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何谓面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凌丰一脸的伤感,我也不禁动容,我知道他心里的痛,因为我也怀疑我妈是被人害死的,但我至今也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我非常能理解他心里的难受。

“其实,我母亲也是不明不白地死了,我母亲更惨,我们家忽然不明不白地起了大火,最后警察在废墟里发现母亲的遗骸。”我说。

凌丰吃惊地看着我,“你母亲也是让人害的?”

“我不知道,一场大火焚尽了所有的证据,我后来想查清真相的,但被我亲叔叔给害成了残疾,等我把身体治好之后,我还没来得及查清事情的真相,又让人害得把所有家财拱手相让,三少爷心里的痛,我完全理解,因为我也曾经经历那些悲痛。”我说。

“你叫我三哥吧,你是阿隽的妻子,应该叫我一声三哥。”凌丰说。

“我和凌隽其实已经离婚了,那时凌隽被人陷害,他怕自己过不了危机,就逼着我离婚,后来再没机会复婚,我和凌隽回澳城,其实真不是来夺权的,我们在内地被人害得太惨了,所以才想到澳城来暂避,没想到到了澳城,还是要受打整,天下之大,竟没有我容身之地。”我说。

“我听阿隽说,你以前也是一个大小姐,你母亲被害,八成也是因为你们家的财产吧?”凌丰说。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吧,我现在也没能查出事情的真相,甚至连万华都回不去,我真是不孝。”我说到这里,心里也伤感起来。

“再忍忍吧,其实我一直也都是忍着,我势单力薄,从来都不敢在家族其他成员面前表现出我的企图心,我还以为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了,但是自从你和阿隽回到澳城,就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阿隽从小都是几兄弟中最聪明的一个,主意他最多,打架他最狠,所以他一直都是所有人的眼中钉。但是我知道他是能做大事的人。”凌丰说。

“他要是能像你一样懂得隐忍,那他恐怕也不会被逼得出走了他乡了。”我说。

凌丰慢慢地从刚才伤感的情绪中走出来,又恢复了他一贯的玩世不恭的作风,“如果他像我一样懂得装疯卖傻,那他就不会被大娘打整,也不会被逼得远走,他要是不远走,那他就不会去内地,那自然也遇不上你了。”凌丰说。

我想了想也是,缘份这个东西还真是天注定,正是因为各种复杂的因素相互影响,才让我遇到了凌隽。

“三哥,我们说正事吧,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扯了大半天,我才发现原来还没说正题呢。

“就是,说了我们的家事,把正事给忘了,我今天来,是接你回凌家的。”凌丰说。

“啊?这怎么可能?我是被从凌家给撵出来的,现在怎么能回去?”我说。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萧敏被爆和爱博集团的管理人员有私情,她在凌家几乎没什么地位了,要不是她是大娘的亲侄女,恐怕她直接就被赶出来了,所以她现在对你构不成威胁,你可以回去了。”凌丰说。

“现在肯定不行,大娘不喜欢我,凌隽又去了香城,我现在要是回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吗?”我说。

“哈哈,你肯定没想到吧,就是大娘让我来找你回凌家的。”凌丰说。

“这怎么可能?大娘一直都不喜欢我,她怎么可能会主动让我回凌家?她不是想让我回去以后想办法弄死我吧?”我说。

凌丰摇了摇头,“当然不是,现在美濠的危机你是知道的,大哥现在为了避风头,跑到欧洲去躲起来了,大娘是董事局主席,集团的担子都到了她身上,她的压力很大,所以她需要一个能干的人来帮她分担压力,至于二哥凌坚,你也知道,他哪是当总裁的料?美濠的事务一但他接手,只会变得越来越糟,所以大娘需要阿隽帮她摆平这些事情。”凌丰说。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她现在要装出一副菩萨心肠,然后把我接回凌家,好让凌隽感激她,然后才忠心耿耿地帮她灭火?是这样吧?”我说。

“你说得没错,她就是打的这个主意,所以这是你回凌家最好的机会。”凌丰说。

“可是这明明就是大娘的诡计,她把我接回凌家,让凌隽帮她处理那些复杂的事情,一但局面扭转了,美濠的危机渡过了,不又是鸟尽功藏?到时她缓过来了,又会着手收拾我和凌隽了。”我说。

“那就是以后的事了,至少现在她不能动你就行了,你只有重回凌家,你才能名正言顺地做阿隽的女人,你也只有接近凌家的核心,才能帮到阿隽对不对?你如果一直都只是在美濠的外围做一个小职员,你对阿隽的帮助是非常小的,我听说以前阿隽被害是你救出来的,说明你是一个很能干的女子,所以你的能量一定要发挥出来。不然浪费太可惜了。”凌丰说。

我自然明白凌丰的意思,他现在和凌隽结成兄弟联盟,一致对付凌家的其他成员,他当然希望我能帮助凌隽去赢,他也是希望我能回凌家的。

“这件事,我还是得考虑一下,我现在住在外面挺好的,我完全没有必要住进凌家。我现在有地方住,别说没有流落街头,就算是流落街头了,我现在也不会回到凌家去。”我说。

凌丰笑了笑,“看来你还是在为当初被撵出来的事情而生气,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生气,人生在世,哪有不受委屈的?就算是一个国家的国王,在面对比他国家更强大的君主时,不也一样会忍让一下?更何况,你只是暂时的忍让,我都忍了这么多年了,你忍几个月都不行么?”

我不得不承认,凌丰这话非常的确很有说服力,他说得一点也没错,他身为凌家少爷,在他自己的家里尚且要忍气吞声,更何况我这样一个外人?

“你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还是不能那样做,我要等凌隽回来,他亲自跟我说让我回去,我才会考虑回去。”我说。

“你是要很有面子的回凌家么?弟妹,没想到你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凌丰笑着说。

“三哥,这世上的人就没有不爱面子的人,男人说女人虚荣爱面子,这是事实,但男人不也一样么?人活一口气,如果在生存面前,那面子就不算个事了,但是只要不影响生存,面子还是很重要的,我被萧敏那个臭女人给撵出来,我现在自己回去,那肯定还得让她嘲笑一番,我才不受她的羞辱呢。”我说。

“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一定会让你非常有面子地回去,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凌丰说。

“不必了三哥,等凌隽回来再说吧,现在他在香城,我就算是回了凌家也没什么意思。”这话说出来我觉得有些不妥,脸有些微微发热。

“我之所以现在让你回去,一方面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你重返凌家,另一方面则是担心你在外面住始终是不安全,你在外面住的时间长了,早晚会有人知道你的住处的,万一我们的对手把你绑了,用来威胁阿隽,那他就会受制于人了,你住在凌家,安全至少是有保障的,没有人敢在凌家绑人,所以我让你回去,主要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作想,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想你出事影响到阿隽。”凌丰说。

“我再考虑一下吧,我现在真的不想回去。”我说。

“你放心,我已经说过了,我会让你非常有面子地回凌家的,我说到做到。我先走了。”凌丰说。

说完他还真的就走了。

这下我又摸不透他了,他能用什么方法让我有面子地回去?或者说,怎样回去我才算是很有面子地回去呢?

答案在第二天揭晓,第二天我正在上班帮崔天华处理一份文件,有同事进来说有个女人要找我,我出去一看,惊得我愣了足有二十秒,来的女人一身珠光宝气,但面容憔悴,正是萧敏。

在这里见到萧敏,实在是太让我意外,这说明我在这里上班的事已经彻底暴露了。

我看到是萧敏,没有理他,而是转身回了办公室。

萧敏在后面紧跟着进来,“我有事和你谈。”

她的语气并没有以前那么嚣张,看起来前一阵发生的事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让她如此憔悴。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不是一路人,没有必要谈。”我说。

“以前的事,是我的不对,不过看在我们都是凌隽的女人的份上……”

“打住!请你不要污辱凌隽!我是不是凌隽的女人暂且不说,但你绝对不是凌隽的女人,前一阵大街小巷都在议论你和那个男人的事,现在你还好意思说你是凌隽的女人?你这样说,不害臊吗?”我严厉地打断了她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