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可以理解/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以后,美濠在香城的公司成功复牌,凌隽‘灭火’成功。

欧阳菲一听说公司复牌了,马上打电话让凌隽迅速回澳城。凌隽在香城出尽了风头,她不想让凌隽继续在那里出风头了,澳城的公司还有一系列的麻烦事等着凌隽去帮她摆平。

“秋荻,阿隽下午回来,你去接他吧。”早餐的时候,凌丰对我说。

“不去,他回来就回来呗。”我淡淡地说。

虽然表面上装得很淡定,其实我心里可激动了。凌隽终于要回来了。

“去接一下吧,不是说小别胜新婚嘛,好吧,这话由我这当哥的说出来好像不合适,不过你去接一下阿隽,他肯定会高兴的。”凌丰说。

我其实心里是真想去,但我又得娇情一下。

“机场人太多,我不喜欢人多。”我说。

“阿隽乘私人飞机,停在专用的停机坪,怎么就会人多了,去接他吧,他把香城的事给摆平了,是我们的英雄呢,应该要接一下的,我和你一起去。”凌丰说。

“可我要上班呢。”我说。我都恨自己实在是娇情得有些过了。

“回头跟崔天华说一声就行了,下午我到公司来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接阿隽。”凌丰说。

“那好吧。”我心里乐坏了。

到了公司,开完例会之后,崔天华忽然看着我,“齐小姐,今天隽少爷要回来,三少爷已经跟我说过了,你要去接他,其实你今天可以不用来公司了,有什么事,我们会向你汇报的。”

这话再次惊住了所有人。

就凭几个关键词,就足够同事们惊叹了,首先崔天华没有再叫我‘小齐’,而是改称‘齐小姐’,然后就是我要去‘接隽少爷’,然后是有什么事,向我‘汇报’。

崔天华是这个分公司的最高领导,他竟然说有什么事向我汇报,这简直就是逆天了,行政经理有事向助理报告?公司其他同事自然是惊得目瞪口呆。

很显然,崔天华已经知道了我和凌家的关系,也或许他早就知道了,只是我不说出来,他也不敢揭穿,只是装糊涂而已。

最为惊讶的,当然还是桑季和克米两个女人,她们相互交流着眼神,都是一脸的不相信,但崔天华的话又说得非常的清楚,容不得她们不信。

“她去借隽少爷?她不是欠了凌家的钱吗?要去接债主?接了就不用还钱了吗?”克米白痴地说。

我这才想起来,我之前和她们开过一个玩笑,我说我欠了凌家很多钱,所以凌家的人才总是来找我。

那样随口胡编的漏洞百出的话,她竟然相信了。

“欠钱?欠什么钱,你胡说八道什么?齐小姐是隽少爷的女朋友,她到公司来工作,其实是来微服私访的。”崔天华说。

所有的同事又都一下子骚动起来,这对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肯定认为我是高层派来卧底的,心想平时那些龌龊都让我知道了,这下死定了。

“不可能吧?她真是隽少爷的女朋友?这怎么可能?”克米惊叫起来。

“我纠正一下,崔经理说得没错,我确实是凌隽的女朋友,我和他在一起三年了,不过我到这里来工作是因为我自己想通过自己的劳动生存,并不是来监视各位同事的,以后大家该怎么和我相处还是怎么相处,不管我是谁的女友,我在这里就只是你们一名普通的同事,我也不会向上面打谁的小报告,请大家相信我。”我说。

“啊?还真是?齐秋荻,你真是凌隽的女朋友啊?天呐!这怎么可能!凌隽那么帅又有钱,你竟然……”

“克米,难道你是在说我是一个丑八怪,配不上凌隽吗?”我说。

“哦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秋荻,自从你第一天进公司开始,我就看你一脸的贵相,真的,我一看就知道你是那种要母仪天下的人,你气质非凡,相貌出众,一看就知道有大富之相!我果然没看错,桑季一直说你是土包子,但我就明显感觉你是大家闺秀出身,果不其然!”

克米的口风变得太快了,夸得我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如何反应,她这态度的转变还真是比火箭还要快。

“说她是土包子是你说的吧?你还说她是内地佬!我就说嘛,内地人怎么了?内地的任何一个小型城市都比澳城要大!我还一直想着去内地旅游呢,明明是你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处处针对秋荻,不对,是齐小姐!你这会却在这里说是我不待见她,你就睁眼说瞎话吧你……”

克米和桑季以前实在是欺负我太狠了,这两人现在知道了我和凌隽的关系,心里肯定很害怕,我如果要整治她们,那随时可以让她们收拾东西走人,她们开始互咬,我懒得听她们扯淡,自己走出了会议室,我得把手上的工作忙完,下午才好去接凌隽。

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我和凌隽的关系,我工作不但不能松懈,而且我还要更加努力才行,我终究是要离开这公司的,所以我一定在要我离开之前给所有员工留下一个好印象,让他们知道我不会仗着是凌隽的女人就养尊处优不做实事,我身为凌家少爷的女友都得努力工作,她们当然就得更加努力地做事才行。

这样的带动作用当然是明显的,这一点我确定。

我正在处理一些文件,克米又过来了。

“秋荻,以后这些事就让我来做吧,这些事本来也是我的活,你做了这么长时间,主要是为了让你熟悉公司的业务,现在你熟悉得差不多了,那我们自己来做好了。”克米讨好地说。

“没事,我已经做习惯了,还是我来吧。”我淡淡地说。

“秋荻,我知道我确实是有些事对不住你的,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计较了,如果你觉得我不可原谅,那你抽我几耳光好了,但你不要开除我,我需要这份工作。”克米说。

我抬起头,看到克米脸上一副很惶恐的表情,知道我的身份后,她确实是吓坏了,凌家未来儿媳的身份,确实是压得她们喘不过气来了。

“以前的事,我都忘了,谁老记着干嘛。”我淡淡地说。

“真的?你还是打我两下吧,不然我不踏实。”克米说。

“秋荻是大小姐,当然不会出手打人的,你以前对秋荻多有不敬,确实该打!秋荻,你如果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打她让你解恨!”桑季说。

“你凭什么打我啊?你以前对秋荻就更加不好了,我倒是认为我可以帮她打你!”克米马上反击。

“你打一下试试?以前明明就是你一直在欺负秋荻,我怎么也劝不住,你现在竟然还说是我?你这不要脸的臭女人!”桑季马上说。

克米忽然伸手就一耳光掴了过去,打出很响的声音,“你看我敢不敢打你?”

桑季吃了亏,当然也不甘示弱,也是一耳光回了过来,两人竟然真的在办公室撕打起来。

“你们够了!你们两个助理,怎么说也是分公司管理层,竟然在办公室公然开战?这成何体统?”我忍不住拍桌而起。

其实我心里清楚,他们之所以会相互对付,说到底也是为了讨好我,以前她们欺负我太久,所以现在她们想尽可能地取悦我,让我不记恨她们,这样才能保住她们的饭碗。

她们真是多此一举,我再怎么也不会无聊到让崔天华去开除她们,她们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我去对付她们,那是自贬了我身份。

两人被我一喝,这才住手,看到她们把对方的脸都打出红痕了,我心里很是感叹,人在钱势面前,真是很卑微,以前两个趾高气扬的女人,现在为了讨好我,竟然不顾形象撕打起来,这也难怪那么多的女生想嫁入豪门了,豪门虽然血雨腥风危机四伏,但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豪门依然是令人神往的,因为身在豪门所能享受到的尊荣,是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法体会到的,因为无法企及,所以更加渴望。

说到底,也还是人性的虚荣心在作祟,要是能看淡繁华,平淡的贫民生活也一样充满幸福,也不会去羡慕什么豪门生活。但是芸芸众生,说看透容易,真正能看透的又有几人?就连我这样饱受豪门之苦的人,也一样不能看透。

曲终人散皆是梦,繁华落尽一场空。众生都知情路艰辛,但一样痴迷不悔,男男女女一样如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明知钱财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众生不一样皆为利往,二叔为了钱财甚至能毒哑我这个亲侄女,可见钱势这东西,一但沾边,只会越想得到更多,真正懂得节欲的,真如凤毛麟角,甚至更少。

像我这样历尽豪门之劫伤痕累累的人尚且一心想着夺回齐氏企业,更何况克米和桑季这样一直在豪门之外的人,她们看起来幼稚可笑的追富行为,其实正符合了人性。

还是那句话,有些事也许不能原谅,但可以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