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你又是谁?/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凌隽暂时在别院安顿下来,过了两天清净的日子。

这几月连续发生了太多的事,我和他都身心俱疲,是需要好好地休养两天了。

但也只是休息了两天,第三天我们刚起来,管家就派人来传话,说大娘让我们过去,而且让凌隽把我带过去。

让凌隽过去议事倒也没什么,我估计是凌隽在报纸上登的求职广告起作用了,但把我叫过去是什么意思,我就想不明白了。

大娘一向不喜欢我,叫我去,肯定没什么好事,我心里想。

“凌隽,你大娘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强行灌我的药,把我毒死吧?”我问凌隽。

“那怎么可能,你想得太多了,她再怎么讨厌你,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把你毒死在凌府,你想太多了。”凌隽说。

“你觉得你大娘像老佛爷,老佛爷的皇帝儿子就是被她用毒药害死的,人家连亲儿子都能下手,我和你大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自然能下得了手。”我说。

“真没事呢,你就放心吧,大娘是聪明人,不会干出那么愚蠢的事影响到她自己的地位。”凌隽说。

“这倒也是,她如果把我毒杀了,她也得偿命。”我说。

凌隽笑了笑:“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总是胡思乱想。”

“是有些累了,你大娘让你将我带去,也不知道叫我去干嘛,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只要和她扯在一起的,准没什么好事。”我说。

“不用担心,一会就知道了。”凌隽拍拍我的肩膀安慰。

见到大娘的时候,她身边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浑身珠光宝气,烫着卷发,虽过而立之年,但保养得还算不错,身材尤其丰满,不过相貌就很普通,一张大圆脸,鼻子虽然也很挺,但太大了,着实不好看。

女的身边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在玩耍,我一看到这孩子,再看看那女的,心里马上就知道这女的是谁了,她肯定是凌隽的‘老婆’萧敏。

我瞄了一眼凌隽,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这也更加证明了我的判断完全正确。

“怎么了?你们两口子隔了这些年,就相互不认识了?”大娘笑着说。

虽然说我和凌隽才是真正的两口子,但我知道现在大娘口中所说的两口子绝对不是指的我和凌隽,而是指的凌隽和萧敏。虽然凌隽跟我解释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但我还是恨得牙根痒痒的。

我发现自己心里的妒火其实挺大的,我得强忍着,小不忍则乱大谋。

“阿隽,这些年你跑哪去了?你可真狠心,一走就是十来年,都不回来看我们一眼。”那个女人忽然向凌隽扑了上去,一把搂住了他。

我心里的火又有点按捺不住了,我紧紧地握着拳头,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

凌隽当着大娘的面也不好马上推开那个女人,但也没有回抱她,只是被动地被她抱着。

还好,凌隽没有回应,不然我真的忍不住了。

萧敏抱完凌隽,这才好像想起了我的存在,转身恶狠狠地看着我:“这是谁呀?”

“你又是谁?”我毫不客气地回应。

“我是凌隽的老婆萧敏。”那女的趾高气扬地说。

“我才是她老婆,我叫齐秋荻。”我冷冷地说。

其他的我都可以忍,但在谁是凌隽的老婆这件事上,我是不能忍的,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我如果让了,那我就马上会沦落为‘三’,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身份。

“真有意思,我和凌隽早在十年前就结婚了,我当然是她的老婆,我和她结婚的时候,你还在幼稚园学里玩呢。”萧敏轻蔑地说。

还别说,十年前我才十一岁,只和萧敏现的孩子年龄差不多大,那时我还在念小学,虽然比幼稚园的孩子是大了不少,但也真的还是个孩子。

“难道爱情还要分先来后到么?当年凌隽和你结婚是被逼的,他根本就不爱你,你现在还厚颜无耻地说当年的事,你可真不要脸!”我反唇相讥。

“放肆!上次你在这里撒野没收拾你,今天你又开始了?你给我闭嘴!”大娘又发话了。

我虽然极不愿意,但为了不得罪大娘,我还是强忍住了了自己反击的话,硬生生地将那些话咽了下去。

“阿隽,今天叫你来,是有几件事要问你,第一件事,这两天有朋友打电话来问我,说我为什么不能给你一份工作,要让你到其他家公司去打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媒体上的广告不是你本人登的吧?”大娘问。

“是我自己登的,我确实需要一份工作。”凌隽答。

“你这是有意让我难看吗?美濠在澳城是响当当的国际大集团,你是凌家的人,竟然到其他家去打工,你让我颜面何存?”大娘怒道。

我心里暗暗高兴,心想老妖婆终于着了我们的道了,看来我这主意确实出的不错。

“大娘息怒,这件事我本来是要和大娘商量的,但大娘事多,我没敢因为一点小事打扰您。”凌隽说。

“这不是小事!你是凌家的人,你出去给别人打工,别人会怎样看我?别人会说我容不下你!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我对你一向不错吧?你为什么要这样有意让我难堪?”大娘说。

“我没有让大娘难堪的意思,我不想整天的无所事事的呆着,所以我想找份工作干着。”凌隽说。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说,美濠那么多的岗位,我完全可以给你按排一个就行了,你还到外面去找工作,不是有意让我难堪是什么?”大娘冷着脸说。

“我只是担心自己在美濠做不好会丢人,所以才想着去其他公司做事,是我考虑不周,请大娘原谅。”凌隽说。

凌隽低眉顺眼的样子,让我心里很是感慨,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我心里太清楚了,现在要他在这个老妖婆面前这样装孙子,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你不要去打工了,你就留在美濠集团工作吧,你的身份如果职位太低也不行,怎么说也得是高管吧,这样,你给你三哥凌丰当助理好了。”大娘说。

我听了心里一凉,心想老妖婆果然是够狠,凌隽的三哥凌丰本来就只是集团的一个高级助理,现在让凌隽去给他做助理?那不是助理的助理么?这叫什么职位?难道让凌隽整天去复印文件和收快递不成?

我本来以为凌隽会提出反对意见,要求老妖婆至少给他一个部门经理什么的实权职位也好,也比给助理当助理的强,可没想到凌隽却不动声色,而是露出一脸的感激之色:“谢谢大娘,我一定会好好地工作。”

我心里那叫一个气,心想一直认为你是绝顶聪明的人,这会你怎么变糊涂了?如果是董事长助理或者是总裁助理,那确实是属于集团的高管,但给一个集团的高级助理当助理,这叫什么事?你竟然还很高兴的样子?

“你也不用谢我,虽然你来历不明,但你爸说你是他的儿子,我这当大娘的当然也不能不关照你,现在公事说完了,我们说说私事吧,你和萧敏当年在澳城举行的婚礼也算是世纪婚礼,很多政要名流都是见证了的,现在你回来了,当然还得把这姻缘继续下去,不能让别人看咱凌家的笑话。”大娘说。

我心里格登一声,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大娘,我和萧敏已经那么多年没见了,而且我现在已经有了秋荻,我和萧敏的事就成为过去了,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凌隽说。

“你这说的什么胡话,萧敏这些年人来一直没有改嫁,就是等着你回来呢,人家等了你十年,你说完了就完了?天下哪有你这等忘恩负义之徒?你是凌家的人,凌家的人都是重信誉讲情义的人,你怎么能始乱终弃?”大娘说。

“我没有始乱终弃……”

“你和人家结了婚,人家还为你生下孩子,现在又等了你十年,你却不和人家好了,这不是始乱终弃是什么?”大娘提高了声音,她试图要给凌隽形成气势上的压迫。

但我知道她压迫不了凌隽,她那么强悍,也就是因为她是凌隽老爸的原配,是凌家的大家长,不然就凭她那点本事,凌隽根本就不用买她的帐。凌隽现在让着她,那只是想在凌家家族中站稳而已。

大娘和凌隽说话的时候,萧敏一直在旁边站着,还是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她似乎认定凌隽会就范,凌隽就像她的猎物一样,十年前逃过了她的手心,十年后还是她的菜。

这事也真够闹心的,我当年为了家族勉强嫁给凌隽,难道今天凌隽为了东山再起,也得被迫再娶一次萧敏?这难道真是天意?

凌隽没有说话,我心里有些害怕起来,凌隽虽然说那个孩子不是他的,但那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词,现在看他犹豫的样子,我真的很担心那个孩子是他的。

如果真是那样,我真的要崩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