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行动/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澳城的证券公司比内地的服务态度好多了,效率也高了许多。

开户程序非常的简单,不过是用了半小时,我就完成了开户手续。

然后我在电脑上开始陆续买进美濠集团的股票。

按当下的汇率,我的两个亿兑换成澳币后相当于四千多万澳币,现在美濠在澳城上市的股价在五澳币左右,这样算下来,二百万股就只是小问题了,我完全可以买更多。

我一但把这些钱全部买进美濠的股票,我就不是小股东了,至少应该属于中型股东了。

要一下子买进这么多股票,当然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因为数量太大,如果一下子要买入,那肯定成交不了,所以我得慢慢买,反正还有三个月的时候,一点也不急。

股票往下跌一点,就会有散户因为恐慌而抛出,这时我就有机会吸进,每往下跌,我就买进,这样我的持仓成本越来越低,反正我也不怕被套,买得心安理得,好像在玩游戏一样,不过看到亏损不断地扩大,那亏的可是真金白银,心里还是不爽。

我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慌,现在我在做的事是要成为股东,并不是为了短期炒股赚钱,所以暂时的亏损一定要忍住!”

还好,和凌隽两年的夫妻学会了他面对金融市场进的冷静和淡定,我最终还是忍住了几次想要抛出股票的冲动,最终坚持了下来,一周以后,我已经持有美濠集团的五万股了。

而雷震海那边也有了消息,他调查过后告诉我,那天和萧敏一起去赌场的人,竟然是美濠在澳城的死对头爱博集团的一个副总。

爱博集团就是澳城四大家族排名第一的姜氏主要控股的集团,姜氏是在葡萄牙殖民时期崛起的一个家族,这个家族虽然用的还是华夏名字,但其家族的主要成员都是混血儿,爱博集团的创始人姜威本身就是当时葡萄牙驻澳城的总督和一个本地女子生的混血儿,总督的儿子创办公司,自然是天时地利。所以姜氏家族借助政治上的优势迅速崛起,很快压倒了大多数的华人企业,成为了澳城的第一名门旺族。

澳城虽然摆脱殖民已有多年,但姜氏至今排名还是在凌家之上,就是因为当时的基础打得牢,虽然四大家族奋起直追,但直到现在,能和姜氏叫板的也还是只有凌氏。

据说姜氏虽然排名还在凌氏之上,是澳城的第一家族,但其净资产其实已经和凌氏不相上下,凌氏赶超姜氏已成定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也就是说,姜氏和凌氏是绝对的死对头,而萧敏身为凌家的人,却和对头的人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就会让人联想很多。

这个萧敏果然有问题,而且恐怕是有大问题。

而我竟然被这个有问题的女人给挤出了凌家,实在是冤枉,如果我要重返凌家,萧敏就是第一块绊脚石,只有拿掉她,我才可能进入凌家,才有可能帮助凌隽在凌家站稳脚跟。

我和凌隽是夫妻,我和他之间就算是有什么不愉快,但那都是内部矛盾,在对外的事情上,我一点也不会含糊,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要想办法把萧敏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让她在凌家呆不下去。

只要能赶走她,我回到凌隽身边的可能就大大增加。

这件事我自己做不了,我需要帮手,所以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雷震海和尚云鹏。

“对付萧敏?一个女人?那简单,我直接叫几个人把她扔进海里就行了。”雷震海大大咧咧地说。

“那怎么能行,当然不能用这样的强盗方法,萧敏是凌家大娘的侄女,这样动了萧敏,那恐怕惹了大祸,到时吃不了的兜着走。”我说。

“就是!低级混混就知道用蛮力,不知道动脑子,要知道真正有实力的人,都是动脑子的人,而不是动手脚的人。”尚云鹏也说。

“你倒是动个脑子来看看?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去勾搭那婆娘就行了,你只和她勾搭上了,那一切都好说,到时你把她所有的情况都了解清楚了,那她一切都听你摆布了呀。”雷震海又开始猥琐了。

“都说了让你在我嫂子面前庄重一点了,你还敢说这样的话?”尚云鹏说。

“我哪里又不庄重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男人要对付一个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死心塌地爱上你,女人要对付一个女人最好的方法也是让这个男人死心塌地爱上她,只要爱上了,那一切都由对方作主了,上帝也没辙。”雷震海说。

我还真是没想到雷震海这样的粗人也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偏激,但还是很有道理的,确实,爱情是这世界上最不讲理的情感,一但爱上,上穷碧落下黄泉都由对方作主了,根本由不得自己。

“你们两个不要争了,要对付萧敏,我们也许无法用非常光明的手段,但也不至于让云鹏去色诱她,她不是和爱博集团的那个副总有勾搭吗?我们只要能够找到更多关于她和那个男人的在一起的证据,再想办法买通媒体,让她的徘闻也满天飞,那她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人家都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对付我,我凭什么不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对付别人?”我说。

“嫂子这主意好!趋现在隽哥还没有和那个萧敏再次结婚,我们用这个方法来对付她,她的名声一但烂了,那隽哥的大娘就不好意思逼隽哥和她结婚了,现在的隽哥也不是当年的小少年了,她如果逼得太狠,相信隽哥也能找到反制的手段。”尚云鹏说。

“只要把那个女人从凌家赶走,那小齐就可以重新回到凌家去了,他们两口子就可以重归于好了。”震海也说。

“不过这件事也不能闹得太大,如果闹得太大,我担心我们会收不了场,一切都要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才行,还不能让大娘知道是我在做这件事,不然她又得把所有的帐记在凌隽的身上了。”我说。

“嫂子放心吧,我们干好事不在行,干坏事那就是我们的拿手了,这种事我们肯定会干得很漂亮,我们绝对干得不显水不露水。”尚云鹏说。

“云鹏说得没错,干坏事那是我们的强项,我们混混本来就是为干坏事而生,要是这样的事都干不好,那我们还当什么混混。”雷震海也说。

“那你们准备怎么做?”我问。

“很简单啊,直接就跟着萧敏,一但发现她出了凌家就跟着,只要她和那个男的去约会,我们就想办法拍下来,最好能拍床照最好了,到时看她的脸还往哪里搁。看她还能不能在凌家呆得下去。”雷震海说。

我一听这主意,其实和我的想法也差不多,不过没他们说的那么狠。

“我觉得不要那么狠吧,如果太狠了,那损失的也不仅仅是萧敏的面子,凌家也会面上无光的,到时会不会连累到凌隽?”我又有些开始患得患失了。

“嫂子,就是得狠啊,如果等那个萧敏再和隽哥结婚了,不管有没有夫妻之实,只要是再把婚礼一办,那她就真的成了隽哥的老婆,到时再把她的丑事给抖出来,那就真的会伤害到隽哥的面子了,所以下手一定要早,不能手软。”尚云鹏说。

“小齐就是心软,这件事交给我们去办就行了,你就不用管了,我们两个大男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不成?”雷震海说。

“我们做事要有方略,既要达到目的,又不要让场面变得不可控,我们现在毕竟处于弱势,如果把凌家当家大娘惹急了,我们恐怕也会吃不了的兜着走,也会给凌隽增加一些不必要的压力,所以这件事一定要处理好才行。”我说。

“这是当然,我们不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把事情做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肯定既能达到目的,又不会让场面失控。”雷震海说。

“我认为还是这样吧,不如你们拍到萧敏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证据之后,你们自己不交给媒体,因为我担心如果你们亲自把那些照片交给媒体,我担心大娘最后会查到是我们做的,所以我觉得放在网上最好,放在网上一样能传播开来,而且要想查出来是谁放的更困难,到时那些媒体在网上看到消息后,也一样会追着去扑新闻。”我说。

“好,我那们就听你的,就按你说的这样做就行了。”雷震海说。

对于雷震海我还真是不怎么放心,但对于尚云鹏我就非常放心。他做事一向进退有据,到目前为止,只要交给他做的事,还没有搞砸的,我非常相信他的冷静和对局面的管控能力。

如果这一次他能把萧敏的事处理好,那目前的僵局肯定会出现转机,事情总是这样,一但跌到谷底,自然就会触底反弹,潮起之后必然会有潮落,就像股市跌到一定的程度必然会有反弹一样,这是凌隽当初教给我的道理。

我相信我的人生和美濠的股票一样虽然还在下跌,但总会有触底反弹的时候,否极自然泰来,谁会倒霉一辈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