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易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守所前门口,竟然停着七八辆黑色轿车,阵势还真够大的。

凌隽迎了上来,拥抱我。

虽然他不是以凌隽的身份出现,但表哥也是可以拥抱表妹的,这倒也不会让人生疑。

凌隽打开车门,我上了车,发现开车的是尚云鹏。

“我们现在去哪儿?如何安排的?”我问。

“嫂子,上次让你逃,你又不逃,现在逃不掉了。”尚云鹏说。

“我可以出事,但我不能让你们一群兄弟为我牺牲,我还得靠你们保护轩儿。”我实话实说。

“不说这些了,我们在兰香会所签字,然后我们直接开车赶往云宁,那里是云鹏的地盘,到那里我们会更安全一些,现在情势不利我们,先暂避吧。”凌隽说。

“可是朱虹她们什么时候放?朱虹他们要和我一起走呢,我答应过她们的。”我说。

“嫂子,先顾好自己吧,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别人?”云鹏说。

“可是我答应了她们的,我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我说。

“等合同签字完了以后,我们就强行扣下合同,如果要等他们把朱虹她们放出来之后我们再给他们合同,还要让他们保证我们顺利离开万华市。云鹏,你安排人在城外接应我们。”凌隽说。

“我已经安排好了。”尚云鹏说。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救那些不相干的女人?”尚云鹏接着问。

“那些人对我们有用,就做个顺水人情吧。”凌隽说。

“好。”尚云鹏没有再多问。

我不知道凌隽说的话到底是安慰尚云鹏的呢还是说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肯定说的就是朱虹了,朱虹是前市长的女儿,如果说有用,恐怕只有她有一些用了。

“给兄弟们添麻烦了,对不起。”我说。

“嫂子,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你是大嫂,你让我们做事那是天经地义的,就算你是错的,我们也应该要听你的,这是江湖规距,更何况你救人并没有错。”尚云鹏说。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尚云鹏越是对我尊敬,我越是心里不安,我知道他其实对我救人的事很不高兴,只是给我和凌隽的面子而已。

“凌隽,你知道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吗?”我问。

“还不知道,但这个人是个大人物,他的能量大得惊人,现在和我们联络的这些人都是他从外地找来的,我们根本查不出任何的线索来,我们就算是把眼前这些人全部干掉,那个幕后的人也会没事,但是他就能随时抓到机会弄死我们,所以我们现在完全不敢乱动。”凌隽说。

“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厉害,他又为什么要对付我呢?”我说。

“不知道,也许是想图齐氏的家产吧,这事诡异得很,现在我都乱了,到时看看合同书上怎样写,看他们会要你把股份转让给谁。”凌隽说。

“也是,到时看把股份转让给谁就知道了。”我说。

“但那也不一定就是背后的人,既然他是大人物,那就不会轻易出面,他也许会让你把股份转让给一个不相干的人,然后他控制那个人就行了。”凌隽说。

“那我们不是永远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幕后搞鬼了?”我说。

“那也不是,只有风吹过才无痕,人只要做过事,总会留下些痕迹的,我总有一天会查出来他到底是谁。”凌隽说。

“把这个混蛋查出来,直接打死算了!”尚云鹏接嘴说。

“那可不行,这个人恐怕不是随便就能弄得死的,能够把一切都掌控得这么严密的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我们以前还是把万华市的事情想简单了,事情远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复杂。”凌隽说。

说话间车队已经来到了兰香会所,所有人都被拦在外面,只许我一个人进会所。

尚云鹏手伸进了衣袋里,不知道衣袋里到底是藏了枪还是刀,我知道只要凌隽发令,他就会像狼一样扑向那些混蛋,但凌隽很平静,“那我们就在外面等好了。”

他们选择的包间,竟然就是二叔被毒死的那个包间。

他们要真够狠,在这里毒死了人,然后嫁祸给我,现在还在这个包间里,他们要我拱手把所有的家产给他们。

没有比这更欺负人的事了,可我还得忍受。

坐在桌旁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身着黑西服,戴着一个很大的墨镜,头发梳得锃亮,貌似抹了许多的发胶。

“齐小姐来了?快请坐。”年轻男子说。

这个人的口音一听就知道不是本地人,我是万华土生土长的,外地口音我自然是能听得出来的。

“你是谁?”我直接问。

“我是谁并不重要,合同我已经带来了,齐小姐签字就行了。”年轻男子说。

说着递过来一张转让协议,协议上写着,我自愿将我名下的齐氏股份转让给一个叫易隆的人。

易隆这个人我从来没听说过。在我大脑里没有这样一个人的印象。

“易隆是谁?”我问。

“这就不是齐小姐该问的问题了,请签字吧。”年轻男子说。

“那我要求放的人呢?如果我签字了以后你们不放她们出来怎么办?”我说。

“我们答应过的事,自然是会做到的,齐小姐先签字再说。”年轻男子说。

凌隽先来的计划是陪我一起到会所签字后将合同扣下,等他们将朱虹等人放出来后再给他们合同,但现在凌隽他们都被挡在了会所外面,靠我一个女子显然很难控制住局面,我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不知道这字到底是签还是不签。

“齐小姐还是不要多想了,你还是爽快签了吧,反正早晚也得签,不如赶紧签了算了,你不要想着玩其他的花招,你所能想到的花招,我们老板都能想得到对策,在万华市,随便你们怎么玩也玩不过我们老板。”年轻男子说。

“你把你们老板说得这么厉害,简直就是笑话,他要是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那他就不用藏头藏尾躲起来在背后干些坑人的勾当了,无耻之徒!”我骂道。

年轻男子并不生气,“这个世界无耻的多了去了,但是无耻又有实力的人却很少,而大多数成功的人,都是又无耻又有实力的。”

“你的言下之意,是承认你老板很无耻了?”我说。

“我可没有这么说,你不要试图调拨我和我老板的关系。”年轻男子笑着说。

说完又指了指合同,“赶紧签字吧,别废话了,不要以为你现在出来了你就可以不听我们的话了,我只要一个电话,警方立马又可以将你抓回去,因为你的案子还没了结,现在没有人知道你已经出来了,到时再抓你回去,又添一条罪名,那就是从看守所逃跑。”年轻男子说。

很显然这个男子说的话不是在吓我,他说的是真的。

“好,我会签字,但你们也要按信守承诺把其他的人放出来。”我说。

“那当然,我们老板没有必要留那几个废物在里面。她们对我们没什么作用,我们可以把她们放了。”年轻男子说。

我再没说话,在他们准备好的转让协议上签下了我的名字。

我心里非常的难过,因为我知道写下我的名字之后,齐氏就易主了,我名下所有的齐氏股份就变成别人的了,爸爸辛苦打下的江山,终究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

我是一个没用的人。

年轻男子拿过我写的协议书,仔细看了看,确定我写的是‘齐秋荻’三个字后,他才满意地将合同放进了他的文件包里。他手上拿文件的时候,我看到他手上戴着一块金表,金表旁边有一个玫瑰花的纹身。

走出会所的时候,心里有抑制不住的悲伤,心里深深的内疚和自责,我没有能保护好爸爸创下的基业,我曾经还自以为是地认为我可以将齐氏壮大,没想到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现在齐氏在我手中易主了,齐氏集团的主人将不再姓齐,而是叫一个叫易隆的混蛋。

更讽刺的是,我竟然不知道那个易隆是什么人,对手在没有和我碰面的情况下就轻易地将齐氏夺了过去,我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凌隽打开车门,我默默上车,上车之后,我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伤,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嫂子,那些混蛋有欺负你吗?我和他们拼了!我他妈忍够了!”尚云鹏吼道。

“不要冲动,现在不是拼的时候,秋荻只是因为失去公司心里难过,慢慢把情绪调整好就行了。”凌隽说。

“要是爸爸和妈妈地下有知,肯定会怪我的,我就这样把齐氏的基业给败掉了……”我哭道。

“这只是暂时的,我答应你,一定会把齐氏给夺回来,然后把这些人渣全部扔在地上让你踩死。”凌隽说。

“现在协议在他们手里,如果他们不放朱虹那怎么办?”我问。

“他们能放最好,不放也没辙,以后再说吧。”凌隽说。

“可是我答应过朱虹她们的……”

“秋荻,我不是不想救她们,可是现在的情况,我们自身难保,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该做的了,结果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你冷静一点。”凌隽说。

唉,凌隽说的也没错,我自己的公司拱手让给别人我尚且无力,更别说朱虹她们了,现在先保住我自己再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