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老江湖/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澳城的天气忽然变得有些冷,加上风大,确实有些冷了,我和凌丰在美濠的专用停机坪等了约十来分钟,凌隽乘坐的私人飞机终于飞临。

凌隽走下飞机,他今天竟然没有穿黑色,而是穿了一件咖啡色的休闲风衣,初下飞机自然有些冷,他伸手竖起了衣领,迈开大步,向我走来,我又犯花痴了,因为他今天的打扮和刚才那个竖领子的动作,简直帅呆了。

他像一个凯旋的将军一样向我展开双臂,我心里也想扑上去的,不过看到凌丰在旁边,我没好意思主动扑上去,凌隽展开双臂一直走过来,将我紧紧拥在怀里。

他极少抽烟,所以没有男人的烟草味道,他喜欢用一种清淡的古龙水,闻起来类似于薰衣草的味道,这是我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已经完全融入到我的生命和灵魂里。

我被这种味道彻底地俘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解救,也许,我压根也不想被解救。

“想我了没?”他问。

“没。”我言不由衷。

“为什么不想我?”他又问。

“没时间。”我继续言不由衷。

“还秀恩爱呢?秋荻,还记得炳叔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我从凌隽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看到胖胖的炳叔,他是和凌隽同机抵达的,只是他在后面下飞机而已。

“炳叔好,我怎么能不记得呢,炳叔还是那么仙风道骨。”我学着凌隽以前的口吻说。

“哈哈,你这个小丫头,说话还真是像阿隽,这个世上的人都说我利欲熏心,只有你们两口子说我仙风道骨,也不知道是真话还是假话,不过这话我爱听。”炳叔大笑。

“当然是真的,炳叔本来就仙风道骨嘛,炳叔是高人,无欲无求的,是我等小辈学不来的。”旁边的凌丰接话说。

“阿丰?你小子不去赌马泡妞,怎么到这儿来了?”炳叔说。

看来凌丰装花花公子还装得不错,在所有人的印象中,他就是那种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废柴。

“本来是要去,这不听说炳叔来了嘛,所以就来接一下喽,炳叔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可喜可贺啊。”凌丰说。

“哈哈,还行吧,这世上希望我死的人太多了,他们越是希望我死,我就越要坚强地活着,我也觉得自己还年轻呢,要是我们同时到夜场把妹,我未必会输给你哦。”炳叔笑着说。

“那是那是,炳叔玉树临风,魅力十足,自然能把到辣妹。”凌丰也笑道。

“你这臭小子,正事不做,拍马屁倒算一个好手,上车吧,我们爷俩聊聊,让他们小两口自己亲近。”炳叔说。

“好,大娘已经备好家宴,等着炳叔入席呢。”凌丰说。

凌隽牵着我的手上了车,上车后就将我搂在怀里,搂得我喘不过气来。然后伸手拉过布帘,这样后座就与前面的司机隔开了,前面就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了。

我刚刚想到凌隽要干什么,他的嘴已经吻了上来。

他轻轻含着我的唇,舌头剧烈侵入,我疲于防守,但很快沦陷,他总是这样剧烈地吻我,让人呼吸困难。

绵长的吻持续许久,直到我浑身有异样的冲动,我才用力地推开了他,这里可是在车上,得收敛才行。

“听说你回凌家住了?”他没有和我说话,而是向我比划手语,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竟然还记得手语。

我明白他的意思,车是大娘派来的,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司机是不是大娘的眼线,所以说话还得小心一些。

我也比划:“是的,是三哥来让我回去的,我开始的时候没有答应,后来大娘让萧敏亲自来请我,我才回去的。”

“那她们有没有欺负你?”凌隽比划。

“还好,最近大娘有求于你,所以对我还不错。”我比划。

“这些都只是暂时的,等集团的危机过了,大娘肯定会撤掉我副总裁的职位,我既然上来了,当然不能再下去,我只要能保住副总裁的位置,以后要竞争总裁,希望就大了许多。”凌隽比划。

我点点头,继续比划:“我相信你能行的,但我们都要小心大娘。”

他也点头,“你最近要和大娘搞好关系,不能让她反感我们,这样她一下子也变不了脸来对我们,我从香港带了礼物,本来是给你的,你说你转送给她就行了,大娘喜欢珠宝,这礼物应该能让她高兴。”

凌隽说着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一看,是一颗硕大的绿色钻石,要知道绿色钻石是钻石中的极品,极为罕见,所以这钻石当然价格不菲,要送给大娘那样的人,当然得极品才能引起她的兴趣。

我委屈地比划:“要是真的送给我就好了,可惜是给大娘的,我好喜欢这钻石。”

凌隽笑着比划:“没想到你也喜欢这些俗玩意儿,不过这钻石本来就是送给你的,一会你在宴会上当着众人的面送给大娘,她肯定不好意思收你的,如果她真的收了,那以后我再给你买更好的就是。”

“可是你为什么不买两份礼物,一份给她呢?这样她就开心了。”我比划。

“大娘是非常聪明的人,她知道我心里一直对于当年逼我娶萧敏的事耿耿于怀,所以我如果刻意买东西讨好她,反而会让她生疑,认为我动机不纯,但你是女子,讨好她就很正常,所以你把礼物给她,就算是她不收下,她也会对你印象变好的,以后怎样先不说,至少现在先稳住她。”凌隽比划。

我点点头,我当然明白凌隽的意思了。

我还以为大娘的家宴设在凌府,但没想到是设在美濠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设在酒店虽然好像看起来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但事实上其中却隐含着其他意思。

所谓家宴,自然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但今天多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炳叔,大娘将家宴搬到酒店,自然就增添了些商务应酬的味道,也隐隐地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在大娘的眼里,炳叔虽然是她逝去的老公的结拜兄弟,但她并没有把炳叔当一家人。

这样的暗示我都能体会得出来,凌隽和炳叔这样的厉害角色当然也能明白,所以这家宴其实也晚含危机。

大娘要宴请客人,那当然是在酒店最豪华的包间,这里宽敞得其实也像家里一样,豪华程度也不亚于凌府。

“哟,阿炳来了,快请入座。”大娘笑着说。

“嫂子,都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要叫我阿炳,阿炳是个瞎子,用二胡拉《二泉映月》的那个才叫阿炳。”炳叔说。

“哎,你这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呐?人家那可是民间音乐家,眼瞎心不瞎,你怎么能比得了?”大娘皱眉说。

“嫂子这意思是说,他眼瞎心不瞎,而我是眼不瞎心却瞎了?”炳叔马上反击。

我和凌隽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这席还没开呢,炳叔和大娘先斗上法了,这可就有意思了,他们老一辈斗法,我们压力就轻多了。

“阿炳,你怎么一见到我就要和我斗嘴呢?虽然你大哥过世多年了,但你好歹也叫我一声大嫂,这尊卑有序还是得讲的,凌家可是大户人家,可不像阿炳那样是小混混出身,你在我面前,还是得讲规距。”大娘说。

“哎哟大嫂,你装什么呀,别人不知道你底细,我还不知道吗?你认识大哥以前,也不是大户人家好吧,你就是在香城卖馄饨面的,大哥为了娶你,还骗老爷子你出身名门之后呢,现在你这是猪鼻插葱,装象呢?”炳叔说。

大娘的面色一变,她应该是没想到那很多年前的旧事竟然让炳叔给翻出来了,原来这个大娘处处挤兑出身普通家庭的人,但她自己却也是平民出身,只是后来遇上凌隽的老爸所以飞上枝头变了凤凰而已。

这么说来她还真是忘本,忘本的人最可恶了。

“大娘,炳叔,你们都不要相互开玩笑了,你们前辈开玩笑,可我们小辈听起来就觉得惶恐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我先把香城的情况向您汇报一下吧。”

凌隽见大娘尴尬了,赶紧出面解围,炳叔如果让大娘尴尬得下不了台,大娘又把他没法,那恐怕最后大娘还是会迁怒于凌隽,因为凌隽和炳叔走得最近。

凌隽观察形势的能力和作出反应的能力确实一流,我和他本来是准备隔岸观火的,但看到大娘被炳叔将军将到难堪,凌隽马上出面替她解围,本来这关系才缓和一些,可不能因为炳叔图口舌之快而坏了事。

“阿隽你放心吧,我和阿炳都是过了半百的人了,吵了几十年了,谁也没有往心里去过,我们也只是闹闹好玩而已,不会当真的,对吧阿炳?”

欧阳菲很厉害,她马上借破下驴,反而显得大度了。

“那是那是,我就喜欢和大嫂闹上几句,大家都老了,闹一下才觉得自己年轻。”

炳叔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也顺着台阶下来了。

我心里想,这些可都是老江湖,是真正的人精,我得学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