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少爷/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公司如临大敌,中午时分,终于迎来两位太子爷。

凌丰和凌隽是凌家兄弟中最帅气两个,相比凌丰,凌隽显得更加冷峻,而凌丰则显得相对柔美一些,完全一副公子哥模样,穿着一身白色西服,看起来不像是来视察工作,倒像是来参加一个酒会。

凌隽依然还是黑色西衬衫配黑色西服,还是一如既往的冷着脸,我站公司的门口迎接两位少爷,看到凌隽一身黑衣从凯迪拉克车上下来的瞬间,我恍惚间又回到了万华市,回到了刚嫁给他不久时和他争斗的时光。

今天澳城难得的好天气,正午的阳光直射下来,照在凌隽如刀削般梭角分明的脸上,那一道淡淡的疤痕在阳光下清晰可见,那一刻我没来由地热泪盈眶。我竟然有想冲过去拥抱他的冲动,但我还是强忍住了。

最先看到我的是凌丰,他直盯着我看了约三十秒,表情有些复杂,他显然是认出我来了。我心里很紧张,我不知道他看到我在他们家的公司里上班,他会作何反应。

凌隽的眼光扫了过来,我和他四目相对,他还是面无表情,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他的反应甚至还没有凌丰那么明显,他跟在凌丰身后,向我站的地方走来。

我心里砰砰直跳。

崔天华开始一一介绍公司里的其他高管,然后指着我,“这是公司新进的助理齐秋荻,很有灵气,而且对公司管理有一定的经验,我准备好好培养这样的人才。”

我向凌隽和凌丰微笑弯腰,算是向两位太子行礼了。

凌丰走到我面前,伸出手,要和我握手。

我当然只好也伸出手去和他相握,他一语双关:“是很能干,不错,不错。”

说完扭头看向凌隽:“阿隽,看来咱们今天来大有收获啊,遇上美女了,呵呵。”

这个凌丰还真是沉得住气,看到我在这里,并没有马上质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反而笑呵呵地开起了玩笔,也许这个公子哥并不像外界所传的那样只会吃喝玩乐,他心里自有他的盘算。

凌隽走向我,也伸出了手,“你好。幸会。”

“幸会,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微笑道。

凌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凌隽,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但他没有拆穿我,而是看向崔天华,“崔总,我们进去吧,其实我们今天来也就只是随便看看,不用搞得这么隆重,我和阿隽都只是公司的闲人,不必当回事。”

“三少爷客气了,迎接是我们应该要做的事,两位少爷能够莅临指导,是我们的荣幸。”崔天华说。

这话听起来有点像内地企业应付领导时说的话,看来就算是澳城这样开放的国际化城市,这种奉承上级的作风也一样存在。

凌隽听了微微皱眉,没有说话。我知道他的脾气,他自然是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的,他这个人一向讨厌别人说些奉承的话,他喜欢实事求是,讨厌吹牛拍马。

一行人进了公司,凌隽和凌丰先是和其他员工打了招呼,其实公司大部份的工作人员都在赌场,真正在办公室上班的并没有几个人。所以凌丰和凌隽几乎和公司里在的所有人都握了手。

到克米和桑季时,两个女人简直激动得快要崩溃的样子。两人今天都化了精致的妆容,为的就是和两个太子见面时能够出彩一些,桑季没节操地双手握住凌隽的手久久不放:“一直听说凌少一表人才,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您真是太帅了。”

这样花痴的话我听了都为她脸红,但她却好像没事一般。

凌隽还是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是么,谢谢夸奖。”

我端着咖啡走向凌丰,这是之前就安排好的,两位大少来了,当然不能喝公司提供的普通咖啡,所以这咖啡都是派人专门到附近的咖啡厅买来的。

“两位请喝咖啡,我这边慢慢向您汇报工作。”我说。

“小心烫啊,秋荻,我可不能烫着隽少爷。”桑季伸手过来,忽然碰倒了我端在盘子里的咖啡,咖啡一下子酒在我身上。

就算白痴也能看得出来她是故意的,我知道她不爽今天由我来接待,但我没想到她当着这么多人竟然敢公然使坏。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咖啡都洒了!就知道你笨手笨脚的做不好事,没想到你连一杯咖啡都端不好!”桑季大声说。

还没等我回应,她马上又假惺惺地看着凌隽:“隽少爷,你没事吧?我同事就是这样笨手笨脚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个女人还真是恶毒,明明就是她搞出来的事,她竟然还装好人。

凌隽还是面无表情,看着桑季,“你叫什么名字?”

我心里那叫个一个生气,心想你也看到是这个女人在使坏,你竟然还问她叫什么名字?难道你认为她这样对付我做得很对吗?

桑季一听凌隽问她的名字,当然是受宠若惊,“我叫桑季,我是这里的老员工了,已经在公司服务一年多了,以前您没在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工作了。”

“桑季?还是老员工?那你知道美濠集团员工守则第一百一十二条是怎么写的吗?”凌隽忽然问。

“……?”桑季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她当然不知道写的是什么,谁会没事去看那些员工守则?

别说她不知道了,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是吧?那我念给你听,美濠集团员工守则第一百一十二条,所有员工都应该团结同事,不能故意挑衅和引起争斗,如果刻意挑衅和为难新同事,可给予警告和开除处分。”凌隽冷冷地说。

“我……”

“你什么你?我又不是傻子,难道我看不出来是你故意出手打翻她手里的咖啡吗?当着我的面你都敢这样放肆?那平时你肯定欺负她更狠吧?崔总,咱们美濠的企业文化你没有很好普及吗?她这样的一个老员工,竟然还敢有这样的行为!像什么话?”凌隽冷声道。

这个混蛋一但冷下来,别说别人,就算是我也有点怵,他本来长相就冷峻,那臭脸一板起来,说话声音冰层里发出来似的,冷得让人心慌。

桑季的脸色变得苍白,她没想到竟然会得罪了凌隽,这倒好,马屁没拍好,拍到马脚上去了,把马惹恼了。

她也真是活该,她要是哪天知道了我和凌隽的关系,她恐怕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得要死。

“对不起,我……”

“如果说对不起有用,那还要规则做什么?这个月的奖金取消,崔经理,有问题吗?”凌隽扭头问崔天华。

崔天华也是个骑墙派,他当然不会为了桑季而得罪凌隽。

“没问题没问题,桑季,你明天把认错书交来!说好今天不许谁捣乱的,你竟然还是不听,你真是大胆,还不赶快向隽少爷道歉!”崔天华说。

“对不起,隽少爷,我……”

“你应该向她道歉,你们是同事,不说相亲相爱,至少也得相互尊重,你酒了她一身的咖啡,现在你先向她道歉,然后用纸巾把她身上的咖啡渍擦干净。”凌隽冷冷地说。

桑季当然不敢违备凌隽的意思,走过来看着我,极不情愿地说了一句‘sorry’。

“算了,我这一身衣服现在脏了,擦也擦不掉了,我先回去换一身再说吧,崔总,我能不能请半天假,回去换身衣服。”我说。

这正好给我一个走掉的机会,在这样的场合中真是太尴尬了,明明我和凌隽认识,却要装着不认识,旁边还有一个什么都知道的凌丰看着,这样装也不是,不装也不是,不如趁早走掉的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不用走,这么一件小事,哪能就早退呢,我来给你擦,谁有湿巾?”凌隽说。

这个混蛋,他竟然不让我走!

公司里另外一个同事赶紧拿出湿巾递了过来。

凌隽从拿过湿巾,开始在我的职业装上慢慢地擦了起来。他擦得很仔细。

这一举动不但惊住了桑季,也惊住了公司其他的所有人,他们实在想不到凌隽一个堂堂的四少爷会这么细心地为我擦拭身上的污渍,场面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我其实有些尴尬,如果这些人知道我和凌隽的关系,那其实这非常正常,但他们并不知道我和凌隽其实是夫妻,他们觉得非常奇怪了。

开始的时候凌隽装着不认识我,我以为他会一直装不认识,然后和我划清界线拉开距离,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就是我怎么也意料不到的了,他不但不避讳,而且还放下架子亲自给我擦衣服,他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他个子比我高许多,他要给我擦衣服,那就得弯下腰,我又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拿着湿巾给我擦拭,我又恍惚起来,前程往事再次涌上心头,我想起了我腿残时他带我到山区治病的情景,他把我连同轮椅一起绑在他的身上翻山越岭。肩膀硬生生地磨掉一层皮。

这些事我都没有忘记,他又怎么可能会忘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