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徘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酒店住了一天之后,我心里越发的烦闷起来。

我心里一直忍不住想,我从凌府出来了,凌隽是不是就顺理成章地和那个萧敏住在一起了?萧敏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凌隽的骨肉?

如果他们真的好上了,那我留在这个地方还有什么意思?

虽然我不相信凌隽会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但现实如此,我也不禁动摇。

我正在房间里胡思乱想,有人敲门。

我问了是谁,确实答应的是云鹏的声音之后,我才把门打开。

尚云鹏手里拿着一沓报纸,我心里奇怪,心想混黑*社会的竟然也看报纸?

“嫂子,隽哥让我们暂时先离开这个酒店,现在就走。”尚云鹏说。

“为什么?”我不解。

尚云鹏递过来报纸,我打开一开,上面竟然登着我的照片,一张是云鹏打开车门让我下车的照片,一张则是我和云鹏同时走进酒店的照片。

照片拍的角度显得很专业,我和云鹏其实一直保持很远的距离,但因为角度的选择问题,从照片上来看,我和云鹏就很亲密的样子。

我再仔细一看标题,差点气得吐血。那标题赫然写着:‘豪门旺族凌氏的后人被戴绿帽,其女友疑与人开房偷情’

“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嘛,是哪个不要脸的狗仔队这样污蔑我们!”我把报纸狠狠地摔在地上。

“嫂子,你再看第二页。”尚云鹏说。

我翻开报纸第二页,竟然也有我的照片,而这组照片则是我和凌隽刚到澳城时下车的情景,配的标题则是:‘凌氏弃子携新女友返澳斗前妻,豪门将陷内斗危机’

我再翻看其他的报纸,虽然标题不一样,却都登了相同类容的照片,所持观点也一样,一方面证明我是凌隽的女友,另一方面就说我才到澳城后就和尚云鹏偷*情,疯狂地抹黑我和凌隽,当然还有凌氏家族。

豪门的新闻一向是媒体的最爱,因为能吸引很多的眼球和持续观注。媒体一但报道出来,观众和读者都不是专业的,他们自然也不会认真地思考整件事是否有蹊跷之处,他们会马上相信媒体所登出来的都是事实,至少大部份的人都会相信。

娱乐明星喜欢炒作,比如说某娱乐明星主演的新影视作品马上要上演,明星们就会有意配合狗仔队作一些花边新闻出来,要么就是这个明星出轨了,要么就是这个明星抑郁要自杀了,或者就是这个明星被传被某导演潜了什么的,总之越烂越花边就越吸引眼球,最后引起关注,人气上来了,票房或收视率自然就有保障了。

但商业大家族则忌讳这类花边炒作,尤其是负面的炒作。一但有这样负面的新闻出现,股市马上会作出反应,股票会急剧下跌,有些消息本来就是假的,但是传的多了,就真假难分了,股票上涨或下跌都会有一定的惯性,一但下跌,再有大庄家进场抛空,散户惊慌之下跟抛,就有可能引发灾难性的狂跌,凌氏旗下有几个上市公司,这么一条负面新闻的爆出,对我的伤害也许有限,但却极有可能引发凌氏的危机。

凌隽刚回澳城,没有任何功绩,如果现在因为他的事让凌氏蒙受损失,那他要想在凌氏站稳脚跟将会非常困难,更别说实现新年后冲刺总裁之选的计划了。

这显然又是一个局,这个局也许是针对凌隽本人,也许是针对整个美濠集团。

“云鹏,凌隽怎么说?美濠集团的股票下跌没有?”我问。

“下跌了,凌府已经被记者包围,不仅是澳城媒体的记者,甚至连香城的一些大媒体记者也赶来了,甚至内地邻近澳城的几个城市也有记者赶过来,这是有人预谋好的,今天一开盘,美濠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股票大跌百分之二,有可能在今天下午收盘前跌停。”尚云鹏说。

“糟了,这些人的行动如此之快,肯定是早有预谋,这下凌隽麻烦了,他在凌家的压力大了。”我说。

“隽哥说,让我们暂时先离开这里,找个僻静的地方先躲起来,现在媒体都聚在凌府堵人,如果那边堵不到人,恐怕会很快找到这里来堵我们。”尚云鹏说。

“那我们赶紧走吧,,我匆匆提起包,跟着尚云鹏跑向电梯。

电梯到了一楼,本来是要到前台退押金的,正准备走出电梯,看到一群拿着话筒和扛着摄像机的人正在和门口的保安争执,似乎是要冲进酒店里来,我和云鹏赶紧摁了电梯的负一楼,直接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上车之后,尚云鹏迅速发动车辆,在驶出地下停车场后,看到有记者已经从前面绕到了停车场出口,要不是我们跑得快,肯定会被逮个正着。

“我们现在去哪儿?”我问尚云鹏。

“隽哥让我们去找一个叫雷震海的人,这是地址,我们得先到找到这里。”尚云鹏指着放在旁边的一张字条说。

“车上有导航吧?按导航走就行了。”我说。

“导航还没来得及升级,很多地方的线路有些问题。”尚云鹏说。

于是我和尚云鹏开着车到处乱转,一直找不到地址上写的地方。

“那个雷震海是本地人吧?他对这里的路肯定熟悉啊,我们在某个地方不动,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们就不行了?”我说。

“可是我们没见过这个人啊,隽哥也只是说是他的发小,这么多年没见了,不知道能不能靠得住啊。”尚云鹏说。

我马上明白尚云鹏的意思了,我们如果呆在一个地方让那个人来接我们,那我们就暴露自己的位置了,如果对方没安好心,他就有可能把记者直接带过来,但如果我们主动去找他到,我们可以在附近观察一段时间,确定没有问题后再和他见面,这样风险就小了许多。

老江湖果然就是老江湖,这种事情比我考虑得周全多了。

折腾到下午,我们终于找到了地址上的地方,见到了雷震海这个人。

雷震海应该和凌隽差不多大,长得五大三粗,身高恐怕在一米八五的样子,一脸的横肉,看起来很凶悍。

我心里犯嘀咕,心想凌隽怎么会让我们来找这么一个看起来凶悍的人,这副嘴脸,真不像是好人啊。

“你好,是隽哥让我们来找你的。”尚云鹏说。

对方说了一串话,听得我和尚云鹏面面相觑,因为一句也听不懂,但我知道,那是葡语。

“对不起,请您说国语或者英文,我们听不懂葡语。”我说。

“我靠!葡语你们都不会,还想在澳城混?葡语可是澳城的官方语言之一。”雷震海说。

一听这口气,再看他脖子上的纹身,毫无疑问,这个人也是出来混的。

“我们没有准备在这里混,我们自己有混的地方,在这里只是暂避。”尚云鹏对雷震海那样对我粗鲁地说话很不满,说话也硬了起来。

“你们不在这里混,那你们还找我干什么?看你的样子,很叨?”雷震海不屑地看着尚云鹏。

“是隽哥让我们来找你的,如果你不乐意我们找你,那我们现在就走,嫂子,我们走。”尚云鹏说。

“站住!你小子很横?你混哪里的?香城过来的吗?一副死样子,这里是澳城,你叨什么?”雷震海显然对尚云鹏的态度也很不爽。

他们是一类人,都是出来混的,见了同类,骨子里那种野性就都出来了。

“我不是香城来的,是内地来的,我混的城市,比澳城三个还要大。”尚云鹏说。

还别说,尚云鹏说的还真是事实,不管是万华市还是云宁市,都比澳城要大得多,就算是不加上郊区,单主城区的面积,万华和云宁的主城区都至少有澳城三个大,虽然澳城填海后造陆后面积扩大了许多,但依然也只是弹丸之地,所以尚云鹏实的真是实话,只是他的口气听起来真的很不友好。

“大陆仔?我靠!我以为哪里来的呢,原来是大陆仔!难怪葡语都不会,土老冒。”雷震海说。

雷震海说起‘大陆仔’时的语气,就更加让人不舒服了,其实内地人到香城和澳城会受到部份当地人的歧视是客观存在的,就算是内地近年来经济飞速发展,钱包越来越鼓,但在他们眼中还只是停留在暴发户阶段,总认为内地人太土,上不了厅堂,就算是到香城留学的内地学生,到了香城大学后的第一要务也是要学会说当地方言,就算是会英文,如果不会当地方言,也会受到部份学生轻微的歧视。很难融入整个集体。

雷震海的态度对我来说没什么,我并不介意他的那种轻蔑,他的轻蔑对我构不成任何的伤害,但对尚云鹏来说却接受不了,他直接抛出国骂:“你他妈算什么玩意儿,也敢看不起我们?”

“你还敢对我爆粗?你不想活了?”雷震海也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