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计/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难道就只是为了避难?”我说。

“当然不是,其实我一直在想,我在万会市差点让人害死,会不会是澳城的势力委托人在那边做的手脚,如果真是凌家有人要置我以死地,万华的人一直盯着我不放,倒也说得过去了。”凌隽说。

我想了想,“也是哦,你们凌家的势力这么大,如果你们凌家内部的人想要在万华兴风作浪,那倒不是什么难事,花点钱就行了。”我说。

“不仅是花钱,近年来内地开放,美濠集团在内地也有很多的项目,所以美濠集团专门成立了一个内地事业部,其中有一个政商公关部,这一个部门主要的职能就是负责建立和官员的关系,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美濠集团在内地恐怕已经形成了强大的关系网,如果有人操纵那个官系网来对付我,我在万华当然就会举步维艰。”凌隽说。

“你是说,你的仇人也许不仅仅在万华有,在澳城也有?”我说。

“是的,我在万华经营多年,万华黑白两道我还是认识一些人的,但是我一直没办法查出幕后的真凶,这确实是太诡异了,所以我才想到了有可能有外来势力的干预,万华本土的势力和外来势力形成合力,他们这才会如此的强大,把我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凌隽说。

“所以你要回来查清真相?”我说。

“一方面是查清真相,另一方面则是暂时避开万华市的危机,还有一件重要的事,也是我回来的重要原因。”凌隽说。

“什么事?”

“炳叔告诉我,美濠集团将在新年过后举行全球股东大会,到时持有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股东会齐聚澳城,将讨论选出新一届的董事局主席和新的总裁,这两年美濠在南非的投资听说出了大问题,在欧洲的投资也受到乌克兰危机的影响,美濠旗下的几个集团分公司业绩都不理想,股东们很有意见,认为是凌氏把持了美濠集团的事务,家族式的经营理念影响了美濠的国际化进程,所以他们要重新选出美濠集团的新一任高层。”凌隽说。

“你的意思是,你想参加总裁的角逐?”我说。

“我确实有这个想法,我如果能够入主美濠集团,那我就可以直接调用美濠各方面的资源,当然也可以接触到负责内地事务的高管,到时我要想查清楚到底谁在幕后搞鬼,就容易多了。”凌隽说。

“可是这听起来似乎不太可能,你离开澳城多年了,也一直没有在美濠集团任职,虽然你也是凌家的少爷之一,但你在集团并没有什么人脉,很多股东甚至都不认识你是谁,他们又怎么会选举你来抬任总裁?”我说。

“你说得很对,不过美濠集团是上市公司,总裁的产生不会搞大规模的投票选择,而是由董事局成员投票选择产生,美濠集团的董事局一共十人,凌家只占三席,这也是美濠一向定下的规距,目的就是不让凌家的人全盘操控集团,阻碍集团的发展。”凌隽说。

“也就是说,凌家的人在董事局里其实只占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席位,只要搞定其他的董事,让别的董事投票给你,你还是有机会坐上总裁的位置?”我说。

“是的,理论上确实如此,但正如你所说,我不在凌家多年,和集团总部董事局的大佬董事们几乎没什么接触,要想让他们认可我这个弃子,恐怕很难。”凌隽说。

“虽然很难,但我们也不能放弃,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们都要争取,如果你当上美濠集团的总裁,那你就可以调动很多的资源,到时就可以帮我夺回齐氏了。”我说。

“是啊,其实只要给我一些时间,就算是不借助美濠集团的资源,我也能帮你杀回万华去,夺回本应属于你的一切,但我担心如果不进入美濠,恐怕我们很难查清到底是谁在幕后整我们,青春易逝,我们两人总不能一直这样憋屈地活着,而且美濠这两年也在走下坡路,如果我能接手美濠,我相信我会让美濠重新焕发生机,我本来是不想卷入其中的,但我躲到内地他们也还不放过我,我只好面对了。”凌隽说。

“是啊,你有这么一个身份在这儿,就算你无意卷入争斗,你的那些兄弟们也还是会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不如索性勇于面对,拿回你的那一部份,你本来就是几兄弟中最优秀的,凭什么要让着他们?让着他们也不领情,还处处羞辱你。”我说。

“是啊,所以我才回来了,现在我面临的第一步就是要想办法进入美濠工作,所以我不能得罪大娘,如果得罪她,我肯定是进不了美濠的,我如果进不了公司,我就永远只能是一个局外人。”凌隽说。

“那你爸在美濠所占的股份,都在你大娘手里?”我问。

“是的,我们家族有一个凌基金,现在所有股权都放在那个基金里,由大娘掌控着,除非哪天大娘不行了,把股份分摊到我们几兄弟的名下,我们才能自由作主。”凌隽说。

“可是,你大娘明显不喜欢你,我想她是不会同意你进入美濠的。”我皱眉说。

“所以我得想办法啊,我只要能进入美濠集团,就算是作一个普通高管,以后我也有可能参加总裁竞争,我现在放低姿态,求大娘给我一份差事做,大娘虽然恨我,但我毕竟是爸的儿子,我如果提出来,相信她也不好拒绝,至少也会给我安排一个普通职位的。”凌隽说。

摇摇头,“凌隽,你还是不了解女人,你大娘既然都能逼你娶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说明她非常的狠毒,我认为她能变得下脸来拒绝你,她可以说你长期不在美濠,对美濠完全不熟悉这样的借口来搪塞你。”

凌隽也面现忧色,“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女人狠起来的时候,的确会比男人狠了许多,可是我不求她,那没办法进入集团啊,进不了集团,我就没有任何机会参选总裁。”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我说。

“是么?你有什么办法?”凌隽眼睛一亮。

“你明天在报纸上发一份求职广告,把你的履历写上去,就说你现在没有工作,希望在澳城找一份工作谋生,你在万华时创办的无量基金收益率那么高,你只要公开求职,我相信你肯定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我笑着说。

“呵呵,妙计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这样去给别人打工,外界自然会说是因大娘容不下我,所以不让我在美濠工作。这样大娘迫于压力,自然会让我回美濠工作了。”

凌隽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的确是绝顶聪明的人。

我点了点头,“我正是此意。”

“高明,老婆大人果然英明啊,你这么小就这么厉害了,你要是混到大娘那个年纪,你还不成了人精了?看来以后得由你来当家才行。”凌隽笑着说。

“你不是说我是你女朋友吗?现在又成了老婆了?你大娘要是听到说让我来当家这种话,非活剥了我不可。”我说。

“她要是活剥了你,我就活剥了凌家所有人!”凌隽发狠说。

“你这会在我面前倒是会说好听的了,其实心里在想着那个萧敏什么时候从欧洲回来,你们才好团聚呢。”我说。

凌隽没有说话,忽然将我搂在怀里,吻了上来,我试图推开他,但最终还是被他推倒在床。

“别,我们还在说正事呢。”我说。

“这就是正事,谁让你瞎吃醋来着,还老提那个萧敏,我非要用行动来惩罚你不可!”凌隽说。

“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我现在成了你的女朋友,那个叫萧敏的女人反而成了正房了,等她回来,我说不定还要被她打整呢。”我说。

“放心吧,有我在呢。”凌隽一边说一边要去褪我的衣物。

“不要……”

我的反抗在他的面前一向都是没有用的,很快我就投降了,他的情*欲汹涌织热,我很快飘到了云里。

他终于长呼了一口气口躺在了我的身旁,他结实的肌肉看起来性感而粗犷,棱角分明的五官每一个都尺寸恰到好处,脸上那一道淡淡的疤痕并没有让他变丑,反而让他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冷峻。

“你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再来一次?”凌隽手又伸了过来。

“流氓。”我推开了他的手。

“你是女流氓。”凌隽笑着说。

“我才不是,你说,等那个萧敏回来,她会不会要求和你同房?”我说。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凌隽说。

“你当然要想了,这可是大事,万一她这样要求,你是不是会答应她?”我说。

“我和她当初虽然举办过一次婚礼,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办证我就跑了,再说当时我也还没有达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所以在法律上我和她其实没有关系,你不要考虑太多了。”凌隽说。

“有这么一个女人在,我心里老不踏实,她是你大娘的侄女,你大娘肯定会维护她,要是她逼你和她同房,你不许和她睡!”我说

“你别闹了,我怎么会和她睡呢,你想到哪里去了?”凌隽说。

“不是我要闹,是的确有这种可能,她当时就怀孕了,现在孩子恐怕有十来岁了吧?也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再嫁其他人?”我说。

“你去操心她的事干嘛呀?我都说了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你不必老是记着这件事情。”凌隽说。

“好吧,那我暂时就不想了。”我终于消停。

“那我们再来……”

凌隽又扑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