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灭火/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濠集团的麻烦事依然没有停止。

这一次,麻烦事来自于美濠在香城的上市公司。香城的相关单位突忽然对美濠在香城的公司进行了突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美濠集团在香城的公司上季度的财报有造假嫌疑,欺骗了广大投资者。

香城的各大媒体都报道了一这一消息,澳城的也相应联动,纷纷报道。

财报造假是非常严重的行为,香成的证监机构火速作出反应,宣布美濠在香城的公司暂时停牌。

停牌就意味着公司股票不能被交易,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股票的停牌,很有可能是一个公司衰落的开始。

这当然是香城那边和澳城的联动,是暗中有人在使助合拳,目的就是为了让美濠陷入更深层次的危机。

这一组合拳迅速产生效果,香城大批投资者围攻了美濠在香城的公司,要求他们赔偿损失,并要求美濠滚出香城。

澳城的投资者有样学样,马上组织了一批人开始围攻美濠在澳城的总部,他们提出的诉求也差不多,无非就是要让美濠赔偿他们的损失。

这样的要求本来就很好笑,买了美濠的股票是他们自己选择,买的时候当然就应该知道有可能面临风险,赚了的时候就自己偷着乐,现在亏了就要让人家赔损失,天底下那有这样的好事?没有能力去承担风险,那就不要去试着赚钱。

不过这世上很多的事都是不讲道理的,要是人人都知道讲道理,那这世界恐怕就真的安静了,那些人越闹越大,开始的时候只是提出要美濠赔偿损失,到了最后,他们有了更具体的诉求,那就是要求美濠现任总裁凌锐下课!

如果说之前事件是偶然的话,那现在他们提出的口号显然就是有人授意的了。

我一下子想起了我才进入齐氏工作时,二叔为了给我施加压力,也让人到公司围堵让我下课的事,这样的手段,我早就见识过了,所以一点也不奇怪。

连续闹了几天之后,美濠高层终于扛不住了。

美濠公开宣布,现在任总裁凌锐赴欧洲执行在美濠在欧洲的一个重大项目,在他回澳城之前,由集团高级副总凌坚暂代总裁一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凌锐这是到欧洲暂避风头去了,他一走,总裁的位置就腾出来了,由凌坚暂时代理,这样压力就落在了凌坚的身上。

我不是集团的高层,所以猜不出这个主意到底是凌锐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大娘的授意,总之这件事很诡异,凌锐远走欧洲避风头,凌坚借机上位,看上去得利的是凌坚,但现在美濠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以凌坚的能力,要想在短时间理清这些麻烦,恐怕不是件易事。

不过到了第二天,事情又有了新的发展,美濠总部再次宣布重大人事任命的决定,由四少爷凌隽出任集团常务副总裁,赴香城处理香城公司财务作假一事,即日上任。

凌隽由凌丰的助理一下子提上了常务副总裁,这当然是高升,现在看来,这一系列的人事变动之后,得益的好像是凌隽。

凌锐被迫暂时让位给凌坚,凌坚能力有限,处理不了目前的乱局,于是又想到了找一个冤大头来顶压力,这个冤大头当然就是凌隽,他们在这个危机的时候把凌隽提上来,而且还让他去香城处理那一堆烂事,分明就是要让凌隽最后成为替罪羊。

美濠的总部在澳城,和政界大多数的人脉都在澳城,在澳城容易玩得顺风顺水,但在香城那个地方,要处理起来就很困难了,所以他们把这件最困难的事交给了凌隽。

这件事看起来困难,但我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们初到香城时,用直升将将我们送到澳城的炳叔。

炳叔长居香城,自然在香城的政商两界都混得很熟,凌隽赴香城只要得到他的帮助,要想摆平那些事情应该就不难了。

我甚至在想,也许香城的乱象就有炳叔的功劳,目的就是制造出危机,然后让凌隽在危机中大展拳脚,成为凌家少爷中最耀眼的一个。

乱世才能出英雄,一样的道理,只有危机面前,才能显示出一个人真正的能力和才华,美濠如果一直平稳,凌隽要想出头,恐怕需要熬很长的时间,现在有了危机,在凌锐和凌坚都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如果凌隽摆平此事,他自然会大大出彩。

这是一个很大的局,这个局到底是不是炳叔和凌隽联手导演的我不知道,但这个局确实给凌隽提供了一个绝佳的上位机会,现在美濠的所有股东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凌隽的身上,都眼巴巴地看着他能够灭掉香城的火,让美濠在香城的公司能够尽快复牌。

我当然也希望凌隽能够出彩,这样他就为明年的总裁角逐打下良好的基础,只有他赢了,我才有机会重回万华市,夺回我的齐氏企业。

在凌隽离开澳城去香城的第二天,三少爷凌丰来公司找我了。

他的出现让我很是意外,也引起桑季和克米她们一群女同事的艳羡,她们嫉妒的目光都快要把我给焚掉了。

“有事吗三少爷?”我淡淡地问。

“我们到楼顶说话吧。”凌丰说。

到楼顶说话,当然是不想让公司的其他人听到我们的谈话,楼顶空旷,就算有人想监听,也很难。

我猜的没错,他果然不是普通的纨绔,就凭他这一细心的举动来看,他就绝对不会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

今天天气阴沉,澳城的冬天虽然不冷,但海风吹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凉。

凌丰一如既往地穿着他的那一身白色西服,头发还是打理得一丝不苟,脸上是那种对一切都无所谓的笑容,不过我知道他的无所谓都是装出来的,他其实是有所谓的。

“我是应该叫你齐助理呢,还是齐小姐,或者是叫你弟妹?”凌丰笑着对我说。

我也笑了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楼顶的风真大,一开口说话,风就灌进嗓子眼里。

“三少爷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严格来说,我只是美濠的一名普通员工,你是我老板,所以你直接叫我齐秋荻最好。”

凌丰的脸上再次浮起不可捉摸的笑意,“我还是跟着阿隽叫你秋荻吧,这样听起来大家更像一家人。”

“我只是一名普通职员,哪里敢说自己和三少爷是一家人,凌氏豪门旺族,真是高攀不起。”我说。

这话多少有点赌气的味道,不过凌丰也知道,我是被人从凌家赶出来的,我心里有些气那也是正常的,任谁大肚能容,也容不下这等难堪受辱之事。

“你不用这么生气,我知道你在凌家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不过秋荻,这个世界有多少公正的事?你觉得对你不公平,但对阿隽又公平吗?他身为凌家的四少爷,当年被大娘逼着娶怀了孩子的萧敏,最后逼得他远走他乡,你认为这公平么?”凌丰说。

我没有说话。听他接着说:

“再说说我,我倒是挺好,一直生活在澳城,也过着锦衣玉食的富足生活,但自从我妈死了之后,我就只敢装败家仔,不敢让自己表现出有一点点的能力,因为我一但表现优秀,就会成为大娘的眼中钉,我就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在澳城所有人的眼中,我一直都只是一个败家仔。凌家的人在美濠个个位高权重,而我只是一个高级助理,连副总都不是,你说,这对我公平吗?”凌丰说。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一片愤怒,完全不像是他平时的作风,想必这些话,他也一直憋在心里。憋的时间太久,却没有机会说出来,自然变成怨气。

“你不是大娘的孩子?”我忍不住问。

“你不知道?我爸风流成性,女人无数,但有名份的只有三个,大娘二娘和我妈,我妈就是三娘丁婉婷,虽然有名份,但是第三个小老婆,地位当然也不会高,不过我比阿隽要好一些,虽然是庶出,多少有个名份,不会像阿隽一样被他们骂作是孽种。”

每个人提起自己的母亲,眼神都是温柔的,凌丰也一样,提起他母亲的时候,他眼里的愤怒变成了忧伤。

“可是我怎么没见过你母亲?”我说。

“她很早就去世了,她是在香城出车祸去世的,后来警方说是意外,但我一直不相信是意外,我总觉得,是有人害了我的母亲,所以我这些年装疯卖傻,装成一个无所事事的花花公子,就是想让他们不防备我,等哪天我得势了,我才查清楚我母亲车祸的真相。”凌丰说。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豪门还真是都一样,处处刀光剑血雨腥风,真是难为了凌丰了,装这么多年的花花公子,他心里恐怕也不知道有多憋屈。

都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每个豪门都有说不清的恩怨争斗。无一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