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作梗/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森笑了笑,“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我只是提出参考,至于齐小姐如何决定,那还是得你自己作主。”

“非常谢谢董先生给我这么重要的内幕消息,看来我今天是来对了,不然我还傻傻地买进美濠的股票呢,那依董先生看来,他们这些派系谁会最终胜出呢?”我说。

董森一听我请教于他,他就更来劲了。

“这个不好说,几大派系之中,数老派的实力最强,但欧阳菲毕竟是年老了,听说下一届的股东大会就有可能重新讨论董事局主席人选的问题,还会重新选CEO,所以我们做证券的普遍认为欧阳菲会下课,然后由凌家长子凌锐接任董事局主席一职,老二凌坚则上任CEO,这样就可以完成权力交接了。”董森说。

“那大娘会愿意放出董事局主席一职吗?”我说。

“大娘?”董森一愣。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说漏嘴了,大娘就是欧阳菲,但我是一个外人,是不应该叫欧阳若菲为大娘的。

“我是说欧阳菲,听说欧阳菲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她也不是很老,如果她不愿意退休的话,那恐怕没人逼得了她退位吧?”我说。

“那可不一定,从现在凌坚抛空美濠的股票来看,这似乎就是在有意给欧阳菲和凌锐实压,因为现在美濠是由欧阳菲和凌锐主政,公司的股票下跌,董事局主席和总裁自然难辞其咎,虽然美濠大多数的股份都在凌家手中,但美濠毕竟是一家上市公司,当然也不能全凭凌家掌控,就算是凌氏的人,也得考虑其他广大股东的感受,如果美濠的股票一直跌跌不休,到明年全球股东大会的时候,欧阳菲和凌锐下台就成了定局,也许凌坚不仅仅是想当总裁,而且会想把凌锐和欧阳菲一撸到底,让他们在公司都呆不下去。”董森说。

董森分析得非常有道理,果然不愧是证券界资深人士。他的说法大多数我都是赞成的。

确实,所有豪门都一样,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暗潮涌动,凶险非常。

“好了,谢谢董先生的秘闻和分析,我心里有数了。”我站起来,准备离开。

“那齐小姐的观点呢?你认为哪一派会赢?”董森说。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第四派,四少爷和三少爷的那一派。四少爷凌隽会打败所有对手,最后做上美濠集团的新任总裁,而三少爷会成为新任的董事局主席。”我说。

“哈哈,齐小姐真会开玩笑。”董森笑道。

“我可没有开玩笑,我说认真的呢。”我说。

“三少爷不过是一个纨绔,四少爷凌隽才从外地回来,在凌家更是新人一个,他们两个能赢?这分明是在开玩笑。”董森说。

“呵呵,如果一个人让天下人都知道他是纨绔,而且也以纨绔自居,那这个人肯定不是真正的纨绔,真正的纨绔,肯定是嘴上说自己能做大事,但其实大事做不好小事不愿做的人,三少爷的吃喝玩乐,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为的就是让其他派系相互厮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三少爷就是在等着做那个渔翁呢,不过现在多了一个四少爷,四少爷就会成为最后的赢家。”我说。

董森一愣,“这话好像有些道理哦,难道三爷少真是深藏不露的人?”

“以后你就知道了,两个月之内,美濠的股价还会大跌,但是两个月之后,凌氏的股价必然一飞冲天!董森,让你朋友也买些吧,到时肯定翻倍的赚!”我笑着说。

董森笑了笑,“齐小姐看来是高人哇,只是,你为何如此信任那个三个爷和四少爷?”

“我不是信任他们,我是相信四少爷凌隽,只要凌氏内乱,那就给了他机会,他是一个像狼一样敏锐的猎手,他平时不动,但只要给他机会,他就会凶狠地扑向他的对手,然后一击必中,三少爷凌丰选中四少爷作盟友,那是他看出了他四弟的实力,所以他也会赢,找对了盟友,自然就会跟着盟友一起赢。”我笑着说。

“好吧,看来你对那个神秘的四少爷挺熟悉的样子。”董森说。

“我和他一点也不熟,只是听说过而已。谢谢董先生了,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我走出董森的办公室,他还坐在座椅上发愣,似乎还在回味我刚才说的话。

我决定暂时停止买进美濠的股票,因为我知道幕后的人肯定还会在股东大会之前让美濠的股价继续大跌,用这样的方式来给大娘和身为总裁的凌坚施压,这一系列的破坏行动暂时不会停止,所以现在买进美濠的股票只能是被套,我得等一段时间,等继续跌到底之后我再买进,到时不但能成为股东,而且能赚大钱。

我对钱其实一直没什么概念,因为我从小衣食无忧,就算是家道中落之后,基本的衣食住行也没受到什么影响,但自从齐氏被人夺走之后,我就一直在想着拥有很多的钱,因为有钱我才能做事,才有可能夺回齐氏。

如果这一次我不但能成为股东,而且还赚上一大笔钱,那当然会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也让凌隽那个混蛋看看,也不是只有他在金融市场上能呼风唤雨,我也一样会赚钱。让他知道女人也是半边天的道理。

***********************

美濠集团的麻烦并没有停止,股票不断下跌不说,美濠旗下的公司也不断的有事情发生。

先是美濠娱乐旗下夜总会发生斗殴事件,公司一些高层被警方带走。然后又爆出该夜总会有情*色服务,一家夜总会被勒令停业整顿。

这类的事情我以前在万华市就见识过,停业整顿这样的事情,时间可长可短,无非就是看主管部门的脸色行事,如果关系打通了,那很快就能得新开张营业,如果关系不通,有强势力从中阻挠,就可以一直让你停摆下来,停的时间长了,人都走了,要想重新恢复人气,难上加难。

至于斗殴和情*色的问题,夜总会那样的地方,自然不会是喝茶吟诗的去处。去那里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冲美酒和美女去的,斗殴现象也极为正常,土豪们为了争一名驻唱女歌星,上百万都舍得砸,为了美女打一架自然也是极为平常的事。

至于情*色,那就不好界定了,包房公主穿得暴露一些,陪客人喝一杯,算不算情*色?也可以算,也可以不算,但凡是夜总会俱乐部这样的娱乐场所,只要主管部门铁了心要查,那就肯定能查出问题,如果要放过,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虽然有相关的法律作为依据,但法律条例中本身也有执行的弹性空间。

很显然,这一次美濠的麻烦,就是有人在从中作梗。

本来以为我们负责赌场生意的分公司可以隔岸观火,但没想到火很快就烧到了我们的身上。

我们负责的赌场一向都是澳城最兴旺的赌场,没有之一。但是近一周以来,客流量却明显减少,很多周末都来光顾的东南亚大亨也不来了,二楼的普通赌厅更是减少了至少四分之一的客流,这样的现象偶尔有一两天正常,但持续一周之后,那就是出了问题了。

崔天华连夜开会,就连正在休假的赌场荷官和主管都叫来了。

“最近客流急剧减少,荷官在第一线陪客人赌,有没有什么新发现?”崔天华问。

来的几个位女荷官都面面相觑,似乎没有什么答案。她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和来的客人对赌,至于没来的客人为什么没有来,她们当然不清楚。

“主管呢?主管认为是什么原因?”崔天华已经有些怒了,看来他对这些下属的表现那是相当的不满意。

主管见经理问到他,赶紧站了起来:

“最近我也发现很多熟客都没有来了,我有给他们打电话,但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最近有些忙,说过一阵再来玩儿。”

“他们这样说你就信了?五个工作日忙可以理解,连周末也忙?那些赌鬼们平时爱赌如命,只要一到周末就来了,现在忽然就忙起来了?一个两个忙也就罢了,所有人都跟着忙?你信吗?”崔天华说。

“这个……我也不太信,不过他们就是这样说的,我明天去调查一下。”主管尴尬地说。

“明天去调查一下?客流减少这么多天了,你明天才去调查一下?你怎么不明年再去调查一下啊?你是干什么吃的?一问三不知!整天就只知道吃喝玩女人,工作上的事一点不上心,你以为你是老员工我就不敢炒了你吗?”崔天华大怒。

崔天华平时不怎么摆官威,但真正发起火来,还是有些官样的,毕竟人家做了很多年的行政经理了,多少还是累积了一些官威。

看到崔天华一怒,其他人都不敢吭声了,会议室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心想今天恐怕是有人要倒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