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工作/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过了三天,凌隽还是没有消息,我整天的呆在房子里哪也不敢去,都快憋疯了。

媒体也渐渐地消停了下来,最近两天的报纸也没有再报道关于我的事,美濠集团是大财团,他们的公关部门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肯定也在背后做了许多的工作,暂时把媒体的狂轰滥炸给压下去了。

但美濠的股票还是在一路下跌,只是下跌的幅度和速度都减缓了一些而已。

客观地说,美濠的股票下跌的虽然是我的事件引起的,但那只是诱因而已,美濠本身肯定也有许多的内在问题,只是我的事件引爆了那些潜在的危机而已,现在美濠的股票跌跌不休,凌隽的压力肯定非常大了。凌家的人肯定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罪在他身上。

到了第四天,我实是呆不下去了,我这样一直在屋子里,整天吃了睡,睡了吃,再然后就是看电视,真是要让人崩溃了。

最要命的是,我是和两个男人住在一幢房子里,虽然他们对我都很尊重,也从不进我房间一步,但我每天面对他们,实在是不舒服。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决定找些事来做。我要找份工作。

“你要找工作?我没听错吧?”雷震海大声说。

“你没听错,我确实要去工作,再这样下去,我得崩溃了。”我说。

“嫂子,难道我们哪里得罪你了,让你不高兴了?”尚云鹏说。

“那倒不是,只是我这么年轻,总不能一直这样呆在家里等死吧?我得工作,我得做事,才能保持我的状态,不然我会慢慢地跟不上节奏,最后被社会淘汰,我如果不工作学习,以后就算是把齐氏夺回来了,我恐怕也没有能力去驾驭了。”我皱眉说。

雷震海不了解我的过去和背景,他以为我只单纯的是凌隽女朋友,所以我的话他并不是听得很懂,但尚云鹏就是非常了解的,他也明白我说的要‘保持状态’是什么意思。

人都是有惰性的,如果长期处于一种颓废的状态,进取心和工作动力就会慢慢消失,人就会变得平庸而懒惰,身上的灵气和激情慢慢消失,最后变成一个废物。

我可不想变成废物,我是齐氏企业的少主,齐氏在我手上失去,我有一天要把它夺回来,而且要发扬光大,虽然这个目标现在看起来有些遥远,但我不能放弃,我要保持一颗进取的心,不然我就真的废了。

“只是,你如果出去工作,那会不会很危险?”尚云鹏说。

“不会吧,我相信在澳城这个地方,能认得我的人不会超个十人,报纸上虽然登出过我的照片,但都是侧面,就凭在报纸上看到过两次侧脸,没人能得出我来的,而且报纸上也没有提到我的名字,应该没事。”我说。

“话虽如此,但我觉得还是不妥,隽哥肯定也不会同意你出去工作的。”尚云鹏说。

“现在你都联系不上他,他又怎么管得了我,我出去工作只是想让自己保持着一种好的上进的状态,我不想颓废下去。所以多少工钱我并不介意,什么工作都行,当然了,最好能学些东西的工作最好。”我说。

“可是……”

“不用可是了,这事我决定了,反正风声已经过去了,现在就算我出去也没人会关注我了,我干嘛还要天天关在这屋子里,这样下去我肯定得疯掉,相信凌隽也不希望我疯掉吧。”我说。

“那你准备上哪去找工作?也不知道澳城有没有人才中心这样求职的地方?”尚云鹏见我坚持,也只好妥协,他当然是作不了我的主的。

“雷震海能不能给我找一份工作?你是本地人,应该有些关系吧?”我问。

“拉倒吧!你让他给你找工作?他就是一混混,而且是低级的那种混混,他给你找的工作,恐怕就是在美容美发室……”尚云鹏说到这里打住了,他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说出来的话对我很不尊重,所以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你小看人了吧?我是小混混?在这条街,谁不谁识我雷震海?找工作没问题啊,我托我朋友给你介绍工作。”雷震海一副自信的样子。

“真的?那好啊,在什么公司工作?”我高兴地问。

“这个我得问问,不过澳城主要就是服务业为主,恐怕找工作也大多数在这些范围内,比如说夜总会,赌场,酒店什么的。”雷震海说。

“什么?你让我嫂子去夜总会工作?你神经病吧你!我家嫂子在万华市是千金大小姐,怎么也不会去夜总会那样的地方工作的!”尚云鹏说。

“小齐是大小姐?那确实不太适合,那我再想想。”雷震天挠头说。

我笑了笑,“大小姐那都是过去的事,现在落难了,哪里还是什么大小姐,再说了,谁说大小姐就不能去那样的地方工作了?夜总会也有很多正经的工作啊,比如说主管什么的。”我说。

“不行,隽哥肯定不会同意你去娱乐场所工作,要是他知道,肯定会怒的。”尚云鹏说。

“其实我在想,我能不能进入美濠集团去工作呢?我要是能去,那就太好了。”我说。

“啊?”雷震海和尚云鹏同时惊呼。

“你们惊叹什么啊,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说。

“你和隽哥的事本来就非常的敏感,这件事本来就刚过去不久,你要是现在进入美濠集团去工作,那不是授人以话柄?”尚云鹏说。

“不会的,美濠集团只有凌家的那几个人见过我,她们都是高层中的高层,我如果进入美濠工作,那肯定进不了高层,所以根本不会有和那些人见面的机会,他们又么会发现我呢,美濠下属那么多企业,我任意去一家企业做基层员工,他们是发现不了的。”我说。

“小齐说的也对,美濠就像一个皇宫一样,凌氏的人像皇帝和皇帝身边的太监,小齐如果进宫做了一个宫女,那肯定不会和见到皇帝和皇帝身边的太监的。”雷震海说。

这比喻虽然很不怎么样,但道理还是说清楚了,确实是那么回事。

“这真的行吗?要不要想办法和隽哥联系上,然后和他商量一下?”尚云鹏说。

“不用商量,这件事我自己作主。我如果能成功进入美濠集团工作,对凌隽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在基层工作,可以从另个一个角度来观察美濠,可以从基层更深入地了解到美濠集团的一些高层看不到的情况,而这些情况往往是最真实的,对高层的决策是最有用的。”我说。

“嫂子说的倒也没错,用基层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其实有时更真实和准确,高层只往大处作想,往往忽略了细节中的东西。”尚云鹏说。

“是啊,有一句话说的是细节决定成败嘛,企业的兴旺是需要每一个细小环节的完美结合才能维持的,凌隽以后是要竞争总裁位置的,所以他更需要了解美濠的方方面面,他是凌家的少爷,不可能到基层来工作人,他所了解到了基层情况,都是听中层管理人员汇报上去的,未必真实。”我说。

“好吧,那嫂子就按自己的意思去办吧,只是千万不要让美濠的高层发现你在美濠工作就行了,如果被他们发现了,肯定会给隽哥惹麻烦。”尚云鹏说。

**************

在雷震海的帮助下,我报名参加了美濠旗下一家娱乐公司的考试,主要考了心算和英语,而这两项恰恰都是我的强项,顺利通过了初轮筛选,只要经过第二轮筛选,我就能进入娱乐公司工作了。

这家叫美濠娱乐的公司直属于美濠总部集团,是美濠在澳城的最大直属公司,既然是娱乐公司,那当然就是经营的娱乐业,下属三个夜总会,两家赌场和一家赛马场,而公司的主要收入则是来自于赌场。我所面试的,就是分管赌场的分公司。

我在万华时虽然在齐氏工作了一段时间,也接触过朝会的管理,但对于赌场这样的在内地属于违禁的项目,我确实没有任何的经验,当然不可能有机会去应聘管理岗位,我报名应聘的是拓展部的工作,具体拓展部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按照普通企业的构架来分析,我想应该属于开发部之类。反正不管是干什么,能进去就行。

为了能够顺利通过第二轮面试,我精心地准备了一番,问了雷震海很多关于赌场的事,雷震海其他方面不行,说起赌场却是头头是道,说得两眼放光。

我见他说得起劲,就顺便问了一句:“你经常去赌吗?”

他笑了笑,“我不赌。”

“为什么?”我很奇怪地说。

他这一次表情有些怪,犹豫了一下,这才说:“我爸爸就是赌光了所有的财产然后跳海的,我妈跟一个葡萄牙人跑了,我就成了孤儿,要不是靠阿隽的老爸接济我,我早就饿死了,所以我发誓绝不赌。”

“原来你和凌隽是这样一层关系,他老爸是怎样的一个人?”我问。

“我当时还小,十几岁的小少年也不懂什么,只知道隽哥的老爸长得很帅,身边女人也很多,走到哪随时都有美女陪着,而且心狠手辣,澳城的人都怕他,我爸死后,我生活没有着落,就在街上当扒手,有一次让人抓住差点打死,幸亏凌隽的老爸出现,把我救下,而且还当着我的面把打我的人也打得吐血,他告诉我说,如果别人打我,我不能哭,就想办法怎样打回来就行了,后来他收留了我,我从小就和凌隽一起玩儿。”雷震海说。

我点了点头,心想难怪凌隽如此信任他,凌隽和他的关系,应该是比和他的那些亲兄弟还要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