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往事/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帅的富人,那他到底是谁呀?比崔总还要富吗?”我继续装傻。

克米和桑季又大笑起来,我的无知肯定让她们觉得我真是土得掉渣了。

“果然是没见过世面,原来你认为崔总就是最有钱的人了啊?难怪你二十来岁就上了崔总的床,这样跟你说吧,这个公司是美濠的,美濠大部份是凌家的,而凌隽又是凌家的四少爷,你说,他有没有钱?土包子你自己想。”克米说。

我装着低头想了想,“嗯,这样说起来,崔总都是那个凌隽的手下了,他肯定是比崔总有钱了。”

两人又笑了起来,她们看到我无知的样子,应该觉得我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在更看不起我的同时,也对我没那么仇视了。

“你虽然也是崔总的助理,但助理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我们主要负责行政方面的事务,你嘛,就负责买咖啡买午餐,复印文件什么的就行了。”桑季说。

“可是崔总说让我负责涉外事务的。”我说。

“现在赌场哪来那么多涉外事务啊,以前经济好的时候,到这里来赌的鬼佬多,所以很多地方要说英文,现在全球经济不景气,鬼佬来的少了,赌场昊混的大多数是来自内地的暴发户和那些敛财的贪腐官员,他们哪会说什么英文啊,都是说的方言,输急了用方言大骂,我们都不知道他们骂的什么意思。”亚米说。

我心里暗笑,心想你们听不懂,可我听得懂啊,我不但会英文,而且我是来自内地,对内地大多数的方言还是能听懂的,这又是我的优势了。

“两位姐姐,我是从内地来的,以后如果遇上内地来的那种难缠的赌客,我可以协助处理的,我是新来的,买咖啡这些事当然应该是我来做,以后有事两位姐姐吩咐就是。”我乖巧地说。

“那你说说,你和崔总是什么关系?”克米问。

“真没有什么关系,我是通过正规渠道面试进来的,但我不是本地人,不能在场里做荷官,正好崔总缺个助理,就把我要来了。”我老实地回答。

“你和崔总真的没有私情?”桑季问。

“没有,我刚到澳城没几天,昨天才第一次见到崔总,怎么可能会和他有私情呢?他年纪都能当我爸了。”我说。

“年龄那就不是问题了,这年月,和自己爷爷年纪差不多的好上都不奇怪,更别说只是和你爸年纪差不多的了。”克米说。

我心里暗想,那是你们,我可没那种勇气。

“我是有男友的,我男友叫雷震海。”我为了证明我和崔天华确实没有私情,只好又抛出了雷震海。

“那个混混?你是他女朋友?”克米和桑季又笑了。

“是啊,你们认识我男朋友?”我说。

“认识,那小子吹牛第一名,经常说他是隽少爷的兄弟呢,难道他没跟你说过?”桑季说。

“没有,他没对我说过,我对什么隽少爷也不感兴趣,我只想好好地工作,然后好好地过日子。”我说。

“你跟了一个混混,要想好好地过日子,恐怕难了,那个雷震海在澳门也就是低级混混,上不了场面的,还经常到处泡妞,你要小心了。”桑季说。

“谢谢姐姐提醒,他认识我以后,肯定就不会到处泡妞了。”我说。

“你不可救药了,祝你好运吧,做事了,你先把这堆文件拿去复印了吧。”桑季指着桌上的一大堆文件说。

我本来想说复印文件这样的事,不是应该是后勤的工作人员干的吗?怎么会让我来做?但想想还是没说出口,干就干吧,反正多吃点苦也不会死,正好体验一下基层员工的生活也好。

就这样,我成功地在美濠集团下属的公司呆了下来。

自从我这第三个助理来了以后,克米和桑季把大部份的活都推给我做了,涉外的事务也确实不多,所以她们把原来手上的活都推给了我,我每天从进办公室就开始忙,然后一直忙到下班活也干不完,有时还得加班。

克米和桑季两个人一直担心我和崔天华有私情,事实上就是因为她们自己想和崔天华有私情,崔天华是公司高管,听说为美濠集团服务多年,所以在澳城属于中产,有房有车自然不在话下,听说房还是别墅,这样的离异单身男,自然是克米和桑季勾搭的目标。

她们在知道我和她们不是竞争对手后,暂时对我的态度也好了起来,当然了,我一方面不和她们争男人,另一方面又二百五似的每天帮她们干很多的活,她们当然对我印象慢慢变好了。

她们两人在面对我的时候,就是统一战线的人,但是她们两人对崔天华都有意思,都想将崔天华拿下,但崔天华只有一个,所以她们两人之间又其实心照不宣地暗斗,桑季不在的时候,克米就在崔天华面前说桑季的坏话,反之也一样,克米不在的时候,桑季也一样地在崔天华面前作些反面报告。

我冷眼旁观,从不掺合她们的争风,我每天都累得够呛,也没精力去参与她们的那些勾心斗角。

“嫂子,你好像每天回来的时候都累得不行,你不是当了什么助理吗?助理有那么累吗?”

晚饭的时候,尚云鹏很贴心地问我。

“是啊小齐,听说行政经理的助理是属于高层了,都不用穿彩色制服上班的,你怎么看起来比赌场的‘荷官’和‘席面’还要累?”雷震海也问。

“原来崔天华有两个助理,我去了以后,差不多就只有我一个助理了,因为另外两个助理的工作都全部给我干了。”我笑着说。

“啊?她们这么欺负人啊?改天我叫上几个兄弟把这两个娘们给收拾了!看她们还敢不敢欺负你。”雷震海说。

“你还别说,她们还真认识你,说你爱吹牛,经常说自己是隽少爷的兄弟。”我笑着说。

“你说的是克米和桑季?呵呵,那是上次在酒吧偶遇他们,听说她们在美濠集团上班,我就顺便装了一下,那两个娘们长得挺惹火的,还风情万种的。当时她们还信了我,还说以后要让我多多关照呢,可我后来喝多了,就把自己是混混的身份给说漏了,不然我肯定把她们带回酒店房间了。”雷震海猥琐地说。

“在我嫂子面前你说话不要那么猥琐!”尚云鹏喝道。

“哎哟,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有唐突小齐的意思,见谅见谅。”雷震海赶紧道歉。

“没事,她们两个确实不是什么好女人,她们身为白领,收入也不低了,竟然还想着傍款?真是想不明白。”我说。

“嫂子,钱谁会嫌多啊?傍上款以后,每天不用上班,天天去香城逛街购物,那多爽啊?傍上一个款,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呢,现在女孩都这么说。”尚云鹏说。

雷震海嘴动了几下,似乎是有话想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想说什么?想说就说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了让人心烦。”尚云鹏骂道。

“我还是不说了,一会说了你们又骂我。”雷震海说。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他肯定想说,如果我不想傍款,那我又怎么会和凌隽好,是这意思吧?震海?”我笑着说。

雷震海笑了笑,没有说话,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其实你说的也没错,我当时嫁给凌隽,还真是为了他的钱,所以我也是一个爱钱的人,不过我不是为了我个人享受,我是为了我的家族。”我说。

“嫂子,你和那些女人可不一样,你在万华是豪门,你本身也是‘款’,后来隽哥落难了,你也不离不弃,你要只是一个傍款的,隽哥都进去了,你早就卷钱走人了,又怎么会到处想办法救隽哥。那些事我们可都还记着呢。”尚云鹏说。

“可惜凌隽恐怕不记得了。”说到过去的事,我心里又一阵伤感。

“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隽哥也是重情义的人,他对兄弟们都那么好,更何况是对他的女人,他现在暂时和你分开,那也没有办法,不管有多少波折,我还是一直都看好你们的。”尚云鹏说。

“小齐和阿隽在内地的时候有很多的故事吗?”雷震海问。

“太多故事了,我不是说过了嘛,嫂子在万华也是算是一方豪门,隽哥一度被人陷害进监狱,是嫂子多方努力把大哥救出来的,后来嫂子又被人害成哑巴,腿也动不了了,隽哥又带着嫂子去求医,他们之间经历了太多的事了,只是劫波未尽,始终没有幸福。”尚云鹏说。

云鹏这一番话说得我心里酸得厉害,前程往事都涌上心来,我那强忍住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你快别说了,小齐都被你说哭了,好好地说公司的事,说那些往事干嘛,看你把小齐说哭了,你个混蛋!”雷震海骂道。

“那还是你逗起说的嘛,本来好好地说她公司的事,你却非要说她们的往事,都怪你。”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