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访谈/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直到看到我上了车,萧敏这才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她总算是可以向大娘交差了,看样子她最近在凌空面临的压力确实比较大,不然以她的为人,当然不会那么好心真的想让我回去住。

我一但回去住,对她当然会构成一定威胁,她无论相貌还是能力,他都根本没办法和我比,只要给我些时间,我相信我一定能把她给挤出凌家。

当然,她有一个最大的优势是我不具备的,那就是凌家的大家长欧阳菲是她的姑姑。之所以我和她的初次交锋我处于下风,原因就是她有一个强大的姑姑。

再次来到凌府那号称澳城第一豪宅的白色别墅前,我又有点恍若梦中的的感觉,前一阵我灰溜溜地离开,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而且还是让萧敏和三少爷请回来的,这风水终于又转回到我这一边了,虽然也许是暂时的,但这样的方式回来,还是能让人心情愉悦。

回到凌府的第一件事,那当然是拜见大家长欧阳菲。

“大娘,我们把秋荻接回来了。”凌丰大声说。

我跟在凌丰的后面,虽然说是他们主动把我接回来的,但我心里还是有些怵,这里毕竟是她们的地盘,而凌隽现在又不在,我感觉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啊,唉呀,你从凌家走了以后,我们一直都到处在找你啊,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回内地了呢,后来一查才知道,你竟然进了我们美濠的公司里上班了,你可真是厉害,那么短时间内就做上助理了,真是后生可畏,长浪后浪推前浪啊。”大娘打着哈哈,一脸的笑容看着我。

为了表示欢迎,她竟然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样的举动真是不容易了,要知道她可是这个家里的王者。是像老佛爷和武媚娘一样的人物。

“谢谢大娘记惦,我当上助理其实也只是运气好而已,考试的内容主要是心算和英语,恰恰这两项都是我的强项,所以才能被选中,主要还是公司选拔人才的机制好,这一切说到底还是大娘领导集团的功劳啊。”

既然欧阳菲能放下架子友好地和我交谈,我当然也得释放善意,她毕竟是大家长,现在凌隽都动不了她的地位,我当然也没办法做到。既然她虚伪地应付我,我当然也得虚伪地应付她一下。

“哎哟,瞧这张小嘴多甜呐,这一下子就夸上我了,我老喽,很多思想观念都落后了,哪里比得上你们年轻人脑子那么灵活,这一次美濠有困难,我们一群老家伙都束手无策,反而是阿隽力挽狂澜,所以这天下,最后还是你们的啊。”欧阳菲说。

“大娘这是谦虚了,您伴着美濠风雨几十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啊,眼前的这些小麻烦,只是您不想亲自动手罢了,要是您亲自动手啊,那早就摆平了,我知道,之所以让阿隽去处理这些事,都是你看中后辈的培养,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而已。”我继续奉承。

以前这样的奉承话我是说不来的,经历了这么多事以后,我也学会了这些应付的客套话了,这些话虽然虚伪无聊,但却像润滑剂一样的调节着人与人之前的关系,好听的话谁都爱听,相互夸赞几句,可以让本来僵持的关系变得谐调一些。

欧阳菲当然也是人,只要是人,都会喜欢听些好听的话的,她听到我夸赞她,也显得挺高兴。

“好了,不说这些了,回来了就好,屋子我已经让管家收拾出来了,你还是住在原来的别院吧,你先去洗澡,一会让保健师给你做个简单按摩放松一下,晚饭也就差不多好了,一会咱娘俩吃饭再聊。”欧阳菲说。

这话听起来还真是亲密,‘娘俩’这样的词都用上了,这个欧阳菲现在有求于凌隽,对我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虽然她对我客气非常,但我还是隐约地觉得,她让人把我找回凌府,不仅仅是为了讨好凌隽,其中还有牵制凌隽的作用,她其实也是在暗示凌隽:虽然我现在倚重于你,但澳城是还是我的地盘,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你做事最好规距,不能玩得太大,不然我能把你推上副总裁的位置,也能随时将你拉下来。

像欧阳菲这样在豪门混了几十年的女人,不知道斗过多少的小三小四小五,也不知面对过多少次危机和风险,现在她还能稳坐凌家大家长的位置,那自然是有她的过人之处,最起码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她的心绝对的够毒。

但凡做大事者,大多心狠,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尤其是女人,女人本来在男人面前就处于弱势,如果心不狠,那要想出人头地很难。也有些女子靠姿色取胜,但毕竟青春易逝容颜易老,如花美眷怎敌得过似水流年,靠姿色取悦男人,一但成了昨日黄花,大多会被男人抛弃,要想像欧阳菲这样做稳大家长的位置,领导一群男人为她效命,那只有靠能力掌握实权才行。

欧阳菲要想在一群男人中夺权成功并且坐稳位置,因为如果她不够狠,绝对是做不到的。单从她这一次重用凌隽,也可以看得出她有识人之能,而她逼着她的亲侄女去把我请回来,也可以看得出她的应变能力确实非同一般。

在这样的一个女人面前,我确实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和她相比,我太嫩了,得处处提防着点才行,说不定她随时都可以给我挖一个大坑让我跳下去。

晚餐很丰盛,欧阳菲为了气氛更好,特意没让萧敏参加我们一起吃晚饭,她知道我看萧敏别扭,所以让她别处吃去了,凌坚也没有在,饭桌上只有我和欧阳菲还有凌丰三人,但依然是是二十个菜,真是浪费,看来这个欧阳菲是一个喜欢排场的人。

让我讨厌的萧敏和凌坚没有在,晚饭倒也吃得心情愉快。吃完晚饭之后,我为了表示礼貌,也没有马上回别院,而是留在主厅陪欧阳菲看了一回电视,调到财经频道时,我竟然看到了凌隽,他在参加一个叫‘我是管理者’的高端访谈节目。

“约,阿隽呐?瞧我们家孩子出息了,都上这类访谈节目了,看看。”欧阳菲说。

虽然她表现得非常高兴的样子,但我分明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不快,她显然觉得凌隽上这样的访谈节目是有些太高调了,她只是凌隽去帮她‘灭火’,并不希望凌隽风头太盛。

她对凌隽,当然是又要用又要压制,凌隽风头太盛,她就不爽了。

凌隽还是一身黑色西服,聚光灯下,他冷眉冷眼,帅得炫目。我把音量稍调大一些,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我是该叫您凌少爷呢,还是该叫你凌总?”美女主播问。

“叫我凌隽吧。那些头衔都是虚的,只有凌隽最能代表我自己。虽然这也只是一个符号。”凌隽还是那样冷冷的。

我心里着急,心想你个混蛋,上电视你就不用那么酷酷的了吧?你要是太酷了,让那个女主播爱上你了怎么办?

“那还是叫你凌先生吧,凌先生,这一次美濠在香城的公司出现了财报造假行为,是不是暴露了美濠的内在危机?是管理方面的漏洞,还是美濠集团的经营出现了大问题?”

这个女主播的问题可真够尖锐,不管凌隽选择哪一个答案,对美濠集团都不利。

欧阳菲的脸色也很紧张,她当然担心凌隽说出不利于集团的话来。

“两者都不是。一个大型的集团公司,就像一个国家,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是很正常的,就像治理得再好的国家,也一样会有地震、洪涝和台风等自然灾害的出现,同时也会有不同的犯罪现象出现,就算是再和平民主的国家,也没有见哪个国家可以取消军队和警察的,这说明矛盾本身就是组成这个世界的一部份,所以出现问题是很正常的,关键是在于我们有应对问题的机制,现在问题已经解决,所以美濠集团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这只是一次意外事件,相信投资者还是会信赖美濠。”凌隽说。

答得精妙之极。有效地避开了尖锐的部份,但又不否认问题的存在,既客观又冷静,不愧是凌隽。

“没想到凌先生口才这么棒。”主播说。

“那我以后如果不想从商了,你能不能向你们台长说一声,让我也在你们电视台谋一份职?”凌隽说。

“哈哈,很好啊,我相信我们台长肯定会同意的,你外形那么好,口才又佳,你要是当主播,我们都得失业了。”美女主播笑道。

“你不用失业,我们一起搭档做节目就行了。”凌隽说。

“好啊,那我真荣幸之极。”女主播笑得很迷人。

虽然我心里清楚凌隽只是在开玩笑,但我还是有点吃醋,我有时真是太小心眼了。

“问一个我经常会问很多嘉宾的问题,你最想做但又一直没有做成的事是什么?像你们这些豪门阔少,很少有还没有达成的心愿吧?”女主播继续发问。

凌隽略微沉思,“嗯,我一直想给一个女孩一个非常特别的、让她欣喜的婚礼,然后陪她去法国看薰衣草,但一直没有做到,这算是心愿吗?”

“算,不过薰衣草很多地方都有啊,为什么要去法国?”女主播问。

“因为这个女孩傻,她说只有法国的薰衣草才是正宗的。”凌隽认真地说。

我一下子没包住眼中的泪水,因为那句话是我说的,他口中的傻女孩,就是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