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个中深意 满500加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我和凌隽还有崔天华三个人。

凌隽的忽然出现,我本能地感觉到他绝不是路过而已,都这么晚了,他路过这里干什么?一定是赌场客流忽然减少的事让他知道了,他那么聪明,我能想得到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想不明白,所以他猜到我们肯定会开会想对策,所以来了。

也或许,公司里本来就有他安排的内应,告诉他我们正在开会研究这事?

虽然说他进美濠没有多久,但是凭他少爷的身份,如果再花点小钱,要想在我们公司内部找一个内应,那的确不会是什么难事。

“小齐,你向隽少爷汇报一下吧,关于你的调查结果。”崔天华说。

“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具体的调查,事情是这样……”

接下来,我把让尚云鹏去调查出来的事说了一遍。

凌隽一直面无表情,静静地听我说完,我以为他会夸我干得漂亮,但他却只是冷冷地说了四个字:“一派胡言!”

我差点就跳了起来,不夸我干得漂亮也就罢了,竟然说我一派胡言?我说的明明就是事实,我哪里就胡言了?

崔天华也愣住了,他可能也会认为凌隽会好好地夸我们一番,说我们工作做得到位什么的,可没想到凌隽冰冷的四个字,就把我们所有的努力给否定了。

他还真是够狠。

“隽少爷,其实这件事小齐不是乱说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乱说的?你亲眼见到有人把我们的客人给拦走了?你亲眼见到了?”凌隽问。

“那倒没有,不过我相信小齐……”

“你凭什么相信她的话?你是她的上司,你没有确定的事,怎么能随便就相信一个下属的话?你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凌隽冷声道。

“我……”

崔天华好像本来是要解释一下的,但是看到凌隽的那张冷脸,把要解释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凌隽的那张脸一但冷下来,确实气场就大得吓人,就像是在身边忽然放了一台空调,一下就把周围的温度给降下去了。

“没有根据的事,就不要乱说,一切都要讲证据,没有证据的事,怎么能胡乱说?这些捕风捉影的说法,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你们说。”凌隽说。

“这不是捕风捉影,我是有证据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又再次被凌隽给打断:“你有什么证据?你亲眼看见我们的客人让人拉走了?你亲眼看清楚是谁拉走我们的客人了?“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难道什么事都要亲眼看见才行吗?你一来不分青红皂白就一番痛批,你以为你是少爷就了不起?你是少爷就可以不讲道理吗?”我大声说。

我一下子忘了我现在和凌隽的关系是上下级的关系了,恍惚间我还以为我和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是夫妻关系呢,以前我无数次这样和他吵架。

“放肆!我有说我是少爷了吗?我有用我的身份来压你了吗?明明就是你自己说话办事不够稳重,把捕风捉影的事拿来在会上说,这种不务实的工作作风就应该严厉打击!”凌隽冷声道。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紧盯着我,他的眸子还是那么冷那么亮。

我脑中好像忽然闪过一道光一样,瞬间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一次我没有再顶撞他,而是低下了头,我得再认真地思考一下今晚发生的事,凌隽的忽然到来,然后说我一派胡言,然后……

他为什么要说我一派胡言?他明明知道我不是乱说的,我说的都是有依据的,但他为什么要说我是一派胡言呢?他为什么要强力的打压我的发言?讨论这件事,他为什么要让其他的同事都先走?难道真是体谅大家累了?那我们也累了,他为什么不让我们也走?

“隽少爷,这件事我确实没有经过周密的调查就下定论,是有些草率了,我得向你承认错,这件事我会一查到底的,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崔天华果然是个顺风倒,本来他是认可我的说法的,现在被凌隽这么一吓,他竟然马上变换了态度,当然了,如果在得罪我和得罪凌隽之间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得罪我来取悦凌隽。

这其实是意料中的事。换作其他,恐怕也会这样选择。

“你也不必说抱歉的话,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就不要再追究了,我们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不必再去关注客流的问题。”凌隽说。

我和崔天华都不作声了,凌隽最后说的话实在是太让我们震惊了,他竟然说,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不查下去了?

如果不查下去,那客流的问题不就是一直不能解决?那赌场不就一直冷清下去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开窍了。

凌隽就是要让赌场一直冷清下去,所以他才说我胡说八道,他就是要把这件事给压下去去,他就是要让这件事不被解决!

因为如果这些麻烦不被解决,那美濠集团就会一直处于困扰之中,现任总裁凌锐和董事局主席欧阳菲那个老妖婆就会一直有压力,然后就会把精力放在处理这些麻烦上来,这样他们就没有那么多精力来注意凌隽在干些什么了。

而凌隽则可借这些时间和空间好好在集团布局,慢慢地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把根基建牢,为他以后角逐总裁之位铺路。

“隽少爷,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崔天华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好像也明白了凌隽是有意要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也许他不明白凌隽到底要干什么,但凌隽说的话他是听明白了的,就是要我们不再继续追查这件事。

“你们什么也不用做,这件事交给我来做就行了,以后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由我来承担责任就行。”凌隽说。

“由隽少爷来处理这件事,那当然最好不过了,那我们就可以不用管了。”崔天华是老油条,马上知道怎样做了。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心里想着一些事情。

“崔经理,这么晚了,我们就散会吧,一直这样工作到深夜,大家都会很疲劳,会影响明天的工作状态。”凌隽说。

“好,那我们就散会吧,隽少爷也早点回去休息。”崔天华说。

凌隽站了起来,似乎想对我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会议室里装有摄像头,就算是他让崔天华出去,他也不能单独和我沟通,公司里派别林立,谁也不知道我们身边有没有对手的卧底。

所以我们依然只能是装着相互不认识的样子,然后说些场面上的话。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但也没有办法。

我心情复杂地走出会议室,没想到凌隽竟然在会议室外站着,见我出来,他看着我,“齐助理,你的工作很努力,我心里有数,我代表集团管理层向你表示感谢,希望你继续努力工作,只要努力工作,总会有回报的,我们都在努力。”

这话听起来的确像是一个上司对一个下属说些勉励的话,但这话的重点是后半段,他说‘只要努力工作,总会有回报的,我们都在努力。’

他的意思我理解为他也在努力做一些事,所以让我不要给他添乱,让他放手把那些事给做好。

他要做的事,当然是要进入美濠集团高层的事。现在美濠的问题越大,给他发挥的空间也就越大,所以他选择让美濠乱,虽然对集团短期利益会有一些损害,但为了能够达到目的,只有损害股东们的一些利益了。

“谢谢隽少爷的夸赞,我会继续努力的,我也祝愿隽少爷工作顺利,心想事成。”我微笑着说。

“好一个心想事成,谢你吉言,我一定会心想事成的。”凌隽说。

“那我先走了,拜拜。”我说。

我其实心里希望他说我送你,但他没有说,只是挥了挥手,说了一声拜拜。

出了公司,我发现雷震海竟然骑着一辆摩托车在楼下等我。

“你怎么来了?”我问。

“我一直等你下班呢,凌隽说以后如果你下班晚,要我亲自来接你回家。”雷震海说。

“你见过凌隽了?”我说。

“见过啊,我今天遇上他了,他说最近不方便和我们联系,因为他担心他的电话被人监听,他问你最近好不好,我说你晚上还要开会,他说让我来接你下班。”雷震海说。

“他就在楼上呢,原来今天他突然闯来是听你说的,我还以为他能神机妙算呢。”我说。

“阿隽说,让我们最近安份一些,不要搞事,影响他的全盘计划。上车吧,一会阿隽下来看你乘我的摩托车,该吃醋了。”雷震海说。

“他要是会为我吃醋,那才怪了,他现在变了个人似的,都不认识我了。”我说着上了雷震海的摩托车。

“阿隽肯定有他的苦衷,你再等一段时间,你们也许就能在一起了,我相信你,也相信阿隽,你们都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雷震海说。

“那是我聪明呢还是他更聪明?”我笑着问。

“不具备可比性,风格不同,但都比我强,坐稳了,开车了。”雷震海笑着说。

摩托车发出轰鸣,向前驶去,我回过头,看到凌隽站在公司的楼角,静静地看着我们离去。

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