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内部消息/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只好笑笑,不知道该怎么说。

在崔天华他们看来,凌隽是凌家的四少爷,自然是了不得的,他们哪里知道,凌隽在凌家其实是被边缘化了的,他几乎在没什么实权。而且大多数的人都不喜欢他,

“经理,以我现在的能力,真的不能担当场面经理一职,以后再说吧,赌场的员工虽然大多数是女性,但毕竟是大多数男人在那里赌,我协助一下还好,要我管控整个赌场,我肯定做不好。”我实话实说。

“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这事以后再议,你平时如果在工作中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我会想办法帮你解决。”崔天华说。

“好的,谢谢经理。”我说。

******************

证券公司打来电话,说是周五下午有一个经济分析指导会,我作为他们的大客户,特地邀请我去参加。

最近都是上班下班,生活也确实过得无趣得很,周五下午反正轮我休息,于是就答应去参加,也听听他们那些谓的专家分析一下目前的经济形势。

专家们果然很能忽悠,列举了一些经济数据,然后作了一些宏观的评估,大体得出的结论是经济会有所好转,大家可以买入股票,但到底买入哪只股票,什么时候能涨,能涨到什么价位,却没有什么结论。专家就是这样,说些模棱两可的话,然后拿钱走人,如果听专家的话,亏的是自己的钱。最后你要是指责他们胡说,他们还会讥笑你悟性太差,没有真正明白他们的意思。

我听得恹恹欲睡,专家的分析会实在是无趣之极。不过既然来了,出于礼貌也不能半途离场,我也只好勉强听完了讲座。

散会后我正要离开,大客户经理董森叫住了我,“齐小姐,可以到我办公室聊聊吗?”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来到董森的办公室,他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很小心的样子,我心里一紧,心想大白天的说话你把门关上干什么?

“齐小姐最近买进了很多的美濠的股票啊,齐小姐如此看好美濠?”董森说。

“难道董先生不看好?”我反问。

董森笑了笑,“我们只是经纪人,法律上规定我们作经纪的是不能自己买卖股票的。”

“这我知道,董先生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认为美濠前景不好,所以让我不要买?”我说。

董森笑了笑,“我其实很好奇齐小姐的来路,你那么年轻,竟然有巨资投入到股票,而且一直买进美濠的股票,我都想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董森说。

我也笑了笑。“皆为利往而已,我当然是为了赚钱了,那些股票买进又不能当饭吃,我还能有什么目的?”

“齐小姐是我们的大客户,你也知道,我们干这一行的,自然会知道很多普通客户不知道的信息,所以我才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些事情。”董森神秘地说。

“好啊,如果董先生能提醒一下,让我多赚些钱,我一定会厚谢董先生的。”我笑着说。

“那我就直说了吧,最近美濠股价一直在跌,不仅仅是负面新闻的影响,而且其中还有一些其他原因在起作用。”董森说。

“比如说什么样的原因呢?”我顿时有了好奇心,因为我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如果是普通的客户,我肯定是不会透露这样的消息给他们的,但齐小姐你是大客户,所以我们觉得应该给你一定的指导,不能让你亏损太多,如果你亏损太多了,虽然是你自己的决策,但如果你因此心灰意冷退出投资行业,那对我们也是一大损失,毕竟像齐小姐这样大资金买投票年轻女子不多。”董森说。

“谢谢董先生的及时提醒,您说吧,到底有怎样的内幕消息?”我说。

“最近一直有人在抛空美濠集团的股票谋利,你也知道,澳城的股票不像内地的股票那样只能买涨,在澳城是可以买跌的,前一阵的跌势开始之后,就有大量的资金进场抛空,导致股票连续的下跌,而你不断地买进,所以你的亏损严重了。”董森说。

原来是这样,庄家抛空股票的事我当然还是知道一些的,很多在美国上市的内地企业,就经常被一些大机构联手抛空,导致股票异常大跌,所谓抛空,说通俗一点就是买跌。

“这没什么啊,股票有人买进有人卖出抛空,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只要企业发展良好,那股票还是会涨上来的,毕竟股票的涨跌主要还是靠经济大势和上市公司本身的经营状况来决定的,庄家的抛空打压,只会让股票暂时下跌,不可能一直起到作用。”我说。

“看来齐小姐也挺专业的,佩服佩服。”董森说。

我笑了笑,心想我这算是哪门子专业,我所知道的这些,都是以前凌隽教给我的。

“不过这一次抛空美濠的人不是普通人,如果这个人都抛空美濠的股票,那确实值得警惕了。”董森说。

“哦?那董先生透露一下,这一次大量抛空的都是什么重要人物?”我问。

“这可是绝对的内幕消息,齐小姐可千万不能透露出去,我告诉你吧,这一次就连凌氏的二少爷凌坚都参与了抛空美濠的股票。你说,连他们内部的人都跟着抛空,那说明美濠是出了大问题了,对不对?”董森说。

我心里着实吃了一惊,凌坚是凌家在美濠集团有很大话语权的人,好像还是一个高级副总,当然是绝对的顶层高管,他竟然抛空自己公司的股票,这确实说不过去,抛空打压一般都是一些靠炒股票赚差价的机构或个人才干的事,大多数时候还是竞争对手故意使坏,他是自己人,怎么能这样做?

一般来说,如果公司的股票被抛空打压之后,公司的内部人士只会悄悄出资进场护盘,不会让股票大跌,但是内部的人参与抛空,那真是一件极不道德的事,也可以说是吃里扒外的叛徒。

这种行为相当于发国难财一样,是极为无耻的行为。

“齐小姐很吃惊吧?你肯定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董森说。

“确实,我是挺吃惊的,可是,凌坚身为美濠的高层,他这样做,应该是违法的吧?在内地的话,如果上市公司的高管利用职务之便获取内幕消息而谋利,那就是违法行为,难道澳城的法律没有这样的规定?”我说。

“法律归法律,法律规定不能做的事多了去了,可不是一样有很多人在做?凌坚当然不会亲自出面来抛空美濠的股票,他是委托别人来做的,开户也不是他自己的名字,所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也是他委托的人那个人和我熟,所以我才知道的,这样的内幕消息我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董森再一次重申了这个消息的重要性。

“这个我知道,谢谢董先生了,不过,有没有可能会是那个委托人撒谎呢?也许他是故意要抹黑凌坚,所以才有意这样说?”我说。

“那不会,我和那个委托人认识很多年了,他一直在美濠工作,他是二派的亲信,这一点错不了。”董森说。

“二派是什么意思?”我问。

“哈哈,齐小姐,你买进美濠的那么多股票,难道你不研究美濠的吗?凌氏在美濠有绝对的控制地位,但凌氏本身也分为三大派,分别是老派、大派、和二派,老派,自然指的就是凌氏现在的当家人欧阳菲的那一派了,这是最有实权的一派,因为这一派的亲信都是美濠的元老级人物,都位高权重。”董森说。

“那大派指的就是大哥凌锐的那一派了?二派则是二哥凌坚的那一派?”我说。

“齐小姐就是聪明人,一猜就透,凌低大概就分为这三派,他们表面上都很好,但其实都是貌合神离,没少勾心斗角。”董森说。

“那凌家不是还有一个三少爷凌丰吗?他没有自成一派?”我说。

“凌丰向来风流成性,不过是纨绔之徒,他自己并不卷入凌氏的内部争斗,所以他反而没有自己的派系。不过听说凌家的四少爷从内地回来了,据说这个四少爷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和凌丰走得比较近,有分析说四少爷凌隽和三少爷凌丰有可能组成第四派。”董森说。

“这么复杂啊,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他们都是一家人,怎么还要分成派系呢,而且凌坚还要抛空自己家公司的股票,这不是自己拿刀捅自己吗?”我说。

“豪门的事,哪有齐小姐说得这么简单,齐小姐知道玄武门之变吧?为了争权,唐太宗李世民把自己的亲哥哥和亲弟弟都杀了,凌家有内斗也很正常,凌家虽然表面祥和,但其实暗潮涌动,你别看豪门的人光鲜,其实内部龌龊着呢,他们之间为了争权争利相斗,一点也不奇怪。”董森说。

我笑了笑,“是么?听起来还真是恐怖,董先生的意思是说,我暂时不要买进美濠的股票了?因为美濠可能会因为内乱而出大问题?”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