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最帅的富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通过第一轮的筛选,到第二轮面试的时候,只剩下二十人,而第一轮面试报名的人高达三百人。

赌场的职工招聘要求非常的高,和内地的很多地下赌场不一样,在澳城,赌场是完全合法的,主管部门不但不会去打压赌场,而且还会想出很多的办法来帮助赌场经营得更好,因为博彩业是澳城的主要产业,是支撑起澳城的经济的顶梁柱,在澳城能在赌场找到一份工作,相当于在内地考上公务员。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都是事实。虽然赌客来来去去,有的大赢狂喜离开,有的输得一穷二白黯然退场,但赌场却总是赚的,既然总是赚,就意味着不会垮,在赌场上班的职工,就相当于得到一个像内地公务员一样的金饭碗了,所以在当地,能在赌场工作绝对是一件骄傲的事。

好的工作岗位,自然竞争剧烈。在哪都一样,看看内地一个公务员的岗位上千人去争,就知道竞争剧烈到什么程度了。

有趣的是,进入第二轮复试的二十个人中,有十五个是女的,男的只占了三分之一都没到,因为赌场的工作人员中,除了保镖和高层,大多数都是女的,不管是穿着紫色制服站在赌桌边和赌客对赌的‘荷官’,还是穿着蓝色制服做服务工作的‘席面’,或者穿着红色制服的‘工务’,绝大多数都是女子,在男人的世界里,金钱和美女总是挂勾的,所以女工作人员更适合于赌场。

我从容地走进面试官的办公室,看到三个面试官端坐在办公桌前。

以前在齐氏的时候我也经常亲自面试新员工,但作为员工接受主考官的面试,还是第一次,而且这阵势还挺大,一来就是三个面试官。

“齐秋荻,第一轮考试中你是第二名,成绩不错呀,外形也很好,你这面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穿黄色西服的男子说。赌场中的工作人员制服颜色不一样,黄色西服的就是主管,只有场面经理以上级别的高管,才能穿黑色西服。

“谢谢主管夸奖,第一轮考的都是心算和英文,刚好是我的强项,所以我只是运气好一些而已。”我说。

“你以前有相关的从业经历吗?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另外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经理问。

我当然知道他在哪里见过我,肯定是在报纸上见过呗。我现在得庆幸当时那些报纸报道我的时候,没把我的名字写上去,不然他们一看到我的名字,肯定能想起来。

“我以前没有相关的从业经历,我是从内地来的。”我实话实说。

“你不是本地人?那对不起,你不能进入我们的公司工作。”主管说。

“为什么呀?这也要歧视?”我问。

“这不是歧视,我们赌场的工作性质特殊,除了安全方面要求极严,我们还要求工作人员流动性不大,因为我们需要培训你很长时间,如果你不是本地人,我们对你的背景不了解,安全方面就达不到我们的要求,再说了,如果培训完你以后你走掉了,那就会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主管说。

他说得很坦诚,看起来不像是在说假话。

“主管,我是真的很想得到这份工作,虽然我来自内地,但我打算长期在澳城定居的,我男朋友就是澳城的本地人,不然我也不会到这里来找工作的,我肯定不会工作一段时间就走了的,请您相信我。”我赶紧说。

“你男朋友是本地人?他也是赌场里工作吗,他是谁?”主管问。

我当然不能说是凌隽了,犹豫了一下,“我的男朋友叫雷震海。就是他介绍我来这里参加第一轮考试的。”

“你是海子的女朋友?咦,这小子挺能耐啊,竟然找了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这人倒也义气,只是爱吃牛,经常说他是隽少爷的好兄弟,现在隽少爷回来了,也没见他跟着飞黄腾达。”主管说。

他口里的隽少爷,自然说的就是凌隽了。

“我有雷震海作担保,安全方面是没问题的,你们就收下我吧,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我说。

“她的考试成绩不错,我看就先留下吧,不过肯定不能让她做‘荷官’了,要不让她作‘席面’或者‘工务’吧?”另外一个经理说。

‘荷官’就是站在赌场代表赌场和赌客对赌的人,‘席面’的性质就像是服务员,而‘工务’则是在赌场里打杂的人。

“她的能力不错,当工务有些可惜了,我看就留下给我当助理吧,我最近缺一个英语流利的助理。”经理说。

“当助理可以啊,我以前就做过总经理助理的,这个我有工作经验。”我心里大喜,我正担心他们让我去做工务打杂呢,没想到还有助理的岗位,这机会我得抓住,行政经理是赌场里的高管了,做了行政经理的助理,其实就是中层管理的级别了。

而且我以前确实给二叔当过总经理助理,这一点我没有撒谎。我是有工作经验的。

“你还做过总经理助理?看你那么年轻,还有这样的阅历?”行政经理好像有些不太相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确实做过总经理助理。”我说。

“那你说说做总经理助理主要都负责哪些工作?”我问。

“总经理助理虽然是助理,但属于高管了,要协助总经理全面协调工作,还要及时向总经理汇报下面各部门的工作情况……”

我一连说了很多的工作内容,那些都是我在给二叔做助理的时候做过的工作,自然说得头头是道。

行政经理听得连连点头,“不错不错,你果然是做过助理的人,既然你有工作经验,那就不用参加培训了,明天你就来上班就行了,加上你我有三个助理,你主要负责涉外事务。”

“好,谢谢经理。”

没想到以前给二叔做助积累下的经验和阅历,今天竟然用上了,看来人多经历一些事情确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要不是我当初放低姿态给二叔做助理积累了工作经验,我今天恐怕就没有机会进入赌场工作了。

开始的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行政经理要有三个助理,但上班后我就知道了。

因为赌场是二十四小时营业,所以当一个助理休息的时候,另外一个助理就要顶上,行政经理自己不可能全天二十小时在班,他不在的时候,他的助理就必须要在班上。至于赌场其他的工作人员,每周会连续上三天班,然后又休息三天,虽然其间他们也有休息时间,但工作强度确实高大得吓人。

行政经理名叫崔天华,五十来岁,听说去年才离婚,像他这样的赌场高管,在澳城那是属于有身份的人了,虽然比不上凌隽他们几兄弟那样是少爷级别,但地位也相当的高,他这样的单身男士,自然会有很多的女性拼命往他身边靠,所以我第一天上班,就遇上了麻烦。

给我制造麻烦的,正是崔天华的另外两个助理,这两个助理年龄都比我大,应该和凌隽差不多大,其中一个叫克米的是混血儿,但能说一口流利的本地方言,显然是在本地出身,另外一个叫桑季,也是本地人,两人都长得非常漂亮,至少在身材上比我好很多,但我比她们年轻,所以我一到公司,立马成了她们的眼中钉。

“齐秋荻?内地佬?崔总这是招助理呢还是招小蜜呢?也不能脸蛋好看就往公司里领啊,要包小蜜可以往家里领,干嘛弄到公司来影响我们的工作?”首先向我发难的是桑季。

我没有理会她的挑衅,而是低眉顺眼地向她们问好:“两位姐姐好,我是新来的,请你们多关照。”

虽然我心里很怒,但我实在不想第一天上班就和同事闹僵。

“姐姐?克米,她叫我们姐姐呢?这明显是在讽我们年纪大呗,年纪小就是资本吗?这么小就挤进高层了,肯定靠的是脸蛋和床上功夫吧?”桑季继续发难。

“桑季,我怎么觉得我在哪里见过她?你看她的侧面,像不像报纸上登的那个隽少爷的马子?”克米盯着我说。

我心里一惊,心想要是让她们认出来了,那事情就麻烦了。

“不可能,隽少爷能看上她?隽少爷长得那么英俊,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这死样子,她要是隽少爷的马子,能到这里方来工作吗?能给崔总做助理吗?”桑季说。

克米点了点头,“说得也是,如果是隽少爷的马子,那肯定吃香喝辣去了,又怎么可能跑来打工。”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幸亏她们不肯相信我就是那个报纸上登出来的人,不然肯定会在公司引起轰动,这公司可是直属于美濠集团,她们只要往上一报,马上凌家的所有人都会知道我进了美濠集团。

如果是那样,那不知道又会有些什么样的麻烦。

“你们说的隽少爷是谁?他是很有钱的人吗?”我二愣子似的凑上去问。

克米和桑季相互看了一眼,两人都大笑起来。

“还真是内地来的土包子,竟然连凌家的四少爷都不认识,你还想混澳城?隽少爷可是最近媒体的新宠,是澳城最帅的富人了。”桑季花痴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