏对凌隽有多重要我是知道的,他就像凌隽的手臂一样,很多事都得他去办,比如说保护轩儿……

我一想到轩儿,更是觉得不能让尚云鹏出事,轩儿一直都是他在负责保护,如果他出事了,那轩儿的安全恐怕就没有保障了,而且让凌隽的兄弟为我去牺牲,这恐怕也会让其他的兄弟对凌隽有看法,虽然尚云鹏是自愿的。

他本来就有黑道背景,一但强行冲关,要么就被警方直接打死,要么就要做很多年的牢,他一但进去了,就只有让他的手下保护轩儿了,尚云鹏在的时候,他强力震慑着下面的人不敢背叛,他要是进去了,谁能保证那些人不会出卖我们?

不行,我不能让尚云鹏出事!他对于凌隽对于轩儿都太重要了,我不能让他们去为我牺牲,我宁愿自己做牢,也不能让他们出事,就算是为了轩儿的安全作想,我也不能让尚云鹏冲关。

来不及过多思考,我直接开门下车,向着警察冲去,我一边跑大喊:“警官,我自首!”

尚云鹏和他的兄弟下车想追我,但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跑到警察身边,我回过身,向尚云鹏比划了一个手语:不要过来,回去,保护好轩儿,拜托了!

我不知道尚云鹏有没有看懂我的手语,但他是聪明的人,他至少已经明白我是不想让他们为我牺牲,他拦住了准备冲过来的兄弟,回到车上去了。

“他就是齐秋荻,抓住她!马上送往总局!”已经有警察认出我了,看来我的知名度越发的高了,连警察都认识我。

“警官,不用那么激动,我就知道你们要找我,所以我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不会跑的。”我淡淡地说。

我被押上警车,警笛呼啸着向城里开去。

审讯室里,吴良叫退了左右的人,关掉了摄像和录音设备。

“你这是为什么?你不是跑了吗?为什么还要自首?”吴良说。

我知道他很为难,因为我知道他和朱虹的事,所以他其实并不想让我被抓,因为他担心我会乱咬一通,把他给咬出来。

“我这不属于自首,因为我是被冤枉的,所以我才不跑,我要来说清楚。”我平静地说。

“你……不能乱说。”吴良眼光闪烁。

“你放心,只要你保护好我,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如果你不保护好我,我外面的朋友就会把你的事说出去。”我说。

吴良重重的一拳砸在桌上,他显然为我一直捏着他的把柄很恼火。

“你二叔到底是不是你杀的?现在我关了所有的监听设备,你可以对我说实话。”吴良说。

“不是,真的不是,我是被陷害的,他们在兰香会所布了一个死局让我和二叔去钻,如果我被毒死,那二叔就成嫌犯,就做牢,现在二叔被毒死,我就成嫌犯,假设我们同时被毒死,那就一了百了,更干净。”我说。

我顿了顿又接着说:“警官,为什么我的佣人作证你们不信,兰香会所的伪证你们就相信?那有毒的酒不是我存在会所的,我从来没有存酒的习惯。”

“这件事非常的复杂,现在我一两句话也跟你说不清楚,现在的证据对你非常的不利,而且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有很多势力盯住你的案子不放,所以我也面临很大的压力,我只能是保证你暂时没事,尽量拖延结案时间,如果你的人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证据证明你的清白,恐怕我们就得结案,然后移送检方,对你提起公诉。”吴良说。

“谢谢警官的关照,只要你多给一些时间就行。我相信我的人会救我出去。”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